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同志小说 年少轻狂的好日子

2015年09月05日   来源:精选小说   点击:

左岸同志小说 年少轻狂的好日子

  其实来到天涯的一路同行也有几个月历史了。当时也是不小心点进来的,后来鬼使神差地就看了两个帖子。一是《仲火》,二是《他是男人,我也是!》。不知不觉就刺痛到我某根神经了。起先QQ碰上他,他跟我说,如果以前没有那个吻,什么都不会发生。所以心里激荡了很久,听着周华健的《让我欢喜让我忧》,想起他曾经唱的“你这样一个男人,让我欢喜让我忧……”泪流满面。于是也想尝试写出我的故事,即使没人看,我也会一直写下去,也当是自娱自乐,为自己将来保留一份记忆吧。我保证所写全是真实的,文笔拙劣,记流水帐,希望不要见怪。

  高中或许是我这辈子过得最没心没肺的日子了,但不自觉居然就陷入了同性爱中了。

  简单介绍下我的高中前。我生在一个南方的小镇上,家境不是很好。但打从读书开始,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但是我从来不跟好学生一起玩,每天都带领着一班差生闹事。但小学班主任和初中班主任依然都很疼我,因为那些令他们头疼的差生会听我的话。当时我们每天必做的事就是欺负弱势群体,(汗一个,大家不要pia我),经常打架被抓到政教处,但因为我成绩好,所以我好多“哥们”被处分,我都没有被处分过。初一开始抽烟,初二开始泡MM,当时连泡来干什么都不懂,也莫名其妙交了一个相处2个月分手的女友。初中在校园里可以说过得很得意,直到进入高中。

  高中在县城,是重点。我们的破烂初中一个班才考进几名。当时我也是挤破了头想进,所以在初三下半学期我就很少惹事了。高一一年,是挫我锐气的一年,也是真正让我完全改变的一年。上高中了,我在学校附近租了间屋子。当时网游刚刚兴起,就是传奇了。我可以说是夜以继日地玩,可以这么说,我所有的课余时间,不是在网吧,就是在去网吧的路上,一星期有大约有四天是通宵玩游戏,白天在流着口水睡觉的。老师基本都拿我没辄了,身子那叫一个虚弱,惨白惨白的,又缺乏锻炼,挺可怜的。

  高二文理分科,我选择了文科。后来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二  后来传纸条事件以检讨书形式完结。大约过了两个星期,学校因为考虑到高二的会考,所以安排学生晚自习。有一天晚自习,我和阿千带了一大堆零食来学校吃,咀嚼完毕后,感觉实在是太无聊,我对阿千说,咱去上网吧。达成协议后就趁地理老师不注意溜出了教室,经过了六班,又被小建给看到了。

  “去哪呢,下去买东西吃的话带点给我哦。”

  “滚啦,我们去上网。”

  这时候小建旁边的帅哥抬起头,冷不丁给我来了一句,“我也想去。”

  小建拍了他一下,“找死啊,丢我一个人喂狗啊。”

  我说,那就一起去吧。

  小建还在犹豫,我就加了一句,不去的人的阳痿。

  然后我们四个人就浩浩荡荡地出发了。哎,可怜我和阿千弱小的身子啊,在他们两位身下,真是自惭啊。那个帅哥大概1米78当时吧,不过很瘦。小建和我是高一同班并且同桌过一个多月,小建和那名帅哥差不多高。然后大家走到停车处,我和阿千去取自行车,小建嘻皮笑脸地逗那帅哥,那帅哥就木木地站那,我打开车钥匙冲小建和那帅哥喊了句,喂站那干什么,拿车啊!小建说,我等你载我呢!我没带车今儿。我说你做梦吧你,我载不动你硕大的身子,今儿你要没车,要么去搭公车,要么给老子走路去。阿千和他们都不熟,在旁没搭话。那帅哥忽然来了句,那你不载小建,就载我吧。我说,妈啊,你也没带车啊。他得意地笑了笑。当时那笑容醉人的哟。我立刻毫不犹豫地说,OK,阿千你载小建。阿千龇牙咧嘴,但我视而不见。

  推着车一出校门,小建看着学校旁边的冷饮店,撒娇地说瑞哥我口渴怎么办。看着他那一脸淫相,我说走啦请你们喝个冷饮好了。

  然后我们就坐下点了四杯冷饮。四个位的桌,我和阿千坐,小建和那帅哥坐一块。我递给小建一根烟,小建娴熟地接了,阿千不抽烟的,我递给那帅哥一根烟,他说,我不抽烟的。我说哦。

  一边喝着冷饮,一边聊天,无非也就是老师的一些八卦。那帅哥一直没怎么讲话,可能是跟我和阿千不熟吧。我对那帅哥说,你叫什么名字哦。他正要回答,阿千在旁边冒出一句:“谢诚。”我看了看阿千,兴奋地说原来你就是谢诚哦,你知道不知道我们学校论坛有很多关于你的帖子哦。谢诚笑了笑,说:“真的哦?那我有机会看看。”我说有女生在论坛里对你发花痴。小建来了句,习惯就好,他习惯了。

  喝完冷饮我们就出发了,谢诚坐我车后头,我骑的是那种女式的单车。他虽然很瘦,但怎么着也是篮球之最,重量还是有点的,虽然我骑的那叫一个吃力,但仍然没有表现出来。在路上转弯的时候,谢诚忽然就用双手“沾”着我的腰,当时那种感觉啊,现在回想起来,也许我就算春心荡漾吧。当时年纪小,什么感觉都不懂得去想。

  到网吧了,我们四个并着坐一排,我坐谢诚旁边,当时我也挺自然地往他那一瞅:“帅哥,QQ多少,我加你。”他就乖乖地在用我QQ加他了。一边上网,偶尔用看看谢诚的侧脸,突然感觉就很安全,有种很祥和的感觉。

  上完网已经11点了,我们到网吧楼下,我对谢诚说,你没车怎么回去哦?小建气急败坏地说你他妈你怎么不问问我。阿千说我载你回去吧,小建倒马上害羞起来,说:“那怎么好意思哦。”阿千说没事,顺路。谢诚说:“不用了,你家和我家是反方向。”当时毕竟是初识,我也不好表现得过于热情,我说我把车借你好了,谢诚也来一句:“那怎么好意思哦。”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少跟小贱种学,我家就在这不远。”谢诚笑了,小建哇哇手舞足蹈地就过来揍我。谢诚说:“那明天是星期六,你需要用不。”阿千说:“他明天骑车到处赶场呢。”我说:“那这样吧,你明天打我电话,我去你家附近取好不好。”他想了想说,那好。你电话多少?我说电话是房东家的哦。AAA1912。他小声念了一次,我说不用那么麻烦,AAA是我们市通用的啦,1912,你记住,是中华民国成立的日子,就是中华民国元年啦。他惊恐地看着我,然后笑了,说,哦。

  第二天我一直睡到下午四点多,刚在刷牙,房东就跑上来叫我,说有我电话。我一接,嘿,是谢诚的。

  “喂,我是谢诚。”

  “是你啊!”

  “不好意思啊,一直到现在才给你电话,我把你电话忘了。”

  “那怎么还能打哦?”

  他忽然就来了兴致了:“你以为我是你们文科班的哦?害我今天到处问别人中华民国是什么时候成立的,别人都把我当神经病处理了。他们说很少看我这么爱学习的。但我爸我妈我姐都回答不上来,我靠。”

  电话这头的我已经笑得岔不过气了:“你真是太可爱了,笑死老子了。那你最后怎么解决的哦。”

  “我翻了高一的历史书啊!尘封已久的柜子都被我打开翻找了。”

  “哈哈,我是不是你学习的动力啊!”

  那头他笑了,说出来吧,我在万家隆超市门口等你。

  接着我就整装出发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好象当是出席盛大宴会似的,打扮得花枝招展,连裤子夹进屁眼都要努力扯出来。然后兴高采烈地就去了。

  说实话,我一直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我真的不觉得当时我是喜欢他的。只是莫名其妙地开心。感觉整个天都蓝得很彻底。

  等我到那的时候,我看到他微靠在我的“宝马”上东张西望,我一入他的视线,他就笑了一下,说,你好慢啊。

  “哪啊,来见帅哥盛装打扮而已。”

  “没发现和昨天有什么区别啊。”

  “我靠你还真敢说啊你,你真自来熟啊。”

  “不会吧,别人都说我讲话慢半拍,跟我在一起几年都不熟。”

  我指了指旁边的冷饮店,说:“渴死了,我们去喝东西吧。”

  他说:“不行哦,我要去打球了。”

  “等我一下”,接着我跑到旁边的小店,买了两瓶百事,扔给他一灌,跨上宝马,指了指后座:“上来吧,我载你去学校。”他也不推辞,就坐上来了。依然喜欢那种双手微沾我腰部的感觉。

  载他到学校,和他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就走到了操场。他说:“一起打吧。”我说:“你去吧,跟你站一块太自卑。”我对篮球一直没什么兴趣,除了上体育课偶尔打以外,基本是不会利用课余去做我没兴趣的事的。他说:“哪的事啊,当真不打我就去了?”我说:“去吧。”

  其实当时我真的很想说,我在这里看你打吧,等下载你回家。但是毕竟才刚认识,这么做也完全不是我的风格。于是就半甜蜜半失落地去网吧了。

关键词阅读: 同志小说 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