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SOHO同性恋夜生活

2015年01月17日   来源:酷儿话题   点击:

伦敦SOHO同性恋夜生活

  对于同性恋者来说,大概没有什么地方像伦敦SOHO区的那些同性恋夜场里面那样能够尽情地释放自己了。

  在伦敦,更骄傲

  仲夏夜晚上21时的伦敦,天色依旧明亮,在Leicester广场上拥挤的人潮里约见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Lucia和Lili相约在她们熟悉的咖啡厅前见面。几乎每个周四下班之后,她们都会来这里。周四也是这个伦敦城最热闹景区的特别之夜——同性恋者狂欢派对。几乎每一家打着同性恋者友好招牌的餐厅、酒吧和夜场在这一天都会举行特别的活动。

  Lucia 2010年1月从巴塞罗那搬来伦敦,受雇于西班牙的一家旅游公司在伦敦推广当地的旅游。尽管省去了找工作的烦恼,但打小成长在巴塞罗那这个大城市的Lucia还是被伦敦这个全球化大都会吓了一跳。

  “这里的生活节奏非常快,其实在任何像伦敦这样级别的全球大城市里,人们都很容易孤单,你看到大街上的人个个都头戴耳机,听着音乐,眼睛直盯着脚下的路匆匆忙忙。但伦敦的优势在于是全球化程度最高的城市之一,你可以认识来自地球任何一个地方的人,这里的选择多得让你眼花缭乱,可以说在伦敦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找不到的。”Lucia对《第一财经周刊》说。也就是这样,她在伦敦遇见了自己现在的法国女友Lili,她们现在已经交往了3年半的时间。

  她们对这一带已经非常熟悉,从中国城斜插过去,就来到位于SOHO区的另一边,遍布在这里的Brewer街、老Compton街、Wardour街等等都因为拥有全球最受欢迎的同性恋夜场而名气不小。而今天她们的目的地是Shadow Lounge。

  Shadow Lounge的网站上宣传自己是位于SOHO中心地带专门为同性恋打造的最资深的夜场。这个夜场在这片地区已经经营了13年的时间,同时也是SOHO地区最早期的同性恋社团的创始成员之一。

  黑色大门和金色把手让Shadow Lounge的入口在喧嚣的SOHO略显低调,倒是环绕在建筑四周的霓虹灯以及突出的彩虹旗格外抢眼。在SOHO随处都可以见到飘扬的彩虹旗,或者是用彩虹装饰的商店Logo,看到这些你就应该知道自己已走进了同性专属店。

  对于来夜生活消遣的人来说,晚上21时实在是太早了。此时,Shadow Lounge的员工们还在吃晚饭,并为今晚的开业做着最后的准备。今晚在这里将上演由夜店女王Jodie Harsh带来的UltraViolet(紫外线)主题夜——一个沃霍尔工厂加时尚秀场加曾经失落的Soho的复古腔调的全新组合。

  Dani Gibbison从去年11月起担任Shadow Lounge的总经理,而最近Shadow Lounge刚刚完成了一次大规模的整修工程。“伦敦的快节奏并没有让Soho的同性文化消失,反而使我们的顾客变得更多元,我们的场子自然也要适应这种变化。”Dani Gibbison对《第一财经周刊》说。过去Shadow Lounge一直是一家会员俱乐部,翻新过后将对所有人都开放,用Gibbison的话来说就是“变得更有爱”。SOHO是伦敦非常著名的旅游区,这里夜店的顾客也是来自世界各地。为了吸引更多的顾客,他们现在更频繁地推出不同的主题活动,新的室内设计也便于满足不同主题风格夜晚的呈现。

  Shadow Lounge在SOHO的同性夜场里是唯一一家专注于只做深夜场的夜店,其他要么做酒吧要么做餐厅。每周三到周六晚上21时到凌晨3时,在顶级DJ的助阵下,这里总是挤满了嗨翻的人群。

  在Shadow Lounge的总共14名员工中,除了Gibbison自己,其余全是男同性恋。Shadow Lounge也公开支持LGBT(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与跨性别恋者的英文名称首字母缩写)的慈善项目,为一家同性恋杂志做广告宣传,Gibbison自己在业余时间还是大都会同志联络处(LGBT Liaison Office of Metropolitan Place)的成员,“我喜欢参与同志社区的活动,我们希望为这个社区回馈点什么。”

伦敦SOHO同性恋夜生活

  除了Shadow Lounge,在SOHO还分布着众多极具历史感、并且至今仍大受欢迎的同性酒吧。就在Shadow Lounge的对面,不拘一格的Madame Jojo's闪闪发光的招牌以及在跳跃灯光照射下动感十足的墙面一定不会被人错过。艳舞、变装和滑稽表演,如果你想来找乐子的话,这一定是绝佳的去处了。如果你更倾向于一个流行时尚的夜晚,配上几杯便宜又好喝的龙舌兰酒,旁边就是Escape Bar,它也是Madame Jojo's的兄弟店。

  夜色渐浓,最后一抹粉红也消失在天际,吵闹的节奏舞曲响彻整个SOHO区,那些打扮光鲜的舞者们纷纷出动了,为这个狂欢夜带去最新鲜的能量。

  Wardour街上最著名的同性酒吧一定是Freedom Bar,伦敦最时髦的人都会相聚在这里,同时也是媒体、时尚和娱乐人士社交的主要场所。而老Compton街可以说是同性酒吧一条街了,只要看看老牌同性酒吧Admiral Duncan门口的长队就明白了,几乎占满了半条街道。而在另一边则是知名的G.A.Y酒吧,3层高的墙面上竖着视频点唱机以及展示顾客在推特上更新信息的大屏幕,这里更适合新潮的年轻人。

  Shadow Lounge也逐渐到了派对的高潮,一些女孩走向Lucia和Lili,邀请她们去跳舞,在酒精和躁动音乐的作用下,她们甩着头发,扭动身体,尽情释放。没多久她们便三五成群结伴去了下一处夜场Heaven,那是全伦敦城最有名也是最大的同性夜店。“我花了一个半小时才到这里,我应该明天早上才会回家,为什么?因为这里是SOHO呀!”一个女孩在临走时说。

  从1980年代晚期开始,SOHO几乎就成了同性夜生活的代名词。这一切的发生,大概还要感谢当时还是由保守党控制的威斯敏斯特市政府,他们在管辖的SOHO地区掀起了一场清教徒式的运动。1980年代初期,那些常年驻扎在SOHO的无执照的性◇交易被全部取缔,甚至连色情业大亨也难逃劫难。随着那些艳星们聚集的场所被清空,整个SOHO也一下子失去了生气。但与此同时,关于同性恋的商业开始发展起来,而SOHO凭借自己热辣的口碑——同时也急需重新开发自己——就这样脱颖而出。短短几年间,SOHO就成了全球性的同性恋社区。而在1999年Admiral Duncan爆炸惨案发生之后,这里的LGBT变得更强大也更自豪。

  那场悲剧导致了3人死亡,70多人受伤,这也是那一年新纳粹分子David Copeland策划发起的旨在挑衅少数族裔以及同性恋社区的3起爆炸案的其中一起。惨案发生几天后,上千人参加了在SOHO广场组织的自发集会,演讲的人群中甚至出现了大都会警察局助理局长的身影,他承诺在逮到肇事者之前不会停止在Admiral Duncan的证据搜集工作,而所有参与调查的警察都是公开的同性恋者。也是这起事件标志着LGBT社区与大都会警察局之间关系的缓和。至今在Admiral Duncan还挂着一盏刻有悼念题词的水晶吊灯,用来纪念那次爆炸中的伤亡者。

  但SOHO并不完全是伦敦现代同性恋生活方式的发源地。18世纪时,伦敦已经是一个多元化的城市,也已经有同性恋人群出现在伦敦西区。到了现在,伦敦在欧洲甚至全球都是对同性恋人群最为开放的城市,2005年同性关系得到法律认可,而在今年3月,同性婚姻在英国也正式合法生效。

  在Henshaw和The Village酒吧的所有者Gordon Lewis的组织下,SOHO骄傲节作为SOHO粉色周末的一部分从1994年正式开始举办。他还资助成立了伦敦LGBT旅游办公室,就位于Ku酒吧的楼上,这个非盈利组织每天都有同性恋的志愿者义务为人们提供伦敦同性恋场所信息和活动咨询。

  在认识Lili之前,Lucia经常会和朋友们来SOHO聚会,结交新的朋友,她还很热衷于在网上寻找同志社区。事实上你只要在Google上搜索Gay London,就会跳出许多类似的社交网站,她也曾经和一些网上认识的女孩交往过。但对她来说SOHO无疑是伦敦同性恋社区最密集的地方,甚至在全球都是数一数二。“这里的人们完全不因自己的身份感到难为情,他们还很乐于展示自己,这就是我爱SOHO的原因。”不过,她也承认因为SOHO已经成为了一个太有名的旅游景区,“如果你想找一个不那么商业化的地方,你也可以去Clapham,SOHO是伦敦的招牌,但伦敦绝不仅仅只有SOHO。”

  (文:CBN记者 姚芳沁 实习记者 Eleonora Mallone)

关键词阅读: 伦敦 夜生活 同性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