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同志行系列报道:引人遐想的同志浴池

2014年11月06日   来源:酷儿话题   点击:

荷兰同志行系列报道:引人遐想的同志浴池

  作者:Adrian

  来荷兰之前,早已听闻Thermos Sauna是欧洲历史最悠久的同志浴池之一。穿梭在阿姆斯特丹曲曲折折的大街小巷,心中对目的地更加充满期待,脑子里不由地蹦出无数问号:那里到底有没有成群的金发碧眼帅哥?是否有花样繁多的娱乐设施?到了门口能否鼓足勇气走进欧洲的同志浴室圣地?甚至……今晚会有怎样香艳的邂逅?

  此刻正值荷兰同志运河骄傲游行的前一天,夜晚的阿姆斯特丹街边坐满了从世界各地慕名而来的游客,他们惬意地享受美食,热烈地交流对美好生活的看法,每个人的表情都轻松而舒畅。我一路走来,初来乍到的陌生感烟消云散。

  经历一番探险后,Thermos显眼但也不张扬的霓虹灯箱出现在眼前。值得一提的是,一位热情的当地小伙看到我在研究地图时,一下就猜中了我的目的地,微笑着把我领到门前。

  不得不承认,拿着招待发放的两条毛巾踏进入口时,心里有些忐忑,握着记事本和圆珠笔的手也微微出汗。然而一旦系着浴巾走入,放眼望去,皆是无边的肉色空间,仿佛进入似曾相识的美好世界,心情顿时放松。

荷兰同志行系列报道:引人遐想的同志浴池

  还没来得及看清周遭情况,一位来自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帅哥径直走上前,主动介绍他来荷兰的目的,并热情地提出为我带路。事后想来,若不是他一路专业的“导游”,我一人恐怕难以窥见这五层“迷宫”的诸多精妙。这位金发碧眼的小帅哥开心地向我介绍道,每个人都说他是个十足的绅士,而且“very handsome”(非常帅气),看到我微笑点头完全同意后,他才十分满意地做了个“请”的动作。

  随后我们在第一层的泡泡浴、干蒸桑拿、蒸汽浴、淋浴、泳池、小酒吧、厕所以及无处不在的、入口十分隐蔽的暗房等处事无巨细地逛了一圈,99%的顾客都是高大威猛的白人男子,可能是由于对27岁以下年轻顾客打折(10欧元,原价18欧元)的缘故,加上正值游行前夜,年轻鲜嫩的帅哥占了很大比例,令我有些意外。遗憾的是,所有人出了浴池都规规矩矩地系上浴巾,引人遐想的同时又留有余地,真让人欲罢不能。

  即使在浴池,欧洲人享受生活的精神也有所体现。所有浴客看上去都很悠闲,这里两个金发小帅哥在碧蓝的泡泡浴池开心地交谈,那边一位老帅哥以十分标准的姿势跳入泳池,不远处吧台旁几位相识的年轻人可能说到有趣的事,开怀大笑起来。走到水汽氤氲的桑拿和蒸汽室外曲折的走道上,拐角处有几扇不易察觉的小门。丹麦帅哥顺手拉开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只听见毫不掩饰的欢愉声。

荷兰同志行系列报道:引人遐想的同志浴池

  接着来到第二和第三层,走过狭窄老旧的木质楼梯,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整个浴室唯一可吸烟的休息区,绕过去就是一大片传说中的Cabin(小屋),与干蒸桑拿房类似,都是木质小房间。紧闭的门后不断传来阵阵更为美妙的音乐,开启的门后无一例外都是充满期待的眼神,浑身上下不着寸缕,纷纷摆出最诱惑的姿态,或横躺在皮质沙发床上,或高贵地伫立在门前,或夸张地展示浑圆挺翘的臀部。在我看来,他们分分钟秒杀阿姆斯特丹著名的红灯区橱窗前搔首弄姿的职业美女们。赤裸的人们在狭窄的过道来来往往,寻觅属于今晚的激情,在接受饥渴目光洗礼的同时,也挑选着躁动不安的心。

  看完仅能容纳两人的小木屋后,我们来到第四层。这里的灯光比前两层更昏暗,显得无比神秘、充满诱惑。暗红灯光下,更开放宽敞的皮质沙发床上,隐约可看多个赤裸肉体在交缠,却难以准确地说出他们的数量。小心翼翼地穿过他们身边时,我的手差点被稀里糊涂地牵进其中,惊起一身冷汗,他们的投入程度可见一斑。稍微一转角,又是另一片天地。如果说前面的皮沙发还能勉强看清一二,此时已进入完全黑暗的王国。丹麦小“导游”紧拉着我的手,凑到我眼前作了个“嘘”的手势。身处这片放佛虚无的空间,我听到这一生最难忘的“音乐”之一:纯粹的高潮,纯粹的同性抚慰,纯粹的低吟浅唱,纯粹的狂野力量。我们迅速地、蹑手蹑脚地穿过这片欲望森林,来到五层门口,一时无法回神。

  这时丹麦小哥故作神秘地卖关子,让我猜猜门口的四根粗铁链有何用途。猜测未果后,他揭晓了令人唏嘘的答案。虽然这四根链子现在空悬着,但有时会牢牢拴住一位自愿献身的帅哥,让他大敞双腿,任何来者均可上前“体验”。我特意确认了一下,这不是浴池安排,完全是一些帅哥的自发行为,角落里还陈放着各种不知名和叫得上名字的器具,最显眼的是一些尺寸骇人的人造阳具,随时供人享用。对当地人来说,这是再正常不过的情景,比起满大街一应俱全的性用品商店,这里只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荷兰同志行系列报道:引人遐想的同志浴池

  重返一楼后,我难以抵挡丹麦小哥的盛情邀请,把各种洗浴设施享受了个遍,放佛排遍全身污秽。走出Thermos Sauna,再次呼吸到阿姆斯特丹的清新空气,已近凌晨一点。奇怪的是相比几小时前,走向此处的帅哥更多了。经询问,原来各处游玩的人们最后一站才会来这里彻底放松。

  告别丹麦小哥后,信步向来处走去,并不宽敞的街上已无车辆,只有晚归的人们。看到并不常见的东亚面孔,一路上不时有陌生人向我问好,几乎所有能用得上的中文都被拿来热情招呼我。抵达阿姆斯特丹中央车站,我取出一片面包,捏出一小片。离我一米远的鸽子摇摇摆摆走到我跟前,毫不客气地在我手里吃了起来,耳边只有轻轻摇曳的波浪声。

关键词阅读: 同志 荷兰 浴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