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同小说 南方和北方

2015年06月09日   来源:军警小说   点击:

军同小说 南方和北方

  李北方早在来到这个营当连长之前,就知道这个营里有个连长叫李南方。

  李北方出生在东北,父母赐名“北方”,小伙子充分遗传了东北人的血统,一米八五的个子魁梧健壮,身材匀称,一张方正的国字脸上浓墨重彩地勾勒出潇洒的五官,宽宽的额头五指见长,浓浓的眉毛直插鬓角,大大的眼睛炯炯有神,高高的鼻子英伟挺拔,小小的嘴巴红润丰厚。如果用两个字来形容他的容貌,那就是“标致”;如果再用两个字来形容他的人生,那就是“完美”了。李北方是军校本科生,从辽宁省几万名学子中高考进入国防科大,一毕业就是副连职,沾了高学历的光,当了一年排长,就被机关要走了,在作训股当了一年半炮兵参谋,正是科班所学的专业,将参谋业务打理的井井有条,没过两年半,小伙子就调了连长。

  顾名思义,李南方也出生在南方。如果稍微踮一踮脚尖,他就能够刚刚上一米七了,由于从小干的农活比较多,他的身材和腿严重不成比例,他上身结实均匀,甚至还能在腰部微微看出两条曲线来,而他的大腿和小腿却长得很粗壮,腿上还有浓密的腿毛,不过他发达的毛孔也只限于腿部,因为他的脸蛋拥有着如孩童般白嫩柔软的皮肤,即使是保养的很好的女人,也会嫉妒他的皮肤的。猛的一看,李南方绝对称不上是一个帅哥,但仔细打量一下,就会发现这个小个子军官有一种南方人精明狡捷的特征,他的额头不算很宽,但却平整的没有一丝皱纹;眉毛也不是很浓,但却弯得恰倒好处;两双眼睛时刻透露着智慧和警觉,就连闭着的时候,似乎也能感到双眼放射出来的光芒;他的鼻子小巧高耸,是典型的亚洲美女的鼻型;最有趣的莫过于他那张嘴了,因为这确实是一张只有婴儿才能拥有的嘴型,像一朵含苞欲放的花骨朵儿,与洁白的皮肤恰恰吻合。他是个地地道道的部队出来的干部,高中没毕业就回家务农了,赶上湖南省征兵,十九岁来到了部队,当了一年半炮兵后考学,上了三年大专回来就开始从排长一步步往上干,直熬过五个年头提了正连,在正连岗位上干满两年想提干部股股长,结果落马了,郁闷地度过了自己三十岁的生日。

  李北方是一连连长,年轻有为,意气风发,但缺乏基层经验;李南方是二连连长,经验丰富,心情郁闷,但却又不甘落后。第一次开营务会,一脸胡茬子的营长郝大军介绍道:“这是我们新来的连长李北方,现任一连连长,大家要多帮助新!”

  李南方微笑地向李北方伸出双手,热情地说:“欢迎你啊,北方!”心下暗想:妈的,一个新兵蛋子能当好个鸟连长!李北方斜着眼睛瞅了李南方一眼,漫不经心地说:“请多关照!”心里在盘算:这么个老东西,还在部队混个球!

  北方刚当上主官,就赶上集团军组织的大阅兵,团里动用了近一半的兵力参加。郝大军召开全营干部开了个会,决定在全营范围内挑选队列动作标准的战士,组建一个队列方阵;而后再组建一个炮兵方队。李北方和李南方都被挑选进入步兵方队,郝大军特意指定两人共同负责方阵的训练。不过由于身高的原因,李北方是排头第一个,而李南方则是排尾最后一个。

  在排方阵的时候,李南方天天跑到营长办公室,建议他们的人谁好谁好,恨不得让他们炊事班都上,结果营长把好几个本来属于一连的几个指标都给了二连,这让李北方很窝火,他本想找营长讨个说法,可他的搭档苏杰指导员却拉住了他,劝他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苏杰是全团出了名的老好人,也是一连的老指导员,北方刚来,虽然怀着一肚子气,但也不好发作,于是此事作罢。第一次和李南方交火就败下阵来,这让李北方暗下决心,一定要在队列训练中超过二连,所以俩人从一开始训练,就互相憋了一股子劲。

  五一长假一过,队列方阵的正式训练就开始了。五月正是烈日当空的季节,从未吃过很多苦的北方头顶着烈日,一肚子不愿意。而李南方则是吃苦过来的,看到排头兵李北方一脸的蔫样,他不禁皱起眉头,走到他跟前小声嘀咕道:“实在不行就下来啊,李连长,让你的兵看到,多没面子!”

  李北方瞪了李南方一眼,说:“你管得着吗?放心,我才不会打退膛鼓的!”

  南方悄悄一笑,心下想,这个小毛孩子,竟然也能当连长。

  汗水直往下涌,顺着北方的脸一直流到脖子里,北方感觉他的整个衣衫都湿透了,真想跑到空调房里好好凉快一下。如果他不是排头,就也可以像南方一样从队列里下来,在一旁指点指点就可以了,但他是排头,整个队列离了他,就没办法合练,所以他只能坚持着。此时此刻,他都可以想象得到李南方那得意的笑,哼,笑吧,笑吧,小个子,等真正阅兵的时候,看谁笑到最后!

  正在李北方乱想时,忽然听到身后“扑通”一声,他忙回头一看,只见一全人围在一起,得,肯定有人倒下了。

  北方忙跑过去,只见他们连的新兵刘建营小脸苍白,嘴唇发干,一看就是典型的中暑症状,这个笨蛋!长得挺高挺壮,竟这么不禁晒!南方得意得看了北方一眼,略带讽刺的一笑,北方装做没看见,忙指挥手下的两个人把他抬到阴凉地,而后大手一挥:“看什么看,都训练去!”

  训练休息间隙,南方走到北方跟前,笑着说:“你们那个小兵行不行?不行换个人吧?”

  北方看着南方的小白脸,笑着说:“当然可以,不过要换也得换我们连的人。”

  南方耸耸肩,说:“我倒是没意见,看营长怎么定吧!”

  北方瞪着南方说:“别老拿营长来压我。那个兵就是被晒死,我也叫他上!”

  “现在都讲以人为本,科学带兵,北方,可别硬来啊!”南方似笑非笑地说。

  “谢谢你的提醒!”此时此刻,北方真想在他那张白嫩嫩的脸上掐出一条红印子来,可看到他的脸,北方又心生一念,转而笑着问:“奇怪,李连长,别人都黑了一圈,你的脸怎么一点颜色都没有变呢?是天生丽质,还是用什么美白护肤品了?”

  南方大窘,继而拿出哨子,狠狠地吹响喝了一声:“集合!训练!”

  刘建营最终还是被二连的一个兵给替换下来了,这让北方很恼火,同时看着南方也更不顺眼了。天气是一天比一天热,北方也越晒越黑,一天的训练下来,他感觉全身就和散了架一样,没一处地方不疼,尤其是小腿肌肉,又酸又痛,有时连觉都睡不着。同一个屋子的苏杰看着北方痛苦的神情,不由得说:“听说李南方以前学过按摩,不行叫他过来帮你按摩按摩?”

  李北方眼睛一瞪,哼了一声,说:“死也不求他,看到他我就想收拾他,这个老小子,老在营长面前献媚,把我们的人都换下去了。”

  “那个刘建营本来体质就差,晒一晒就更晕了,不换下来不行的。再说,多上一个少上一个,不就是那么回事吗?”

  北方望着苏杰一脸羔羊般的微笑时,不由得更加火冒三丈了,同时腿也更疼了。就在这时,通讯员跑来说:“连长,指导员,营里通知今天晚上7点到多功能厅开会。”

  “又开会?还让不让人活了?”北方边抱怨,边起身穿上了衣服,苏杰望着北方黑黑的脸,不由笑着说:“抱怨也白抱怨,该干的活还得干,这就是部队!走吧!”

  他们来到多功能厅时,一营的位置只有两个了,一个在最后面,挨着李南方,还有一个在最前面,挨着营长,苏杰看了看,小声对李北方说:“我去前面吧,你坐后面。”

  李北方知道苏杰是在为他着想,可让他挨着李南方坐,还不如到前面去面对首长呢。

  北方坐在南方身边,南方冲他笑了一笑,白嫩嫩的脸上没有一丝黑印子,不过李北方忽然像发现新大陆一般,笑着说:“呀,南方,你多大了?”

  “三十。怎么了?”南方朝着北方不解地问。

  “三十,也不算大,但你眼角的皱纹好深哦!”李北方抬起手来,轻轻地抚摩了一下南方的眼角。

  南方大笑,心想,这个李北方,和个小孩子一样,说:“这有什么,男人嘛,都会老。再过个几年,你也有。”

  李北方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而后拿出本子来,准备记录。李南方把北方的笔记本拿过来,随意翻了一下,这个李北方,竟然拿着摘抄本来开会。不过他摘抄的这些文章倒都是好文字,看来这个年轻人,还挺喜欢文学的。

  会开始了,开着开着,李北方突然从兜子里拿出手机,李南方看了一眼,是一款摩托罗拉V8,他悄声问道:“北方,有什么好信息吗?”

  北方会意一笑,说:“当然有呀!你有吗?有给我发一条!”

关键词阅读: 小说 军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