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同志小说 张先生和张先生 第四季 (完整版)

2019-03-29 14:58:19 作者: 阅读:

第四季·张先生和张先生

第1章

你写的张先生和张先生,好看。

出租车上,宋凯拉着我的手,这样说了一句。

从宋凯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悲伤的情绪,空空如也的眼神,更让人心疼。

一小时前,陪在宋凯身边,看着他签署了一份传染病存档单,医生说,这是规定。

倒也不是很难治疗,每周来注射一针青霉素,一个月便好。

是个善良的女医生,用温柔的语气对我们说。

宋凯不说话,身子微微颤抖,担心地从后面扶住他肩膀,替他对女医生说了一句谢谢。

刚满26岁的男孩,发现自己染了性病,抽血后,要经历一个星期的等待。

这一个星期,怕是比一辈子都难熬吧。

半夜醒来,去洗手间,经过客厅时听到啜泣的声音,蜷缩在沙发上的宋凯,被黑暗淹没成一团可怜的影子。

轻声走过去,却是睡着,现实要多难过,连梦里都是悲伤。

从天津回到北京,当天下午,拉着宋凯去医院抽血化验,之后,留他住在我家,命令的口吻,再回到小金先生身边,杀了你!

王洪军说,我睡沙发,你们两个睡床。

怎么都不答应,我身上都是病,睡沙发就好,只是要麻烦你们消毒。

说完,软软地坐在沙发上,像是身上所有力气已被病毒耗尽。

熬了稀饭,逼宋凯喝了些,接下来,三个人都不知该怎么相处下去。

人生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虽不是当事人,却也恐慌。关于宋凯身上的斑点,可以有很多种揣测,当然,希望不会是最可怕的那种,但在结果出来之前,除了宽慰,又能做些什么?

你们别管我,睡吧,我看一会儿电视,就睡了。

勉强露出笑容,为了让我们相信他是真的要睡了,整个人躺在沙发上。

回房间,王洪军打开电脑,查找资料。

把头放在王洪军的肩膀,一只手摸着他的大腿。脑子里,想的却是白天,摩天轮上,张先生说的话。

张哲,我还爱你怎么办?

声音很小,可听得非常清楚。

到底在想什么,爱我为什么要离开,爱我为什么还要回到鸡米身边?到底爱一个人,是什么样子,以前我不需要想,现在想了,反而迷茫。

睡前,在王洪军耳边小声问,你干嘛不问我昨晚去哪了?

沉默了一会儿,才回我,你现在不是回来了吗,再说,我们只是室友关系,我有什么资格管你。

再不说话,身子转向一边,还是生气了吧。

冷笑一下,觉得自己有病,既然已经把王洪军推到室友的位置,现在又乱想什么,若把王洪军当作感情替代品,太混蛋。

对不起啊。

从后面轻轻推了一下王洪军,虽然这道歉,也有些莫名。

却转了回来,一下子把我抱住,厚实的嘴唇压过来,在我的身上游走,滚烫的下体,任性地进入,像是对我这两日离开的报复。

做爱,可真他妈的是个好东西,它几乎能代替一切语言,解决一切问题。

高潮过后,王洪军趴在我的胸口,突然认真地问,张哲,你不累吗?去他妈的爱情吧,以后咱俩好好过日子,行不行?

清楚听到王洪军的心跳,那么激烈,鲜活有力。

张先生,或许只是我人生的一场梦吧,刚刚在我身体里射精的王洪军,才是我的现实。活在梦里,固然美好,只是人生太长,梦太短,我们终究,都要活回到现实里去。

好多汗,王洪军的后背,用手指在上面轻轻划着,像是在写字,写了什么,自己也不知道。

等宋凯好了再说吧。

不知怎么,竟用宋凯做借口。

王洪军从我身上离开,再没说话,两个人,就沉默着,各有各的心事,一夜无眠。

等待结果的这一星期,我与王洪军照常上班,留宋凯一个人在家,担心他做傻事,每隔一个小时,都打电话到家里,确定平安。

礼拜五,下班回家,一开门,扑鼻而来浓郁的酸味儿,宋凯从厨房探头出来,苦笑了一下,说,网上看到,让醋蒸发,能消毒。

别傻了,真有病毒,也不是通过空气传播。

信口这样说了一句,说完,才发觉宋凯的脸色不对。

暗骂自己混蛋,这几日,一直宽慰宋凯,那些斑点,也许只是过敏,结果没出来之前,不要乱想。嘴上这么安慰,潜意识里已经断定宋凯染上的是性病,随口这一句,前功尽弃。

那……我还是把窗都打开吧,弄得家里一股味儿,晚饭该吃不下了。

说着,开始张罗开窗,厨房,卧室,客厅的窗子都打开,拿一条毛巾,在空气中扇着,似是要把酸味儿快点儿扇走。

内疚,又不知该干什么,只能坐在那儿,看着宋凯张罗,直到他累了,停下来,冲我抱歉地说,怎么没用呢?没想到味儿会这么大。

起身,把宋凯手里的毛巾抢下来,大吼,不就是染了病吗?这地球上没有人会永远不死,折腾个屁呀!能活一天,就好好活一天!

宋凯愣在那儿,半天,眼泪才掉下来,先是啜泣,后来索性大哭起来,一把将我推倒在沙发上。

你骂我干嘛?你凭什么骂我?你又没有病!!!你他妈的知道我现在心里有多恶心吗?我不怕死,我就是觉得恶心,为了那么一个男人,把自己搞成这样,你知不知道,这比死还难受!!!

压抑了这么多天,故作镇定,怕我们担心,现在好了,终于哭出来了。

不知怎么,突然想起几年前的宋凯,才刚认识,那么青春,傲娇地对我说,同志圈里,像你跟张先生这样儿的,算是奇迹了。我就不相信爱情,对我来说,男人没有名牌包来得实在。

若时间可以倒退,可以暂停,该多好呀……

化验结果,梅毒,初期,看着宋凯在传染病存档单签字,然后拿药,注射室打针。

疼吗?

坐在出租车上,问宋凯,指的是刚打过针的屁股。

笑着摇摇头,一个礼拜的等待与折腾,让宋凯看起来像换了个人,不再是以前那个大男孩了,挂在嘴角上的,是淡淡的沧桑。

张先生和张先生,加了虚构成分吧,开头那几章,感觉把张南写的太好了。

小说嘛,我自己也觉得挺不真实的。

转头看着窗外,烈日当空,这个夏天,终于也快过完了吧。

查看更多张先生和张先生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