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同志小说 张先生和张先生 第三季 (完整版)

2019-03-29 14:56:25 作者: 阅读:

第三季·张先生和张先生

第1章

好久不见。

这样对张先生说。

在此之前,似乎幻想过各式各样的重逢,在某处,高傲的从张先生身边走过,由着他看我,陌生人一样头也不回。

那傲娇的姿态,此刻连一分都没有表现出来。反之,整个人开始紧张,呼吸都变得局促不安。

张先生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才问,怎么会在这儿?

工作辞了,来散心。

显然是有些意外,表情变得僵硬。几个月不见,张先生看起来有些苍老,是不是每个人都如此,苍老的,特别突然。

与张先生之间的距离大概不到两米,看起来有些亲近,似乎又很遥远,两个人就这样面对面站着,也不知站了多久,张先生突然说,我准备去超市买点东西,你呢?

哦,我……我也想去超市。

不知怎么就语无伦次了这么一句,明明并不想去超市的呀,明明就是头疼着打算买药回去吃的呀。可是要怎么办呢?若这么说,就只能转身,与张先生背对背,他去他的,我去我的方向。

没有再说话,张先生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张先生进了超市,我也进了超市,张先生在饮料区域停下,我就站到距离饮料区域不远的奶制品区域。

看起来,我们只是两个并无关系的人,只是刚好在同一时间出现在同一家超市,我们要买的东西不一样,浏览的东西亦不一样。

我的眼神不时飘到张先生那里,他似乎察觉了,又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偶尔能感觉到张先生的眼神飘过来看我,故作镇静,也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其实,我又哪里是要买什么东西呢?明明拥挤的超市突然空旷起来,好像只剩下我与张先生两个人,接下来要说什么,要做什么,一片空白,只知道,不能离开超市,只想跟张先生在同一个空间里面,多待一会儿。哪怕只是,多一秒钟也好。

终于,张先生结账,我拿了一罐酸奶跟在后面。

一起付。

对收银员说了一句,指了指我手上的酸奶。

收银员抬起头,诧异了一眼,似乎在问,怎么刚才完全看不出来你们两个认识?

想说一句不用,又觉得多余,由着收银员把我手中的酸奶拿走,扫码,跟张先生买的东西放在一起。

装一个袋子?收银员问。

分开!抢先说。说完,不敢看张先生的眼睛。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超市,张先生问,要去哪儿?

这一回,只能说回家了,难道还能一直赖在这里吗?我与张先生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几天前,我才刚把欠张先生的房租打到了他的卡上,我还自以为坚强的对杨春子说,终于,可以跟他互不相欠。

此刻,毫无关系又互不相欠的两个人,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分道扬镳吧。

蹒跚着去往陈昊住的小区,一路上,跟自己说不要回头。张先生是来大连出差的吧?每到天气暖和,出差的次数便增多。

与张先生还在一起时,抱怨说讨厌春天,万物复苏,你却要离我远去。

张先生说,我要常常离开,这样你才会更想念我。

现在,是彻底离开了吧。这一次出差,是否又有鸡米陪在身旁?多好的两个人呀,生活中可以住在一起,连工作都可以腻在一起,听起来,就让人羡慕。

回到家,无所事事,问陈昊家里有什么可以打发时间。

书架上,有一本相册,好多咱们学生时的照片,你可以翻翻。

找到了,很厚的一本,陈昊竟这样念旧,从高中到大学,全部照片都洗出来,按照年份排好。第一页,便是一张大合照,每个人都穿了球衣,并没有我,我不是他们足球队的成员。

照片的右下角,写着2002年,那时候,我还没有与张先生在一起。

找到陈昊,看起来竟那么瘦小,和现在肥硕的肚子形成鲜明对照。陈昊背后,站着的竟是张先生,瘦高个子,人群中,显得突兀。

偶尔也站在球场边看过几次他们踢球,也留意过当时比我高一年级的张先生,虽完全不懂足球技法,如何算精彩,却也觉得张先生太过霸道,恨不得整个球场只有他一个英雄。

有什么了不起,明明比我们高一年级,非要来我们这里耍威风。

跟旁边的同伴这样说。

有一次,却突然径直朝我走过来,脱下被汗浸湿的球衣丢到我手上,拿着,一会儿还我。

然后,赤裸着回到球场,身上那么明显的肌肉线条,看得我一阵发呆。

手里的球衣湿湿的,趁人不注意,拿起来闻,竟不觉得恶心。

送你!比赛结束,不知从哪儿搞来一瓶农夫山泉,递给我,当作替他保管衣服的回馈。

球衣还他,却不立刻穿上,到操场一侧的洗漱区,拧开自来水龙头,直接把嘴放到下面接水喝。神经病,既然渴了,为什么又要把水给我。

走过去,递给他农夫山泉,说,喝这个。

特别突然就笑了起来,露出好看的牙齿,头发上的水滴一颗一颗沿着脸庞落下,阳光照过来,折射出耀眼的光。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呀,这么好看的人,怎么会跟我扯上关系?

后来,问过张先生,为什么要我帮他拿球衣。

给过我好多个版本的答案,孰真孰假,因生活太过幸福,反而没心思去计较了。

不想继续翻下去,合上相册,走到窗前发呆。

这一刻,张先生在做什么呢?正在给客户讲解他们公司新开发的软件?还是陪着鸡米在这城市的某处闲逛?他们之间的争吵,早就告一段落了吧。

回到客厅,拿起桌上的酸奶,回想刚才张先生的那句“一起付”,脱口而出,说的那么自然。

曾几何时,我已习惯了张先生为我们生活的一切买单,如今,这样的事就只能是巧合与运气了吧。

把酸奶放进冰箱,舍不得喝,回床上无聊打开手机,有一条微信好友申请,署名是……张南。

张先生,要重新加我为好友吗?我……要不要通过验证?

查看更多张先生和张先生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