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小说:浅色青春一点蓝 作者:我是江畔

2012-07-06 08:36:26 作者: 阅读:

同志小说:浅色青春一点蓝作者:江畔

《浅色青春一点蓝》(《浅蓝》)完整版

作者:我是江畔

第一章

我叫海天,他叫陆扬。

不记得是在什么时候看到了这么一句话,它说,如果你在17岁的时候爱上了一个人。那么,请你铭记住这张脸,因为你可能需要用一辈子去忘记这张脸。我想十七岁那年,陆扬也许就是那个我要用一辈子去忘记的人。

回首过去,光阴飞逝。我时常会回想起那个令我害怕的画面,面对着那恐惧的一刻,我很冷静。陆扬拿着一把削铅笔用的小刀,看着我,然后狠狠的在手腕上划了下去,我呆呆的看着他的举动,愣了几秒,我什么也没有想,直到我看到那鲜红的血液,从陆扬手腕上流了下来,陆扬哭着对我说:“小海,我以后不会在缠着你了……”

我虽不算是书香门第出生,但是父母对我的教育很严格。原因是父亲是个读书人,父亲在老家很早的时候教过书。他那年高考差了几分,不幸落榜。最后落了个农民,整日在太阳的灼热中劳作,因此父亲深知学习的重要性,所以无论如何,父亲一定要我读书,让我考上大学。也正是如此家里的农活父母几乎从来就不让我参与,我的一切都是父母打点。我很幸福的长大,很幸福。父母把我关在家里,让我读书,我不敢出去和小伙伴们玩,就知道唯命是从呆在家里。从小就和表姐们在一起读书,慢慢的形成了弱不禁风,爱哭,怕黑,不爱运动,不敢看恐怖片的性格。重要的一点是自己做什么事情都没有主见,我想这一点很重要。

17岁那年我上了高中,然后就认识了那个我一辈子,一生都不会忘记都不会放下的人——陆扬。由于就读的高中是寄宿制的,每个周末可以回趟家,这倒让我很庆幸很欣慰,即使这样我还是会想家。

街上摩肩擦掌面色匆匆的人们就像看不见摸不着的日子一样,总是在不禁意间溜走。很快,高中军训就不紧不慢就开始了。

那是在一个叫永宁的镇子,在那里我们开始了为期一周的军训。军训那阵我谁都不认识,简单办完手续,傻呼呼的坐上车,就像把命运交给了这所将要上三年的学校一样,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理。看着窗外陌生的风景,被飞速开着的车子死命拉到路的后端。由于晕车的缘故,胃里开始翻江倒海。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到了镇子的民兵训练大队。分到四区一班,简单的安置下来,军队的苦难生活正式宣布开始。

军训的日子,其实,说苦也不算太苦,原因是我们赶上了好时候,国家大兴“以人为本”的政策,这一振奋人心的好政策,让我们免受了很多罪。听学校说军训前几届是很严格的,学校就是靠军训来管束一下学生,让他们感受高中第一课的严厉,虽然我们那里算不上什么重点高中。军训也就是站站军姿,走走正步,然后太阳大的时候,就去凉爽的大礼堂练歌。其次就是早起把被子叠好,床单铺整齐平展。有一回教官来视察我们一班的情况,由于被单没铺整齐教官破口说了句粗话:这铺的是球吗!妈的,和他妈蛋皮一样!我们宿舍人想笑但又不敢笑,然后再教官走了以后,大家放声大笑!哈哈哈!其实我感觉教官是最没文化的,整天骂人,没素质。从那以后我们就每天起得很早,认认真真的铺床,心里恨不得不睡觉,一晚上就盯着床单发呆。军训最累的就是跑步了,每天跑好几公里,跑下来都喊累,教官还说我们,你们累个蛋!妈的是男人不,以后娶媳妇咋办?我们继续偷乐着,一家伙笑出了声,教官走过来,你小子笑个铲铲!后来我们就知道算是英俊的教官是四川人了!走的那天,那个教官,狠狠地让我们跑了5公里,我不知道当时是怎么坚持的,跑完那天军训也就在向我们招手说再见了,再见,再也不见!

军训认识的同学不想多提了,因为开学后大家都被分到其他班了,就很少说话了,就算说话也不过寒暄几句,没几句有用的。大家就是这样,心照不宣,慢慢时间长了,距离也就远了。自己也是心知肚明的事情,说出来自己都觉得多余。

军训给我印象最深最好玩的就是拉歌了,我们区队和6区清一色女生队拉歌,女生区队各种霸气外漏,直接和我们单挑,各种叫嚣,使得我们这群血气方刚的男儿岂能容忍退缩,于是一场有关荣誉的战争就开始了。初始,一个长相一般,体硕结实的女孩向我们发出挑衅,唱了首《橘子香水》,那声音真心的不敢恭维,当她大模大样摇头晃脑上场的时候,可把我们幼小的心灵吓坏了,当场心灵脆弱的孩子我想一定灰飞烟灭了。最后一男生唱了首《军中绿花》赢得满堂喝彩,直接把那女孩压了下去,那气场,瞬间秒杀,从头到尾,我们大声叫好。接着是一个姓唐的女孩,很大方的走上台子,穿在身上的迷彩服,丝毫没有掩饰她的自信和落落大方气质。

“大家好,我叫唐欣,一首《我们的爱》送给大家,谢谢。”那个大将风度让我很不屑,然后唐欣向大家点点头,接着开始唱:“回忆里想起模糊的小时候,云朵漂浮在蓝蓝的天空……”

唐欣边唱边走动,我不屑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在地上画画。只知道她唱着唱着直接跑到我们区队,突然把话筒对着我,“同学,帮我接下一句!”,我当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手里的木棍僵硬的悬在空中,我可以感觉到唐欣来到时的那种大将范的气流,那种气场真的刺激到我了,那股霸气从我的手底滑过。我……我……我那个紧张啊,不知道怎么办,这怎么办,怎么办,心里乱成一团乱麻了,我还是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受一个女孩的邀请,而且我天性内向,也说不上内向,就是对不熟悉的人我总是沉默寡言,这让我少交了不少朋友。

“海天,起来和她唱,谁怕谁啊!”旁边认识我的同学开始起哄,我的心更是一团糟,我想我的脸一定很红。接着大家继续喊“海天,唱!”唱?不唱?我纠结着...最后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可能是空穴来风裸奔出来的,我只知道当时我一咬牙,心一横,心里想,唱就唱,谁怕谁啊。哥一个七尺男儿,难道还怕一个娘们不成!站起身,接过话筒“我们的爱过了就不再回来,直到现在我还默默的等待”这次唱出了我人生中的最高音,我的亲娘四姑奶奶啊,可把我激动坏了,声音不知道都跑到哪里去了,那是一个丢人,我想要是飞儿乐队在场一定非把我掐死不可。但是底下的男生还是连声说好,这让我多少有些自信了,不至于这么尴尬,这么丢人,心里终于有理由战胜那份懦弱之心了。我把话筒递给了唐欣,唐欣对我莞尔一笑,面如桃花。然后我坐下,大家开始互相调侃,“这丫头怎么会让你唱?你认识?”确实,唐欣这种落落大方,不拘一格的气质让大家很欣赏。我回答的很简洁。“我也不知道,我们不认识!”军训的日子有苦有甜,军训的日子用句经典的话总结,可以这么说:痛并快乐着。痛是因为,军训苦,军训累。快乐,是自己也说不清的情愫在心里骚动……

时间老人赶着的马车已经跑到了九月底,这真的意味着要正式开学了,似乎有点措手不及,有点不知所措。

看着教学楼古老的墙壁上的名单,五号的字体对我来说还是有些小,我在那浩如烟海的名字里,看到了自己的沧海一粟。海天,高一(1)班。有意无意间,顺便瞄了一眼我的上面的一个同学,陆扬,高一(1)班,这是陆扬这个名字在我脑海里出现的第一面。随后,不慌不忙的,慢悠悠的去找教室,把自己想象成一个老校长,看着和我同龄可爱的孩子们,我倍感高兴和荣耀,我有时想自己真的傻,不过这让我很快乐,人生快乐,何乐而不为呢。教室在二楼的右侧的阴面,窗户正好对着宿舍,不过有一段距离,中间还隔着四个篮球场。

推门,进门。随便找了个靠窗户的座位坐下,陆陆续续有同学进来没一个我认识的,索性看都不看了。天有点热,我站起身开窗户,外面是郁郁葱葱的柳树,环抱着四个篮球场,篮球场上还有人在打篮球,路上零星点点的还有从“红帽”来的同学。站在窗子前,惬意的享受着,幻想着这要生活三年的土地是不是也怀着一颗如我一样陌生的心去触及这陌生的事物,陌生的人。隐约中背声响好像渺小了很多,潜意识的感觉老师进来了,不知怎么的,我对老师特别敏感,虽然我算不上什么坏学生。赶紧转过身,果然,一个身穿淡紫色的外套,一头卷发的中年妇女已经似笑非笑站在讲台上了,30来岁的样子。我意识到她可能就是我这三年的老师,赶紧随便找个空位坐下。

“同学们好,我叫周霞,是你们班的班主任,你们可以叫我周老师,马上就要发书了,请大家都不要乱跑,在教室里安静的坐着,没有报名的同学去三楼右边的办公室找李老师报名,发完书把第一单元的单词预习一下。”一阵事项安排,一连串的吩咐。随后,周老师钦点了几个男生去搬书了,我没去。陆扬也没去,开始我并不知道他叫陆扬,被钦点搬书的同学都走了,我看见就我和他没去,我看见了他,他见了我,我们四目相对,我笑了笑,陆扬对我笑了笑,友善而真诚。我又看了看我旁边的同学,旁边大部分都是女生,我又看了看陆扬那里,女生相对少点。然后我犹豫了一阵,磨磨叽叽走到他旁边的空座位坐了下来。

“你好,我叫海天。很高兴认识你!”我感觉说的太客套了,还真的怕把他弄得不好意思了。

“你好,我叫陆扬!”我悄悄看了他,他的头发有点卷,不过很短,不仔细看根本不出来,眼睛不算很大,也不很小,眉宇间透着一点成熟,脸上有些许汗毛,脸庞轮廓清晰而俊秀。

“你就是那个海……天?”陆扬疑惑的看我。

我笑了笑,“怎么,有事?”

“原来那军训那小子是你呀!”陆扬真诚的微笑很阳光,至少我看着很舒服。

“我也是迫不得已啊,你看那局势,换了你呢,在说了那女孩我还不认识!你说呢?”他点点头“也是,也是!”我继续笑了笑,只是把头偏向窗户外面,看外面陌生的环境,一声不响。

“老师来了”陆扬侧着身子小声的对我说。

“哦!”我们俩安静坐在那里等着老师发书,谁也没说话。

周老师开始喊名字上去领书,刚好我们在一块,花名册他在上,我在下,领课本时,他也就顺便帮我领了,老师很严厉对陆扬说“自己领自己的!”陆扬很蔑视看了一眼老师,眼镜中明显带着愤怒。

我赶忙跑去解释“那个,老师。我过不去,是我让他帮我领的”因为书都在地上,摆放的很乱。老师就没说什么了。陆扬把书抱回来,放在桌子上,一本一本的分开,我注意了一个细节,他总把有褶皱的书放在一边。“这是你的”他把那一摞崭新的的课本放在我面前,把有褶皱的放到他的那边。我不知道说什么好,然后笑着说了声“谢谢!”。他看了我一眼,笑了笑,开始整理他的书。

周老师没有调座位,因为人没有到齐,只是点了点了名,点名时我奇怪听到了唐欣的名字,不过那只是一瞬间而已,而后就忘记了。

“你们在教室里看书,不要出去,等到下课回宿舍,宿舍的安排按照花名册的顺序,8人一间,我们班男生在二楼,女生在也在二楼,门上有名字,自己找,然后住下来。晚上9:00上晚自习,不许迟到!”周老师很严厉的宣读了相关事宜,我想可能是因为陆扬的原因,然后扭头转身看都不看我们一眼就走了。

班里面也没什么动静,大家自己干自己的事,我开始在书上写名字,“海天,你上网不?”陆扬问我,“哦,上呀!”我心里想,呵呵,没想到还认识了个志同道合的人,我初二开始上网,那时候有个mp3,上网就知道下载歌曲,其他的基本不会,更不会打游戏,连只企鹅都没有,最后慢慢的开始拥有自己的一只企鹅,一个博客,一些游戏,但是游戏我基本不玩,我觉得没什么意思。

“你玩什么游戏?”陆扬问我。

“哦,我不玩游戏,就是聊聊天,下载歌曲啊之类的”我小心翼翼的在书的上写下自己的名字:海天。

他在旁边看,“你的姓很少啊。”“嗯,是的。呵呵,你是姓陆吧?也挺少的啊?”他笑了笑,然后找了一支笔在书上很随意的写下了他的名字:陆扬。

下课的铃声响起,我拿着英语书,和陆扬往宿舍走。

宿舍是201号,是靠食堂那边的,也就是整栋楼的最右边。床铺都是学校统一发的,所以我们主要买些必要的生活用品,像牙刷,饭盒,都要出去买。不能在“红帽”(食堂)买,因为提前我就听说每年这时候食堂总会以很高的价钱刮我们的油水,食堂老板是个小老头,四十来岁,一副市侩小市民的样子,这是我们那有爱的师哥师姐告诉我们的。每次我们去那里,他都会露出一脸奸笑,就仿佛看到了摇钱树一样,让我们买这买那。食堂的饭菜很不好,不过早餐很好,我一般不出去吃,因为跑出去累得很,我很懒。推门进了宿舍,我找到我的床位,是右靠墙的下铺,我对头的上铺就是陆扬,不过在看到上铺标签的名字时,着实让我有些吃惊,又有稍微的恐慌,上面清晰地写着两个字:李伟。

“嘿嘿,小女人,三生有幸啊,真没想到又和你一个班了,你还住我下铺啊!”我抬头看到上铺的李伟起身坐起来,开始我并不知道李伟会和我一个班,在班里也一直没见到他,后来才知道他最后一个报名的,是走关系进来的。以前在初中李伟和我是同学,关系不好不坏,但他总欺负我,也说不上是欺负,就是老对我动手动脚,做一些猥琐的动作。初中时我告过老师,他一直怀恨在心,这一切我都明白。我呵呵应付了一下,他弯下腰,开始动我的头发,我狠狠看了他一眼。

“你TMD厉害了是吧,还敢瞪老子!”我没理他开始整理床铺,他跳下床,推了我一下,很藐视的看着我说:“小逼!”我没理他,这时门开了。

“光头,你又在干嘛?”是我表哥成浩,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站到宿舍门口了,我和他一届,只是我比他学习要优秀点,算不上优秀,要是论聪明才智,我肯定不如他,就像中考完以后我教他象棋,两天后就出师了,我再也没打败过他。他爸爸是我妈的弟弟,也就是我的舅舅。

“你弟弟很蹭,我很不爽!”李伟很轻视的看着我,一副地痞流氓的样子。

“你TMD就知道欺负我表弟,老子下次看见你欺负他,你等着啊,走打篮球去!”说着他们就出去了,宿舍那时候人到了6个,我没和其他人打招呼,也不想,就喊陆扬出去了。

“你们认识啊?”陆扬很好奇的问了一句。

“哦,你是说李伟啊。”我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白亮白亮的运动鞋,上面已经有些污浊的水渍了,跺了跺脚。

“嗯!”他回答道,“我们以前初中同学,关系不好。”我抬起头往前走,没看陆扬,陆扬很知趣的也没在说什么。

“我们出去买一些东西吧!你买没有啊?”我这才想起来还没给陆扬讲我们出来要买东西。

“额,没有,我本想叫你的,没想到你把我反倒先叫出来了”我看着陆扬,很友善的笑了笑,眼神中我似乎看到了什么,感觉曾经认识陆扬,我看见他对我也微微笑了笑。

查看更多同志小说我是江畔感情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