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便利店:那些年,我们一起看过的Gay片

2012-05-29 20:30:46 作者: 阅读:

《G片工厂》自序:我们都是看G片长大的

第一次买G片

高中二年级,在报纸上发现邮票大小一则广告:“小马阳刚男男影带”。气血瞬间激升,直飙脑门。打了电话问详情:必须先花点钱购买一本目录,之后才能依影片编号挑选、购买。我慎重地取了一个四平八稳的假名,地址留的是学校。每到下午第三堂课,我便坐立难安、魂不守舍。下课铃一敲,我拔足奔出教室到训导处窗台边,急切翻找有没有写着自己(假)名的牛皮纸信封套,被压叠在大堆信件的底下。

望眼欲穿、焦急等待七天之后——有了!直航男欲国度的机票,寄来了!我一把抽走那信封,迅速塞进制服领口缝隙,用腋下紧紧夹住它。熨斗一样热烫着,逼出我额头鬓边大把的汗。这信封要是被教官发现就完蛋了,男女A书顶多没收加口头警告,两个男人脱光衣服在床上相干……应该会在保守的教会学校掀起滔天巨浪吧……

趁宿舍晚自习溜进厕所,兴奋到发抖地把藏在参考书里的G片目录摊开——金毛、黑发、斯文、帅气、健壮、粗犷……形形色色的裸男干成一团,那些图片简直轰一下炸掉了我的脑袋。

他们做的正是我哈了好久却从不敢对别人讲的事!

就着厕所昏暗的灯光,我屏气凝神目不转睛,一页页往下翻。先看图、回头再读文字介绍,我的脸热胀得不能再胀了——底下那根更早就翘得半天高。还一抽、一抽……抖动着咧。

在墙板留下“到此一游”的高射炮液迹后(谁在高中男舍不这么做?),我小心翼翼把目录夹回书里,虚脱而满足地走回寝室。这薄薄小册的威力竟比同学给我看过的任何一本A书还惊人,远出我的意料。我就像是,在尝试过无数次错误后突然找到那一把对的金库钥匙,轻轻一插、一转,门后巨量的宝藏已经迫不及待夺门喷涌而出。

在几部影片的编号上,我拿红笔一一做记号。“总有一天我要买到!”十七岁许下的愿望,已经和男人脱不了干系!

我的第一部G片

《Jungle Heat》,Kristen Bjorn的作品。我对拉丁男人没特别偏爱(什么人种都没吃过哪有资格谈偏爱),不过全片都是大块头肌肉男、喷射高达40次,片尾一段还有两人拿肉B“啄”香蕉树的奇情戏码,对于钱只够买一部片的我来说,是反覆估算多天之后才下的决定。

周末返家,趁爸妈出门不在,我蹑手蹑脚来到电视前,把影带送进机器。心脏狂跳——既为迎接即将登场的精采画面,也为随时都可能破门而入的二老。

结果第一场戏进行不到一半我就“出来”了。匆匆取来卫生纸,带着羞惭清理干净,退出片子放回纸袋。像只是一支船桨划过一池春梦,无痕而有余波荡漾。

大学时和一群Gay友同住宿舍,娱乐之一是“G片欣赏大会”。大伙兴致勃勃把影带放入匣内,按下Play键播了5分钟后便各自陆续把视线移开,忙自己的事。和一群没有发展可能的朋友看G片,健康得有点怪吧,却是在这样的时空不意再见到《Jungle Heat》,我的初爱。

晃亮白惨的日光灯兼加众目睽睽,炮管垂头丧气,令我加倍想起永远昂然气盛的年少。

我曾想当一名片商

VHS的退场速度跟年轻时候的我换男友差不多。因为光碟便宜,加上饱暖思淫欲,出社会后不知何时开始我养成了买G片的习惯,很快就到了需要拿大口纸箱来装的程度。

也就是在此时,我在《Glory》杂志(现在的《Good Guy》)发表了第一篇关于G片的文字。篇名取作〈G片看太多〉,把我身为一位忠实影迷的“歪看”观点,写了出来。看G片……除了使观众的X欲得偿,影片“本身”也负载了许多可供研究与挖掘的题材。为什么萤幕上每个男优都那么有挡头、那么持久?为什么配音员的呻吟声永远和演员的嘴型对不上?又,那些名扬四海的巨星和导演,背后需要经过哪些历练和艰辛,是外人想像不到的?产业规模壮大、发展早已井然有序的欧美和日本G片工业,又有什么业内秩序和运作逻辑?

轻轻一挖,资讯、趣闻、八卦如泉涌般冒出。我追索出自己喜爱的明星如Cole Tucker、情侣档Colton Ford与Blake Harper比传奇还精采的生命故事,也从Amazon订来Aiden Shaw写的小说,Joey Stefeno、Kristen Bjorn、Michael Lucas、Blue Blake和Ken Ryker的传记,托朋友带回每年的Adam Gay Video Directory和全套的Fallen Angel导演珍藏版原装片,充实自己,也作为写作时的参考。这些开销、加上买片的花费,我不时安慰自己:就用稿费来贴,应该可以勉强打平……

那时候还在一起的前男友,因为沉迷玩乐,被卡债压得无法喘息。当我仅有的一点积蓄都进了他的口袋且显然看不出有任一点想归还的意思时,望着那座庞大的“片库”,我在电话这头问:你要不要卖G片?烧录机和母片我都有。无本生意,获利惊人。上来台北,吃住多你一个人——我养你。

那是我仅能说出最体贴的话了。但他并未因此深受感动、铤而走险。分手以后我暗中松了一口气:他双鱼座傻呼呼的个性,万一亲自外送,没遇上警察也恐怕要和客户上个几次床才能顺利成交。

我的片商朋友们

没有他们,就不会有今日的我。这话绝对出自肺腑。大多数朋友在网路下载G片,我则是每一片都用买的。因为受不了龟爬一般的下载速度,更不愿把吃饭的家伙(手提电脑)开上一整天,仅只换来区区几部(不完整的)G片。我喜欢翻找碟片时那份无可替代的“坐拥三千佳丽”快感,更喜欢用大萤幕电视看G片,享受满眼尽被肉色男体塞爆的充实。网路下载的G片通常仅限个人单机欣赏——太小家子气了。

第一个在光天化日下认出我的读者,就是我的片商。那时候《G片工场》开始在Fridae连载,我在每篇文章的最后都附上自己的交友档案——不是为了搞奸情而是让读到这些文字的人至少知道自己不是在听一尾鱼、恐龙或者是外星人说话。多次交易愉快的片商C,或许是卸下心防,骑摩托车到我公司楼下当面交货。他掏出片收了钱之后并未像其他人逃难一样慌忙离开,反而用眼角余光多扫了我几眼。

“你是不是那个……写G片的谁谁谁?”

对啦是我,想不到会被认出来。拿笔的人寂寞惯了,知道写的东西真的有人在看,多少有些意外。C是个可爱而害羞的男孩,问了那句话后就没往下说。后来我们在MSN上聊开了,我也才发觉:G片片商看似收入丰厚,其实心酸之处所在多有:

警察伯伯时常假扮买主,等片商傻傻上门而后痛宰。所以除非真是熟朋友、老主顾,否则贸然出门面交,等于和鬼见愁打交道。

同业才是永远的敌人,你永远无法预料他们何时会向警方告密,在你最无防备时猛捅一刀。

必须懂得如何与“傲客”周旋——其实就是“永远伏低作小”。客人说,买了才发现片子不喜欢?别据理力争,二话不说,马上换。客人说,自己选的片和寄来的不相符?再寄一包给他,更别小里小气要他把错的寄回来。斤斤计较的结果,等于和警察正面宣战。

明知风声鹤唳、于法不容,还是硬要跨进这一行——不是太笨就是够有种。不然就是其他职业都不想也没办法做。刀口下讨生活,这“地下经济”不但要防警察的追缉,更防不胜防于周遭同业的夹挤,以及永远贪心、欲望永不可能被满足的客人们。

然而他们待我极好。会趁我没注意的时刻偷偷打点折扣,或在邮费上替我省点银两。我喜欢他们在刀口下仍不忘散放的人情味,当他们确知你千真万确为了买G片而来,一出手还是连眼皮也不眨一下的成千上万(更高招的片商,还仿效7-Eleven玩储值卡那套,害我时时惦记得心痒),他们对你的礼遇和福利,还真能窝心到令人喜出望外。

然而缘分竟可如此奇妙。我最初识得的片商——小马,透过朋友找到我,问我有没有意愿为他们最新一期目录的文字操刀……

这次G片真的看太多……

“小马”耶……是、小、马、耶!小马邀我耶!世界上的缘分有没有这么巧!

我的“最初”,超响亮的老字号,十多年来不间断供给全台男同志无数在现实生活中不可能成真的完美性幻想,80年代以降的台湾,“小马”就是G片的代名词,别人的广告再大、片子再多,小马仍然一枝独秀、屹立不摇。它就是台湾G片业的林青霞、林志玲,绝对地独霸一整个时代的风骚。

查看更多彩虹便利店Gay片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