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同志小说:十年了,忘不了!

2012-07-19 10:21:50 作者: 阅读:

2004年的一天,一辆吉普车正行驶在北方的秋天里,车身很脏,看得出来,这辆车已经跑了很远的路。是的,几天来王楠一路驾车从南方开到了北方,从南方出发的时候还是瓢泼大雨,现在北方的天空已是艳阳高照的秋天了,当车跨过长江大桥时,王楠在心里默念,回来了,还是回来了。

五年前,为了逃避李重,王楠在秋天的时候离开了北方。如今,还是秋天,他回来了,当车离北方越来越近的时候,那些已经消失的记忆,再一次清晰的浮现眼前。一路上,窗外的树叶由深绿变成了浅黄,空气也由湿润变得干燥,一切好像就在昨天,什么都没有变。而其实一切都变了,王楠他已经走过了千山万水,再回不去了。

十月的北方,路两旁的白杨树叶子已经黄了,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影洒在车窗上。王楠把车窗摇了下来,让风吹在脸上,他真的喜欢北方的秋天,喜欢秋天的白桦林,喜欢路两旁发黄凋零的杨树叶,喜欢透澈的阳光,喜欢湛蓝高远的天空,喜欢微凉的秋风,喜欢在秋高气爽的天气里裹着宽大的毛衣在阳光下行走,那些记忆中日子是如此的清晰,却又如此的遥远,记忆中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王楠喜欢秋天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认识李重也在秋天。十年了,中间发生了太多的故事,有些时候王楠会想,当初如果没有遇见李重,自己会怎样呢,人生的轨迹不会有这么急拐弯儿吧。或许现在已经和柳跃跃结婚了,也许还可能有了孩子,日子应该波澜不惊,和大多数常人一样,也就不会有了那么多的痛苦,那么多的伤害。可有些时候王楠也会自问,即使碰不到李重,自己也会不会碰到王重、刘重、赵重呢?也许那些该发生的迟早会发生,只不过版本不一样,人物不一样罢了。而和李重发生的一切,无疑是在他把自己那层积聚在心底的混沌不清理得清晰了,那李重呢?如果不认识自己,他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呢?他和徐丹蕾肯定也会很幸福的在一起,两人也不会有了以后那么多的伤害,也不会由此产生的负罪感这些年一直在折磨着自己。可惜人生不能假设,也无从假设,更不可能推倒重来。发生的终究会发生,并且已经发生,伤害终究会伤害,并且无法挽回。

王楠驾驶的吉普行驶在北方的秋天里,车里的收音机里传来陈奕迅的《十年》:“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直到和你做了多年朋友,才明白,我的眼泪不是为你而流也为别人而流……”

斑驳的树影透过车窗在王楠的脸上一层一层闪过,王楠眼眶不觉得有些发热,车窗外,阳光灿烂。

那一年,王楠22岁,疯狂地喜欢郑均,当然也喜欢老狼。22岁的王楠,高高瘦瘦的身子,结实但不单薄。留着一头齐颈长发,有时扎一马尾,有时披散下来迎风飞舞,配上少年青峻的面孔,常常引来其他院系女孩子的目光。艺术学院女孩子本来就漂亮,让这些漂亮的女孩子放下高傲,去追求一个男孩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可王楠做到了。

王楠学的是装潢设计,也弹的一手好钢琴,从小的时候,王楠的妈妈就带着他学钢琴,为此他挨了不少打,长大了到底没有成为一个钢琴家,倒是在美术设计方面的优势显露出来。后来考大学时,王楠本来报考的是中央美术学院,专业合格证也拿到了手,可就在高考前,爸爸突然遭遇车祸而去,让他受到极大的打击,最后文化课上以2分之差,进入了现在这所院校。或许是丧父之痛吧,再加上高考的不如意,王楠一入学就很沉默,可在旁人看起来却是酷酷的,让王楠名声大噪的是第一年的学院新春联欢会,也不知道谁知道他学过钢琴,大家起哄一定要他弹一首钢琴,无奈之下,王楠弹奏了一曲徐小凤的《忘不了》,虽说是一首流行歌曲,王楠的忧郁的气质,加上他英俊的脸庞,让他在学院一炮而红。从那时起,舞蹈系的一些女孩子,就开始有事儿没事儿给王楠写信,王楠从来没回过,不是他高傲,是他觉得没劲。

1994年的春天,王楠进入那家叫LesDeuxMaggots的设计公司实习,到了七月份,也就顺理成章得留下来了,那时,很多同学都在找有事业编制的工作,王楠觉得无所谓,这家公司不错,虽说不大,但是专业水准在业界可是有口皆碑。老总董洁待他很好,像个大姐姐一样。董洁是从欧洲留学回来的,自己开了间设计公司,公司的名字是巴黎一家咖啡馆的名字,在法国时,她常常到那家咖啡馆发一下午呆,很多设计灵感就在那里产生了,回国后办公司,就顺手用了这个名字。由于她带回的是最新的欧洲设计理念,短短两年就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在设计界名声鹊起。王楠也是久仰大名之后,就把自己的专业设计作品和简历投寄过去,申请实习机会,董洁一看王楠的作品,觉得这小伙子有着非常敏锐的艺术感觉,当即,就痛快的给王楠回了信。

在三个月的实习时间里,王楠与同事们一同完成了一座商场的外墙设计,其中,王楠所采用的简约设计元素深得董洁的赞赏,也获得了客户的认可,王楠第一次出击,就获得完美收场。当然,也得到了董洁的青睐,一毕业,也获得了LesDeuxMaggots设计公司设计主管的职位。1994年的王楠,风华正茂。

那年秋天,商场的外墙工程已经进入了尾声,王楠作为设计监理忙碌得也有一段时间了,眼看着自己的作品将要变为现实,王楠心里就一阵激动:妈的,运气这么好,刚毕业就有作品伫立街头了。王楠的得意不言自明。

这天,董洁叫他去一趟自己的办公室,放下电话,旁边的柳跃跃,冲他一笑说:“升官发财都要请吃饭啊!”王楠说:“要都不是呢?那你请我吃饭。”柳跃跃说“行、行,请你吃个盒饭不是不可以地,顺便再请你喝西北风”王楠笑着说到:我就知道你丫没这么大方过,说着就到董洁的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进来”王楠推开玻璃门进了董洁的办公室,董洁的办公室很漂亮,色彩以红黄为主,红色是钉在墙上的书架和待客的沙发,黄色是淡黄色的墙,和玻璃写字台前的那一块地毯,屋顶没做任何装饰,排风管包着锡箔纸就那样赤裸裸的露在外面,几个大的灯罩悬在当中,屋角配以一株绿意盎然的夏威夷竹,整体不失女性的温婉同时透出些许的刚硬。

“这是我们新近毕业的大学生王楠,这位是我的朋友李重”董洁介绍到。

王楠不知道,这一次简单的介绍,将改变他的人生轨迹,打乱了他的全部生活。十年以后,王楠再一次想起那天相识的场面,实在没有特别的记忆,他只记得,那天窗外的阳光格外透彻,楼下的杨树在六楼的窗口只露了点枝桠,十月的北方,树叶已经开始谢了,还没掉的泛黄树叶在阳光下瑟瑟抖动,阳光透入室内,显得格外的温暖,李重一身黑衣坐在那红色的椅子上,阳光打在他一侧的脸上,有些剪影的味道,王楠唯一记住了李重那青青的,棱角分明的下巴。

“你好!”李重颔首一笑。

李重当然也不会知道,他们这次简短的招呼后,让他陷入了长达十年的感情纠葛,如果知道了,还会有接下来的那些痛苦选择吗?可惜人生没有预测,更不能选择,一切就自然的开场了……

“王楠你坐下”,董洁招呼王楠坐在李重旁边的椅子上,

“李总最近家具商场要进行装修,这件事情交给你做了,具体你们聊聊”。

董洁回过头来又对李重说:“王楠这小子设计理念真得不错,要不是你的工程,我是轻易不会派出这员大将的”,

李重笑着说:董总啊,难劳你大架啊,你就忙着和你家张志伟亲热吧。

“你就乱说,王楠的设计你要是不满意,我来负责。”董洁笑着打断他。

王楠在旁边只有陪着微笑,心里却一百个不愿意起来,刚参加工作时的王楠心气儿极高,正恃才自傲的年纪呢,哪受得了李重这种怀疑的怠慢。不过表面还是努力扮着认真倾听的样子。

李重可能意识到自己说话有些问题,就拍了拍王楠的肩膀说:那兄弟,这事儿就拜托你了,王楠礼貌的牵了一下嘴角,笑了一下,王楠的反应让李重觉得这小子还×××挺傲气,还是年轻啊,隐藏不住轻狂。

“那你们看什么时候约个时间去场地看看,抓紧时间订出方案,费用嘛,打你个五折”,董洁干脆利落的说,

李重笑着回到:“我还以为免费呢,要钱我就不找你了 “你的钱赚的那么多,就别在我们小设计公司卡油水了,我没翻倍算是便宜你了”,两人说笑着站起来,看得出来,董洁和李重很熟。王楠也跟着站了起来,李重对着王楠说:“那就明天上午10点,我来接你”,说着握了握王楠的手,转回头说对董洁说:“商场就给我两个月的装修时间,真的要抓紧点,回头我还要找装修公司呢”,董洁说,“我们也有对口的装修公司,我帮你联系得了,让王楠做监理,免费”。得,刚刚忙完商场的外墙装修,这又要忙两个月,王楠心里甭提多懊恼了。

回到座位上,柳跃跃探过头来说:“怎么样啊?加官进爵了还是黄金万两啊?”柳跃跃大王楠一岁,也比王楠早进公司一年,做电脑绘图工作,平时爱笑爱闹,王楠很喜欢和她在一起,简单的女孩子交往起来轻松,虽然她相貌一般,可比那些漂亮矫情的女孩子要舒服多了。“还加官进爵呢,你丫赶快请我吃饭,我就是劳苦命啊”,说着,王楠扯起自己的头发,做发狂状,这时的王楠,显示出孩子般的天真。

第二天,李重准时来到王楠的公司下,由于是单行道,他只能把车停到马路的对过儿等王楠,王楠那天穿着一条靛蓝色牛仔裤,上身一件黑色对开拉链儿粗绒线毛衣,毛衣宽宽的底边正好在牛仔裤的腰间,显得他的腿笔直修长,走动中腰间黑色皮带若隐若现,里面一件白色圆领T恤,露出一点白边,衬着王楠的清爽干净,脚穿一双褐色磨砂皮鞋,皮鞋在脚踝处有两个粗犷的鞋卡子,牛仔裤的裤脚正好堆集在那里,显得别有味道。李重在车里看王楠从写字楼走出来,摁了摁喇叭,王楠看见李重在他那辆丰田4500吉普车里正对着自己笑,示意得点了一下头,急急得向马路这边走来。那天王楠的头发没有扎成马尾,半长的头发自然的弯垂着,它的头发不厚,就显得格外清爽,过马路时,王楠在张望之间,头发随风轻轻的飘扬,阳光下的王楠真的英气逼人。

看着正朝自己走过来的王楠,李重莫名对这个英俊的男孩子有一种好感,也从心底发出感叹,年轻真TMD好。继而感觉自己已经有些老了。其实李重一点也不老,那年他才27岁,仅仅比王楠大五岁,李重也是22岁那年踏入社会,与王楠不同的是,他是从部队退伍,退伍后的李重给一位老板做了保镖,短短五年,李重的生活发生了很多不为人知的变化,李重本人性格也改变了许多,所以当他看到王楠身上那种还没褪去的简单和单纯之后,不由得想起自己当年的懵懂青春了。

王楠上了李重的车,不由自主的发出赞叹:“这车太棒了!”李重轻轻的打了一下方向盘,望着前方微笑着说:“你努努力,也很快就会拥有的”。王楠苦笑,以他现在的薪水状况,想买手机都买不起呢,用BP机就觉得不错了,甭说买车了,就是再攒十年都买不了这车的两个车轱辘。这么想却没这么说。王楠问李重:“李总,您喜欢吉普车?”

“是,我喜欢吉普的视野、动力。这才是男人开的车。”李重看了一眼王楠。

“有钱真好啊!”王楠由衷的感叹。

“有什么好的?”

“有钱就可以自由的生活,喜欢吉普就可以买吉普,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呵呵,等你有钱了就会知道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儿。”

王楠一时接不上话儿来,就听着车里的音乐,“因为我的爱,赤裸裸,我的爱呀,赤裸裸……”这是郑均的《赤裸裸》。

查看更多十年优秀同志小说感情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