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武侠小说《天下第一》

2019-05-15 14:32:06 作者:wudixiaoheihei 阅读:

武侠BL短篇:天下第一

作者:wudixiaoheihei

本文讲述了一个最终不可得的爱情故事,套用了一个武侠的外衣,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一壶清酒,一袭白衫,一曲斜阳,一方小亭下坐着一个身材欣长的男子。男子轻抚着琴弦,鸟儿仿若都被琴声吸引了过来,聚集在小亭的四周莺声燕语。

琴声骤然停下,只见小亭外来了一个半大少年,面相憨厚,一身短打劲装,背着一把长剑,看着很是结实,衣裤上沾满了灰尘,显然好些天没有浆洗过。

男子拿起精致的酒壶,不疾不徐地往桌上一小巧的玉色酒盅斟酒,头也不抬的说道,:“所为何来?”

只听嗡的一声,少年已拔剑出鞘,原本略显憨厚的面庞尽显肃穆,群鸟似被杀气所惊,纷纷飞离这是非之地。

“阁下可是天下第一姚仲明?”

“是又如何?”

“十年前,你可还记得有个叫张栋梁的,曾经向你挑战过?”

“或许有吧,不记得了。”

少年听了这话,仿佛受到了巨大的侮辱,嘴唇哆嗦着,半天说不出一句话,脸涨得通红。憋了半天,索性放弃再问,直接一剑向姚仲明刺来。姚仲明不急不慢地屈指在剑身上一弹,剑身如被一股大力击中,被弹中的地方往外弯曲,长剑随着发出铮的一声悲鸣。

少年招式不乱,持剑顺着力道划出一个半圆,继续斩向对方胸膛!此时姚仲明刚好把酒斟满,右手手背在酒盅壁上一拂,只见一道玉色残影飞向少年持剑的右手,而残影正是快到看不见的酒盅!

“啊!”少年惨叫一声,左手捂住右手手腕,指间殷殷流出鲜红的血。手中长剑掉落在地,而小酒盅早已正好弹回石桌上,里面的酒竟然分毫也没有洒落!

姚仲明此时才抬起头来,一张普普通通的脸上长着一双极为明亮的眼睛,眼神清澈却好似不带任何的情感。

“名字?”姚仲明说着,一边拿起酒盅轻嘬了一口酒,一边漫不经心地看着忍不住痛蹲在地上的少年。

“张,张子秋!”少年忍痛答道。

“好,我会记住你的名字的。”姚仲明把酒一口喝完,眼中寒光大盛,杀气乍现,凝聚内力于掌中,正欲用手中酒盅给予地上少年最后一击!

此处乃是荒郊野岭,这少年眼看就要丧命于此,大概也再无旁人能施以援手。

“爹爹!”原来凉亭石柱后面竟然藏着一个男童,大概才十岁年纪,面目清秀,长着一双和其父一模一样的明亮眼睛,所不同的是这双眼睛让人觉得充满了生气。姚仲明听到男童的呼唤,立马收起了杀机,酒盅好似受不了这骤然的变换,在手中直接化成了一堆粉末。

“爹爹!”男童跑向姚仲明,说道,“能不能不要杀这个小哥哥呀?”

姚仲明掸落手中碎屑,把男童抱起来,说道,“小宝,此人应与我有仇,才这般年纪已有如此的武功,假以时日,必成大器。若现在不杀他,等到为父年事已高,或就去了,他来找你寻仇,你叫我如何放心。”

姚仲明把男童放在石桌上坐着,轻抚着男孩的头,“小宝,你天生根骨不强,不是练武的材料,就算再怎么练恐怕也不过江湖三流水准,到时候自保都成问题,可不能再多个后患。”

小宝看了看那少年,而少年显然已经熬不住疼痛,昏厥过去了。小宝脸上露出不忍之色,哀求道,“爹爹,就放过他吧,这个小哥哥好像才比我大几岁。”

姚仲明轻叹了口气,“好,小宝,我答应你,兴许这是个知恩图报的,以后能帮到你也说不定。”

姚仲明起身抱起昏迷不醒的少年,小宝拽着爹爹的衣襟,大小三人沿着小路向着山顶走去,那里正是父子二人隐居之所。

第二天正午时分,张子秋从一阵疼痛中惊醒,只觉右手好像不是自己的,又痛又麻,犹如手被丢在油锅里,被热油煎炸的起起伏伏。张子秋疼得想要大喊,却咬紧牙关忍着,不让自己叫出来,额顶的汗珠好像瀑布一样,全身都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勉力睁开眼睛,发觉自己躺在一块木板上,身处一间陌生的茅草屋,窗棱上满是蛛网,显是好久没人住过了。

“小哥哥你醒了吗?爹爹,小哥哥他好像醒过来啦!”

张子秋闻声转过头去,发觉一个小男孩儿趴在床边,正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自己,姚仲明立在男孩儿旁边,一脸冷漠。

“醒了?”姚仲明问道。

张子秋不敢张嘴,怕一说话就会情不自禁的痛叫出声,只得点了点头。

“醒了就好,若不是小宝求我,恐怕你早就死了,我要你记住这点,不然我随时可取你性命。”

张子秋看了看小宝,知道自己的命是眼前这个天真孩童救下来的,而这孩童却又是姚仲明之子,一时心里五味杂陈,忧愁自己该如何还这救命之恩。

“你的右手腕骨全碎,已帮你固定好上过了药,但这辈子你都别想再用右手拿剑了。”姚仲明随意说着,不顾此事对这还不到二十岁的少年是多大的打击,“总算你年纪尚小,现在开始练左手剑也为时未晚。“

张子秋听着这勉强算是安慰的话语,一时悲从心来,呆呆的仰着头看着屋顶,脑中一片木然,顶上横梁好像在眼中不停的打转,耳朵里嗡嗡作响,终是承受不住这打击,晕了过去。

姚仲明微微叹了口气,对小宝说道,“小宝,我们走吧,若是他熬不过来,以后也就是废人一个罢了。“

小宝担忧的看了看躺在木板床上陷入梦魇的少年,起身跟父亲一起走出了茅草屋。姚仲明来到屋外,指着放在炭炉上的陶罐对小宝说道,“小宝,你药方都记得了吗?“

“嗯,爹爹,我都记得的,”小宝得意地说道,“当归,白芍,生地,连翘,枸杞子,狼尾蕨,续断各九钱,川芎,制乳香,三七各四钱,桃仁,防风各六钱,茯神十二钱,炙甘草三钱。“

“很好。“姚仲明揉了揉小宝的头,小宝正仰着头,一脸憧憬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好,傍晚之前为父就把冰糖葫芦给我的小宝买回来,”姚仲明刮了刮小宝的鼻子,”不过要切记,我回来前你都不要进这屋子了,小心里面那厮醒转过来伤了你。“

小宝乖巧地点了点头,看着姚仲明两个起落便消失在了远方。小宝转回身趴在茅屋的门上朝里张望了一眼,看到里面的小哥哥还没醒,表情甚是狰狞,身体还时不时颤动一下,吓得赶紧缩回了头,回到自己和父亲住的木屋内,拿起一本医术看了起来。

张子秋再次醒来已是午夜,他想着镖局里对自己寄予厚望的叔叔伯伯,总是担心着自己的母亲,想到上个月和贺二叔喝酒,贺二叔酒意正酣的时候曾对自己说过一件事。十年前他和父亲走镖时,曾遇到两名剑客比武,不过十招,一名剑客的剑就被击落在地,身受重伤。而另一位剑客在胜负已分之时仍想取他性命。贺二叔和父亲当时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欲出手拦阻,并斥责剑客心狠手辣。

据贺二叔回忆,当时那名剑客连剑都没出,只凭剑鞘便将两人打翻在地,连话都懒得说一句,直接结果了与他比武之人的性命。当时父亲报上自己的名字,并问剑客的名字,发誓以后必再向他挑战,一雪耻辱。当时那人漠然的看了躺在地上的两人一眼,不发一言就走了。直到两人在客栈休息疗伤的时候才从江湖过客那里得知,那名剑客的名字正是姚仲明,而与他比武之人竟是当时的天下第一剑王巍!

张子秋隐约记得,正是十年前父亲走镖回来,父亲再没有像往常那样带自己去集市玩耍,对母亲也没有了笑容,只是一个人在院中苦苦练剑。自己长大之后,父亲剑也练得越来越少了,只是整日里唉声叹气。

江湖里时常传出有人挑战天下第一的消息,父亲对这些江湖传闻总是格外关注,每当听得挑战之人屡屡落败,父亲总是苦笑,并格外关注自己的武功进益。而自己和镖局好手比武获胜的时候,父亲却每每早已摇头离去了。

当时偷跑出镖局的时候自己是那样的年轻气盛,踏入江湖的这一个月余的时间,几乎从无敌手,人人无不称赞自己一声少年英雄,越觉志得意满,已经足够挑战天下第一,为自己的父亲争一口气,成为天下第一,让父亲骄傲。

张子秋想到这里,泪水忍不住从眼角滑落,遑论天下第一了,从小夏练三伏,冬练三九的功夫都废了,更悲的是恐怕以后再没机会能得到父亲的赞赏了。

张子秋想要用左手擦擦眼泪,手指却不经意被轻轻扎了一下。张子秋浑身疼得转不开身,左手在床上摸索了一会,取出一个细长的木签,放在眼前借着月光一看,原来是一根吃了一半的冰糖葫芦。糖葫芦被油纸包好,刚好放在了伸手就能够到的地方。是谁呢?张子秋想着,必然不是姚仲明,他没那么好心,要下毒还不如直接一掌拍死自己容易。难道是那个小孩儿?

张子秋不再多想,咬下一颗圆滚的山楂球,山楂合着冰糖化作一片甘甜润进喉咙,真甜!张子秋已经记不得自己有多久没吃过这小孩才吃的零嘴了。在小的时候父亲带自己逛集市总爱缠着父亲买一串,父亲总是笑眯眯的抱着自己,被父亲用宽大的手掌拖着,靠在父亲的怀里,让自己在扎满了冰糖葫芦的草棒子上挑。每次往往要挑上大半晌功夫,但父亲从来不急,等自己细细计数着每串糖葫芦的糖球数目。小贩往往会等不及,父亲总是好言相劝,每多时候更是要多塞给小贩一些钱,小贩才会不耐烦的继续等着。

半串糖葫芦勾起的回忆好像比糖葫芦还要甜,张子秋回过神来还想再吃,发现早就不知不觉中吃完了。看着光秃秃的木签,张子秋把木签放在口中体味着残留的甜味,再也睡不着,就这么睁着眼睛熬到了天亮。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