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同小说:豹子是我亲兄弟(完整版)

2019-03-20 16:19:53 作者: 阅读:

军同小说:豹子是我亲兄弟(完整版)

小说描写的是一对异姓兄弟从相互抗拒到相互依恋的感天动地的另类感情故事。故事从少年时期的"我"写起,到"我"成为高级军官结束,人物个性鲜明,故事曲折动人,并以人性和谐的大团圆做结局。

作者:喜书郎

主角:吕英虎,吕英豹。

配角:唐营长唐生,吕连长吕明山。何股长何永贞。

写在前面的话:

《豹子是我亲兄弟》脱稿以后,曾经传给唐营长看,就文章能否发表征求他的意见。他看完文章后说里面有些描述太过真实,问豹子是否同意我这样写?我说豹子听我的。他又让我传给吕明山看,说吕明山同意发表就行。

吕明山就是当时的通讯连连长,现在在军区通讯处工作。他看过文章以后,删除了里面“唐营长、吕连长关系暧昧”这样的情节。特别是能够引起人们性联想的字眼更是删得一个不留,然后传还给我。

我问吕明山是否同意文章的发表,他不置可否,我再问,他再缄口,我就当他是默认了。

还有就是一开始这篇文章命名为《良缘》,豹子说这样老土的命名,同志们一看就溜过去了,建议我将文章改上《豹子是我亲兄弟》这样联想面较宽的名字,我一听觉得有理,也就依了他,于是就有了诸君读者面前这篇——

扣人心弦,超越亲情的《豹子是我亲兄弟》,敬请垂注。

第一章

爸爸在一个地级市当领导,官不算小,但工作忙,应酬多。可是不论工作多忙,应酬多繁,只要能抽身,他都会回家来就三餐。因为爸爸知道,一百多平米的房子,他不回来的话,就只有我这个刚满十八周岁、正在念高二的儿子在内了。十八岁的孩子一旦孤寂,就容易走偏,容易学坏。爸爸非常清楚,现在的我很优秀、很懂事,从幼儿园到高中二年级,各类奖状少说也有上百张。培养出这样的儿子不容易,但是要走偏、要学坏却不难。天下的父母亲把一万个心思放在儿女身上也不嫌多。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爸爸才尽可能的多回家。

“好小子,饭菜就做好了?三菜一汤,真不赖!”爸爸开门进来,看着餐桌上摆好的饭菜,夸了我一句,顺手将公文包靠着电视机放好,转身脱下汗湿了的衬衣。爸爸胖,出汗多,进门换衣是他的习惯。我把早已准备好的干净衬衣递过去,他一手接过衬衣,一手在我的后脑勺拍了拍,以示爱抚。

换过衬衣,洗过手,父子俩坐在餐桌旁,准备就餐。突然爸爸把眼光扫向我的卧室。

“今天谁来过?”

“你怎么知道?”

“大包小包的放在那!我说过多少次,我不在家的时候不许收人家的礼物。”爸爸的神情严肃起来。

我故意逗他:“啊!你在家就可以收人家的礼物啦?”

“我在家是我的事!那些谁送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好东西,谁送的不告诉你!”

“说!”爸爸“叭”一声放下了筷子。

“你紧张什么,我妈送我的!”

“你妈来过?”爸爸一下子站了起来,脸色一沉,往那些大包小包狠狠一指:“丢出去!全部丢垃圾桶!”

“你这是干什么?她还给我一千美金呢,怎么的?”

“也丢垃圾桶!”爸爸怒形于色。

看爸爸那个急相,我反而不急了。“爸爸,你跟我妈有仇?”

“就有仇!”

“你跟她有仇,你不收她的礼,她也不会给你送!”

“谁稀罕她!”

“我稀罕啊!我不但跟她没有仇,而且还是她的亲生儿子。儿子收妈妈的礼物有什么错?我不但要经常和我妈保持联系,长大了我还要孝敬她,就象孝敬您一样!这不会有错吧?”

爸爸不说话了,默默地坐了下来,开始吃饭。

“她来干什么?”半晌,爸爸说话了,语气明显缓和。

“唉!我想孝敬她,恐怕以后也很难找到机会了!”我叹了口气。

“她病了?”

毕竟是十几年的夫妻,就算是吵闹的十几年,但或多或少的感情还是有的,所以爸爸这样问。

“爸爸你说好话,我妈怎么会有病?她跟她的那位!那位……!”我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妈妈的新丈夫,一下子结巴起来:“要去美国定居,明天的飞机。”

爸爸不再说话了,只是低头吃饭,也不知他心里在想什么?

“爸爸,妈妈已经有了新老公,你也找个新老婆吧!”

“最好还带个新弟弟,这样你也好有个伴。对不对呀?”爸爸竟然高兴起来。

“而且这个弟弟呀还非常聪明!非常懂事!非常英俊!非常潇洒!就跟您眼前这个儿子一样!”我扬起了笑声。

“好小子,哪有这样夸自己的!”爸爸说着扬起手在我的后脑勺上又拍了拍,这个动作,真的使我感到很温馨。

“这个学期,你就高三啰!”爸爸忽然说。

“是的,学习任务就会越来越重。洗衣、做饭还真就没有时间了。爸爸,你还是赶紧找个老婆吧!”

“臭小子,你还有完没完,我老婆是你什么人?没大没小的!”爸爸笑着骂我。

过了一会儿。

“爸爸的意思是趁着这个暑假,搬进新家去住!”爸爸忽然说。

“新家!什么新家?”我感到很突然。

“爸爸在江南新城买了一套新房子!”

“真的!怎么没听你说起过?几层?多大?”

“二十二、二十三两层,加起来四百多平米呢!”

“哇噻!四百多平米,就父子俩怎住呀?”

“啊!还嫌小了是吧?”

“不是,就是太大了,光拖地板都够呛。爸爸,这回还真得请个保姆啦!”

“保姆!不请!”

爸爸一直有这个坚持。“那家务事咱得轮流做!”我说。

“轮!你新妈、新弟弟都轮!”爸爸接口说。

“还真有……?”爸爸的话出我意外,我惊诧得睁大了眼睛。

“给你找了个新妈,搬家后她们母子俩就搬过来。”

我沉默了。

“怎么!你不高兴?”

“哪能呢?我高兴!新妈……是哪里人,凶……吗?”我问。

“乡下的,是个教师,因家庭暴力……!虎子,你放心,你新妈是个贤惠的人,真的,爸爸看中的就是这一点。新弟弟名叫豹豹,我给改了,从你一字,就叫英豹。老实个孩子。以后可不许你欺侮人家!”

我默默地坐着、听着,心时真不是个滋味。

查看更多豹子亲兄弟军同小说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