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校园同志小说 双重生命

2016年10月21日   来源:精选小说   点击:

大学校园同志小说 双重生命

  一

  2010年夏天,我拖着行李,站在宿舍楼前,意欲再看这熟悉的校园最后一眼。六年来的记忆就像这红色砖楼上的青苔,老旧、斑驳,甚至被尘土掩埋。在一个地方待久了,仿佛也成为这城市记忆的一部分,很难再分辨它的好或坏。只是记忆愈发深刻,离开的意愿便愈发的强烈。年初,我向欧洲几所高校递交了申请,历经整个溽热夏天的独自等待,终于在秋天收到了久违的录取通知书——毅然放弃国内的硕士学位,我选择了远渡西班牙,开始寻求新的生活——记忆里的马德里仿佛只是歌曲中跳动的几个音符,是那么遥远,谁又曾想到,不经意间我们之间的距离只剩下两天。

  手机铃声响起,屏幕上闪动着大学舍友华子并肩搂着我的照片,两个人白痴一样,笑的那么灿烂。

  “帅哥!东西都准备好了?”电话里传出他一贯不变的喜悦。

  “恩,全部搞定,刚从学校出来。”

  “学校的宿舍退了,那这两天住哪?”

  “一个朋友那……”我故意说的很轻松。

  “最近太忙,没空过去帮你。明天订婚宴你可得早点过来。我可是特意为了你这家伙才把时间提前的!”

  “呵呵,你不放心我现在就可以打的过去。”

  “这您还是省了吧,今天我和我未婚妻住,你来不方便~~”华子的言语间浸透了自以为是的骄傲,甚至让人都能从中想象出他坏笑时眯起的眼。

  “你两少腻味一天会死?”我装出一副恨恨的样子,“还未婚妻,也就我家皮皮稀罕你那猪窝,我又不是没见识过。”

  “日!”华子气急败坏时最喜欢说这个字,“皮皮是我老婆,什么时候成你家的了?再说,是你抛弃哥跑到西班牙好么?鸟都不拉屎的地儿,我就不明白你想啥呢。国内有什么不好,还有一年硕士都毕业了,再说……”

  “OK!OK!”我连忙打断了华子的话,“你这些大道理听的我的耳朵都长茧子了,我不过出去换个环境,很快就回来……”

  “算了,你那脾气我又不是不知道,”华子叹了口气,声音也明显缓和了下来,“跟你说件事!”

  “说——别装蒜!”平日里见惯了他嬉皮笑脸的样子,这份突如其来的严肃反倒让我讨厌。

  “高磊明天也来……”

  我收敛了笑意,没有吱声,头脑里却瞬间充溢了这个熟悉的名字——高磊。

  “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了?”华子小心的问我。

  “没怎么,他怎么会来?”我故作轻松,却有意回避他的问题。

  “装~装~你再装!不想说算了,谁都看不出来,我还不了解你!?他现在是我们公司在上海那边的项目负责人,我也是前两天才知道他在北京出差,所以就通知了他。”显然,华子在解释给我听。“他问起你来着,所以我估计他这次能来也是为了见你。我多说两句:不管你俩有什么过节,这么多年同学,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他这两年混的不错,这个行业圈又那么小,避免不了以后就要共事……”

  华子本意要说下去,但见我没有说话,也就收了声,缄默的等着我回应。

  “好了~我知道,我俩真没啥!你好好准备,明天再聊……”

  恍惚着挂了华子的电话,才发觉已经走出校园许久。我疲惫的放下行李,招手打了辆车。

  “一定要知道你要的是什么”

  ——坐在车上,我又想起高磊曾经不止一次教导我的这句话,如今他那份在别人眼里看来的成功,究竟是不是他想要的呢?

  窗外掠过的一切就像是幻灯片,一张张又唤醒我即将沉睡的记忆:大排档、饺子馆、三五成群的商贩、聒噪喧嚣的人群……偌大的北京城,从未因像我这样的人的到来而欢欣鼓舞,也未因我的断然离去而徒增忧愁,它亦如六年前一样,车水马龙、行色匆匆。只是那时的秋天还略带青涩,天是那么高、云是那么白,到处都弥漫着梧桐树的味道……

  04年,我考入了北京这所高校的建筑学专业,家里离学校有3个小时的车程,比起那些远赴千山万水杀入北京城的外地学子,我这已经算是很近的了。于是不慌不忙,一直拖到报道的最后一刻,才带着几件简单的行李,一个人从家里赶来。父母工作很忙,初中便把我丢到了一所寄宿制学校,多年来的群居生活让我习惯了校园中人声鼎沸的喧闹、开学时的无比新鲜,以及面对一切事情时的那份无知的果敢。

  跟着指示牌一路走,终于在人群间看到了建筑学院的条幅,张牙舞爪的随风摆动,底下稀稀拉拉的坐着几个人。于是赶忙上前,递上自己的录取通知书。

  “周晓欧!”坐在桌子正中央的中年妇女郑重的念出我的名字,接着谨慎的从眼镜后探头打量我,认真的比对着本人和照片上的样子,然后递上宿舍钥匙,果断将我的名字从纸上划去。

  “行了,最后一个也来了,收工!”女人喜悦的像甩下个大包袱,双手在桌上一拍,眉宇间洋溢着轻松。

  “那我也回吧,张老师!”说着女人身旁站起个一米八左右的男生,毕恭毕敬的打了声招呼。

  “回吧,回吧,这两天你也没少忙,多谢了!”心满意足的点点头,女人的言语间满是赞赏。

  “周晓欧!”

  我转身正要走,却被那男生叫住。只看他从桌子旁绕过来,径直拾起了地上的行李,笑着说:

  “我叫高磊,02级的,住你们楼下,一起回去吧!”

  我赶忙受宠若惊的笑笑,面对他突如其来的善意,竟被搞的有些不知所措。

  ——挺拔的身板、高高的个头,浅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的文化衫,还有那不容拒绝似的微笑——那便是高磊第一次见到我时的样子。

  宿舍楼很破旧,斑驳的砖墙挂满了土色,上面的爬山虎像磕了药一样疯狂的长,遒劲的根茎无不向人宣告着这栋建筑的历史。好在楼内已经被全新的粉饰过,医院似的狭长走道,到处都弥漫着淡淡消毒水味。

  “到了!”高磊示意我放下行李,独自去开门,不想轻轻一推便开了。小小的房间里摆满了四张床,先到的舍友们正天南海北的不知说着什么。

  “高学长!?好!”站在离门最近的男生似乎是吃了一惊,那个“好”字说的令人觉得可笑,愣愣地竟越过我,直接同身旁的高磊打起招呼。

  “好,人都到齐了,这是周晓欧!”高磊随即拍拍我的肩,“你们聊,以后都在一个宿舍,彼此认识一下吧!我先下去了,有事情就来我宿舍。”语重心长的嘱咐几句,只见他扬扬手,转身走了。

  门口的男生笑盈盈的伸出了手。“我叫刘佳军,这是王华和吕林。”

  “我叫周晓欧。”说罢,赶忙同他握上去。

  “叫我华子好了~”王华走过来接过行李,吕林则坐在床上,示意性的和我摆摆手。

  “大刘!”华子似有深意的看看我,然后朝门口喊,“都说理工院校恐龙多,美女少,这又来个帅哥,你说咱还有啥好日子!?”我知道他在暗指我,便没搭话,心里却美滋滋的。“先是高磊,今天又来个晓鸥,这不赤裸裸的明抢豪夺么!但愿这破学校的帅哥名额让你俩占尽了……”

  华子的一番话逗笑了我们几个。其他人不予理会,我便开始爬上床收拾行李。

  “刚才你一进门,我还以为高磊把他弟弟带来了呢。”

  “你们都认识他?”我好奇的问。

  “他是学生会的,迎新这两天的事情都由他通知。”站在一旁的大刘随口搭话。

  “行了,打篮球去不?”华子换好衣服,双手搭在床边问我。

  我摇摇头。“你们去吧,我收拾一下。”眼见他们三个齐刷刷的跑出门,这才长舒一口气,倒在了床上。其实我天生懒于一切运动,十足是那种能躺着就绝不坐着的主儿,即便如此,身材却没有任何发福的迹象,瘦的像个猴。用母亲的话说,除了那178的个头还说的过去外,要是单看我这小身板儿,非得带我去医院查查这几年喂我的粮食都跑哪去了……一个人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了一通,不觉困意袭来。人都走了,宿舍里突然出奇的安静。也许是太累,不一会儿竟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突然听到有人叫我。

  “晓鸥、晓鸥!别睡了,吃饭去!”华子用力晃悠着床,生怕我醒不来似的。

  “你小子真行,被罩装了一半,就能裹着睡着了!?”大刘看着满地的狼藉,笑呵呵的调侃我。

  “我这就收拾,马上!”我不好意思的笑笑,赶忙翻身下了床。起的太急,眼前竟一阵眩晕。

  “算了、算了,回来再说,先吃饭去。”华子拽着我,痞气十足的朝另外两个人吆喝:“学校周围的大排档真不少,喝两杯,我也试试你们的酒量。”

  “就你?喝你仨!”大刘不服气,丢下汗涔涔的T恤,批了件背心就要走。别看他个头不高,壮实的却像块石头,黝黑的皮肤包不住那隆起的肌肉,说起话来铿锵有力。反观华子,个头和我差不多,稍胖,却也胖不了多少,浑身的能耐似乎就仗着那张嘴——我担心他要吃亏。眼见他们较上了劲,自知酒量有限,于是只好闭上嘴,生怕在新同学面前露出马脚。然而吕林却不以为然,站在一旁,笑呵呵的掐着腰,更像是来看好戏的。

  喝high了,话自然就多了,那一晚我们四个人林林总总将近三十瓶,着实没少喝。华子果然不出我所料,技不如人,被大刘喝的吐了好几次。回来的路上我只能死命拽着他,两个人一同迈着八仙步。正当被他压的有些喘不过气时,突然被他一把推开。

  “不行!我憋不住了……”撇下我,华子开始左顾右盼的找厕所。

  “哈哈,我说你不行吧!”大刘见势在后面叫嚣。其实他也没比华子好多少,踉踉跄跄的,少不了吕林在一旁搀扶。

  “忍一下,就快到了。”我伸手去拽华子。

  谁知他不听劝,一个劲的叫:“不行,忍不了了。厕所、厕所……”

  叫的我也开始有种尿崩的欲望。

  “就旁边解决了吧~”吕林指着学校路旁的灌木丛,半开玩笑的支招。

  大概真的憋的够呛,华子想都没想,慌不择路的一头钻了进去。

  还真去啊,我吃了一惊。然而酒后的尿意实在来势汹汹,眼见华子已经开始放水,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急忙跟了过去。解开裤子,两人并排对着黑洞洞的灌木丛一阵乱射。终于长舒了一口气,侧脸望去,路灯下的华子被照成了剪影,正朝我“嘿嘿”的傻笑,大概他也觉得在校园的花园里撒尿很刺激吧。

  “快点!来人了——”

  正笑着,突然从身后传来大刘的一嗓子,吓得我俩赶忙提起裤子。一道手电筒的光照的人顿时醉意全无,随即便听到有人叫嚷着:

  “干嘛呢?”

  来不及多想,直觉的被华子一推,两个人便贼一样,箭步冲出了灌木丛,追着大刘和吕林跑去的方向,头也不回一直杀到了宿舍。推开门,四个人目目相对,才孩子一样迸发出一连串的笑声——男孩之间的友谊,有时简单的只需一杯酒,而我的大学生活,也就像这一杯酒一样,晃晃荡荡的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