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警同志小说 流浪民警

2015-05-04 16:54:02 作者: 阅读:

军警同志小说 流浪民警

一、败家老婆帅舅子

平静的日子总是过得太快,人们总是在那令人触目惊心的大红春联,在追魂鼓似的鞭炮声中番然觉醒,啊?又快过年了?他母亲的! 偶又老一岁了?

是的,又快过年了。2003年的春节和一千八百年前的春节一样,她义无反顾的朝我们奔来。给人“看日子”的神棍神婆们有个口头禅,叫做“正月里天天是好日子”,所以,毛毛的婚期定在了正月二十三。

新房的装修陈设,均按本次婚礼的“总策划+总导演+总指挥+女主角+女主编……” 杨菲菲的要求,把四壁刷成了淡黄的暖色。从广州买来的那套韩式风格乳白色亚光漆的家具,被那明快而素雅的白枫地板那么一衬,让整间卧室显得充满了异国情调。另外,再把嫂子舒静嫙从香港带回来的那套迪士尼的床品往床上一铺,简直就和当年白雪公主住过的闺房是一样一样的。连那两双粉红和淡蓝的棉绒拖鞋,上面都绣着乡下人不知道为何物的Hello Kitty。

这让毛毛家那些乡下来的亲戚们看了一个个都惊得合不上嘴,哦哟……啧啧……这除了在电视剧里见到过之外,这还真是头一遭呢……嗯……这城里人真是讲究啊……花不少钱吧?这些远房亲戚们一个个唯恐碰坏了什么,有钱没地方买去。虽然啧啧称奇,但也没人伸手去拿些什么过来看看,哪怕把柜子打开看看的人都没有。她们像参观秦始皇陵似的,叹为观止的转了一圈就结伴离去了。

毛毛瞪着双大眼睛看着屋里这些陈设,良久无语……

我说老婆,这家具,这电器,什么时候送来的?洗衣机你还买滚筒的?难怪你这两天不让我来看,这得花多少银子啊?我那五万块钱,还能剩下个骨头渣子吗?毛毛回过头惊恐的看着一脸自我感觉良好的杨菲菲。

菲菲从提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塞回到毛毛手里说,什么呀!现在五万块钱能干嘛用啊!光是装修,就花掉了快四万块了!加上电器还有家具、日用品,这都已经花了小十万了!

啊?什么?你不说装修预算是一万多最多两万的吗?毛毛顿觉五雷轰顶,只听两耳之中咔嘣一声巨响!眼前一黑,倒在床上装死……我地妈呀!呜呜……我地钱呐……呜呜……

那我也不知道啊,本来是以为最多两万块的,可我不知道怎么这钱就花掉了……这地板,都要两百多一平米呢!

啊?你不说买的是五十块的地板吗?怎么变成了两百块的?

可是人家都说这种实木的地板好嘛!哼!

毛毛左胸口处一阵刀绞……又昏死过去……

诶?你别以为装死就能混过去啊!我告诉你,这钱是我哥给的,到时候,你可得还的!你听到没有!说着,杨菲菲踢了倒在床上的毛毛一脚,你听到没有啊!

毛毛拽过一个枕头,像只驼鸟似的把头埋了起来说,我没钱还!要钱没有!要命,也不给!哼!

哎呀……你还想耍无赖啊你?我告诉你,我哥是你的直接领导,领导的钱你也敢赖账啊?当心给你穿小鞋!你还不还?你还不还?嘿嘿……你到底还不还……说着,杨菲菲也往床上一蹦,伸着冰凉的小手撩开毛毛的衣服就往他肚皮上按。

啊!一声惨叫之后,杨菲菲那双冰凉的手也舒舒服服的被捂热乎了,她很温驯的趴在毛毛身上,听着他有力的心跳。

老婆,我们花了这么多钱买这买那的,我拿什么还啊?我一个月就一千多块,就算是不吃不喝,也得还好几年呢?

菲菲坐了起来,这还算少的呢!哼!人一辈子不就结这一次婚嘛,也不能太不讲究了呀。我还没让你买新房子呢!你看这房子,都住了快十年了吧,不好好装修一下,怎么结婚啊?你妈还直夸我明事理,很懂事呢!

唉……毛毛长叹了口气,那谁让你喜欢我这个穷人家的孩子呢?我家的情况,你也不是昨天才知道的,都那么些年了。哼,这是你自己挑花了眼挑的,你怪谁呀?

杨菲菲怒了,你这个可恶的家伙!说着她一把揪住了毛毛裤裆里的那堆肉宝贝!就听又是啊的一声惨叫!哎呀……别捏啊!啊!痛死我也……呜呜……好好,好啦……我求饶啦……我求饶……啊!

哼!死毛毛!让你说!下次没那么便宜放过你!杨菲菲她得意的看着床上蜷成一团呲牙咧嘴,不停扭动的毛毛……

你想谋杀亲夫啊你!哎哟……啧啧……废了,废了废了……嗷呜……这里被你捏废了你就得守活寡啦!你这个毒妇!毛毛撩起腿装模作样的踢了这死丫头一脚。我早跟杨帆说过,我迟早是要被你整死的,说了他还不信!哼!我这就找你哥评理去!

杨菲菲哼了一声说……你去吧,你要是敢去我哥那告我的状,后果是你知道的……

毛毛嗓子里咕咚一声,很费劲的咽了口唾沫,呃……你想怎么样?

那你以后睡觉就别睡着了就好,不然的话,哼哼……你知道的……

啊?毛毛心里机灵灵打了个冷颤,你又想趁我睡着了把我绑起来啊?我不跟你过了!你这个吃人的妖精!他扯开嗓子大呼救命……救命啊……救命!这时,就听外屋一阵嘈杂……来……进来吧……把东西放客厅……

毛毛向杨菲菲抛了个媚眼,哈哈……这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哇哈哈哈……杨帆!救命啊!快来救我!你家菲菲要杀人啦……!

杨帆从门口探了个头往里一看,呵呵……你们又闹什么呢?饮水机送来了,快来看看吧。

菲菲往床下一蹦,一个雨燕穿林飞到客厅,哥……是我要的那个海尔的吗?

是是是……呵呵……臭氧消毒、带压缩机制冷的,喜欢吗?杨帆一脸满足的微笑看着马上就要当新娘子的妹妹,转而又冲站在卧室门口一脸苦瓜的毛毛温柔的咧了咧嘴……你也来看看啊,愣着干嘛?快,过来。

毛毛一看那个头快赶上冰箱大小的饮水机,口中又吐出400CC鲜血……哥……这个得要多少钱啊?我的天呐……我……我哪摆得起这个谱嘛……唉……

没多少钱的,放心,呵呵……这个我送的,你就用吧。杨帆转身谢过送货的工人慢走,又回过头来说……结婚嘛,当然要用点好的,我就这么一个妹妹,说什么也不能委屈了她。你说是吧,菲菲?呵呵……

那当然啦,我哥就是对我好,嘿嘿……杨菲菲踢了毛毛鞋一脚说,还不快谢谢我哥啊?

杨帆……花了你那么多钱,我啥时候才能还上啊?你看菲菲这个败家媳妇,这也要好的,那也要好的,这都已经花了快十万块钱了,我就是不吃不喝,我什么时候才能把那五万块钱还你呀?哎哟……我地妈呀……唉……

嗨!我们现在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钱是我给我妹的嫁妆,嘿嘿……我宣布,我们家,共产啦!哈哈哈哈……杨帆发出一阵舒心的笑。他是真高兴,终于能跟这臭毛毛成一家人了。这是梦里想了多少多少回的事,今天终于能实现了。毛毛这块杨帆心头最宝贝最痒痒的肉,这回真是要一辈子在一起了。再说,妹妹对他也是相当满意的,不然哪家来提亲都拒绝掉了,唯独就看上了这个又臭又倔的毛毛呢。呵呵……

毛毛心里明白,杨帆这话是真心的是发自肺腹的,绝不带一点客套。但毕竟他也是结了婚的,还有个嫂子呢。即便是嫂子也不说啥,自己也不能这样不知分寸。这么些年来,杨帆对自己那实在是好得让人心疼。特别是自己受伤或生病时,只要他在,照顾得比妈妈还仔细,还体贴……

毛……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呵呵……杨帆乐呵呵的把一个快餐盒打开,顿时病房里肉香扑鼻。

红烧猪尾巴?嘿嘿……毛毛贼笑两声伸手就去捏来一块往嘴里塞。嗯……好吃!

呵呵……你看你……杨帆拿来毛巾帮毛毛擦去手上的油,递了双方便筷子到他手上,毛?今天腿还疼吗?

不疼了,我今天想下地自己走走,我妈又不让,说要是摔倒了,就完蛋了!我成天坐在床上都快把我闷死了!唉!

呵呵……闷啦?那哥背着你到处转转,好不好?

嘿嘿……好!来,抱我起来……哈哈……毛毛一脸坏笑摊开两手就往杨帆背上爬。

妈妈推门进来一看,你这孩子,就会欺负人家小帆!你这又是闹什么呢你?

林阿姨,毛毛说他闷得慌,想出去转转。呵呵……我就背他到街上转转。

毛毛你太不像话了!小帆上了一天的班,都累坏了,你还让他背你去出玩?那得多累人啊?你怎么就不知道心疼心疼人呢?啊?妈妈黑着脸说,小帆,你别理他!让他一个人闷死在床上得了!没见过这么磨人的猢狲精!

妈……,你看你说的,我还真会让他背啊?我是让他帮我下床,我拄拐杖去,好了吧?哼!

这还差不多,呵呵……那小帆,就辛苦你陪毛毛去转转吧,他也真是闷坏了,他一个人去我又不放心,我这里还事多……真多亏了有你,呵呵……妈妈一边谢着杨帆,一边找来拖脚给毛毛一只一只的套在脚上。

阿姨,您看您,还总跟我客气呢……呵呵……杨帆扶毛毛站好又跟林月说,阿姨,那我陪毛毛出去转转。

好……别走远了,快吃饭了,早点回来,啊?

哎……阿姨您放心吧。杨帆一笑灿烂的笑容,扶着一瘸一拐的毛毛往门外走去……

毛?前两天跟你说跟我家菲菲的事,你想得咋样了?嗯?呵呵……

杨帆,你们大家非得乱点这鸳鸯谱啊?你家菲菲可是个出了名的坏蛋,你真想把我往火坑里推啊?

胡说!我家菲菲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要文化要气质,哪样不是拔尖的?怎么到你这就成了坏蛋呢?你再乱说,呵呵……我就打你P股!

嘿嘿……毛毛淫笑两声,那我就咬你的P股,哈哈!

你这臭小子!呵呵……等你腿好了的再好好收拾你,嘿嘿……小流氓!我是说真的,别没正经的了。杨帆揪了毛毛的耳朵一把,嗯?说话呀?

这……那以后菲菲她欺负我怎么办?比如,用丝袜想勒死我,用针扎我,用……

杨帆在毛毛的P股蛋儿上掐了一把,你又在胡说八道了!她干嘛要用丝袜勒死你啊?她又不是吃人的妖怪!你在胡说些什么呢?呵呵……

那要是万一呢?嘿嘿……万一她……嗯?杨帆你怎么不走了?停下来干嘛?

杨帆那双眸子里,闪烁着深情的光芒。毛……我会站在你的背后,你放心的往前走,我一直会在你的背后。即使我的生命离开了我的躯体,我的灵魂也要站在你背后,一直跟着你,护着你,不让人欺负你……

去你的,那是闹鬼!嘿嘿……

毛,昨天治安大队“刘大”写条子来的那辆车,怎么处理的?毛?毛?诶?毛你在想啥呢?发什么愣啊?

啊?哦……毛毛从甜蜜的回忆中回到眼前这个真实的帅帅的大舅子杨帆面前来。他条子上写那车的手续证照,是因有纠纷暂押在治安大队了。让我们先放车。但他复印件也不提供一份,我看呐,这里头有蹊跷,根本就是个“野鸡车”。

那,毛,你们是怎么处理的?

刘大都写条子了,要是不卖他这个面子,下回你怎么跟人家见面打招呼啊?

杨帆眨巴着眼又问,那就这么放掉了?

领导,这怎么可能呢,嘿嘿……我是完全按您给内勤班下的“三项原则”照章办事的。呵呵……放心吧,介于这车有刘大这层关系,又要基本符合杨队的指示精神,我跟指导员商量,车就不强制报废了。让他交2000块的报废押金。

杨帆一愣,那他们能接受这种处理吗?呵呵……不可能

你别急呀,我再让那个驾驶员写了个“生活困难”的报告,让指导员批一下,收他300块放车了。期限为1个月,逾期上缴财政。事后,我给刘大打了个电话,把这事作了个汇报。这样一来,刘大知道杨队照顾了他的面子,二来,我们也能大致说得过去。杨队,嘿嘿……属下这么办您老人家觉得如何啊?

臭毛毛!呵呵……挺好的。有你管内勤班,我真是让我省心太多了,有事能解决的,你都帮我解决了,而且周到稳妥。明年有机会我去大队活动活动,给你提拔提拔,想不想当副中队长啊?呵呵……

真的啊?哥,你不骗人?嘿嘿……听了杨帆这话把杨菲菲给高兴的脸上开出了一朵向日葵……臭毛毛!还不谢谢哥?

叭的一声!毛毛挺身立正给杨帆敬了个礼, 谢谢领导栽培! 嘿嘿……可是领导哥,我们队已经有副队了呀?再说了,你看,毛毛侧脸看看了自己肩膀上“两个豆”的肩章,我的警衔还不带杠呢,连“三司”都还没混上,能行吗?

嗨!我们中队人这么多,副队长两个三个,有什么关系的?呵呵……有了职务,警衔自然也就上去了嘛,主要是把级别先提上去,以后事就好办多啦。你赶紧写个入党申请来,我让邹指导员当你的入党介绍人。来……我们回家吃饭吧,吴妈今天做了冬茹汤……

毛毛心想……靠!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龙门一跃,身价十倍?他们混了半辈子的,都还是个轮不上一官半职的小民警,我这……我这……毛毛转眼瞧见菲菲那小样,连忙说……菲菲,这事哥就是顺嘴一说,都还没影儿呢,你可千万千万不能到处乱说啊?听到没有?你听到没有啊?

知道啦!烦人!好像我是广播员似的!哥你看他,他烦人!

杨帆照例哈哈一乐,一手搂一个脸上写满了幸福,走喽……回家吃饭喽……

怪词释义:

1、“看日子”:中国南方大部在举行如 嫁娶、丧葬、乔迁、祭祀等重大活动时,都会找一些上知千年下知五百的风水先生,选择一个相宜的吉日。

2、“刘大”:在一些国家行政机关特别是公安系统,偏好把诸如刘局长的官称简称为“刘局”。刘大队长即为“刘大”。

3、“野鸡车”:就是没有任何手续的违法行驶车辆,也叫报废车。车辆上路行驶必须的证件为机动车行驶证、交通强制保险、年检合格贴标、驾驶人员需要符合所驾车型的驾驶证。

4、“两个豆、三司”:是对警衔的一种戏称和简称。一级警员肩章所佩缀为两颗星,即二个豆。肩章上一杠一星即为三级警司简称三司。92式警衔比99式多一道杠,一级警员为一杠两星,三级警司为两杠一星。99式其中还有技术警衔之分,技术警衔版面颜色较淡呈蓝灰色,如法医。

查看更多同志小说军警民警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