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同志小说:右手蜜桃,左手香蕉 (下)

2012-07-20 22:31:26 作者: 阅读:

同志小说

上卷链接

右手蜜桃,左手香蕉 (下)

51

5月22日,选秀活动结束当日,白婷和梅欣分别以冠亚军身份出席了远航公司的庆祝晚宴。席间美女使得蓬敝生辉,连服务员都恋恋不舍地靠在门口不停观望。

梅欣举杯向程昱辉敬酒,白婷也跟着敬了一杯。白婷给程昱辉夹菜,梅欣也跟着夹菜,当时的气氛已经很明显,我直觉以为两个女子都看上了事业蒸蒸日上的程总,所以图尽追求。根本也想象不到其实她们是有备而来,并且她们才是一对儿,她们的醋是吃给自己的,与程昱辉无关。

看着白婷端庄袅娜的样子,我暗想,如果妈妈见了这样一位漂亮的儿媳妇,心里也该满意了吧?所以当夜我送白婷回宿舍。

她下车时,我忘情地说了一句,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能不能永远在一起?给我个机会我便不会放弃。

这是我生平对女人说过的最肉麻最挑逗也最深情的话,虽然存在着几许自欺欺人的味道,但确实想白婷能够代替大开的话,我也不会继续痛苦下去了。人到及至总会疯狂,我想我应该处于疯狂状态吧?但是白婷笑了,只笑了一下,扭身上了楼,并没做回答。

当天晚上,程昱辉给我打了个电话,肖,我派你到成都去一趟。

第二天我正在收拾东西,老爷子的秘书打了我的电话,告诉我到老爷子的别墅去一下。

这是我第二次见老爷子,当时他坐在摇椅上正在听收音机,与别的慈祥的老人没什么区别。他问,小肖,听说你要去成都是吗?

我说是的,程总让我过去办一点儿公事,程老您有什么吩咐吗?

老爷子说,程总要你办什么我知道,摸两个女孩子的底而已,这做得很对,咱们公司的人向来都应该是档案清白的。我在电视上也看了,那两个女孩子模样是很出色的,但气质和言谈可不像是刚毕业的学生。当然这是你们的事情我就不过问了。小肖啊,你觉得老头子我平时对你如何呢?

我说程老看您说的,您有什么事儿就尽管说,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一定照办。

他呵呵地笑了,说年轻人就是聪明啊,后生可畏。昱辉是让你去办公事,我这里呢是有一件私事托你去办。

我疑惑了,私事,老爷子能有什么私事让我去办的?他身边亲信众多,如果真的是什么隐秘的事情未必会找到我。但是我想错了,当时我觉得老爷子对我无比信任和看重,而实际上仅仅因为我是个微不足道的人,替他去完成最危险的事情,可以死不足惜,否则他完全可以交给程昱辉去做。

只是当时我没有想到那么多,老爷子返身走进卧室,取出一样东西来交给我。

我摆弄了一下这个看起来有点儿像大号zippo打火机样的黑家伙,问,这是什么?

老爷子说,是打火机。

我点燃一根烟,奇怪他为什么送我这样的礼物。

老爷子说,但它不仅仅是个打火机,小肖你看,它下面有个小小的圆孔,其实里面是个镜头,它是个微型照相机。

它是个胶片照相机,底片卷起来只有一粒蚕豆那么大,这样的玩意儿我只有在小时候看过的一本书《苏联秘密警察》里看过,应该是特务们用的工具。但是我能理解,现在的商业间谍手段何其高明,使用什么都不足为过。

老爷子说,小肖啊,这次到成都,我希望你去帮我探望一位老朋友,他的名字你应该听说过,张天扬。

我有一封信交给他,多年不见了联络一下感情,是一张明信片,我们之间有个习惯,看了信之后他不会回信的,他会在明信片上签个名字叫你带回来,也就证明你是见过他了。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

老爷子取出一个蓝色信封交给了我。

他说,最重要的是你要借送信的机会溜进他们的办公大楼里,因为他在那里有个隐秘的地下工厂,我希望你能把工厂里的情景,比如工人搬运货物,生产线设备和产品之类的,越多越好,把他们偷拍下来给我,千万不能让张天扬发现。

我说啊?程老,我还有些不明白……

老爷子说你不用问这么多了,这关系到我的命运,而且昱辉也不知道这件事情,这么重要的工作交给你了,我相信你能好好完成的。

他说,这不是叫你去做违法的事情,而是叫你去调查取证,你可以把自己当成是个记者,或者公安卧底?呵呵,不管怎样,任务完成以后你会拥有很多……

他推开了窗,后山青翠欲滴,很多红顶别墅在树丛中若隐若现,他说,小肖啊,人这一辈子都是在奋斗,但最终是为了什么呢?我知道你父母在武汉,住的是两室一厅的半边楼,连电梯也没有。你还年轻,要走的路还很长,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把握啊。

从老爷子那里回来,我心里一直在反复思量,我知道如果这样做自己会有多危险,但有句话说“富贵险中求”,只要有钱,我可以让父母过上好一点的生活,只要有钱,我就可以和大开一起到国外过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我们甚至可以公开结婚,在鲜花和掌声中举行有人祝福的隆重婚礼……

我动摇了,在动摇中战胜了自己。

我把蓝色信封拿出来给大开看,信封上写着收信地址是“南安日出大厦”,我和大开悄悄地把信揭开,里面真的只有一张明信片。上面有一行字,天狼兄别来无恙否?

我明白这封信根本毫无意义,作用只是能够使我进入南安日出大厦而已。那么老爷子所说的秘密地下工厂就在这里?那工厂又是生产什么的呢?

大开说,不行肖这里面有问题,说不定藏着很大的危险,我陪你一起过去。

我握紧了他的手,点了点头。

就这样,在小开的目送下,我和大开登上了前往成都的航班。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的成都如我想象中一样美好,只是公务在身的我们没有心情去领略三国蜀汉国都的风采,下了飞机第一时间安置好了住处,然后开始投入紧张的调查工作中。

是的,梅欣与白婷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她们曾经住过的宿舍还在学校,但人早在三年前就不在了。根据同学提供的线索我们找到了蓝波湾。

大开说,我们直接过去问可能会弄不清楚,不如暗访?

我们在夜色中状如酒客,一副买醉寻欢的嘴脸,结识了蓝波湾的领班,她在收了三千元小费之后告诉我们,你们那里好像电视台在搞什么选美活动,那两个得奖的全是从我这里出去的,呵呵,还什么纯情玉女?那个白婷可不简单,知道么?她是我们老总的女儿,在这里就是大小姐,谁敢惹她?

你们老总是谁?不是你们说总么?

屁!她说,大家都知道蓝波湾其实是张天扬的地盘,要不能做得这么顺?

我吸了一口凉气,预想事情不那么简单,依照白婷的身份地位,没必要那么远跑过去参加选秀活动,她不缺钱,也不像那些单纯的女孩那样需要一个平台展现自己。最巧合的是与此同时老爷子也在联络张天扬?他们这是在搞什么鬼?

当夜我把了解的情况回复给了程昱辉。

程昱辉说,我料想就不会这么简单,不过既然如此,我们何不将计就计?这两个女孩现在对我明来暗去地下套子,那就让她们来吧。

我说接下来怎么做?

程昱辉说很简单,我娶了白婷,你来搞定梅欣,如何?

我说这是婚姻大事,程总你得考虑清楚啊。

他笑,大笑,说再清楚不过了,把生米煮成熟饭,你怕她愿意做寡妇?怎么做我们都不会吃亏的。你抓紧时间回来,我们的新项目要好好策划一下了。

我说,我还有点儿私事要处理,可能稍后再回来。

他说那好,不过要注意身体啊,别在成都搞得精尽人亡。

我哈哈大笑,我没有把老爷子交代给我的事情说给他听,因为老爷子说过,不要对任何人讲,只要事情完成了,你就发达了。

我想我需要好好赌一把了。

查看更多经典同志小说肖红袖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