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哥搞基:我和侦察班长不得不说的故事

2019-04-13 14:34:46 作者:帅哥坐家 阅读:

兵哥搞基:我和侦察班长不得不说的故事

伤信 —我和一个侦察班长不得不说的故事

作者: 帅哥坐家

故事要从我当兵的第二年说起。我是高考失败后我爸托关系弄进本省一个炮兵部队的,算是个关系兵。部队在粤北山区,和繁华的省城有天地之别。当兵一年了,新兵时的苦我就不说了,就说在这一年里边,和我上铺的小马还有我旁边铺的力锋结下了深厚的兄弟友谊,我们仨平时干嘛都粘在一块,连上个厕所都要结伴去,战友们都说我们是“三人帮”。我和力锋都是心很高的人,都经历过高考失败的痛苦,我们都决心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于是一块复习考军校,可惜我又一次遭受了失败,但力锋考的很不错,八月的时候收到了从北京一所军校寄来的通知书。当时大部队去海边搞为期3个月的海训,力锋和小马都随大部队去海边了。我和连队其他6个战士是我们连的留守人员。由于力锋被录取,所以从海边被叫了回来到团里面办手续准备去北京上学。一个月不见,他被海风吹得黑上加黑的,简直和黑人没什么两样了,我在羡慕他的同时也在感叹自己时运不济,同时张罗着为他送行。

在力锋临走的前一个晚上,熄灯号响了后,他说要到3连去和他一个老乡话别,于是我就陪着他过去,当时是海训期间,大部队都不在,每个营只有一个干部留守,自然对我们留守人员的管理很松,所以我们才敢在熄灯后跑到别的连队去。我们是1连,3连隔着我们只有一个连队,所以我们很快就到了3连的门口,远远的就看到有个人影在等着我们,力锋喊道:“志远!”那个人影就迎了上来,走近了,高高的,大概一米八的样子,他的夏装扣子没扣,里面也没穿背心,结实的胸肌和腹肌棱角分明,在昏黄的路灯下泛着一种古铜色的油光。最关键的还是他的脸,就象是用刀刻出来的,有一种刚毅的神情。我现在已经无法描述当时第一眼看到他时的心情了,只知道我当场楞在了原地,眼睛发直,连他们后来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反正我活了19年,第一次有这种被箭射中的感觉。当晚回到排房后,我已经记不清之前干了些什么了,只记住了一个名字“志远”和他那棱角分明的脸。

第二天我有点神不守舍,向力锋旁敲侧击打听到了志远的一些情况:志远姓林,一级士官,第三年兵,3连侦察班的新任班长,刚从教导队集训回来,之前在师特务连,他们都是湖南老乡。难怪以前我好像都没见过他呢。力峰是晚上的火车,有很多行李要托运,于是我就请了两个小时假送他到火车站,帮他忙上忙下的托运行李什么的。临上车前,力峰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他从口袋里掏出100块钱,说:“我忘记了,我还借了志远100块钱,你帮我还了吧,还记得他什么样子吧?”“记得!当然记得!”我的心里一阵狂喜,正愁找不到以后去找志远的理由呢,力锋啊力锋,也不枉我今天那么辛苦的来送你一场!

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了,吃完午饭后,我攥着那100块,飞也似的来到了3连,问值日的哨兵:“请问林志远班长在吗?”部队里的义务兵管资格比自己老的士官都叫班长。“在呢,在排房里边。”“麻烦你帮我叫一下好吗?”“好的,你等等。”

他终于出来了,看到我他皱了一下眉:“你是哪个连队的?请问有什么事情?”我晕了一下,回答:“班长,不记得了吗?我是力锋他们连的,力锋他说借了你100块钱,要我转交给你。”“呵呵,不好意思,一下没能认出你来,那天晚上主要是没开灯,又顾着和力锋说话了,所以….呵呵。”我的心里一阵发凉,敢情人家连我长什么样都忘了呀。但我还是装着没所谓的说:“没关系的,一回生二回熟嘛,我叫何鹏,下次不要不记得我就行了,呵呵。”“怎么会呢?何鹏,谢谢你了啊!进来坐坐吧。”“不了,不影响你你睡午觉了。”我的心此时狂跳,只恨不得快点离开,不然我怕自己的心会从胸腔中跳出来。在回连队的路上,我不断回味着志远刚才和我说的每一个字,此时只有两个字来形容我的心情,那就是:开心。

整个午休时间,我都在想着下一步该如何做才能接近他,可是想破了头都想不出什么办法。初恋啊初恋,你就是这么折磨人!

吃过晚饭后,我一个人溜达着,不知不觉又溜达到了3连,很令我兴奋的是我一眼就看到了志远,他正在他们连队的球场上和几个战友打篮球呢,于是我很自然地就到了球场边上看起他们打球来。志远的上身赤裸着,身上没有一点赘肉,匀称而结实,随着他的动作,胳膊上的肌肉就像一个个小老鼠在他黝黑的皮肤下滚动着,我不禁吞了一口口水。如此大方地欣赏他的身材而不会有被人发现的尴尬,我今天真是赚到了。正在如痴如醉的时候,志远发现我了,他冲我笑着,露出雪白的牙齿,喊道:“嘿,兄弟,要不要过来一块打?三个人一边!”我说:“好啊!”接着就冲上了场去和他们一块打起了篮球。志远的技术真不赖,我的球技也不差,好歹我178的个子,在连队也是主力之一。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到了7点钟看新闻的时候了,我依依不舍地回到了自己连队。

在接下来的几天晚饭后,我都会过去3连和志远一块打球,渐渐的我们也熟了。好不容易熬到了星期三,我们在周三和周六的时候晚上都不用看新闻,也没有什么政治学习之类的事情,这两天晚上是大家最开心的时候。打完篮球之后,反正也不用看新闻,于是我们几个人就去军人服务社买了几瓶饮料,坐在篮球场边上,看着渐渐落下来的夜幕,天南海北的聊了起来。说着说着,不知是谁说起了灵异事件来,别看我们都是大小伙子,对这类事情还真是有很大的兴趣呢,于是每个人都说了一个自己亲历或者是听过的鬼故事。轮到志远的时候,他说:“我们集训的教导队全是老房子,以前是一个医院,听人说邪着呢!我刚一进去就生了几天病,而且病的不止我一个呢,好些人都病了。”他还说:“那里面有一种很怪的气味,就像,就像女人身上的味道,我每次闻到那种味道就会很兴奋呢!哈哈!”我说:“里面有个女鬼吧,你可别被迷住了。”同时我心里在对自己说:“唉,志远喜欢的是女人,你怕是要单相思一场了!”

我有一台数码相机,在当时数码相机还没几个人有呢,想约志远周末去外面照相玩去,就怕他没假,因为我们一般要一个月才让出去一次。我对自己的假倒没什么担心的。没想到志远很爽快,一口就答应了,因为他表现挺好的,是他们连首长面前的大红人,而且从来不请假外出,这样要请假的话,自然很容易就批了,而且这一批还是一个整天,中午都不必回部队呢!

记得那天的天气酷热,我换上了压在箱底好久酷酷的便装,志远早在他们连队门口等着我了,他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裤和黄色的T恤,显得很阳光的样子。我打趣道:“没想到你穿便装也是那么帅啊!”他憨憨地笑了笑,摸着脑袋瓜子说:“衣服是借别人的,呵呵。”

我们在驻地的一个景点里玩了两个钟头(因为是当兵的,门票免费),照了很多相片,出来一看,不到11点,还没到午饭时间,于是我提议去网吧里打CS。他从没上过网,也没打过CS,从网吧里出来的时候,他已经被CS弄得晕头转向,分不清楚东西南北了。我说:“我请你吃饭吧!”带他到了一个饭店,他是湖南人,从没在部队外面吃过饭,也没吃过我们本地的菜。我点了一大堆自己爱吃的菜,其中当然包括我最爱吃的烤乳鸽。吃完后,我问他对粤菜感觉如何,他说:“不习惯没有辣椒的菜,下次我请你吃湖南菜吧!”我无语,这顿饭可花了我一个半月的津贴啊。

查看更多兵哥搞基班长同志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