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同志小说:邂逅 当青年高富帅遇上中年高富帅

2014年10月15日   来源:短篇小说   点击:

中年同志小说:邂逅 当青年高富帅遇上中年高富帅

  (一)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门童。

  大学毕业后,先后更换过几个工作,热情慢慢在减退,激情消失之际,无意间看到一伙人在排队,我打听一下方知道,这家酒店招工,待遇尚可,于是加入了排队的行列。一路排下来,竟然被选中,凭借父母给予的外形资本,我就站在了这里。

  这是一家号称五星级的酒店,其实,进入之后才知道,是准五星。但是在这个中等城市里,也算是比较热闹的场所。一楼是大厅,东边是商店,西侧是咖啡厅和酒吧;二楼是洗浴和活动场所,洗脚、健身、保龄球馆,乒乓球室……串接起来的侧楼以歌舞休闲为主。三楼以上是客房,普通间、套间、豪华间、总统间……我没进去过,只是听人介绍过。我不想关心这么多,我关心不过来,因为,我想关心的那个人,已经离开我了,随她而去的,还有我的那颗受伤破碎的心。

  你已经知道,我的状态不是很好了。是的,我失恋了,情绪比较低迷,天知道,我是如何被他们选中,并干门童的。上岗已经近两个星期了,幸亏我的同学和哥们中没有富人,没人到这里来消费,不然,我小小的自尊心就会受挫。也遇到过熟人,我装作不认识,他们看我的眼神也象不确定,这样更好,省去很多麻烦,我是个怕麻烦的家伙。

  心里够乱了,还要那么多麻烦干啥。这样就很好,靠自己的劳动养活自己,有一份工作,尽管不算体面,天天假装热情的为客户问侯、提东西、指引去向……偶尔还能见到外国佬,比在学校里新鲜多了。

  只是闲暇无聊之际,仍在想念那个人,那个将我的心偷去了的人。把玩着手机,一遍遍想拔打那个熟稔的号码,却一次次放弃。她说:有一种爱叫做放手,如果你真的爱过我,就放手吧……我一次次回忆起,最后分手时她流着泪说的这句话,就想骂唱这支歌的家伙,唱啥不好,非说爱是放手呢!难道,相爱不是为了在一起?靠,什么玩意,肯定也是个失恋被抛弃过的人,唱火了这支歌,却让我跟着倒霉!

  你知道吗,我在想念你!

  那些海誓山盟,难道都抵不过两个字,放手?茫茫人海,为何与你相遇,为何偏偏喜欢上的人是你,又为何,爱了我却又抛弃我?!我一次次的问自己,手机QQ上,那个看起来永远不会变亮色的企鹅,就象我灰色的心情——外面现在下起了雨,不知你现在在哪里,不知道你是否隐身,不想见到我还是不愿理我,为何这样狠心对待我?!我的爱情,我的爱人,我该怎么办?

  已经半年了,你找到工作了吗?你现在好吗?是否有人象我曾经那样,站在了你的左边,把你轻轻的揽在怀里?他是否象我一样的深爱着你?

  我是个学理工的人,最近却喜欢起来文字。谁说的,恋爱中的人都是诗人,而我是失恋了,才感觉到自己像个落泊的诗人。名人的话,看起来也不能全信!这世上看来,没有绝对的权威啊!

  就象我不信父母的话一样,他们无论怎么权威,如何在下属面前颐指气使,在我看来,就是纸糊的,吓唬谁呢?!

  说起来,我的父母也是权威人士,走到哪里都先呼后拥,光彩夺目,甚至还有一些粉丝。但是,我想要的,他们给不了我。也许,在他们心目中,地位和金钱,比我这个儿子重要的多。小时侯,我想让他们多陪陪我,他们却把我送到所谓的贵族学校接受“高档”教育,钱花了不少,可是我的成绩却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好,但是我尽力了。在我最需要亲情和关爱的时侯,陪伴我的只有孤独,同学和老师无论怎样是代替不了父爱母爱的,每个想家的夜里,孤独和眼泪就是我的影子;等长大了,想学自己喜欢的专业,搞动漫设计,他们偏让我学理工,建筑设计!应付完了四年学业,他们还要计划我的就业,让我接他们的班。对不起,本人不奉陪了,走人了先。我逃出家门,躲到这个城市里。我想,我可以独自生存。我没办法不选择他们做我的父母,但我有权利选择自己想要过的生活,就算是辛苦打工养活自己,从内心里,我也感到自己存在的意义,不再是傀儡和任人摆布的玩偶。我受够了,受够了什么都由他们给我安排,替我做主的生活。其实,我猜想,他们还曾干涉过我和小琪的事,坚决不同意我和一个农村来的外地女孩处关系。这无疑是对我最大的挑衅!尽管我跟她隐埋了父母的身份,但聪明的她,应该多少知道一些吧。

  算了,反正都过去了,小琪离开我,也许对她是件好事,靠自己,也许我不会给她宽敞的大房子,漂亮的衣服,高档的小轿车和豪华的婚礼,我有的只是一颗爱她的真心。但是,爱情和面包,理想和现实,这个永恒而古老的问题,我必须要面对。原来,我以为我们会一起面对的,但是,现在我想,也许我是错误的,如今错误已经得到了证明,我必须一个人来面对了。

  吸了一支烟,喝了一瓶青啤,我慢慢吃着地摊上的晚餐,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红男绿女,我想不起来,晚饭后该去哪里消遣,去广场溜达,还是去公园,去沿河路看老头老太太跳舞,还是看一场电影?电影票估计也要五十元左右,这对钱包不鼓(还没支工资,出来时从家里拿的一千元,打了借条放桌子上呢),收入微薄的我来说,支付了出租房费,手头上还不到400元现金,必须要节省着花。还是不去看电影了,就拿那本张爱玲的书来打发时间好了。

  我在想小琪离开我的原因。

  是因为哪句话说错了,是因为哪件事出差了,还是我们本来就不合适?或者是她另有选择,那么她的选择又会是谁呢?在一句句自问又自我否定的疑惑里,过电影一样,我手捧一本书,将我们由邂逅到相识相知相爱的过程演了一遍。我是导演兼主演男一号,女一号自然是小琪了。

  那一天,正踢着球,热得我一身的汗,同宿舍的许大鹏喊我快去交设计图作业,不然该课程就不得分!想到徐老夫子厚厚的眼镜片后那双阴鸷的眼睛,我让人替我一下,立即向教室跑,拿出设计图纸后塞给许大鹏算是交了差。等我出了教室,光着上身向楼下跑时,一个女孩正在上楼。我们在楼梯拐角处相遇,我一只手正扯着楼梯扶手,目的是为了快速下楼的离心力不致于将我甩倒,遇到女孩后我本欲躲避开她,右手刚离开扶手向左侧身,女孩也正欲躲我,两人你躲我我躲你的就撞在一起。我力量大当然没有跌倒,可是女孩和她怀里抱着的书本,一齐就被我撞倒了地上。我下楼的力还没减弱多少,竟又向下冲了两三个台阶才站住……她就是小琪,让我一见动心的女孩。尽管,我当时并没有勇气去追求她,只是觉得那是一次美丽的邂逅罢了。

  第二次相遇是在合堂教室里,我转了一圈也没有合适我的坐位。讲师已经进到合堂的门口了,只有我一个人还在找座位,这时有人向我招手,我一看竟然是同班的李文玉,我过去坐下后,旁边的女孩有点面熟,哎哟,她不是前几天被我撞倒的女孩子吗?我红着脸坐在她的旁边,那堂课,我使劲想听懂讲师说的啥,眼睛里却全是她的样子了,脑子非常清醒转得非常快,但就是不能集中精力听课,身子却装模作样的坐得笔直。

  后来在和小琪聊到这一过程时,她就捂着嘴笑我,说:“还以为你听课这么认真呢,那堂课听懂的人可是不多,大家都象在听天书,许多同学都睡着了,只有你坐得笔直认真听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好学生哩。”

  那是青春飞扬的日子。是我关于校园、关于成长、关于爱情,最最具有激情和浪漫情怀的记忆。

  有了小琪,我的形象立即转变开了。随便穿在身上的运动服换成了西服,运动鞋换作了尖头皮鞋,领带、衬衣、西裤笔挺……反正我的卡里不会缺钱,尽管我不会乱花钱,和同学出去改善伙食大都是AA制,遇到装大款的同学,也跟着沾光,可我不会用父母的钱请客过生日、买礼物之类的奢侈行为。当然,并不是说我从不请客,我也用做家教、打零工的钱请过同学们的。花自己的赚的钱,心里踏实。和小琪出门逛街、吃饭,我也不大手大脚的花,她家境一般,从她的穿着和用品上就能看出来,可我从来没说过,也没有在她面前露出自己富二代的真实家底。相信她会理解我,懂的我。一句话,我的所作所为,在同学眼睛里,就是城市中等收入家庭的水平。我也是对他们这么说的,说父母就是普通工人,靠着微薄的工资收入供养我上大学。其实,我自己知道,在离校园不远的另一座城市里,许多高楼大厦都属于他们……如果说自己做主花过大钱的话,那就是给一个患白血病的同学捐款时,我私底下从卡里取出2000元,以不留名的方式捐到学校教务处。教务处老师非常感动,想留下我的名字表扬我,我对他说,这钱是我父母打在我卡里的,不是我个人赚的,算我代替他们捐的,如果留就留他们的名字吧。老师追在后面问我,那他们叫啥?我回头笑着说:“学生家长!”

  那时的阳光是明媚的,空气是清新的,天空是湛蓝的,连呼吸都那么顺畅。我觉得,我的生活可以这样,永远这样下去,因为我们的爱情,因为我有她,她有我,我们都值得拥有这样幸福甜蜜的生活。

  不知何时,我被闹钟执着的吵闹声惊醒,天已经大亮了,我马上从床上爬起来去赶班车。在去往公交站点的路上,在来来往往的各色人等混成的人流中向前滚动着时,我在想,昨夜的梦竟然如此清楚,原来记忆已经深入到内心深处,它会时常冒出来提醒我——随着我的大学时代结束,我的爱情亦结束,现在的我是一个成年人了,应该用成年人的思维来看问题,处理问题,用成年人的语言、行动来塑造一个逐渐成熟稳重且独挡一面的自己。如果按目前自己所打的这份工来看,养活自己一个人不成问题,但我的前途在哪里?下一步我该怎么办,难不成当一辈子门童,就算我愿意,人家酒店也不一定就同意。

  就这样,被人流裹挟着,我上了公交车,又下了公交车,公交车上没有座位,即使有座位我也从来是站着的。站着思考时,感觉思路更开阔,而且站着还可以看到街道两旁更多的商家所打出来的广告,和这个季节这个城市特有的风景。尽管秋意渐浓,人们早上出门已经开始穿件外套了,仍有许多女孩子,仍选择她们最爱的花裙子,乱风吹来,她们忙不迭的去掩挡下摆,可爱美的心,任谁都挡不住。

  下了公交车已经接近九点钟,到酒店不算晚,只要步行三五百米就可以赶到了。今天我有心情散步,慢慢向前挪动,让自己的眼睛尽可能的多看多找对我来说新鲜的事物,我是不是要转移注意力?也应该转移了,照这样行尸走肉般活下去,不要说别人看不起,自己也快看不起自己了。是不是因为我没有上进心,小琪才离开我的?是不是,她考虑到我没有能力照顾好她及她身后的家人,才选择离开的我?这一刻,我仿佛明白了许多。也看清了自己,仅凭着一腔热情和年轻的冲动,就象这滚滚人流中的众生一样,想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可能性实在太小了。自己的愿望都很难实现,如何保证会照顾好她?原来,爱情在现实里,竟然如此不堪一击。为什么原来没有想到这些呢?我为自己曾经的单纯和执拗而汗颜。

  看看还有十分钟时间才到我上岗时刻,我坐在离酒店不到五十米的小公园里,秋日的晨阳照在身上,加上走了几百米路,我抬手擦汗时,发现酒店门口出现了一男一女,那女孩穿件米色外衣,从背影看象极了小琪,难道她住进这家酒店,那个男的是谁?看两人手牵手亲密的样子……我头顶哄的一响,热血上涌…….我仍没有急着进去,如果我这时进去,他们正在门厅里办登记或问询,那将不是我要的瞬间。可我又很想知道他们是来干什么的……旋转玻璃门转动处,我看到刚才当班的门童是郭子和小芳两人。

  “郭子,你去看看刚才那两人登记的哪个房间好吗?”

  “干嘛?看人家成双入对的,你眼红了?咋不自己去看?”郭子楞楞地看着我。

  “有点事,麻烦你了,快点。以后我请你吃必胜客。”

  “真的?”郭子一听,眉开眼笑起来。立即转身向前台走去,到了那儿,他还装作没事人一样,随手翻看整理了下放在前台的一些宣传册子。然后,在前台登记人员的满腹疑惑中,慢条斯理的走过来。

  “他们登记了两个贵宾房哩。”

  “真的是两个房间?”我心中的担心忽地消失了。

  “怎么了,你认识他们?”

  “哦,不……,好象是个熟人,不敢确定。”

  “我看了,那女的姓华哩,男的姓卫。都在三楼,一个是328,另一个是329哩。”

  “哦,谢谢。”我想,如果姓华的话,就是她了。

  “你啥时侯请客啊?”郭子追问道。

  “今天我值班,等下回咱俩都休息时,让芳子作陪,好吧?”

  “好啊”两人高兴的答应着。而我的眼睛却看到,站在前台的两人,已经亲密的挽着手上了电梯。

  那个女子格外的面熟,象极了小琪。无论从身形体态,还是脸的侧部,因为学生时代的小琪是短发,而现在这个女子是长发,那头长发遮住了面部,使我无法看清她。我恨自己不够勇敢,没有勇气走过去和她打招呼,也担心一旦证实了是她,自己会更难过。

  

关键词阅读: 高富帅 中年同志 中年 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