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同志小说 张先生和张先生 第五季 (完整版)

2019-03-29 14:59:39 作者: 阅读:

第五季·张先生和张先生

第1章

小时候想过死亡,想得特别恐慌,所谓死亡,就是人的灵魂与躯体一起从这个世界消失,永远无法复原。

人死后,会去哪里?会有一个更美好的地方来接待我们这些受伤的灵魂吗?这一秒钟,我坐在杨春子的身旁,想不到答案。

一小时前,江超在医院门口找到我,要与我聊聊。

算了,你跟小月过日子去,以后的事儿,用不着你管。

张哲,你该冷静,春子没了,我们该想想怎么通知他的家人,还有接下来一堆事儿,都不是伤心和愤怒可以解决的。

江超说的越理智,越激发出我的怒火。若是在乎,又怎么会冷静到这般地步?若是不在乎,又何必在我面前惺惺作态?

这些事儿我知道,要怎么做,不需你操心,你现在要做的,就是马上滚,离春子远一点,你不配出现在他身边!

江超见我如此坚决,竟也不坚持,转身走出医院,昏暗光线下,看着他的背影,是落寞吗?或是无耻?这时候,分辨这些,又有何意义?

坐在杨春子旁边,白色的布帘遮盖他的身体,想要揭开,又不忍心伸手。十八楼,大概有多少米的高度,飞翔在半空的感觉好吗?落地的那一刻,心里真的踏实了吗?我想他已经不能给我答案。

手机震动,张先生发来短信,问,有没有吃晚饭?

哪里还有心思,就在这里陪春子一晚吧,别让他一个人那么孤单。

想起第一次与春子见面,奇怪的同志聚会,他在餐桌上挑剔菜色以及餐具的摆放,那么气势逼人,活像从后宫里走出的狠角色。

如今,就这么一动不动地躺着,没有呼吸,渐渐冰冷。而再要过上多少年,我,张先生,宋凯,江超,鸡米,每个人都逃不开这样的结局。

这样想来,所谓爱恨纠缠,到最后,不过也是具冰冷的尸体,那我们纠缠的,难道就只是这段短暂的,还能够呼吸的时光?

一夜无眠,偶尔与杨春子说几句话,说到张先生,宋凯,王洪军,好像也并没有说什么具体的事情,就只是啰嗦着,没有逻辑。

杨春子会听见吗?会庆幸自己早早离开,摆脱这些俗事烦恼吗?

电话又一次响,接起来,张先生说,我到了。

医院门口,张先生疲惫的一张脸,见到我,先拍了拍我的肩膀,问,没事儿吧?

嗯,我饿了,吃东西去。

对张先生说,目光落在张先生有些脏的外套。分别多日,看起来竟是落魄的,曾经的那些光彩魅力,是衣服的关系,或是低落的情绪,怎么此时看起来,只不过是个再平常不过的平常人?

小餐馆,张先生先坐下,一笼包子,两碗粥,递了勺子给我,动作自然。

江超跟我说完,我就立刻买了车票,刚好,就这一趟车,再晚一些就赶不上了。

吃包子,不想说话,明明心里无比期待看到张先生,明明在最悲伤的时候无比渴望躲到张先生的怀里哭一场。

可现在,张先生就在我对面,我却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这大半年来,为这个人,各种折磨,真的是够了吧,接下来,还能如何,就算这一次他留下来,说要重新跟我在一起,又能如何?

总会分开的呀,两个男人,哪里就能天长地久?从没有人真的做到过吧。

一会儿,陪我去春子家一趟吧,看能不能找到他家人的联络方式,这么大的事儿,总是要通知家里人的。

淡淡的,说话的语气。

张先生抬头看我,似是愣了一下,有些意外,之后,又恢复如常。

要不,你休息一会儿,联系家人什么的,我替你张罗,我看你……没什么精神。

换做以前,会感动吧,这是在关心我呀,一个我爱的男人在关心我,不就应该感动,心中生出无限温暖?

没有感觉,什么感觉都没有,就只是坚持说,你向来不喜欢春子,还是算了吧,我不累。

说完,把剩下的粥喝光,起身,走出小餐馆。

北京的秋天,瑟瑟的,特别是早晨,好像有一阵风,可以把凉气吹进血管里面。

站在小餐馆门口,不知怎么,眼泪就掉了下来,赶紧擦掉,不想被张先生看到。

打车,去杨春子家。

一路张先生握着我的手,我把头靠在张先生的肩膀,看起来,就像从没分开过的一对情侣。不知不觉,竟睡着,直到张先生在我耳边轻声说,到了。

迷糊着睁开眼睛的刹那,有种时空交错的幻觉,好像我与张先生从未分开过,我们只是一起出去吃了一顿饭,一起打车回家,张先生与我说,我们到家了。

如果真是那样,该有多好……

下车,与张先生一起上楼,江超给我们开门。

我试图找到那个叫小月的女人,直接两个耳光,死女人精明,早就不知躲到哪里。

翻了春子的手机,没有找到他爸妈的电话,只找到一个号码,名字写的是姑姑,刚打过去,没有人接。

江超把杨春子的手机递给我,我又拨了一次那个号码,仍没有人接。

用别的电话试一下?张先生提议。

虽觉得没什么道理,忙乱中就照着张先生的意思做了,谁想到,电话竟然接通,那头儿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

您好,请问您是杨春子的姑姑吗?

我不认识杨春子,我认识的那个人,叫杨春。

那就是没错了,杨春,该是杨春子的本名,听起来有一点土气,远没有杨春子听起来那么有故事。

阿姨您好,我是杨春的好朋友,我想找杨春的爸妈,您有他们的电话吗?

电话那头的女人谨慎起来,仿佛我是会敲诈她财产的骗子,过了一会儿,才说,你真是杨春的朋友?杨春难道没跟你说过,他爸妈早死了!

挂掉电话,心中一阵凄凉,杨春子,是在这世界上找不到任何温暖,才选择离开的吧,他把最后的希望交给了一个男人,然后,眼睁睁看着希望被磨成碎片,他真的来过这个城市,或是从未出现过,对这个城市来说,没有任何分别。

查看更多张先生和张先生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