农村同志小说 村里的小伙子

2013年05月07日   来源:精选小说   点击:

 

农村同志小说 村里的小伙子

  第一章

  夏非从小就讨厌张富贵,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没一个地方不招他烦的。

  比方说,张富贵个子比他高,家庭条件比他好,而且一张脸上浓眉大眼的,说不出的男子气概。更重要的是,起个名字叫富贵!难听不难听?忒俗!

  你说和这么一个讨人嫌的人做邻居,心里多添堵啊!夏非趴在自家墙头上,一边往张家院子里瞄,一边暗自腹诽。

  看看看看,这个月住在村东的王媒婆都往张家跑了三回了,张富贵还拿着架子端着呢!夏非支起耳朵,努力想听清院子里的人说话。

  “我说富贵啊!这次说得可是邻村的一个好姑娘,个子也高,模样也好,人家还是中专毕业呢!有模样有学问,十里八村打着灯笼都挑不着啊!”院子里的葡萄架下摆了一桌茶水吃食,王媒婆一边吃一边说。

  “我今年才二十,不急。”张富贵笑道。

  “二十也不老小了,你看看你们街口的李家,孙子都抱上了!”王媒婆喝了口水,继续说道:“咱们村里的姑娘们订婚订得早,你得赶紧着!你看这次大娘给你说的这媒怎么样?”

  “大娘,您老的好意我领了,可是现在咱还没这心思呢!”

  “哟,你怎么这么说话?什么叫没这心思啊!”王媒婆挤挤眼睛,笑道:“你别害臊,这年轻人的心思啊大娘我明白的很,现在没这心思,等以后处上了你就知道甜了!”

  “不是,真不是。”张富贵摆手道:“大娘,我现在装修的活刚起步,结婚的事等过几年再说,就不耽误人家姑娘了。”

  “哎哟,什么叫耽误啊,你把婚订了,过几年你买卖做大了不正好结婚嘛!”王媒婆谄笑道:“听大娘的,明天人家姑娘休息,你跟我到人家家里去见个面!”

  “大娘,我的事不急,过几年再说。”张富贵站起身,歉意道:“您和我娘唠吧,我还有事先出去了!”说完,紧赶慢赶地出门去了。

  “哎!你说这孩子……”王媒婆满脸不高兴道:“我好心好意来给你们家说媒,这怎么连个面都不带见的啊!”

  “他婶,”富贵娘赔笑道:“别管他了,打小就死有主意,你上次过来我就骂过他了,可这孩子他就是不松口!”

  “真是,要不是你家富贵,我才不管这闲事!”

  “是,是,”富贵娘递过一颗桃子。“这是自家地里长的,你尝尝鲜!”

  “哼!”王媒婆接过来咬了一口,随后道:“我可是好心给你们家富贵张罗着,哎哟,这桃真甜!”

  “我知道您心眼好,待会儿把这篮子桃带回去啊!”

  “哎哟,说得我好像是为了吃桃才过来的。”

  “您这话说的……”

  夏非还要再听,耳边突然传来自家大门开关的声音。

  他一激灵,急忙从梯子上跳了下来。

  “咳!”刚把手伸进水盆,张富贵的身影就从影壁后冒了出来。

  “非非!”来人一脸憨厚的笑。

  夏非瞄了他一眼,装模作样地洗起了衣服。

  “洗衣服呢?”张富贵小声道:“要我帮你洗不?”

  夏非还不说话。

  张富贵摸摸鼻子,乖乖地蹲坐在一边,讨好道:“非非,你还生气呢?”

  “哼!”夏非从鼻子里哼出一声。生气,他当然生气,要不是眼前这个讨厌鬼,他能一失手把价值一千块的装备给顺手送了人?明明是要交易的好不好?谁知这个讨厌鬼突然从身后冒出来,吓得他手一抖,鼠标一点——得,装备没了!

  “我也不是故意的。”张富贵低声道。

  是,你是有意的,成心的!夏非白他一眼,转了个方向继续洗。

  张富贵看他忙活,就要伸手帮忙,不过……他疑惑地看着夏非手里的东西。揉揉眼,没眼花啊!“非非,你还给你娘洗裤头啊?”

  耶?夏非吃了一惊,急忙把手里的东西举到眼前看。啊啊啊!可不是他娘的裤头!刚刚只顾着充样了,就没看清盆里泡的是啥东西。夏非的脸一下子就涨红了,他抖着手想把手里的衣物甩下。可是!怎么能在张富贵面前失了面子?

  “咳!”他轻咳一声,傲然道:“我愿意,你管得着吗?”

  张富贵偷偷抹把汗,干笑道:“非非这么孝顺,我当然管不着。”

  “知道就好。”夏非端着架子,斜了他一眼。“还有事吗?”

  “没啥事,就找你说会儿话。”

  没事干还不赶快滚蛋!“没话跟你说,我忙着呢!”

  “非非……”张富贵殷勤地打过盆水来,帮夏非投衣服。“我家现在人多,你先让我躲会儿吧!”

  “躲?是躲起来乐吧?”

  “哎?”张富贵抬头。“非非你说什么呢?”

  “说什么?”夏非冷哼一声。“不是给你说媒了吗?端哪门子臭架子!”

  闻言,张富贵突然不动了,笑嘻嘻道:“非非,你怎么知道人家给我说媒来了?”

  “我……”夏非语塞。

  “嘿,我就知道你关心我。”张富贵美滋滋道。

  “滚!王八蛋才关心你!”我那是怕你娶了漂亮媳妇削我面子!夏非愤然地想。说起来也怪,王婆说媒也就说了,怎么两家是邻居,只进张家不进他夏家呢?每次想到这个夏非心里就不平衡,所以他盯着敌方的动作也是应该的。对,非常应该!

  而且,要是讨厌鬼抢先一步订了婚,那他夏非多没面子?

  “非非,你放心吧。”张富贵低声道:“你不订婚我是不会相对象的。”

  “神经病!”夏非唰唰地搓衣服,“你处不处对象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张富贵抓抓头,傻笑两声。

  “哼!没事了赶紧家去,我忙着呢!”

  “我帮你洗呗!”赶紧拉过一件,扔到水里投啊投。

  夏非冷眼看着他忙活,直到对方把衣服拧干了晾到绳上,这才慢悠悠开口道:“怎么?我娘的裤头你也敢晾啊?”

  “噗哈哈……这事可别跟你娘说啊!”陈诚笑得前仰后合,敲得桌子咚咚响。

  夏非看不过眼,踢他一脚。“得,得,笑两声就行了,没完了你!”

  “不是,我发现每次跟你说富贵,那笑料就没完没了。”

  “我可不觉得有什么好笑的。”那个讨厌鬼,哼!

  “我说夏非,你别老从门缝里看人行不?”陈诚拍拍他的肩膀。“你说人家富贵从小到大为你打了多少架吧!”

  “我让他给我打了吗?”夏非双手环胸,淡漠道:“我自己能摆平的事,他还非得跟着搀和,越打越乱。”

  “咳。”陈诚看着他这老同学,实在不好意思揭他的底。

  说到夏非,只能让人联想到三个字——如假包换小白脸。从小就长得白,白也就罢了,还唇红齿白黑眸若水,那睫毛长的跟扇子似的,七岁以前就没人当他是男孩,长得太漂亮了!

  为了这出众的长相,夏非没少受男生们欺负。整天娘娘腔的叫,搁谁谁也受不了啊!所以每天上学放学不打一架都到不了家。夏非身子骨单薄,力气又小,一开始经常让人打趴下。打趴下也就算了,偏偏他是个牛脾气,身体趴了嘴可没闲着,从人家爸妈一直问候到十八辈祖宗!

  得,这下被揍得更惨了!越打越骂,越骂越打,夏非的童年真是……咳,有点不堪回首。如果说悲惨世界中唯一的一道亮光,大约就是张富贵了,不管是不是因为两人是邻居的关系,每次夏非挨揍张富贵都会在第一时间赶来救驾。张富贵长得壮,力气也大,经常一个打仨,着实保护了夏非好一段时光。

  两个人也从竹马竹马的关系进入了蜜月期,有事没事就在一块耗着。结果,没好多长时间,新的打击又来了。全校都在传说他们是一对!咳,同性恋是啥,小孩子们是不懂的,可是夏非长得这么好看,又整天跟张富贵在一块……嘲笑的话就这么流传开来,经常有男生堵在他们面前,说夏非是张富贵他媳妇儿!

  靠!这个流言彻底踩到了夏非的痛脚!夏非不怕流血不怕疼,但是他最恨人家把他当女人!就为这个,夏非和张富贵彻底决裂,他情愿自己去和人单挑,也绝不接受张富贵的半点帮助!

  谁要敢说他是张富贵的媳妇儿!等着夏非跟你玩命!

  “我说,都过了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不跟富贵和好啊?”陈诚往嘴角塞了根烟,似笑非笑道。

  “别跟我这儿装大尾巴狼!”夏非斜睨他一眼。“把你那儿流气相收起来,等会儿你爸来了又得说你!”

  “刚说富贵呢,你提我爸干嘛!”陈诚不甘不愿地把香烟从嘴里拿出来。

  “因为他的车进院了。”夏非站在窗边,看着陈诚他爹的车开到办公楼下。

  “你怎么不早说!”陈诚赶忙坐好,关掉网页游戏,把表格调出来。“赶紧过来,咱俩商量一下买设备的事!”

  夏非耸耸肩,在陈诚办公桌对面坐好。两个人刚装模作样说了几句,陈诚他爹就进来了。

  “小哥俩商量什么呢?”

  夏非赶忙站了起来。“陈叔!”

  “坐吧坐吧!”陈诚他爹摆了摆手,又过来看了看两人正在研究的设备目录,欣慰地点点头。“你们忙!”

  “您也看看吧!”夏非殷勤道。

  “不用了,你们商量好了报上来就行。”说完,笑眯眯地走了。

  陈诚往椅背上一靠,大大地吐了口气。“老当我是没断奶的娃!”

  “身在福中不知福!”虽然他们在村里,可是陈家的企业在当地也小有名气,夏非高中一毕业就跟着陈诚进厂工作了,现在已经混成了厂里的技术骨干。“我走了啊,老往你屋跑人家说闲话!”

  “得,得,谁不知道咱俩是铁杆,你避嫌有个屁用!”

  “懒得跟你说,我机床上还卡着个活,估摸着已经成了。”夏非挥挥手,开门要走。

  “哎!咱那设备还没定呢!”

  “你是老板还是我是老板?”关门,走人。

  “喂!”陈诚瞪眼,到底谁是老板?

  

关键词阅读: 农村 同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