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男生 优秀校园同志小说

2012-07-08 10:22:10 作者: 阅读:

漂亮男生优秀校园同志小说

1

我觉得自己很早就懂事,但在父母眼里,他们觉得我永远都是孩子。我很敏感,所以我很容易发现自己不如别人的地方,所以我很自卑。

9月6号,当同学们纷纷去大学报到的时候,我的录取通知书还没有收到。家人近乎绝望,我更像一个丢了魂的壳。晚上,爸来到我的房间。

“泰迪,那个姚叔叔刚开了一家彩瓷印刷厂,我已经跟他说好了,安排你到他那里去上班。”我睁大眼睛看着爸,难道真的就没有别的办法吗?接着爸又说:“你在那里上班,我比较放心。你爸没什么本事,也就认识一些人,明天我就带你去厂里看看。”说完,爸走了。

我爸是汽车驾驶培训学校的教练,这几年学开车的人很多,当官的、做老板的也都来学车,其中不少是我爸带出来的徒弟,我爸是个重感情的人,所以他带出来的学生也都很讲义气,这姚老板就是其中一个。我的一些同学,家里有钱的花钱去读好的大学,父母当官的找关系也进了不错的学校。而“上班”对我来说还是个很陌生的词,离开熟悉的校园生活,让人恐慌得不知所措。

第二天,我跟爸去了彩瓷印刷厂,见了姚老板。

爸跟我讲,整个武汉市也就这一家彩瓷厂,这产品的市场很大,他们计划是到年底时把投资的钱都收回来。我问爸这姚老板以前是做什么的,爸说他是做建材生意发财的。

其实我以前的成绩都还不错。初中时,我当选了三年的学习委员,考试也排全班前几名,那时我学习很吃苦。因为文艺方面有些天赋,班里只要办什么活动,班主任首先就想到找我。像什么文艺活动、知识竞赛等,从策划、编排、再到主持,几乎都是我一个人包办的。后来还被推选到学校去组织活动。快要中考的时候,班主任找我谈话。

“泰迪啊,作为老师,肯定是希望自己的学生将来都有出息,但每个人的路可能都不一样。给我的感觉你在文艺这块很有潜力,我建议你去报考文艺方面的中专。”

“中专出来有什么用,能包分配?”我很草率地回应他。老师很不解地盯着我看。我到觉得自己很有志气,当时确实是这么认为的。“你自己选择也行,老师尊重你的想法”。班主任的热情降到冰点。

我一如既往地把考重点高中作为自己的目标,因为父母教导我要我这样做的。

中考成绩出来后,我的分数离我们县城唯一重点高中的录取线差4分。因为过了调节线,爸硬是东筹西借花了4500块把我送进那所重点高中。这期间还有个小插曲。成绩出来后,老师让我们填志愿,我的想法很简单,因为初中被老师宠惯了,所以我更情愿进二类高中。我跟父母说过我的想法,他们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因为这要花一大笔钱,对于家境不太好的我确实需要考虑读重点高中的费用问题。填写志愿时,我很自信自己的选择,在第一志愿我填了县里一所普通高中,而把重点高中放到第二志愿栏。谁都知道这就意味着我跟重点高中无缘。没想到的是在接下来的几天,所有来我家的客人都说我应该读重点高中,他们说花点钱算什么,孩子读书才是大事情。爸似乎被他们说动心了,但还没有做决定,我真担心会发生什么。只到快开学,爸突然来一句——“读重点!”不仅如此,他还把我骂了一顿,说我安于现状,没有追求,还说人的一生长得很,要把眼光放远些!我乖乖地听着,觉得老爸说的也对。当天晚上,爸给我活动关系去了。

做了那所重点高中的学生,我没有什么兴奋感,也正如我所料,那是个不需要文艺的地方,学习成绩才是第一位。因为学校还有一部分借读生,所以我的成绩还可以排在中游。我没有初中时的任何优越感,读了大半学期,任课老师还不认识我,他只会对我说,那位同学,就是你,你起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因为他在看我,还指着我,所以我才知道站起来。我是谁,我没名字?我觉得很好笑,他忙得连自己学生的名字也记不住吗?老师常跟我们说,苦了高中这三年就好了。回到家,父母会跟我说,泰迪啊,你要好好读啊,花了那么多钱,不读出个样子来怎么对得起人。所以我从没有放松过自己。但成绩就是不见效。高一下学期,我的成绩已经落到全班的最后面。父母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因为我很用功,为什么会这样?可他们从没有想过,在那所高中里我没有任何尊严可谈,没有人会在乎我这个不起眼的学生,因为他们只看中成绩,而我无法接受被人忽视的现实。

学校寝室晚上按时熄灯,还要锁入口的铁门。所以很多学生去老师家租房,这样可以换个自由,他们觉得很值。因为是刚迁入新学校,教学楼、行政楼、实验楼等都有很多空房间,我早注意到很多关系户学生住到里面。我跟爸说了我的想法,看能不能托点关系也住进去。那样的话我可以多点时间学习。爸说那可不是一般的关系户。因为我的物理老师是副校长,所以爸又说让我去给物理老师拜年,送点礼什么的。我说好。

那是大年初二的晚上。家里没有客人。妈在洗衣盆里搓衣服,爸在客厅坐着一个人抽烟,我在他旁边,很安静。爸好像在想什么,没有任何表情,他吐出的烟圈一层层的,飘飘然。我在想什么时候可以去校长家拜年。因为爸已经说过要去的。这些事情我是做不了主的。要看父母的态度。这安静给我的感觉很冷清,过年了,应该有些气氛才是。时间似乎很情愿凝固下来。这样不知持续了多久。“走,给校长拜年!”爸的脸色突地变晴了,笑着说。说着,他从屋里拿出两个盒子。

“这是别人送给我的茶叶,我都舍不得喝,你拿去给老师拜年。”很有韵味的包装。接着爸又抱出一些东西。

“这两瓶精装的枝江大曲你也拿去,还有这条阿思玛的烟。你看够不够。”

“够,够!”给校长送礼是马虎不得的。接着爸里三层外三层把礼品用塑料袋装起来,还用尼龙线绑得紧紧的。

爸的教练车停在学校门口,他说让我一个人去比较好。校长家的门是开着的,好像在等谁。一进门就看见校长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我径直走进去。

“朱老师,新年好!”“哦,泰迪来了!坐,快坐!怎么想到跟老师拜年啊!”校长笑了,我也笑了。我顺手将礼品放在桌上,然后在校长旁边坐下来。

“朱老师,新年过得还好吧!”我知道这些都是必须重复的客套话。

“好,好,你爸妈也好吧!”“还好!朱芳不在家吗?”朱芳是校长的女儿,跟我一个班。

“她出去了,你感觉学习还跟得上吗?”“有点吃力,不过还是有信心的。”“有信心就好!我记得高二刚开始带你们这个班的时候,我在花名册上面看到了'泰迪'这个名字,我就想是不是当初进我们学校的那个'泰迪'。”这让我想起那时我爸是找过关系才送我来这所重点高中的。

“当初我读高中找的是您啊?!”我感到很意外。

“嗯——”校长笑着点头。我也笑了,既然是这样,我这次的问题肯定就可以解决了。我确实是这么想的。

“那个罗叔叔跟你爸是什么关系呢?”他指的罗叔叔就是跟我爸关系还不错的一位朋友。他在教委工作。我知道我爸当初找的就是这个罗叔叔,只是没有想到,那罗叔叔最终找的是我的这位校长。

“也没什么关系,罗叔叔的哥哥跟我爸是小学同学,以前一起长大的,关系很不错,是这样我爸才认识罗叔叔。”我如实地说,也确实是这么回事。

“哦,是这样啊,我跟你罗叔叔经常一起开会,见面。”校长笑着说。

阿姨给我削了一个苹果,我双手接过来了,并说声谢谢。这时又来了一位给校长拜新年的老师,他是隔壁班的班主任,姓唐,他在学校领导面前以敢说敢做而出名,连我们学生都知道。寒暄了几句后,他在我对面坐下了。我已经不知道如何展开自己的话题,特别是这位唐老师来了后。校长随便聊了几句,便把视线落在了我身上。因为有个先来后到,所以那唐老师没什么说话,只是附和着笑了笑。顿时,我全身发热,我觉得我要说话了,要衔接住这个气氛。爸还在外面等着,我鼓足了胆量。

“朱校长,那些实验楼里面有很多的空房间,您看能不能安排一间给我住,我想晚上多点时间学习。”我涨红了脸。唐老师笑了,笑的声音很大,有点夸张。

“那——那不就是违反了校纪校规吗?”校长笑着说,笑得有点难看。接说他又说,很平静地说:“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想学习是件好事情。我几次在开会的时候跟他们老师说,一定要严管学生晚间休息。我记得我以前带班主任的时候,晚上跟同学们在一个寝室睡,看谁敢吵,敢闹——”校长在讲他的一些观点,可我发现这跟我想住实验楼房间的动机没有任何关系。因为实验楼不存在熄灯,我晚上可以有更多时间学习,这跟谁吵,谁闹有什么关系。我想是因为那位唐老师在场,所以校长也不好正面回应我吧。我没有再次提起,我听着,还不时点头,证明校长的观点是对的。

“朱校长,新年好啊!”这时又进来两个人,一男一女,感觉他们是一对夫妻,而且也是学校的老师。

“一样,一样!”校长站了起来,笑着迎合他们。我发觉自己已经没有机会再继续自己的话题,很尴尬,觉得自己该走了。

“朱老师,那我就不打扰您了,我走了。”我紧跟着校长也站起来。

“好,好,我会考虑考虑的!”在那一片相互寒暄中,校长贴近我,笑着小声说,这次笑得很得意。这笑给我很多信心。似乎已经说明什么。

爸在外面等我。他问我情况怎么样,我说应该没有问题。爸说不要有太大的指望,不行就算了。我笑着,没理他。回到家,妈也问起来,我说没问题。

“对了,校长还问那罗叔叔跟爸是什么关系?”我补充说。爸妈竟一下子全盯着我看。

“你怎么说的?”妈很紧张地问。

“直说呗!我说罗叔叔的哥哥跟我爸是同学,从小一起长大的!”我感觉自己说错了,不然他们怎么会有那种反应。

“真笨啊,你就说罗叔叔是你的亲叔叔啊!”妈妈很失望地说,这种失望的语气让我觉得给校长送的礼是白送了。可要我跟那罗叔叔扯上什么关系,却始终让我难以启齿,因为我不是个很爱撒谎的人。那些寒暄的话已经够让我受的。但校长最后跟我笑着说的话已经给我一些提示,我这么认为。

开学了,校长在我们班上完课就离开,他没有找到我说些什么。直到一个星期后,我耐不住了。每次上完课,我都想上前去,可我不愿意成为同学视线的焦点。那样会让我很难堪的,在那所重点高中,我已经习惯做个沉默寡言的人。上课时被老师点起来回答问题,我一站起来就感觉到若干目光落在我身上,仿佛灼热的光线照在我身上,全身发热,脸颊通红。我给自己鼓足劲说如果不行就算了。那天做完实验,同学们走了,校长还在整理东西,他也似乎看到我在教室最后一排安静地坐着。我小心翼翼走到校长旁边。

“朱老师,我那房间的事情,您看可以吗?”我红着脸,看着讲台上那张校长的脸,没有任何感情色彩,但我看到已经有些烦躁。当我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的眉头有些皱,让我感觉他很为难。

“你过两天到我家去一下,好吧!”他的手无意识地把粉笔盒里的粉笔理顺了,还是皱着眉。

“好的!”我无法继续问下去,虽然我很想。我离开了。

淘是我同桌,跟我关系还不错。他爸是我们县XX局的副局长,我跟淘说了我给校长送礼的事情,我还说是为在实验楼里找个房间住下来,晚上可以多点时间学习。淘似乎很感兴趣,他很惊讶地问我,那实验楼可以住人?学生?我点头说是,我还说,我已经有几个高一同学已经住进去了。我想淘要是通过他爸的关系肯定没问题。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淘就从我们住的寝室搬了出去。如此快的速度让我觉得不可思议。我真羡慕他,我也领会到什么叫权力。谁叫他爸当官呢?

两天后,我去了校长家,因为我迫不及待。

“朱老师好!”是校长亲自开的门。他没有笑,很严肃的样子。

“你坐,坐!”他边说边向阿姨示意什么,我不明白。我跟校长挨着坐在一起。阿姨很快把一包东西递给了校长。

“你想搞好学习是个好事情,下阶段学校会在学生就寝方面下大力气。这些东西你就拿回去!那两瓶酒老师就留下来!”说着,校长把东西往我手上塞。阿姨在旁边笑着插了句,“你就带回去,酒——朱老师就留下来。”“这怎么行,这是送给您的东西怎么能拿回去呢?那房子的事情不行就算了!”我当时没有过多的想,只是觉得应该这样说,校长也许有他的难处。我已经站了起来,没有接校长的东西,朝门走去。我已经不记得他们还说些什么。

当我听到校长家的门关上的时候,眼泪涌了出来。我先前预感到的那样一种“势利”结果终于得到印证。

如果当初我说那罗叔叔是我的亲叔叔,也许结果就不一样。但我不后悔。我开始变得悲观、沉默。

回家后父母问了起来。我说学校现在不允许学生在实验楼住,都要搬出来的。更多时候,我是一个人安静地呆着,不想多说什么。我依然住在寝室楼。晚上寝室断了电,我就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手电筒,趴在床上开始学习。我也没有再跟淘提起这件事情,他也没有提,似乎事情就这样过去。我用短短两个月时间,把自己名次提升到全班第10名,这个排名在我们学校可以读重点大学。考试结果出来后,校长一直用很惊讶和不解的眼光看着我。那种“不解”也许只有我自己能体会。所以我相信有时候人受点刺激或打击更容易进步。

高三是个关键的一年。我在充实中感觉到有些希望。这一年只有一件事情去做,那就是不停地做题,虽然老师一再强调不要搞题海战术,但是每天发给我们的还是试题。我不太懂。

在枯燥与单调中我走过那一年,我发誓,即使可以让我上清华北大,我也不想回到过去。

谁也不会认为我的高考成绩很差,甚至落榜。等我的高考分数下来的时候,我全身发颤。淘的高考分数只有我的一半,后来碰到他,他跟我说他爸找了关系,花了几万块钱给他找了个学校。是什么学校,我也没在意。等他去上学的时候,我还在家呆着。我发现老天喜欢折磨人,我开始有些厌世。当我感到自己支撑不住现实给我带来的打击时,我没有依靠任何人让我变得清醒。我情愿让哭来释放自己。

查看更多漂亮男生优秀同志小说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