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同志小说:两个直男的男男爱[上]

2012年06月30日   来源:精选小说   点击:

精选同志小说:两个直男的男男爱[上]

原名《冲撞》上 作者 晓春

1

走在曼哈顿最繁华的街区,一路有顶著五颜六色头发的小鬼踩著滑板从身边穿行而过,满眼的霓虹灯,闪得人头晕目眩。

我叼著烟,随性地漫无边际地逛著,真的,很久没有这麽闲了,我热爱这种孤独感。头发是凌乱的被漂染过的白色,一袭黑风衣,在别人看来我总是很怪异吧,哼,我自嘲地笑了笑。

其实我根本也算不上是什麽正常人,因此也没有正常人所谓的正常的生活。

在半小时前,一个叫莉蒂亚的女人向我求婚,是的,这事我不只遇到过一回,很可笑的,女人向我求婚,求我娶她,她们跟我不一样,她们要的是结果,而我──只要过程。

我从来不缺女人,跟我从来都不缺孤独一样。

我从事著一种类似於刽子手的职业,根本不适合有家庭和婚姻。并不亲自杀人放火,准确的说,只是间接提供条件,使敌人可以顺利受到一些必要的惩罚。我是“成业集团”董事长执行秘书。

我老板是位精明、干练又心狠手辣的大人物,伤对手於无形,计谋百转千回,手段千变万化,相当让同业头痛。

我是副手,但有著非常大自由度的决策执行权,短短三年,我从一个普通的踌躇满志的哈佛高材生到现今跨国实业集团的董事局一员,我有我的聪明和生存这道,内心有阴暗面,常做著一些惊心动魄的勾当,浑身充满不安的空气又有置身世外的平静。

但有时,我会厌倦,就像今天。

独自走在街头,想排遣这种厌倦。有一些打扮高贵的荡妇上前来搭讪,我冷冷一笑,走开。有moneyboy上前来,我重重将他们推开。我篾视乌七八糟的人和事。

电话响起来,我还是忘记了关机,只好接起来:“陈硕,哪位?”

“我是安妮塔,董事长让您九点在十七楼会议室等他,他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谈。”

有这种老板是很恼人的。

“成业集团”不像外面看来这样干净,张守辉兼营赌场和走私,有半数灰色收入,但由於与政府高官都有利害关系,所以洗钱功夫无所不及。作为副手,我没有什麽事情不需要出面。

我的自我空间也就这麽多,回到那座“成业大厦”,即返回真实,我又不再是我。

张守辉就是我的大老板,他提供一切我需要的东西,但并不包括我真正想要的。

他告诉我:“人不可以心软,对谁都不可以;你能够对一万个人说谎,但千万不要欺骗自己,不要违背自己的意志;人的价值一向不同,你可能绝对主宰,也可能终身为奴,这取决於你的魄力和胆识。”这就是成业集团董事长的准则。

其实我有我的一套,不必他来教,但我是佩服他的,因为我不会为一个自己不佩服的人卖命或冒风险。

我准时到达会议室,大老板满面红光地踏进来,身後跟著他的另两个亲信曾伟祺和廖京,一见我就朗声道:“陈硕,有个差事是非你不成啦,这回要你替我出趟远门。”

他很少这样开怀大笑,原因只可能有两种:一是真的太开心,一是令对手放松警惕後派重活压死人。我想,这次一定是後者了。

“去哪儿?”

“香港,替我盯一个人。他现在做得太大太引人注意了,我怕他年轻,凡事不及把握分寸,你在旁边给他点意见,我最相信你看人的眼光,你去看看,他有没有接手成业的能力。”

我心一惊,这事非同小可!张守辉老当益壮,竟然想到退休的问题。我知道这已属於高层机密,多少人明争暗斗要在“成业”插上一脚,如此老辣的张守辉竟想将事业交予一个他尚不算深入了解的“年轻人”,如果是真的,董事局那群老鬼必要掀翻顶,如果是假的……我有些紧张了,我很少紧张,但当我预感到危险时,我会。

怕是陷阱、怕张守辉想借此机会除掉我,他从来不会让一个人知道他太多秘密、掌握他太多证据,我以为自己时间不多了。

我故作镇定地问:“那人是──”

“我外孙,郑耀扬。”

虽然松口气,但真的诧异,也立即明白,以後要活得好,也不那麽容易了。

关键词阅读: 直男 精选 男男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