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小说:小GAY和直男警察老公的同性爱

2019-03-23 14:06:38 作者: 阅读:

同志小说:小GAY和直男警察老公的同性爱

曾经的我是幸福的,好象天下的美事都被我占尽了一般,天天抱着他幻想着能一生一世。感觉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象我一样那么快乐了,找到了自己可遇而不可求的另一半,而且他还是一个另全天下同人羡慕的制服警察,然而,今天一切都没了,我还是我,天还是那个天,人还是那些人,他还是他,只是我身边再也不会有他,永远都不会再有了。

2004年那年冬天,淮北大地格外的冷,天寒地冻的,连穿着毛皮大衣的非人类都窝在家里不出门,别说我这一人类了,自从放寒假以来,我整天是窝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哪也不去。在家里除了上网,看电视,就是蒙着被子睡大觉,我特喜欢我的大床,每天眼瞅着它就搀搀的,经常自言自语的说,我他妈的死也要死在我的大床上,火化的时候也顺便带着我的床,不是有句神人说过吗:人的一生有一半的时间是在床上度过的,最快乐的事也是在那上面做的!!哎,你瞧这话,最快乐的事。

那年的我18岁,应该说是一生中最关键的一年了,不再是拿着棒棒糖,穿着开裆裤的祖国的花朵了,我靠,我也是那社会上一人了,眼瞅着这年龄一天一天的增大,离死也不远了,可我还是孤单一人,不是我不想找,实在是找不到,我可是和别的男人不一样的,我从小就自己,以前小的时候,幻想着别的男孩肯定也跟我一样,都喜欢男的,可大了就明白了,他们的我是另类啊,但是我不自卑,我骄傲。

下午一点了,我还窝在被窝里,家里好象没什么人了,不对,应该还有我和我家那只伟大的咪咪,别误会,咪咪是条京巴狗,是我给他起的名字,感觉这挺艺术的。它也不含糊,天天就把自己当猫了,还和隔壁的那一玻丝猫勾搭上了,哎,感情这事,真让人琢磨不透啊!我妈给我留了字条,说去打麻将了,我妈和我一样,她老死了,也要带着她比命还大的麻将走,我就经常对我妈说,那你也得把那三个人都带着啊,起码得凑够一桌子啊、我妈听后,不管拿起什么就朝我砸去,上次拿着咪咪就砸了过来,要不是我接的快,这咪咪也就得先走一步了/吓的它三天没敢见我妈。你说这妈当的,没把我当亲生儿子。

正吃着也不知道是早饭,午饭的时候,电话响了,我忙去接,谁啊?大白天不在家睡觉,瞎给我打电话,你累不累啊,你歇菜吧,你哪的啊,你父母谁啊?你男的女的啊?你哪单位的啊……..对方还没说话呢,我这就放鞭炮似的呱啦起来了,要是电话那边的是位老太太,或老爷爷的,非气的一命呜呼非也,起码得告我一个误杀罪,过了有半个钟头,我说累了,对面才穿来好似地狱使者的呻吟,我找小咏,我是他老公,我靠,听后,把我气晕了/你他妈是我同学吗,我这都都和你呻吟半天了,你还听不出我呻吟声啊,我就是,说吧:小咏啊,今天晚上同学聚会,你来吧,晚上好好玩玩/我一听,聚会,忙问,要凑钱吗?哪家高档酒店啊,有人请客我就去,室外的饭店我可不去哦、对方也急了,忙跟我咋呼,我说小咏你是骡子啊,叫你是你大爷我……….他也许还在电话那头张牙舞爪的时候我就把电话挂了,气死他。

晚上比白天冷多了,我裹者大衣,带着帽子,围着围巾,用我妈妈的话,就是把自己打扮成一粽子再出门,你瞧我妈这说的,我是粽子吗,我起码也还露两眼呢,那也是一忍者神龟啊!我七拐八拐的进了一家酒店,淮北这地不大,安徽最北部,一小城市,但是饭店还不错,起码不会掺着苏丹红之类的,同学门都来了,这时,王朋跑了过来,眼直直的瞪着我,大声嚷到,你小子跑哪去了,被人拐卖了,你说这拐你的人也真他妈够倒霉的,拐你,还不是自己给自己挖墓穴吗?毁了人家了/我一听着话,急了,你一帅哥就这么不靠谱了,拐我怎么了,天下等着拐我的人多了去了,我也要看那一买家是什么样的人,除非一死了儿子,死了老婆,无意无靠的一大款,而且还得病入膏肓了,我才同意卖给他。不然休想,王朋我同学,坐在桌子旁的都是我同学,我们都在这一小城市的一师范大学上学,用老辈的话说,我们这些人都社会的栋梁,祖国的未来。用我的话说,我们这就一社会的混子,祖国的末日。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刘磊上卫生间。我酒也喝了一点,就呼掰裂开了,你瞅瞅这刘磊,这正上厕所呢,还想着去吃饭,一说这我话,我觉得不对了,感情我们这都上着厕所呢。正吃着,就听见厕所传来吵骂声。一听是刘磊的声音,坏了,刘磊被打了,我和同学飞的往厕所跑,看着另外一小子抓着刘磊的领子要打刘磊,我和同学们也不干了,上去就打那小子几拳,那小子也许是看我们人多,就没怎么还手,但还是骂咧咧的对着我们大虎起来,你们几个小毛孩子,等着,我早晚要收拾你们。这时候,外面响着那熟悉的声音,抓了抓了抓了抓了的警笛声,警察来了,完了,这辈子第一次被带到警察局,心想要是被我妈知道,非活剥了我不可。我们和那小子一起被带到了派出所,警察一个一个问话,还没到我呢,我就盯着那问话的警察研究起来了,不大不小的眼睛,高高的鼻梁,端正的脸膛,头发短短的,身材也不错,真他妈的一标准的帅男,问起话来,还时不时的带点笑容,笑起来一口牙白白的,迷死人了,我正看着入神的时候,就好象听到他在叫谁,喂,做在那边的,过来该问你话了,我左看看右看看,好象就是叫我的,我心潮澎湃的眈眈切切的迈着小碎步走了过去,我当时真一花痴,眼睛都看疼了,离近看,真是把我的心都掏走了,心想,他要是一同志,我非搞定他不可,然后躺在他怀里,让他给我讲白雪公主的故事。喂,你叫什么,喂叫什么啊,问你话呢,他打断了我的话,我才晃过神来,我啊,曹小咏,我回答着,我反过问他起来,那你叫什么,问完这话的时候才感觉到情景不对,我这一罪犯反过来问警察,我迷糊啊!他到没有生气,却笑着说,我叫张涛,一级警察,就这样我也不知道他问我什么问题,他一问我一答的,他对我说,你将来也是当老师的,学生时代冲动点没什么,今后可不要再这样了,我也是从学生时代过来的,也做过这样的错事,所以呢,也没什么,你一会做了笔录,就可以回家,那个和你们打架的人也不追究了,这事就算了,你看行吗?我也是为你们着想,事情闹大了,对你们这群学生也不好,弄不好背个学校的处分,再洗掉不是会影响你们吗?我是拖着嘴巴子,用含情漠漠的眼神看着他教育着我,他好象也感觉到我的眼神的延续,就底着头,对我说,你把电话告诉我,有什么情况我通知你吧!不会为难你们的,都是学生,我也比你们大不了多少,电话,我只听清楚这一句,我急忙把电话写给他,这正是我需要的,我的未来不是梦了,我还能和他接触吗?还能看到他吗,临走时,他把我们送到派出所门口,语重心长对我们说,希望你们今后别再来这个地方了,我却回头跑了过去,对他说,今后我们一定不会再犯错误了,那今后有什么事可以找你吗?他看了一眼,笑着说,可以啊,这是我名片,今后你们要是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我别的不说,帮你们点小忙还是可以的。

那晚我失眠了,脑子里的全都是他的笑,他对我说的话,和他那俊秀的面庞,身子,我手淫了,好几次,他是第一个让我如此心动的男人,我发现我深深的爱上这个男人了,但是这只是我一相情愿的,他也许死也不会想到,在这个时候这个时间,会有一个男人苦苦的思念着他。

这件事就这样过去,转眼到了新年,家里都忙着买年货呢,我也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上街给自己购置新东西,街上的人真多啊,我可是一边看年货一边看着路上的帅男,但是感觉哪个男人都没有他那么帅,那么有气质,难道我真的是病入膏肓了,那么迷恋他。正想着想着他呢,这时,我眼睛直放光,他,是他,那个让我想想都幸福的他,那个在我梦经常出没的他。他和一男的在巡街呢。我居然在这茫茫的人海中又一次见到了,我怕他走掉,故意走到他的正面,他走了过来,当时要不是冬天,我脸非红的和那熟透的苹果一样,还好天冷,冻的苍白苍白的,我忙给他打招呼,张警官,你还认识在下吗?他笑着看着我,我晕,那笑真的是太迷人了,还是那样的好看,他对我说,怎么会不认识呢,师范的高才生啊,怎么着,也出来买东西吗/我笑着说,是啊,眼看这快过年了,我这高才生也是一人啊,也得要吃东西啊,也得过年啊,不然我不牲畜了,对了,牲畜也是要过年,听着我不招边的大论,可是他把害苦了,他大笑起来,对我说,你真可爱,说话真有意思。可爱,是说我的吗。是在夸我吗?我心爱的人说我可爱,当时我的魂都飞走了,别人也经常说我可爱啦,风趣的话,但是为什么都没有这次听着那么顺耳呢?他说,我还有一同事等我呢,还要巡街呢,最近年关了。比较乱,你自己小心点,最近新疆来的小偷特别的猖狂,你把自己的钱包管好,还有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吧,听着他嘱咐我的话,我心都甜死了。就这样,我们的第二次见面就这么草草结束了。

大年家过的一点都没意思,初了上网,就是上网,在家无聊死了,听说一些店里的衣服打折了,都很便宜,不如带着压岁钱去看看,这大过年也没什么好的,唯一好的就是腰里还能别点压岁钱,呵呵,到了市里去好几家店,邦威的衣服都是老款,以纯呢,又都太难看,去一下我们淮北地区比较出名的纪念日吧,到那里,心想着能淘点货真价实的衣服,咱也得对的上咱这张脸,刚进店,不禁感慨,这商家的生意可真他妈的红火啊!里面堵的是水泄不通,人山人海,排山倒海,郁郁葱葱的,你看我这成语弄的,平时也不怎么好好的学习,成语是一大堆,可用起来就日了。我爬山涉水的,翻山越岭的来到了衣服专柜,挑了老半天才看中一套衣服,看那款式还不错,就是质量不怎么好,关他能,这年头能买到自己称心如意的衣服就了不起了,还关他什么质量,开了票,又七拐八拐的来到收银台,准备掏钱包,我顿时蒙了一下,完了钱包不见了,那可是我好几百块钱啊,还有我身份正,学生证,会员卡,银行卡,好多乱七八糟的卡呢,完了,完了,一定是刚刚挤的时候叫小偷给顺手了,我这一个眩晕啊,不知道怎么出了店门的,也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我那么多卡,还有我多年的积蓄啊,要是小偷知道了我的密码我怎么办啊,我现在又没有身份正,又没有学生证的,我怎么去挂失啊,想着想着,眼泪就控制不住流了下来,也难怪,我家就我一个小孩,也是家族的希望,从小到大没受过什么委屈,可以说是在蜜罐里长大的小孩,哪经历过这样的事啊,我是一遇到困难就会抹眼泪的人。这重大的损失还不抹杀了我啊,不知道怎么了,突然脑子里想到了他-张涛,对张涛,他是警察,他有义务帮我找回我的亲爱的钱包,我唯一能想到帮忙的也只有他,还好手机没和钱包放在一起,不然也忽忽了。我忙给他打了个电话,那头传了他温柔的声音,你是曹小咏吧,我是张涛,有什么事吗?我忙把我所遭受到的伤害,一股脑的全部倾诉了,估计得好几十分钟吧,倾诉完一想到这得要我多少话费啊,一想到这又哭了起来,电话那头着急了起来,我说你别哭啊,你现在在哪啊,我现在过去啊,哭怎么能行啊,你等着,我忙给了他地址,不到十分钟,他警车鸣镝的赶了过来,靠,还是那么的帅,那么的迷人,我一恍惚,把丢包的事全忘了,忘了我叫他来是干什么的了,他来到我跟前,说,走,到车上去,跟我说清楚,看看我怎么帮你,我顾不得当时的表情了,忙跑到了他那桑塔那警车上,他看着我笑了笑,对我好似嘲笑的说,高才生也有哭鼻子的时候啊,上次跟你说出门要看好自己的钱包,看怎么样啊,丢了吧,看今后别人警告你的时候你听不听了,我一听这话来气了,忙扎呼到,我叫你来不是叫你埋怨我的,我也不想丢钱啊,我也不想出来被偷啊,我容易吗,我丢了那么多的东西,难过都难过死了,你当警察是干什么吃的,自己的本分工作都做不好,你们是抓小偷的,却叫他们那么肆意的疯狂,还说我的不是。我还要说的不是,你作为警察来了也不安慰一下我这良好的市民,反而骂我。我得罪你可是!他可能是听楞了把,没怎么反映过来,好半会,才说,我说你小子,我是来帮你的,你还倒打一耙,我说你口才也忒好了点吧,我看你这师范也没白上。我看着他说落着我,眼泪吃不住的流了下来,也许是委屈把,也许是为了那钱包吧,也许是因为他对我的骂吧,反正眼泪如黄河泛滥一般,如长江决堤一般浩浩荡荡的流了下来,他看着我哭,吓了一跳,忙解释到,我说你别哭啊,我最怕别人哭了,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的,谁知道你怎么那么脆弱哭了,好了好了算我错了好吗?我不该说你,我也是为你好啊,是叫你涨点记性的,我请你吃饭好吗?算我赔不是了,我一听请我吃饭,这就乐了,那钱包的事,我还有好多的卡呢,我得挂失,他说那好吧,你陪我去趟所里,我给你背个案,帮你出个证明,你陪你去挂失好了吧,我一听这话,破涕为笑了,不紧紧是因为他给我解决了事情,也是因为我可以更近一步的接近他了,我反到过来想,这丢钱包也不是一什么坏事啊,可能也许大概,会成全我的美梦呢?想到这,我这美的心里都在笑,坐在车里我一直笑,他看着我,叹了一下气,说,哎,你看看你,真的是天真,一会笑一会哭的,真搞不懂你们这些孩子,还是没见过世面啊!我心想,你管得着我为什么笑吗?你要是知道我为什么笑,还不吓死你啊,我估摸着你就该哭了吧!!!

很快的做完了笔录,背了案子,我这是第二次来这啊,真苦了我了,然后他又忙前忙后的带着我去各个部门挂失证件,看着他一脸的汗水,心想着,这可是为了我流的汗啊,我得好好珍惜啊,办完了事情,他说,我的工作完成了,我送你回家吧,看你也没什么钱坐车了吧。我看着他怒气冲冲的说,你还有事情没办完吧,他摸着头酣酣的笑着说,没什么事了啊,都办完了啊,我说,谁说的请我吃饭来着,这么快就全忘了啊,想赖帐啊,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对对对,请你吃饭给你陪不是,对吧,我怎么会忘了呢,我这是给你开玩笑呢,我也不想戳穿他,看着他那忙里忙外的帮我忙的样子,我突然不忍心了,说,你工资也没几个,这次不叫你请了,你送我回家吧,他说,别别啊,我男子汉大丈夫的怎么能在女人面说谎话啊?这顿饭我一定要请的,我心想着,请就请吧,我也饿了,可一转头想想不对,谁是女子啊,他又拐者歪的骂我,我一个拳头就上了去。我们来到一个火锅店,他点了好多我爱吃的东西,把制服脱了下来,透过雾气,我看到他那健壮的身材,那挺挺的胸肌,和那俊俏的脸,多标准的美男子啊,他要是我的多好啊,要是能跟我睡一觉~~~~嘿嘿,不能再想了,冲动很难受的。他发现我在盯着他看,说,怎么着,喜欢上我了,被我吸引了,也是,我这么帅的哥哥,哪个少女少男的不怀点春啥的,这也是人之常情啊,我看着他那么自恋的样子,也不婉转的说,我就是喜欢上你了,就是对你怀春了,咋了,不害怕吗?他一听这话,脸顿时红了,底着头吃了起来,我知道他好象明白点什么?

那晚我们喝了点啤酒,他开车没喝多少,到是我喝了两瓶就开始晕呼呼的了,坐在他车,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后来想想可真有点后怕啊,万一说了不该说的话,我就完了,还怎么见他啊,到了我家楼下,他看我晕的那样,于是,半抱半抬的把我弄到了楼下,其实当时我还算是清醒的,两瓶啤酒根本搞不倒我,我只头有点晕罢了,自己还是能找到路的,他把我送到楼道下,我一呼哧爬在了他的怀里,他抱着我,说,我把你送到楼上吧,你看你醉的这个样子,我不大放心,万一从楼上咕噜下来,你可怎么办啊,我一听这话说的,忙站了起来,谁叫你送啊,我还是清醒的呢,别看不起人好吧,我也算一能人,还怕这点酒啊,你走吧,我自己能行,他一听,忙道,我还是送你吧,也知道你家在哪,今后找你也能找得到你啊,说着把我半背半携的弄到了楼上,这时我妈妈正好出来倒垃圾,看到我那样,气不打一处就来了,我说你这孩子,一天跑哪去了,我还以为你被谁拐了呢,我和你爸正商议着再收养一个孩子,把你给忘了呢,你到是回来了啊,张涛一听乐了,直笑,我想我妈也真是,当着我的情哥哥的面这么说落我,也不给我面子,今后还叫我怎么混啊!张涛一边笑一边跟我妈解释,阿姨,我是小咏朋友,我请他吃点饭,本不叫他喝酒的,可是他为了应付就少喝了一点,谁知道醉成这样,你别怪他了,要怪就怪我这做哥哥的吧,是我没把他带好,我妈妈这一听乐了,忙周旋到,没什么,阿姨不怪你,你能把他送到家门口就说明你够朋友,进来坐坐吧,喝点茶吧,张涛,说,不了阿姨我妈也等着我回家呢,不给你添麻烦了,小咏给你送家里吧,我妈忙把他请到屋里,指这指那的把我弄到房间里,我家那咪咪搁着喉咙的对着张涛,狂吠起来,完全没把自己当成一京巴犬,全把自己当那啥藏獒了,也不知道我妈跟张涛嘀咕的什么,我就睡着了,后来他怎么走的,我也就想不起来了。

过了好几天,也不算是过,在家睡了几天,我过年基本上就是睡觉,这时候电话响了,那边传来了他我梦寐以求的声音,小咏吗?晕,还知道我小名了,一定是那天我妈叫我,他盗用了。小咏啊,告诉你一个喜事啊,偷你钱包的那小偷被我生擒了,不过钱是没了,那些证件都在,你是过来拿呢,还是我给你送去啊,我一听这话,骨碌着站了起来,太好了,谢谢你啊,你这警官朋友做的忒够意思了,不过我身体有点不舒服,我家又没什么人,你还是给我送来吧,我用撒娇的柔弱的声音请求般的对他说。他一听,乐了,说,这天下还有送上门的,你在家等着吧,好好休息啊,我下了班就去你家,凭我高科技的记性能力应该还是知道你家的方位的,我一听,高兴坏了,他要来我家,太好了,我又离目标成功了一次,我一边跳舞,一边唱歌,完全忘乎所以了,好长时间才想到,我这可是一病入膏肓的病人啊,怎么着也得,脸红头烫的,我忙跳起钻进被窝,拿着镜子,歪牙憋嘴的装着生病的样子,但是怎么装都感觉不怎么象啊。这时我家咪咪又开始它那高昂的交响曲了,还真把自己当成“四大高音狗”了,门铃随之响了,我连滚带爬的跑到门口,带一想想不能太精神了,要虚弱点,这样才能博得他的同情心啊。我弯着腰,把脸揉把揉把弄苍白点,把门打开了,他这时,正站在门外,怎么着,听说你病了啊,我来看看你啊,我心想,你大爷的,你是来给我送东西的,还看我。我这么容易被骗啊,他进了屋,咪咪不叫,估计是叫累了,爬在我脚下和我看他眼神一样瞅着张涛,估摸着也喜欢上张涛了吧,我心想这感情好,往后,这张涛可就是你另一个主人了,嘿嘿~~~我又拿狗说事了。

我把张涛引进我屋里,这也是我的目的之一,室内好说话嘛,我迈着蹒跚的步子,上了床上,他忙走过来帮我盖好被子,我心想,我真他妈的贱啊,被子都不会盖了,但是心里还是美美的,看着他给我盖被子的样子,我心里比什么都高兴,他坐在我身边,用他那迷死人的眼睛环绕着我屋子里一切,不是我吹牛,这天下还真找不到几个能和我屋子媲美的地方,到处都干干静静的,洁白的窗帘,干净的地板都能映出人来,一柜子的艺术品,一柜子的娃娃,还有我那摆了一桌子的照片,他惊叹的说,真没想到一男孩的房间居然那么整洁干净啊,厉害啊厉害,我可比你差远了,你看我这都不敢坐你床上了,我笑笑说,别假了,虽说我这有点洁痞吧。有时候也那么点自恋,可是也不值当你那么寒碜我啊。你一警察的啥没见过啊,怎么着啊,想让我气的一命呜呼啊,我曹小咏命还长着呢,我还想长命百岁呢,在我正年华的时候那啥,我还想着你张涛怎么属于我管辖呢,这就那啥了,我可不敢。想着,我就对他说,你今天来不是只给我送东西的吧,他笑着说,不是说了吗,来看你了,看看你这病情发展怎么样了,是恶化了呢,还是晚期了呢,我一听这伙了,我恶化怎么着吧,我还真得重病了,爱滋病,听说过吧,我死也得拉个棺材里陪睡的,就拉着你了。他一听,大笑起来,好啊,在棺材里蛮舒服的,晚上我们一起出来弄几个小妹妹的,大妈啥的吓着玩,白天的时候和我们的邻居打打麻将啥的,也了乐哉啊,他说完,我打了个寒蝉,这话听着怎么那么不舒服啊,怪慎人的。别死不死的棺材的好不好,你这是看病人那,什么也不买也就罢了,还说这话,想我早点完蛋啊,我说张涛,我还偏不稀罕你那套,我不怕。他忙说,你看我一听说你病了吧,急的要命,我这可是把桑塔那当成奔驰一样,一路飞奔着来看你的啊。哪还顾得上给你买东西吧,好了别开玩笑了,你还没吃午饭了吧,想吃什么,我看你这样也不能下去了,我给你买点东西你凑合着吃吧,我心想,这人,感情是对我有好感了吧,难道他也是同道中人。但是又不想,还是不要把这层窗户纸桶破不好。我含情默默的用更加微弱的声音对他说,你会不会做饭啊,我不想吃外面的饭,我这可是病着呢,万一再吃外面的不干净的东西,病情加重了,我看你怎么向我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和我的祖上交代。他忙感慨道,你不就是得一感冒吗,值当的吗,又不是七老八十的老头。我说:别那么多的废话,你到底是给我做还是不做,不做就拉倒,饿死我算了,我临死的时候会对我妈说,就是那个晚上送我回来的张涛把我给谋杀了的,你和爸爸一定要给我报仇血恨啊。我死也不能闭眼啊。张涛估计是听不下去了,不然他非口吐鲜血,气死在我床前不可,出了我屋门口,然后头一伸,说,我的小祖宗,我的地狱,你要加个荷包蛋吗?这话把我彻底的给征服,我又用我拿装得和小老太一般的童声说,要,我要一个整个的,但是不要蛋稀的哦,还有少放点葱花,少放点料,最好把那番茄给我加里面,还有~~~~~等我说完的时候,他已经在厨房忙呼起来了,我心想,我真歇菜,我这说半天,感情他什么也没听到啊,切,蒙头大睡等饭来吧!!!管他做的什么,先喂饱我再说~~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