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精彩《我与干儿子凯的故事》完整版(3)

2019-03-14 10:54:29 作者: 阅读:

我与干儿子的故事(三)

一周的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又到了周六了,这天,我安排好家里的事情,对老婆说要去郊县谈公司那里的项目的事情,老婆还埋怨我说周末都不能休息。我说公司现在能争取到项目的机会不容易,这个机会难得,我办好了也能在公司里好好表现一下,所以必须要去的。老婆也没在说什么。

坐上大巴车,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到了郊县的车站。下车的时候,我给凯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到了。

坐了个三轮车,几块钱就到了凯的租房子那里。上楼的时候,我看了一下时间:中午11点05分。

因为上周就说好了我要来,凯今天和同事换了个班,在家里等着我的到来。

一进门,我就迫不及待地脱去了已经被汗水打湿的衬衣和休闲裤,只穿条小内裤,天气真是太热了,凯递给我一条崭新的毛巾,让我洗把脸,同时把身上的汗擦洗一下。

凯的小电风扇这时真的起不到什么作用,汗水仍然不停地流。

凯静静地坐在床边,看着我,一声不吭。凯在家里也只是穿了条小小的内裤,那条内裤小的仅仅只能把他隐私的地方包住。

我挨着凯坐在他身边,问他这何用这种眼神看我?凯说:不为啥,就喜欢这样看你。我用手指刮了一下他的鼻子,说:臭小子,是不是想你老汉了?凯慢慢地把头靠到我的肩上,说:我就喜欢这样子靠到你睡一觉。

我把他搂到怀里,对他说:今天晚上我不走了,陪你一晚,好吗?

凯瞪大眼睛:真的?我对他点点头,说:家里我安排好了,今天晚上不走了,专门陪你!我对他说:不过,你这里的条件也太差了,洗澡、解手都要跑到外面去,不方便,一个小风扇我们三个人吹,也不得行呀,再说你同学晚上也要回来,我住这里是不是太那个了?凯说:你不会是要去开房吧?我笑笑,故意逗他说:我都去开好房了。

凯认真对我说:我不去宾馆,一个是太贵了,住一晚上几大百,太不划算了,另外我和你两个男的去住宾馆别人会把我当成卖了“鸭子”了,我不去宾馆,你要不走,就住这里,反正我不得出去住。

我说:你个小娃娃想得还多呢,管别人咋个看我们,只要有住的地方,我们给钱就行了哈。我这样说,他还是坚决反对出去住。

没办法,我对他说:现在中午了,我们先去吃个饭,住的问题等会再说。

凯冷不丁亲了我一下,说:这个要得,我们先去吃饭。

说完,迅速地穿上他的运动短裤,套上那件卡通图案的T恤衫,脚上穿了双运动鞋,我们一起下楼出去吃饭。

凯带我去了个当地比较有特色的小饭店,点了几个特色菜,价钱也不贵,凯说他和同学偶尔会来吃一次。我尝了后,感觉这家的菜还真的是不错,我在成都高中低档次的餐馆吃了那么多,山珍海味、满汉全席、火锅烧烤,好像都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东西样。现在想起那家的菜,都还有想吃的欲望。

看者凯津津有味地吃着饭,我感觉这孩子真是太可怜了,一种怜爱之心涌上心头。我对他说:慢慢吃,不够再点菜,不急。我要了瓶啤酒,一边慢慢地喝着,一边给凯说我的想法,我说:儿子,你现在住的地方条件真的太差了,要不我重新帮你租间好点的房子?这样子我可以后经常来看你,来陪你,也方便,你说得行不?凯犹豫了一下,说:我同学咋个办?我不可能把他一个甩在那里的嘛。我说:要不我就租个一套二的房子,你住一间,你同学住一间,分开住,这样子可以不?凯说可到是可以,就是房租有可能有点贵,他说他和同学都不想花太多的钱在租房子上,所以才租了个那个小房子。我说,房租的事情你不用考虑,我来想办法,凯点点头,说那好嘛,另外租房子可以,反正我不得住宾馆。他还想着开房的事。

我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对方是我上次来这里接待我的那个当地朋友。我问他能不能帮我找个套二的房子,条件是要有独立卫生间,家俱、电器齐全,楼层不要太高,不要电梯公寓,普通民房就行,我急着要租,越快越好。我朋友也不问我作何用,听我说要租房子,二话没说就答应下来,并且告诉我一个小时内给我答复。

饭后,我们回到凯租的房子里,一边休息,一边等我朋友的回复。

一个小时左右,我朋友电话来了,说真的巧了,他的一个表妹刚好要陪表妹夫出国进修,正好空起有一套套二的房子,家俱、电器都是齐全的,只是楼层有点高,六楼,他表妹不租房子,说怕租住房子的人不爱惜,把房子弄脏、弄坏,只想找个人帮她守房子。她老公要出国进修一年,一年后回来要住这房子,所以这套房子只能住一年。并且说是她表哥的朋友来住,只要保证房子的原样,房间里面的家俱电器不要损坏、不把房子弄脏,就行了,还说,不好意思,床上用品他们已经打包了,那些东西就只能你们自己准备了。至于房租,他表妹坚决不收,说是帮他们守房子,还应该感谢我呢。我朋友还说今天晚点就可以把钥匙送来。

这个对于我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凯听到后也非常高兴,说等会就给他同学打电话,叫他早点回来收拾东西,想今天晚上钥匙拿到后就搬过去住。这里实在是太热了。

我们简单吃了点晚饭后,我和凯到附近的商场去转了转,给凯买了两件T恤衫,两条短裤,一盒内裤,顺便去超市去买了点牙刷、香皂、洗发水等生活用品,出超市门不久,我朋友的电话就打来了,问我钥匙送到哪里?我告诉他我在的位置,不一会,他把钥匙送来了。我朋友开车将我们拉到他表妹的房子处,并陪我一起进屋里去参观了一下,坐了一会后就告辞了。

我朋友走了后,我还在想,他连是哪个住?租房子用来做什么都不问,充分说明他对我的信任,同时我估计他也是在想在我们合作的郊县这个项目上,希望能得到我的帮助。

凯选择了套二房间的主卧室,把次卧留给了他同学。他说主卧室里的是张双人床,以后我来住,睡两个人就够了,次卧有张单人床,他同学一个人睡正好合适。

他给同学打了个电话,说房子已经拿到了,叫他搞快回来搬东西。

尽管他们原来租的那个房子还有近两个月才到期,看来,他也是一刻也不想在那里呆了。

我们三个人,叫了两辆三轮车,搬了两次才搬完他们的东西。

我以前搬过几次家,每次搬家的时候,看起东西不多,但是真的搬起来,还是要花点时间和精力的。每次搬家后,都有完成一件重大事情一样,感到搬次家真不容易。

凯和他同学虽然是两个单身男孩,东西要是搬起来,还是够得搬。

上楼、下楼,一趟、两趟,终于在晚上接近12点的时候,才全部收拾完毕。

搬完东西,整个人都累瘫了,主要是爬那个该死的六楼,要把人爬断气。

新家就是不一样,干净、清爽,住进来后,人的心情都要好不少。

尽管如此,我们三个人身上满身的臭汗味,充满了整个房间。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抽着烟,让他们两个先去洗澡。他同学说先叫凯去洗,他要陪我抽支烟。

凯在我们面前,很自然地直接脱个精光,毫不避讳,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看来,他们以前在一起住的时候,经常这个样,习惯了。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