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搞基:我和中年教官的激爱故事

2019-04-16 14:05:41 作者:安子仕 阅读:

男男搞基:我和中年教官的激爱故事

我和中年教官的故事

安子仕

PART.初遇.第一章

还是惆怅骄纵的20初年,对于自己的身份倍感骄躁不安,开始对一些不该注视的事物产生了情感,尽管那是毋庸置疑的大错特错,可自己却真的,真的很渴望有人可以陪我这样错一次,漫漫人生,可以陪我就这样在这一生都错下去吗?

还是毒辣的六月,刚刚经历高考精神上的摧残,还在魔兽世界中意犹未尽的厮杀时,大学生涯就这样悄然来临,广州,太过于熟悉的名字了。

当我拉着大包小包,顶着大太阳,白色的短袖全是汗,很是辛苦地提着拉着时,望着前方那个有名的“夺命桥”(因为桥特长,而没一个新生都得经过这座桥,所以就叫做夺命大桥)我人生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死的冲动。特别是看到旁边的小妮子们,拉着小小的行李箱,在旁边搔首弄姿,呼喊着:“师兄,我提不动,帮帮忙嘛。”

就这点小行李,真想很很的抓住哪小妮子的头发,狠狠地摔到桥下。我忍住三分钟,突然有种悲怆的感觉,为什么我不是女生呢?

在简单的哀怨后,我拉着行李,冒着豆大的汗珠,遥遥无期的看着大桥,发蒙……

正当我在思考着,企图沿用物理的原理,毕竟是物理生,两点之间,直线最短,桥是曲线,正当想要有把桥炸掉的冲动时。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孩子,一个人拉那么多行李,累不”

我一转头,却看到了一身迷彩的,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军人,饱经风霜的脸,穿着那种部队的军靴,黝黑的皮肤裸露在大太阳底下,正微笑着看着我,笑眼咪咪,身上透露出一种成熟刚毅的雄性荷尔蒙的味道。

我平时第一次感受到晕眩的感觉,而我唯一确定且肯定的是,这晕眩绝对不是因为大太阳晒的。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那双肥厚的大手,早就已经把我的行李给提了起来,就在我的旁边,豪不费力地提起来,尽管那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还不能提起来的。我那时真想在毛主席的坟前狠狠扣几个响头。

那位大叔,说:“你住在那个区,我帮你送去。”

我真的是很不好意思,又都是陌生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好人,心里怪怕的,可是看到他那憨厚老实的样子,慈眉善目的样子,应该不是坏人。说:“我住在***,大叔,我还是自己来吧。”

“***,离这里还是有一点远,不过我刚好也要到那边办点事,同道更好。”

我看着他在大太阳底下,汗水流满圆圆实实得脸庞时,短小的头发也不满密密麻麻的汗珠时,我有点于心不忍,说:“大叔,真的,我还是自己来吧。”

大叔看了我一下,又看了我的手,看着那双细嫩的手被肋得都有点血痕了,我不好意思的缩缩手,很是尴尬。

“别说了,我帮你”语气有点强硬。

我执拗不过他,也看看了有点微微痛的手掌,被汗水浸湿后,更是刺痛,脚上也好像走了太多的路,有了几个小水泡,很痛,别说拉东西了,可能走几步都得使出吃奶的劲了,想着有着大叔的帮忙也是蛮不错的。

就这样,我貌似拖着个身体,跟在那个大叔身后,看着他宽阔的肩膀,肥厚的大手,有力地拉着我的行李,汗水把他的衣服都湿透了,贴着肌肤,迷彩很薄,略显线条的黝黑肌肉清晰可见。

我知道我快要窒息了,脸上热辣辣的,心跳得厉害。

大叔看着我绯红的脸,紧张地问我,“你是不是不舒服啊,怎么脸这么红。”

我终于知道自己失态了,急忙回答说:“可能是天气太热了,广州真的很热”

“是啊,广州真的很热,对了,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啊,你就称呼我曹叔就行了。”

说完,笑眯眯的看着我,真是秒杀。

“我叫安子仕,安静的安,儿子的子,仕途的仕。”

“名字很好听啊,子仕,真好听”说完,变变哈哈笑起来,那笑声真是很大声,真是豪爽,一点也不顾忌。

一路上,他一直在和我聊他在部队里的事,一说到打枪,他就特别兴奋,整张脸都洋溢着幸福和自豪,他说,那时他一直是部队里的记录保持者,甚至十年了,都还没有人能打破他的记录。

在他的谈活中,我了解到,他是学校附近军区的团长,尽管我不知道团长的级别,可我深知这应该是一个不小的军衔。这次来学校主要是为了一些大一新生的军训事项,而且更巧的是,他是***区的军训营地的团长。

看着他厚实的嘴唇在阳光中一张一合,我的脸再一次热辣辣的,心口突突的,就像要跳出来了。一听到,他是我未来的团长,心房像开花一样,美丽极了,尽管,本人最痛恨军训,除了喊口号,走几步,我看不出有什么意义,在我从小到大的心里,能躲就躲,不过这一次,我却由衷的期待着军训早日到来。

查看更多教官搞基男男搞基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