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同志小说 少年和兵痞的故事(6)

2019-03-08 21:53:50 作者: 阅读:

6、天使在身边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冷晓川没有给梦昕阳打过电话,梦昕阳试图联系谢萍,但却没有结果。

他又进入了一个漫长的等待。

就在他渐渐平静了自己心情的时候,他却意外的接到了一封信,接到传达室的通知梦昕阳兴奋不已,但当看到发信人的地址,他又不免失望,因为这并不是冷晓川。

这封信来自辽宁,沈阳。这是梦昕阳寄出的7封信唯一回复的一封,信中说:

蝴蝶你好:

请原谅到此时我才给你回信,我是一个外地人,在沈阳漂泊已经有5年了。看到你的信我很受感动,觉得你是个坦白,真诚的人,如果你不介意,我们可以教个朋友。

我的年纪比你大,你可以叫我哥哥。我这个做哥哥的,有几句话想劝你。

其实你并不需要自责,更不需要自卑。因为没有人会取笑你的性倾向,更没有人能干涉你这个问题。你知道吗?在中国的同性恋何只百万,要是每个人都象你一样因为自己的性倾向而自卑与自责甚至轻生的话,那这个世界至少要少百分之十的人口。

听哥哥一句话,要懂得爱惜自己。我想,你要是能像关心你那位朋友一样关心自己的话,你会过的很快乐。

我随时欢迎你的来信。

最后祝你新年快乐,天天都有个好心情。

1999年1月30日

标记天使

梦昕阳翻覆的看着“在中国的同性恋何只百万,要是每个人都象你一样因为自己的性倾向而自卑与自责甚至轻生的话,那这个世界至少要少百分之十的人口。”这句话,心里突然有种很压抑的感觉。

此后的一段时间里,梦昕阳与这个自称叫白鹏的人以书信交流。

白鹏能言擅道,文采也可算是绝佳,在信中更不厌其烦的开导梦昕阳,谈人生,谈感情,谈现在,谈将来……

梦昕阳曾问白鹏是不是同性恋的问题,白鹏在信中这样写道:“我喜欢同性,我是同性恋。我改变不了自己的性倾向,但我却可以坦然接受自己,我也相信,别人同样会接受我……”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梦昕阳沉默了很久,觉得自己好像被欺骗了一样,他开始拒绝回复白鹏的信,在那段时间里梦昕阳压抑着自己内心已经涌动的情怀,努力克制自己,让自己不去想白鹏,更不让自己去想冷晓川。

但他还是没有能成功做到忘记。当白鹏以电话告诉他,自己要来哈尔滨出差,希望能见一面的时候,梦昕阳想了很多理由来拒绝,但让他去见白鹏的唯一一个理由就是,他对这个圈子实在是好奇,对白鹏这个人更是好奇,甚至在他内心深处还存有一丝幻想……

见到白鹏的时候已是初夏时节。

梦昕阳见到眼前这个只有170公分的小个子男人,好像有种莫名的失望感。

白鹏好像看出了这点,他动了动又短又粗的眉毛,又推了推卡在鼻梁上的眼镜,笑着说:“是不是很失望啊?”

梦昕阳被他说中心事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说:“没有。”

白鹏笑的更开心了,胡弄着梦昕阳的头发,大哥哥般的说:“你这孩子还真有趣,这么大了还会脸红!”

梦昕阳有些尴尬,不知如何应对。毕竟眼前这个人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知道自己的同性恋的人。他不知该用怎样的态度去面对他。

白鹏自然明白这点,所以他笑着拉起梦昕阳的手,说:“走吧,我们去吃饭。”

梦昕阳被他牵着手,感觉这个人的手很软,动作也很柔,温和的体温从手掌传至心底。

天哪!

走在大街上,两个男人,手牵着手,梦昕阳从来没敢想过。但他却没有办法去拒绝身边这个温柔男人的看似不经意的举动。

就这样,梦昕阳被他拉到了一家并不大的饭店里。

他二人对面而坐,待酒菜上齐后,白鹏先给梦昕阳满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梦昕阳皱眉,说:“我不会喝酒啊。”

白鹏哈哈一笑,说:“都是大小伙子了,怎么能不会喝酒呢?”说着举起杯,说:“来,咱哥俩头一次见面,哥哥敬你一杯,祝你学业有成,将来飞黄腾达!”说完将一杯酒干静。

梦昕阳见他盛情难却,只有干了一杯。

白鹏放下酒杯哈哈大笑,说:“这才像个男子汉的样子嘛。”

梦昕阳对着这个初次见面的“哥哥”实在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白鹏却是像与老朋友叙旧一样,谈笑自如,问长问短。

几杯酒过后,梦昕阳渐渐舒缓了拘谨的情绪。白鹏更是带了三分酒意,突然他问:“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是Gay的呀?”

梦昕阳听他问出,羞的满脸通红,虽然临桌没有人,但梦昕阳警惕性的看了一下四周。暗自后悔,不该来见这个神经有问题的家伙,更告诉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见这个家伙!

Gay,这个即熟悉又陌生的词,不记得在什么时候,也不记得是谁第一个在梦昕阳面前说起。但从那次听到之后,这个词就像是座大山,一直压在他的心头,压的他不曾有片刻喘息的机会。但在他心中却不想和这个词扯上任何关系,绝对不!

白鹏看到眼前这个红着脸,不敢抬头的小男孩简直都要笑出声来了,不过他还是很知道如何把握分寸,他喝了一口酒,突然一本正经的说:“性倾向的问题不是你可以更改的。都没法改了,你为什么去为它苦恼呢?其实这个世界上很多人的性倾向都是双重的。”说着,他饶有兴致的拿起一跟筷

子,指着一端,说:“这,就是完全喜欢异性,另一边就是相反的。而很多人是处在这里。”说着他指着筷子的前四分之一处说,接着又指着后四分之一,说:“我们呢,大概就在这个位置了。”

梦昕阳听的一头雾水,但又觉得好像很有道理。

白鹏的眼睛闪耀着一种挚诚,让人不可不信的光。无疑拥有这种光芒的人该是个诚实的人。梦昕阳相信这点。

白鹏,问:“你知道为什么我在给你的信上留的是‘标记天使’这个名字吗?那是因为我曾听过一句话,Gay不是洪水猛兽,Gay是被上帝做了标记的天使。”

梦昕阳好像在回味着他这句话,过了很久,白鹏才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你记住,这个世界上,你,并不是唯一一个Gay。天使就在你身边!”

临分手时,白鹏递给他一张卡片,说:“这是天鹅饭店的电话号码,我在306号房间,这半个月里都会住在这里。你下午4点以后打这个电话我一定都在。”

梦昕阳顺手接过卡片,白鹏又说:“改天带有时间带你去‘红蝴蝶’坐坐,让你开开眼界。”

回到家后,梦昕阳一直在想着白鹏说过的话。

难道自己真的是在“筷子的末端”?

难道Gay真的是被上帝做过标记的天使?

可天使是什么样子的呢?

许许多多的古怪问题搅的他无法入睡,不过最让他感性趣的问题就是“红蝴蝶”究竟是个什么地方?为什么白鹏会说要带自己去那里开眼界呢?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