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同志小说:学生时代

2018-09-02 16:51:34 作者:小h 阅读:

校园同志小说:学生时代

作者:小h

(1)

他一开始不过是欣赏他的文笔,开了两次视频,问他要下了电话号码。

林晨在宿舍查着生词,他打电话过来了,寒暄地问候了两句,也没有话题,林晨幼稚地给他读了一段课文。他居然在那边对他的英文发音做了一个评价,他说:“你的发音其实还蛮标准的,再接再厉。”林晨笑了。

坐小巴行驶一个多小时去他的城市见他,市图书馆前等了他两个小时。一见面他居然伸出手来同林晨握手,他同领导之间就是这样交流的么,一个小小的公务员,努力在那复杂的人际关系里拼搏这么多年,结婚生子,到如今而立之年,也该小小地揩刮了一大笔。

他带林晨去吃饭,选了市里面最好的饭馆,优雅的包间,左右配着液晶电视,点了三个菜,一个玉米粒炒葵花仁,一个排骨海带汤,一个梅菜扣肉。桌子上水晶瓶里插着一朵玫瑰,娇艳欲滴。菜上完了,他让服务生把门帘拉上。

两个人静静地吃着,他先吃完了,林晨没吃完,他随意摆弄着电视遥控器,先关掉林晨头上的屏幕,说自己不看了,然后转身去摆弄自己头上的屏幕,问林晨要看什么台。

林晨吃完了,一只手捂住嘴,低头拿牙签剔着牙齿,他突然坐了过来,林晨故意不动声色,他扶住林晨的肩,侧身过来就是一吻。心里一个声音在呐喊:“我的初吻。”然而却只能无动于衷,任他把手伸进自己的衣服底下,肆无忌惮地上下抚摸着。

出饭馆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黑了,跟着他回家,他带着他走进一条小巷里,前面一对四十左右的妇女渐行渐远地走着,他也毫无顾忌,楼着林晨的肩玩笑似地试探着亲了一下又一下。

黑暗无尽的路,林晨只觉荒芜,想找个话题来掩饰一下自己的不安,他问他:“你喜欢听谁的歌?”他说:“周华健。”

林晨说:“我唱给你听。”他说:“好。”

林晨轻轻唱起了周华健的歌:

花的心 藏在蕊中 空把花期都错过

你的心 忘了季节 从不轻易让人懂

为何不牵我的手 共听日月唱首歌

黑夜又白昼 黑夜又白昼

人生为欢有几何

春去春会来 花谢花会再开

只要你愿意 只要你愿意

让梦划向你的心海

春去春会来 花谢花会再开

只要你愿意 只要你愿意……

他突然打断了,问:“你多大?”

“我今年二十岁了。”

“二十岁,八八年的啊。”

“对。”

“你小时候就会唱这首歌吗?”

“对啊,小时候我家有部老式的录音机,放磁带的那种。”

他突然笑了起来:“那个时候我还在读高中呢,正准备考大学。”

进了他家的小区,林晨问:“你老婆不在家吗?”

“她在单位。”

林晨以为他家里没人,随着他开门而入,却发现客厅里面有一个男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我姐夫。”他解释。

他和他姐夫寒暄了两句,他让林晨也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给他倒了杯水。

气氛很尴尬,林晨拿着水杯如坐针毡。他姐夫跟着他们一起看了一会电视,随便地聊了两句,问了林晨几句话,无关痛痒,便回房间睡觉去了。

“你带人回家你姐夫也不问你?”

“我老婆那边的,在市里建筑工地干活,活都是我帮忙找的,我们俩都住单位,一个星期就回那么几次,儿子读寄宿学校,让他帮着看看家。”

林晨也不多问,直觉地感到这是一个可以操控全局的男人。他让林晨去洗了澡,带林晨进自己的房间,然而转身自己洗澡去了。

房间里窗户旁四方柜上摆着一盆鲜花,鲜花后面掩映着他和他老婆的结婚照。脱了衣服不安地等着,心里面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环顾着房间四周,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进来了,反锁上门,穿着秋裤,光着膀子钻进被窝里来。他在被子里褪掉了自己的秋裤,拉着林晨的手让他去摸。

坚硬无比的什物,周围毛茸茸一大片。

抚着林晨的头往下按,林晨先还反抗了一下,随后就屈服了,反正是必然的,自己决定的,走到了这一步,还想退缩吗。好不容易接受了自己的性取向,不实践一次,如何面对真实。

含在嘴里温吞湿润,夜深人静的夜里,月光穿透树枝间隙洒在地面,长满灌木的密林间开出的一朵蘑菇,蘑菇顶头吐露着生之精华,微微颤动着。

林晨小心谨慎地吸吮着,听到他在上面呻吟起来,知道自己至少没有做错。

插进去的时候有点困难,打了润滑油也没用,林晨疼的叫喊起来。他在后面已经开始抽动了,林晨还无法完全放开。

最后看到林晨已经疼得满身是汗,他只好作罢,抽出来,褪掉避孕套,自己打射了。

两个人抱着聊了一些话,他便沉沉睡去,林晨却始终睡不着,窗帘像一面静止的瀑布笼在墙上,睁眼看着只觉得恐怖,希望它哪怕是动那么一下,也会觉得发生的这一切是真实的。房间里他开始打鼾,渐渐的便鼾声如雷,知道窗帘外面是一整个的世界,世界上的一切都在轰轰然进行着,然而自己凭着勇敢走到这一步,却全然不知道以后会怎么办。

人生像在走无尽的沙漠,好不容易长大了,发现前面出现了一座死火山,跳过了自杀和迷惑决定往上爬,好容易爬上火山口,向往着圆形山谷里会有茂密森林,飞鸟鱼石,奋力纵身往下跳去,发现最终不过是投到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

第二天坐车回学校,路过新民学会旧址,遇到同宿舍的堂堂和他女朋友。

“咦?你昨天晚上没回宿舍,哪去了。”

“去了一个朋友家。”林晨答道。

以为失去童贞后世界会有所变化,搜刮出自己身体的那把钥匙,努力扣开神秘的性之大门,发现一切都照样,路边冷冷的香樟叶昨晚的阵雨后泛着亮亮的油光,一起上课的同学情侣跟自己打招呼,汽车在马路上飞速穿行,岳麓书店照常的营业——通过自己的眼睛看到的这个世界——什么都还是一样。

悻悻地回了宿舍,打了两壶开水提着桶去洗澡间洗了身子,爬上床铺万分疲惫地睡去。朦胧中电话响了,是他打来的。

“你在睡觉?”

“嗯。”

“昨晚辛苦你了。”

“没关系的。”

“那你好好休息,好好学习。”

“哦。”

电话挂断了,继续沉沉睡去,只想睡到天荒地老。

知道他已经有家室,虽然有幻想,但心里还是明白现实。自己这辈子或许都不可能做到结婚生子,那条路是他选择的,虽然想起他只觉得悲哀,也感觉与自己没有太多的关系。

跟他发生过之后还通了几次话,渐渐地感觉到他电话那边的不耐烦。下课后总还忍不住想给他打电话,心里面一块东西堵的慌,不过是想找人倾诉。

也不算是懵懵懂懂作出的事情,当初做之前也是鼓起勇气下了一番决心的。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放下。自己出生的年代还算开放的,再倒退个十年这群人或许活得更艰难,没有人引导,都是自己慢慢摸索的。

渐渐地一个月都没跟他联系,礼拜六没有课,一大清早宿舍的人都在熟睡,独自起身拿起书本去湘江边晨读。

江面上雾霭迷蒙,太阳还没出来,那艘白色轮船依旧搁浅在洲汀上,像岸边干死翻白的鱼。江东的城市似没完全苏醒,天空之上一片灰黯的层云,江堤像一条长蛇蜿蜒到天马公寓那边,慢慢踱到台阶之下,在第二层堤阶拿着书本游走着,早起跑步的人一一两两靠近,然后超越到前面去了,有老人在做拍手保健,啪啪保持节奏慢慢拍着。豁口处依次有人拿着书本在读,英语,日语,韩语,法语。

太阳渐渐地露出轮廓,金黄的半个脸,掩映在高楼之中,橘子洲头毛伟人的头像还没建好,四周围着绿色的安全网,庞然高大,已经有万般气势。洲中部的喷泉刚刚打开,水柱冲到半空,从江西的视线展望过去,刚好和江东的摩天建筑平齐。

读了两篇课文,实在没心思再读下去,合上书本回宿舍去了。

查看更多小h学生同志校园同志林晨 相关文章
上一篇:蓝枫:放手的等待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