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耽美小说:特种兵年代

2012年06月30日   来源:耽美同人   点击:

 

军人耽美小说:特种兵年代

  第 1 章

  春季大地回暖,公园里生机勃勃,各色蝴蝶忙着同花圃里的花朵缠绵悱恻。文睿单手托腮撑着石桌面,眼前摊开一本还泛着油墨味的新书。

  蝶恋花,凭仗飞魂招楚些,我思君处君思我。

  他翘起嘴角淡淡地笑,用手按住被风翻动的书页。风一阵一阵,撩拨春日情思,连那些花也借力拼命地散播芬芳。文睿合上书起身,情情爱爱杀伤脑细胞,这样不好,他可是铁血军人。抬手看表,不知不觉坐了半个多小时,文睿夹着书出了公园左转等车,二十分钟后,车在本市最繁华的商业街外停下。

  今天是三月十二日,文睿继母的生日。

  高大的落地展窗擦得纤尘不染,文睿修长的身影一晃而过,浅蓝格子衬衫扎进牛仔裤里,白色运动鞋,清爽得像个大学生。实际上,他本科提前毕业,是二十二岁的信息工程在读硕士。

  商场里人很多,文睿在音像专柜停了停,手机接到一条信息,原来弟弟文杰把他骗过来就是为了购买黛安芬去年秋季上架的一套内衣。

  “哥,咱妈早看中了,限时打折,我没空,你加把劲!”

  文睿哭笑不得。

  他是男人,怎么好意思走到女士内衣专区里选购内衣。不过想想也没什么,他又不是不付钱。文睿淡定地跟导购小姐交流,把文杰发来的尺码告知对方,导购小姐脸颊绯红,领着文睿往尽头的一排乳白色展架走去。

  “她发烧了吗?”文睿好笑地想。

  行走在两边都是内衣的过道里,看着那些颜色艳丽的布料,只觉得说不清的诱惑。突然间,在一片风情万种中有张久违的脸迫不及防闯进视线。那张脸轮廓分明,眉如刀锋,眼睛漆黑有神,鼻梁挺拔,嘴角微微勾起带股子神气。再看身形,约莫一米七八,穿着陆军常服,肩上两杠一星。

  祖天戈?

  较之从前,这人的小麦色皮肤变成了古铜色,十足一个性感的力量型男人。文睿想:“哎呀不妙,冤家路窄。”而且祖天戈手里拎着的赫然是文睿想要的那一套内衣。

  “咦?”身旁的导购小姐转过头为难地说:“先生,那是最后一套了,我们没有库存,呆会替您调货行吗?”

  文睿眯起眼睛,“调货需要多久?”

  “这款卖得很好,又限时打折,我看最快得明天。”

  “今晚不行吗?”

  导购小姐肯定地摇头。

  陋室偏逢连夜雨,如果站在那里的人不是祖天戈而是另外一个人,文睿相信自己还是愿意上前打个商量的。

  祖天戈把内衣递给导购小姐,后者拿到柜台上开票。导购小姐离开后,祖天戈一脸隐忍,左手插在裤袋里转身,看到文睿时愣了两秒。

  眼熟……文睿?祖天戈的嘴角弧度变大了。

  A市K高是全国有名的重点高中,当年祖天戈是K高一霸,文霸武霸都是他。他爹祖祥熙是省里的高官,他爷爷是开国功臣,红二代官二代说的也是这个祖天戈。祖天戈在K高叱咤风云两年后,文睿以全省中考理科状元的身份进入K高。如今,文大才子比起以前来更加结实,虽然还是那么瘦,可瘦得挺有精神,隐隐还有几块肌肉。祖天戈扬起下巴邪气地笑,文睿想不通他穿着常服怎么还能笑成这种德性。

  “闷骚。”祖天戈远远站着,只见唇形不见声音。

  “闷骚”两个字犹如惊天巨雷冲击文睿的耳膜,手攥紧,秀气的眉毛拧成结。祖天戈发现眼前这小子除了越长越帅,脾气倒比当年好上许多。

  导购小姐开好票过来,可是祖天戈现在的注意力不在那件玫色内衣上。他走到文睿面前,后者比他矮上三公分,皮肤介于白皙和麦色之间,似乎属于怎么也晒不黑的类型。多年不见,两人已由青涩少年蜕变为成熟的军人,只不过文睿知道祖天戈是军人,祖天戈却不知道文睿也是军人。

  文睿眼神清亮,薄唇紧抿。

  祖天戈漫不经心地微笑,凉凉地开口,“文大才子风采依旧啊。”

  两人离得不远,祖天戈无形的压迫感令文睿后退了一步,这人还是如此,虽然收敛了脾性,依然傲气过人。文睿微扬脑袋,视线落到祖天戈高挺的鼻梁上,不冷不热地回答,“哪里的话。”

  “哦?”祖天戈想了下,侧身接过发票,可惜指腹刚刚滑过纸面,手机响了。三十秒后,祖天戈把发票扔进文睿怀里,“我有急事要回部队。帮我付钱,然后去对面的星巴克等杜美美,把这个给她,联系方式也留给她,我把钱还你。”

  文睿惊讶地张开嘴,“凭什么……”

  祖天戈挑起眉不容置疑地说:“照做!”然后十万火急向外跑去。

  祖天戈走后,文睿真的去收银台付了钱。帅气青年提着女性化的环保袋走出商场,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一如没见到祖天戈之前的淡定。

  杜美美,当年K高的校花,祖天戈现在的女朋友么?

  文睿低头打量手里的环保袋。如果他把这玩意作为替文杰买给母亲的礼物送回自己家,祖天戈会不会从部队里杀回来……文睿突然弯起嘴角笑了,他好像不知道祖天戈在哪支部队。街上人流涌动,促销叫卖的声音不绝于耳。作为一名品格高尚的军人,文睿瞥了一眼星巴克,随后右转直走,左转再直走,拐弯挤公汽,回家替继母庆祝生日。

  一年后,文睿毕业。他本来已经顺利通过硕博连读考核,可最后关头放弃了博士学位,节省下来的时间用在学校其他学院的侦察指挥专业上。二十三岁刚过不久,文睿去了某个步兵特战旅,年轻的上尉连长新鲜出炉。步兵特战旅被称为准特种兵部队,既可用于常规战斗,也可行特种作战。文睿在这里被磨掉了无数层皮,借由高中时的底子,技术型军人硬生生在这片藏龙卧虎遍地兵王的军营有了立足之地。近一年期间,文睿大功小功立了不少,二十四岁不到升为少校,同时迎来本军区特种部队的选拔邀请。

  第 2 章

  祖天戈这一年过得十分潇洒。自从杜美美因生日那天没有收到礼物赌气提出分手,祖天戈就趁机断了同这位大小姐的联系。

  世交什么的真是作孽!祖天戈叼着烟想。

  花开四月,基地周围墨染似的翠峰山峦起伏,湖里春光潋滟。祖天戈咳嗽了几声,花飞红,风拂面,眼前不是一群佳人华清池中洗凝脂,而是一群全副武装的军人争相下水,真有够煞风景的。

  一中队的中队长江忠是祖天戈的老上级。祖天戈二十四岁零六个月时进入苍狼特种大队,他是那一届的主教官。这会儿,江忠立在湖边,表情严肃。祖天戈盘腿坐在草地中央,嘴里含了根草,两只手懒散地撑着地面,就像压住了一整块绿色绸缎。祖天戈优哉游哉,江忠却被人盯得青筋直冒,后者把现场交给一副队,自己背着手踱了过来。

  “你小子,”江忠在自己黝黑的脸上抹了把汗,居高临下地问,“在这做什么?”

  祖天戈吐出嘴里的草,咧开嘴露出整齐的白牙齿,“这不是偷师么。”江忠沉着脸抬脚朝祖天戈的大腿踩去,祖天戈灵活地翻身,拍拍P股站起来,嬉皮笑脸地嚷道,“我想您了呗。”

  “抬头不见低头见,你能跟我一辈子啊,都要升了。”江忠一脸恨铁不成钢,“就年底的事,中校,你还不到二十七吧?”

  “是不到。”祖天戈挺得瑟。

  江忠也笑了起来,有些宠溺。“立了功升得快,好小子。”他拍了拍祖天戈的肩膀。祖天戈原本在一中队,后来上头有意年底授衔,三中队的队长又要转业,便把祖天戈调了队。

  “老三比我仁慈,看你精力充沛的样子,想找我加餐直说。”江忠是出了名的铁腕,所有训练到他这都得加三分之一的量。祖天戈也是这么熬过来的,不能说熬,他明明挺享受这种训练方式。

  祖天戈摸了摸鼻子,笑嘻嘻地看着江忠,“队长,我最近忙,过来打个招呼。”

  江忠哦了一声,“又要来新人了,这次轮到老二主训?”祖天戈点头,那边一副队已经准备回基地吃午饭。祖天戈跟着一中队往回走,江忠说:“过两天可能有个任务,你回来时我刚好出去。哎,正好帮给我儿子买个玩具,他下月满周岁。”

  祖天戈立马应道,“好啊,我也给儿子买一个。”

  “嘁,你自己生。”

  几天后,被群山环抱的苍狼基地陆续升起几架直升机,祖天戈慢条斯理掏出一副墨镜架在鼻梁上,他的目的地是同军区某师某步兵特战旅。

  天高云淡,清晨的阳光如约而至。

  文睿打好背包站在路边,送行的战友都被他赶了回去,整了整军装,想到今天要去苍狼特种大队参加为期三个月的选拔,心神有点恍惚。说真的,他当初进入军校也是迫不得已。谈不上保家卫国,更妄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他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偶尔有人闯入也只是匆匆过客。文睿最大的乐趣是读书,一笔一划拆解了刻进脑子,别人难以记下的公式,瞧见了头痛的题目在他眼里就是伊甸园里甘美的果实。后来进入K高,他开始打架,今生唯二的乐趣之一除了读书,另一个应该拜祖天戈所赐。

  说起祖天戈,文睿想到之前那套女士内衣以及更久之前K高的鸡飞狗跳。有些人自恋而狂妄,偏偏又具备这种资本。相比周围的人,这种人犹如恒星吸引行星,那么理所应当顺其自然,呼风唤雨,为世界的中心。文睿的高中生活混乱了一年,平淡了两年。罪魁祸首祖天戈毕业后,他便立志刷新祖天戈留下的所有记录,校内、市内、省内,似乎这样他才能放松心灵,让自己的世界归于平静。文睿想了很多,等待的时间过于漫长,终于他也开始不耐。这时前方出现一行纵队,文睿与其中某些人互相敬礼,入队,往停机坪走去。这一路,似乎所有人都很兴奋,文睿也在笑,只不过没那么夸张。他已经太久没有强烈的情感波动,好像现在没什么能够轻易调动他的情绪。

  由于步兵特战旅是特种部队重要的兵源来处,苍狼特种大队的大队长黎星宇让祖天戈跟着运输直升机过来,一次到位,避免分批接收浪费人力物力。关于接人这事已经提前几天下了通知,祖天戈来得早,一个人斜靠着舱门,右手搭着蜷曲的右腿,左手夹烟,左腿吊在舱外。

  “三副队。”直升机驾驶员走到舱边略显无奈地说:“你好歹给苍狼留点形象吧。”

  挺帅一特种兵少校,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祖天戈干笑两声,吸完最后一口烟,从直升机蹦到地面,仰起头说,“老万,笑一个,别把人吓跑了。”他要接的人在远处整整齐齐走成一行,精神抖擞。

  “你啊……”老万翻了个白眼,扭头回自己的驾驶座。

  祖天戈讨了个没趣,转过身轻松地站到一边。文睿老远看到运输直升机的阴影下立着一个人,近了望过去,居然是冤家对头祖天戈。靠!惯用文明礼貌用语的文睿不由在心底骂了一句。骂完后万年波澜不惊的脸上竟然是掩饰不住的好奇,原来他在苍狼特种大队?他是特种兵?

  一群人立正敬礼,“首长好!”

  祖天戈回礼,看到文睿那张帅气的脸时有瞬间的疑惑和震惊,随即,他开始不动声色打量这群人,当然重点是文睿。

  “报告!我们是第一批,过会还有一批!”站在文睿前面的少校很自觉地向祖天戈做起汇报。

  祖天戈指着直升机,“你们先上去。”

  文睿硬着头皮紧盯舱门朝前走,祖天戈就在旁边,以一种捕捉猎物的眼神盯着他的侧脸。文睿的嘴角瞬间耷拉下来,三下两下钻进机舱最深处。

  “小子嘿……”人都上完了,祖天戈嘴里轻飘飘吐出三个字。

  精算师是文大才子当年的梦想,这点祖天戈记得很清楚。如今居然在参加选拔的人员中看到这张脸,祖天戈刚才差点绷不住,想把文睿拎出来问清楚,你丫的怎么也念了军校?

关键词阅读: 军人 耽美 特种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