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哥运动员的同志故事

2015年03月10日   来源:精选小说   点击:

帅哥运动员的同志故事

  简单的自我

  我从小在业余体校训练田径,后来因为教练不太负责,经常不去,所以我就和男排的一起玩球,因为我是练田径的,尽管身高矮一些,但是弹跳各方面身体素质比排球队的好,男排教练就把我要去练了排球。但是在省、市比赛时,我常常是既参加排球又参加田径比赛,应该是比较全面吧。15岁那年,我被输送到省体校后,进入体工队练田径。

  可能是因为练体育比较外向的原因,我从小学5年级就谈女朋友,当然那时一点没有现在的孩子开放。和这女孩子的关系一直到中学,后来我们两家里的人都知道了。再后来我进了体工队以后,她上了一所幼儿师范,我们朦胧的爱就结束了。

  在体工队训练量特别大,教练也是一个很有名气的教练,无论在训练上还是在日常行为上对我们要求十分严格。做为运动员出身的他知道运动员的性格特点,一进队他就强调严禁早恋,他说的早恋的定义是25岁以下就是早恋。那时我们队的一个师哥谈女朋友,和他女朋友特别疯狂的相爱,谁劝也不听,最后被我们教练开回了地方队。

  在体工队我是一个十分吃苦和听话的队员,每天都兢兢业业的训练。和周围的队友和教练相处的都很好。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从后备力量到二线,19岁那年,随着老队员的退役,我渐渐成长起来。可是就那年,我因为不愿意[][](专业运动员众所周知知道的原因)和腰伤的原因,我离开了体工队,上了大学。因为考虑到自己的文化水平,我没有去那些理工大学,去了体育学院。

  本来以为到了体育学院可以找个女朋友打发4年的无聊的时光,可是我在入校前的文化测试和刚入校后的比赛成绩又特别好,从院领导到系领导都对我格外的培养。他们以前也都是运员,和我沟通的特别好,要我不断进步等等。在体育学院,我在学习的同时依旧勤勤恳恳的训练,虽然那时的训练也是大运动量大强度,但是和在体工队时那种超负荷超强度、挖掘人体生理极限的训练无法相比了。那时在学校的学生中间我也该算是个名人吧,所以平时对自己也要求的十分严格,因为我不愿让关心我的院、系领导对我失望。

  就这么样,在大学里,又“安分守己”的呆了4年。但是有付出就有回报,我没有走任何的捷径,以我自己的实力,大学毕业时,优秀毕业生、优秀学生干部、学生党员,荣誉该有的我都有了。

  故事的开始

  1997年夏天我大学毕业后,没有留在省城,又回到我们市里。刚毕业我就接到集训的通知,要我参加1998年的山东省19界运动会男排的比赛。由于是带界次的比赛,全省各地重视程度都非常高,全国各省都这么样。好多在国家队的在没有比赛任务的运动员都回来代表自己市或地区队比赛。 我的队友大部分都在上大学或打联赛,他们的户口已经不在本市,不能参加。所以我们市队就基本上以当时的传统校也就是我们市一中的高中生为班底组队(当时由于排球市场不怎么景气,市体校男排已解散)。这样我大学毕业后又回到我的母校的球队训练,教练依旧是我中学时的教练。我打的位置是二传,我一边恢复体能,一边和那些上中学的队友练习配合。

  2

  由于我刚大学毕业,和我在一起训练的都是中学生,所以算上是“老”队员了,也算是复出。教练不在的时候,就把训练任务安排给我,我领着那帮小师弟一起完成训练任务,所以也算是半个教练。由于是一个队,所以年龄从小学到高三的都有,因为一个运动队年龄不能层。

  有一天教练不在,由我带着训练,我们做完准备活动后进行扣球训练。一个初中的队员在起跳落地后脚踩到了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滚过来的球上,接着躺在了地上,我一看受伤了,赶紧抱起他来到场地旁边是水管上冲水,进行冷敷。我看他伤的很重,所以就一直抱着他,最后抱累了,我把他放下来,让他一只脚站着,让他扶着我。我是从运动员过来的,知道受伤是大忌,看他伤的这样厉害,很为他难受。告诉他多冲会凉水。他扶着我一只脚站累了,最后就干脆抱着我的肩膀。现在想来,当时我们身体接触那么近真的没有什么感觉,那时的他身边女朋友,我也在为自己物色个过一生的女朋友。

  帮他冲了有半个多小时的脚,我让他在球场边坐着,我继续去训练。训练结束后,他的脚已经不能骑自行车了(他是跑校的)。我让队友把他的自行车放好,我骑着摩托车把他送家。

  在路上,我告诉他脚要少活动,晚上不要去学校上晚自习了我给教练请假。送到他家,他爸爸妈妈十分热情,我坐了会,我临走时说,他自行车不在家,想上课时可以给我打电话,我骑摩托车来接他就是了(那时我还没有分配工作,比较有间)。他和他爸妈都要留我吃饭,我没有吃,留下我家的电话回家了。

  我留下电话从他家里走后,每天还是重复着训练,他因伤停训。

  过了有一个星期,一天下午我训练后刚洗完澡,他给我打电话。接电话时我都没有想到是他,因为我早把这事忘了。他在电话里问我能不能帮帮他:他在家呆了一个星期急坏了,医生和他爸妈都让他在家休息,他很想到学校去看看,如果我去接他,他爸妈才有可能让他去学校。

  我骑摩托车去他家,他爸妈说了好多客气话,说麻烦我了等等,我说我没有什么事,知道爸妈对他的伤有些不放心,我说晚上放学我可以再把他送回来。

  晚上我去学校门口接他,放学后等了半天不见他的影子。一会跑过来一个他的同班同学,告诉我他今天晚上他没有上课,在一家酒店里,他让他的同学来告诉我的。我带着他的同学去那家酒店,他正好和他的女朋友还有他的几个同学出来。我看他一瘸一拐的样子很好笑。他走到我面前对我很神秘的说,他今天晚上出来是给他女朋友过生日的,能不能让我保守秘密,不要告诉他的爸爸妈妈,我说当然没问题。在路上我告诉他,我上中学时比他还会撒谎、逃课,我会理解的,让他放心好了。

  那段时间里,我有时接他上学、放学,更多的时候是他爸骑车接送他,或是他同学送他回家。我接送他时我们在路上就聊些训练的事:他问我以前苦吗?到哪儿打过什么比赛?在体工队是怎么训练的?上大学好吗等等。我问他现在在训练上有什么适应和不适应的,学习跟上跟不上等等。都是很一般的问题。他学习学不进去,成绩不好,他家里也知道他的水平,让他集中精力把训练抓上去,所以情愿让他不去学校让他在家好好疗伤。

  

关键词阅读: 运动员 帅哥 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