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同志小说:住进我房间的小男生(完整版)

2012-07-08 10:13:47 作者: 阅读:

优秀同志小说:住进我房间的小男生(完整版)

这一年的冬天非常冷。走在大街上,仿佛呼出的呵气都会顷刻间被寒冷凝固,连街道也一如在城市里盘桓的那条江一样,仿佛冰封了。走在街上,几乎不用哪怕一个简单的过程,身上就会被冻透,羽绒服即使没被偷工减料,也会感到它御寒的吃力。所以,这样的气温底下,最好的防御就是躲在温室不要出门。

那个“陪聊”男孩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寒冷的夜里,敲开我住处的门,希望我留他住上一晚。他叫雨辰。

当时,雨辰还只是单纯的“陪聊”,不做MB。

他来的时候,元峰正在我这里。元峰也是圈里人,但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

当时我打开房门,雨辰的样子让我没有立刻认出他来,楼道里很昏暗,而且我们仅仅见过一面,而且此时他整个人又显得十分落魄,就像被追击的逃兵。我这样说并不是很夸张,因为他的确是在被人追击。

见我打量他的目光很陌生,雨辰就笑了一下,在我看来那笑很艰难。然后他报上了他的网名,说:“我们见过面的……”

哦,听到了他的声音,终于辩出我们是在什么样的情形下“见过面”的了,因为语言和声音是他工作的手段,这就实在不能被我忽视掉。但我们只是主顾关系,并没有超出此范畴的交往。何况这男孩虽说眉眼间游弋着从象牙塔里带出来的文秀,但仅仅一次简单的“商业”交往,他不能打动我。因此,他找到我住处来,就令我觉得意外和不耐烦。

(雨辰是在什么情况下找到我的,我觉得还是他自己来说的好。我在网上浏览时偶然间发现了他的博客,下面我引用了一些雨辰日记的内容,都是与我有关的部分。)

[雨辰]

从货场老板那里逃出来后,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我惟一能想到的人就是小维。小维并不是能够投靠的人,我也没想投靠他,甚至连他姓什么都还不知道呢。他只是我的一个顾客。可除此之外,我已经没什么去处,只能在街头流浪。而我此时已经贫病交加,怎一个惨字了得!

找到小维的住处时,我完全不知道他能不能收留我住上一晚,只是在闯大运,闯得来最好,闯不来再说。

看得出,小维感到很意外,也很冷淡。

他的出租屋不大,只有一间房,站在门口,屋子里的一切都尽收眼底。我也看见沙发上做着一个男生,我的第一判断:他是小维的BF吗?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突然很不自在,我跟小维还都不熟呢,这样的感觉是不是太冒失了!可感觉上的东西都是自然的流露,下意识的,甚至是没经过大脑的。我知道我对小维自第一次见面就有了好感。所以我相信一见钟情。

屋子里的温度仿佛阳春时节的和风一样扑打在我的脸上,裹挟着一股浓浓的男生的气息,这令我无比的迷恋。要知道我已经在街上转了一天,早已经冻成了透心凉。这可是东北的腊月天气,我从小就知道腊七腊八冻掉下巴的口头语。

“你怎么找这儿来了?”小维面无表情地问。

我真冷啊!僵硬着自己的下巴想:“你一个公众人物,找你还不容易。”可我没有解释,牙齿轻轻磕碰着说:“能帮个忙吗?”

小维并不让我进门,问什么事。我想进屋说,“我快冻死了……”

小维见我筛糠的模样,犹豫了一下,还是开恩样的放我进去了。

屋子里的温暖、舒适猝然令我有些感动。想坐在沙发上歇一歇,我的腿脚几乎都木了,可小维没请我坐。他依然面无表情地说:“有话说吧,我有事呢。”

我知道他有事,那不在沙发上活生生地搁着呢吗。我看了一眼小维,又看了一眼那个男生,说:“真不好意思……”

这时,那男生对小维说:“你叫了外卖?早说啊。”

这话很刺耳、很难听。但在人屋檐下,我得忍。心里对那男生的歉意立刻打了折扣。他说着就一边往外走,一边轻慢地打量着我,道:“伺候得到位点呵。”

我虽然没有言声,但我知道我回敬他的目光一定很硬朗。男生就推门出去了,小维也没留他。

我忙对小维说:“我实在无处可去了,才来打扰你,能不能让我在这里住一宿,只一宿……”

小维打断我,微皱了眉头说:“这不方便,你看到了屋子这么小,你还是另想办法吧。”说着就开门送客。小维这样的态度在我的意料之中,所以我并不感到难堪,何况这室内的温度令我迷恋不已。于是我拧在那里不动,打定主意轻易不会出去。

“我是真的没处可去了,你是我在这里惟一熟悉的人。”

“我们熟吗?”小维笑了。“要那么说,超市的收银员也是熟人了,我也收留?”

“你的话有道理,可外面那么冷的天,咱都知道路有冻死骨的句子……”我非常想幽默一下,可小维似乎并不觉得幽默,“随便让一个陌生人住进来,是不是太搞笑了。”

我听了忙翻出自己的身份证、毕业证递过去。小维看了,尤其仔细看了我的毕业证。这时,我感觉出了他的态度有了些微的松动,就说:“这东西就放在你那儿吧。”

“这玩意儿到处都可以做。”但小维还是扔在了电脑桌上说:“只一宿,沙发上对付吧。”

就这样,我在小维的住处,确切地说是在那张沙发上住下了。

(以上选自雨辰博客。)

说心里话,之所以同意雨辰在我这里住下,是他的大学毕业证让我动了恻隐之心。我记起当初自己大学毕业来到这里时,也是度过了一段挺惨的日子。

第二天我起床后发现雨辰还睡得很沉。但我得上班了,他必须离开。被我叫醒后,他缓缓地把眼睑张开,似乎张得很辛苦。然后他试图坐起来,可看上去缺少足够的力气。

“我病了,想再躺一会儿……”他声音含在喉咙里,很含混,仿佛每个字都热辣得能烫他自己的嘴,所以他不敢把它们畅快地吐出来。

我意识到昨晚的怜悯是给自己找麻烦了。

“哥儿们,没信誉了吧,昨天怎么说的?赶紧的吧。”

雨辰听了,没再说什么,做了一番艰苦卓绝的挣扎,终于起身,把自己的惟一的家当……一只旅行包提着出去了。可没走多远,就一P股坐在楼梯口。

我再次动了恻隐之心,总不能真的眼睁睁地看着他变成一把“冻死骨”的吧!我还没那么铁石心肠。于是开车把他送到了医院,这在我来说只是举手之劳。可他身上几乎一文不名,我犹豫了一下,还是为他垫付了一千块钱的住院费。

雨辰得的是急性肺炎,在医院住了两天就明显好转了,所以他赶紧出了院,他住不起。回到出租房,他一面感谢了我,一面保证一定会还钱的。又问我给他垫钱是不是太冒险了。

我说:“你的证件不在我这儿吗,跑了和尚还跑了庙,除非那玩意儿是假的。”

雨辰说:“当然是真的。”

见他每天还得去私人诊所挂吊瓶,我就没好意思赶他走,我说过我没那么铁石心肠。但我这里也不是慈善机构,所以我要求雨辰既然住在这里,就要有卫生的习惯,勤洗澡、洗脚什么的。我对他说:“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洁癖。要不我受不了。”

雨辰忙应承说:“我知道,知道……”又说:“我会立刻打个工,除了还钱,还要掏一半的房租。”

我清楚,元峰似乎对雨辰有些兴趣。

有的时候那家伙就会嬉皮笑脸地问我,“那个小弟弟是不是挺消魂啊?”

我不置可否。

元峰说:“那孩子挺有型的,是我喜欢的那一款,你让我也用用。”

“你他妈真色。”我笑他。

“都是哥儿们,利益共享啊……”

我说:“你享你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以为这不过是玩笑,但元峰却是以玩笑的口吻说着认真的话。后来,他真的就把电话打到了雨辰的手机上。

查看更多优秀同志小说男生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