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校男孩同性爱情小说 爱在警校

2015-06-16 16:44:01 作者: 阅读:

警校男孩同性爱情小说 爱在警校

这是一段发生在警校中的爱情。

一个是男主角——我,陆浩;另一个也是男主角——我的同学,宇凡。

1998年夏天,我考上了本省的LZ警校。在那里,我将度过整整三年的青葱岁月。

也是在那里,我认识了他——宇凡。

到校报到那天,是个极其普通的日子。烈日当空,汗流如注,在这个以酒香和酷热闻名的城市,我一路辗转,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学校。

进入校园,一路走过宽阔的操场,崭新的教学楼、图书馆,还有训练场、铸剑池、长廊……陌生的环境令我不禁有些紧张、肃然。

沿途询问,终于找到了报名的所在。我要就读的是侦查系,那儿已经围着好几个人了,其中有两个引起了我的注意:一个是皮肤黝黑、脸上长满青春痘的大个子,长得五大三粗,说话声如洪钟,隔着两层楼都能听见他的声音,样子酷似《三国》中的“燕人张翼德”。

另一人则是个身材瘦削、表情有些冷漠的小帅哥。他剑眉星目,个头不高,皮肤白净,不怎么爱说话。但就是那双眼睛,让我陡地一震——我还从来没见过如此明亮、透彻的眼睛,只是一瞥,似乎就能把你整个人都看穿一般。见我进门,他就那么无动于衷地扫视了我一眼,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不管怎么说,这些人就是我的新同学、新朋友。想到这儿,我快步走了过去。

听说我也是侦查系的新生,那黑张飞立刻一把抓住我的手,然后就滔滔不绝地介绍起来:“你好,我叫张大力(呵呵,难道还真是张飞的后人不成),德阳的。”又指了指旁边那位小帅哥:“他是曹宇凡,就是LZ本地的。还有,那边瘦高的是刘晨,重庆的;美女叫张珊,成都的……”

我也简单作了自我介绍:“我叫陆浩,也是成都的。”

大力热情地在我胸口上捶了一拳:“嘿,哥们儿,以后咱们就是同学了,哈哈……”

他的热情友好感染了我,来时的紧张顷刻间便烟消云散了,心情也觉得格外舒畅。

几个新同学也都围了过来,纷纷与我们握手寒暄。

喧嚣之际,我注意到,只有那个叫曹宇凡的小帅哥,手插裤袋站在一旁,冷冷地打量着我们这些将与之同窗三年的同龄人。

开学后那个月的主题是军训。刚开始,还觉得很新鲜,一周后,日子就在一天天累积的痛苦中度过了。

那是一种我从小到大都未曾经历的磨练,甚至让我有些后悔自己的选择。

那时候都不敢搬着手指计算剩余的时间,只能每天数着饭——一天3顿,30天军训共有90顿,吃一顿就少一顿,吃完3顿就又过了一天。也许别人会觉得很好笑,但那确实是我们度日如年最好的坚持方式。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那整整一个月的“魔鬼训练”,不仅留给我太多太多有意思的回忆,也让我明白了许多道理,练就了坚忍不拔的性格。

总体来说,军训的日子是乏善可陈的,除了在30天里与一帮新同学交上了朋友。

我们的教官是个东北人,姓赵,30多岁,个子跟我差不多高(1米79),一身古铜色的皮肤,长得相貌堂堂(后来才知道,他是我们警校最帅的教官)。

不过,此人的心也跟他皮肤的颜色差不多——黑!这是我们30天军训后,对他得出的唯一评价。

在教官的带领下,我们到了学校指定的训练场。真TNND的,那破地方没任何高大建筑,树也没一棵,就是一片光秃秃的水泥地,在LZ毒辣太阳的炙烤下,一个月下来,我们很可能会变成烤乳猪的。

教官把队伍排列了一下,我和大力等几个个子较高的男生排在了队伍前几个。军训到此算正式开始了。

和以往的军训一样,刚开始也就是立正、稍息、向左转、向右转什么的,这些小儿科,大家也都还能应付得了,也都乖乖地听令行事,认真地照着做。

一个上午就这么风平浪静地过去了。中午吃饭时,大家还有说有笑的,互相拿彼此的站相开玩笑,谁想得到下午就风云突变了呢?

查看更多爱情小说男孩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