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男男按摩师的性感指尖

2019-02-21 14:29:31 作者: 阅读:

台湾:男男按摩师的性感指尖

“我就是不要做会阴按摩!”Mark一脸固执,我偷偷注意到老板翻了白眼,但他仍是好言相劝要Mark再考虑一下。Mark同时坚持把他放在SPA网页上的照片,面容部份后制成马赛克,让大家看不出他。“你这样完全没有竞争力。”老板说。

Mark是老板这阵子在Hornet广发征人讯息来应征的男师傅。他说他之前曾有经验,不过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Mark大学毕业当完兵,目前研究所论文已届最后阶段,他条件不错,至少就外表这一块。28左右的他还有学生气,如果以交友软体的术语来说,就是所谓的“阳光帅气运动型”。我见他是老板的菜,所以什么要求老板几乎都答应:不帮客人打手枪、SPA官网上不露脸……当然坊间也有很多按摩师不露相,不过他们通常会露胸腹肌或穿着暴露,但这些Mark都不肯。

我一度怀疑Mark或许是为了写论文才下海当男师,就像之前某女研究生到酒店当小姐说是为了“田野调查”。老板只是忧心Mark在这里赚不到钱。“每年年底与农历过年前后是SPA的大月,如果你客人预约的不多,我会觉得很对不起你。”老板这么跟Mark说。对不起Mark,其实就是对不起老板的荷包,我当然知道如果露脸一定能够接更多客人,老板理当抽得开心,但Mark真是一副“我根本没差”的嘴脸,怕是规定东规定西,他人就不来了。

台北SPA店太多了,近几年更是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因为竞争太激烈,一家比一家腥膻,客人胃口早就被养坏。按摩师不做1069也不帮客人打出来,那到底是要靠什么?技术吗?真要按摩的话,实在毋需来男男SPA,去专业的还比较划算,亦不会失望。若要靠身材与脸蛋,面对这么多圈内天菜,不使出一些“杀必死”的服务客人是不会回笼的。裸按、修阴毛、四手连弹、冰火五重天……每个按摩师都要十项全能,还要身兼情人,务必让顾客觉得自己独一无二、备受宠爱。在这个越来越饱和的市场,我不觉得有人可以在这里发达,就算是当老板也相当辛苦。

有一次Mark练习完,其他的师傅都去忙接其他的客人,他跑来柜台找我聊天。那时的他还没上线服务,虽然之前有经验,但老板说他还要再熟练一下手法。我后来才知道,他所谓的经验,已经是6、7年前的事了。那时他待在一家颇负盛名的SPA店(如今已歇业),他说当时台北还没像现在那么竞争,那时店里有师傅努力赚一年便出国念书,现在听起来好像是一则传说。当然也有赚多花多、晚景凄凉的,不外乎就是跟客人做得太过火,结果中标。嘴巴长菜花算是小事,要是得了大三元(爱滋、梅毒、淋病),那真的很恐怖。

基本上,我不太问按摩师为什么要做这份工作,因为得到的答案不是赚钱,就是对按摩有兴趣。曾听过比较特别的是“可以光明正大摸别人”、“锻练手指肌肉”,以及“气死男朋友”。Mark“出淤泥而不染”让我对他倍感好奇,毕竟不露脸又不做黑,在这行到底要得到什么呢?只做按摩、低调的人不是没有,若他走这种路数,我会劝他开个人工作室,不需要进SPA店加入团队让人剥削。结果你知道他回答我什么吗?

他说他要写小说,一部有关按摩师的小说。

我承认我当时愣了有几秒钟,随即想到的是水果日报之类的记者潜入男同声色场所,打算写一篇报导公开某种族类的荒淫逸乐,想想是否要跟老板讲,可是又怕自己大惊小怪,Mark看起来实在不像会害我辈族类之人。按摩师其实都很八卦,会嚼同行与客人的舌根,我想他若能在这行待得长久,说不定会写出一部《红楼梦》。而就我所认识的按摩师,都很喜欢被别人议论(但他们总要表现得不在乎),要是知道Mark把他们写进小说里,大概会自喜有人为其作传吧!

这变成了我们之间的小秘密,老实讲,我不清楚别人是否也会问他来工作的意图,而他是否也就这么坦率地回答,但那次之后他来找我的次数变频繁了,而且每次都会问我其他师傅的八卦。跟我谈天时,我才发现他话很多,且他会留意有无别人从身旁走过,那谨慎的态度让人也不由得紧张起来。我喜欢他穿着内裤朝我走来的样子。店里许多师傅很懒,大部分都穿着内裤趴趴走,他也不例外。我去过其他家SPA店,他们师傅穿着峇里岛风的沙龙,感觉起来挺要求师傅的穿着;我们这里根本是趴场,但老板不管,客人好像也喜欢。

Mark那里很大,他又很喜欢穿横条的紧身四角裤,那圆弧的曲线总让我觉得是某种重力拖引扭曲了时空维度,这样讲似乎很玄,但他那包对我来说就是个谜。他仿佛戴了护阴,实际上却没有,为什么有些人的下体包在内裤里形状可以这么好看?坐着的时候,如果他的卵蛋没有夹在大腿里,就会集中隆起一包,像蛋糕上的草莓诱人到不行,我始终无法专心听他在说什么。

“你好,我在经营一间男男SPA,你条件很优,不知道你对这行有没有兴趣,正、兼职都可以。在这里不怕赚不到钱,只怕你不来赚。我们没有1069的服务所以请放心,有兴趣的话加Line聊……”Mark把老板从Hornet传给他的讯息念给我听,心不在焉的我差点脱口而出那是我写的文案。Mark问,老板是不是发给很多人?我说对,但来应征的不少都被老板打枪回去,Mark当这是称赞脸上露出腼腆的笑。

有时我会希望Mark练习按摩的对象是我,但老板要他们师傅互相练习,我也不太好意思开口要Mark帮我按摩,心中总是期待:既然我贡献了那么多其他师傅的八卦,他可不可以闭上嘴巴,用手报答我就好?

他上线的那一天,我记得是寒流。借用《麦田捕手》的说法:天气“冷得像巫婆的奶头”。我好难理解这时候来预约的客人,SPA馆为省钱少开暖气,他们是要借师傅的身体取暖吗?预约Mark的是一位我看过蛮多次的客人,条件算是优。到进房间的之前,Mark服侍得很殷勤,师傅的第一次总是如此。中间漫长的两个小时就这样度过,客人洗完澡,穿好衣服之后,到我这里结帐。

“这个师傅不做会阴按摩?”客人问。

“我们这边并没有强调会阴服务。”我说。

“但之前的师傅都会做。”

“也许下次你再预约他就会帮你做。”

客人有些悻悻然地离开,Mark从洗手间出来,我们交换了微笑。我想他不做黑的原则是真的,也才惊觉认识了一阵子从没问过他喜欢哪一型。如果是他的菜,他会变节吗?

Mark坐到我身边,跟我说刚刚那个客人手不安分。“怎么个不安分法?”我问,Mark沉默半响,把我的手放在他的裤裆上回我:“像这样。”Mark总是会说一些话、做一些事教我整个人愣住。那一刻,那手,好像不是我的;那包,好像也不是他的。那裤裆里的东西像是有自己的生命一般逐渐长大,我不知道时间过了有多久,只晓得自那时起,我们,将会是很好的朋友。

罗勃来应征时不叫罗勃,他说他在别间店叫Mark。老板说本店已经有一个Mark,所以要他改名。因为他自称勃起后有18公分,所以我跟老板讨论的结果,就叫他罗勃好了,而且是以

中文称呼比较有感觉。他其实在另外一家SPA待了不短的时间,问他为什么要跳槽,他说因为那家老板对他不好。“不指定的客人都不给我,我都要想尽办法留住旧客。现在店里也不会向新客推我了……我要帮家里还债……”他哀怨地说。

我跟老板面面相觑没多说什么,因为老师傅本来就要靠自己,但如果客人不指定师傅现场又不给他,是有些说不过去。反正店里多一个师傅总是好的,而且他还有经验无须重新训练,手法调一调,马上就能上线。老板跟他说原本那家还是可以继续待,这里就让他兼差。但他说原本那家几乎没再接什么客人,有跟没有一样,所以想专心待在这儿。男男SPA界师傅兼很多家的差非常普遍,有的到了不同家还会换上新名字,所以有时客人以为到了这家店叫了不同的师傅,没想到却是之前在别家店曾经叫过的,这种情形常发生。有的直接打枪,但大部分客人都是摸摸鼻子认了。

本店没什么“防卫机制”,别家店来兼也O​​K,师傅要换新名字或沿用旧名我们也不干涉,毕竟承担风险的是客人(笑)。唯一的要求是诚实以待,也就是说如果有兼别家的师傅,一定要告知我们,除了避免同行之间的误会与龃龉,也是怕有些师傅来当间谍,刺探军情与偷学技术。

不久之前才有个新来的师傅就发生这种事,老板派出好几位资深师傅教,我在一旁光是看都可以出师了,但他就是怎样都学不会。叫他来练习时也是借口一大堆,不是说在跟朋友喝咖啡,就是没看到来电。后来勉强验收及格,有天上线居然被客人无意间拆穿。因为他的照片没有马赛克处理(真的很不会避嫌),客人在柜台时就直接跟老板说他预约这个师傅是因为这家店比较近,不想跑到东区那家,我们才知道原来他有兼东区那一家。

令人尴尬的是,一般人会不好意思赶快带客人进房服务,但他居然就在柜台闹脾气,还问客人干嘛讲出来?我心想:“拜托,客人哪会知道?”然后进了房间服务客人不到一个小时就出来了,理由竟是他心情不好。这真的是SPA店的大忌,就算你身子乏了月经来了痔疮破了,接了客人就是要服务到底啊!只有客人能喊停,还第一次听到有师傅说心情不好做到一半不做的,毕竟客人也没有对他乱来。老板和我向客人频频道歉,客人还很不好意思付了一小时的费用,但我们哪敢收!还送对方一次免费课程。这个师傅当然被我们“驱逐出境”永不录用。之前的训练费与拍照费用也不收了,要是留他下来当师傅,只怕会做死更多客人。

话题回到罗勃身上,所以我们也特别注意他,虽然他一开始就向店家输诚,但因为他把身世讲得太可怜,反而让我们起了防备心,毕竟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不然像他外表不差,憨憨肉肉也挺可爱,下面还有18公分,他还透露会陪客人一起洗澡,这样怎么会没有回客呢?老板怎么可能会不爱?不过他后来的表现让我猜出一二,因为他按摩好像在“整骨”。他来的那阵子刚好店里很缺师傅,所以老板就叫我当他的练习对象,我只能说我仿佛去了国术馆。他很自豪说他真的有整骨师的执照,但我告诉他来SPA店里的客人是来放松的,并不想被人扳来扳去,也不想听到自己脊椎发出恐怖的声音。

花了好久的时间他的手法才比较像SPA店师傅而非推拿师。这都要归功我的好友Mark,人气窜红的他已经登上本店的每周之星,偶尔抽空他教罗勃,我充当顾客,终于被Mark服务到我真的感动涕零,很想私心地说我们不要再练指压了直接B2B好吗?(B2B,BodytoBody,意指师傅用身体贴身体按摩)。许愿时真的要小心,因为它可能会成真,虽然不是百分之百。

一天下午老板不在,店里的师傅都外出服务客人了,很罕见只剩下我跟罗勃两人。罗勃在我身旁走来走去看得我心烦,就问他:“你要干嘛?”他支支吾吾说他闲不下来,想找人练习按摩。“老板不是说你可以上线了吗?”“但我想要手法再熟练一点……”他要我让他练习。当然好啊!我暗暗自喜,假装有些勉强点点头跟他进了房间,他就开始脱衣服了。“你也脱吧!”要演得这么彻底喔?我心里想,但还是脱得精光只剩一条内裤趴在SPA床上。他真的把我当客人来服务,虽然有些穴道被他按得很痛,但因为是免费的,我好像赚了2500一样。不过接下来的手法竟越来越挑逗,他有意无意把我的手“挥”过他那根,有时干脆整包就放在我的手心。

“是把我当客人实战演练吗?”为化解尴尬我开玩笑说,他回我就是把我当作客人没错。我开始想那等会儿他会陪我一起洗澡吗?在店里那么久,也不是没意淫过其他师父,有时师傅练习时也会脱光光,裸体没少看,勃起状态亦不令人意外。偶尔现场没客人,老板也不在,师傅内裤没穿跑出来,或者现场比大小,我看大家真的把这里当趴场,完全没在避讳,裸露身体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件稀松平常的事。也有师傅在房里练习,门一锁,两个人就做了起来,性在这里好随便。正当我想这种事该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吧?就看到他把内裤脱了丢在一旁的沙发上。“你干嘛脱?”“我要做B2B啊――”他身体就贴了上来,我股间也感觉到他灼热的那根。

接下来的情况这里就不赘述了,虽然他没有18公分,但他的服务真的没话说,最后还附赠整骨与陪洗。事后我很少女地问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他说他第一眼就很喜欢我。我纳闷他的另一半跟我实在差很远,因为他曾拿他B的照片给我们看,是个成熟的宅男。他说底迪当久了,也会想当哥。

自那次后,他一直很期待两人独处的时刻,每次经过都会偷捏我的屁股,我在想最近桃花那么旺是不是因为我坐柜台,而柜台上摆了一座紫水晶洞的缘故。我始终认为SPA店里的第一次应该给Mark,为此我感到有些对不起他,但又觉得何必。

很快进入状况的罗勃接了不少客人,老板也重承诺推客人给他。他为了回报,主动打扫厕所,还把厨房的架子重新钉好,店内环境他也自发维持。对老板与客人他总是唯唯诺诺,深怕得罪。我觉得他奴性好强,很好使唤,简直是长工。听说他其实存了不少钱,男友也对他很好,好像还买了房子给他。

有次罗勃跟我说他一点都不喜欢这里,想赚到钱就离开。他常哭穷,却又会私底下炫耀存款,我搞不清楚他到底要什么。他男友不晓得他兼差,如果他男友知道他当SPA师傅,他会失去现在拥有的一切吗?人会为了欲望而冒险,我只希望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初到SPA店工作时,Michael已经算是里面的“老”师傅了。所谓的老,也不过就是待了两年多。在SPA界,能撑过一年的师傅其实很不简单,毕竟同志喜新厌旧,老面孔的师傅就算技巧再好、条件再优,客人光顾几次之后就想换换别的口味。时尚杂志《TheFace》刊登一代摄影大师MarioTestino的访问,他曾这样告诉超模KateMoss:“只有少数女孩能待在舞台上超过11年看起来依旧美丽动人深获观众支持。”KateMoss还在线上呢!Michael当然不是KateMoss,我也不晓得Michael能不能像其他家SPA店资深师傅一样待超过5年,但依他目前还有基本接客量来看,我觉得他再撑几年应该不成问题。

SPA店师傅跟房仲业务员、卖灵骨塔的一样,流动率特别高,一家店师傅来来去去很正常,有的就此金盆洗手,有的转到别家店当师傅。我个人认为如果师傅没有一计之长,除了按摩与“卖身”(误)以外,其他营生的技能都不会,真的很难从男男SPA这行脱身。因为这行赚钱真的很快,又可以大量接触男色,资深的话,时间与客人还能自己掌控,实在很难再回去当一般上班族,赚那吃不饱饿不死的薪水。像我们店里就有几个师傅已经三进三出了,有的是到别的SPA店后来凤还巢;有的则去外面做其他行业,结果还是回来当师傅。现在全台北市有一百多家SPA店及个人工作室,师傅到哪一家都是新面孔,但到哪一家也不太容易做得久。

因为师傅会拿翘,做久了,客人就是他的,三不五时拿出来跟店家谈条件。如果协商破裂,师傅通常会出走,厉害的就自己开个人工作室或者和别人合股开一家SPA,再不然就跟别家谈好条件后当那家的员工。老实讲,我看过这样的师傅下场都不是太好,要不然就是比以前辛苦,收入还不一定多。但仍有师傅觉得自己可以,我认为这也难免,这一行总是充满不安全感与不确定性,新师傅不断进来,人又会随年华老去,不为自己想点退路,哪天被踢出去都不知道。

Michael已经不是SPA店男孩了,他已经超过35岁,是名副其实的“老”师傅。但年龄在SPA界也绝非评断的标准,我们店里很多师傅超过35岁,现在熟男市场颇受欢迎。还没见过Michael本人,第一次在网页上看到他的照片时,觉得这男的怎么敢裸露上身,就是看起来有健身,但因为中年了,有点肉还松垮下垂那一种,且他脸还打马赛克,我实在不解。不过,马赛克里隐隐看得到胡渣,加上文字叙述中提及“多毛大叔”,我大概抓得出他的路线。

初次见他本人完全大加分,胡渣多毛不说,平头、肉(壮)、无辜的眼神就可以征服一堆喜欢熟男的同志。他不太像爸爸型,但有一种想要被他照顾的冲动;但又因为他不高(我想没有170),个性又很和善,所以也会想呵护他。这种人最难对付了,还好他在SPA店当师傅,用钱就可以摆平。他不是北部人,从南部乡下地方上来台北打拼,做了几个工作不是太顺利,经友人介绍所以下海来当师傅。我们这家店也不是他的第一家,前后加减算起来他的经历也有7、8年了。老板其实对他颇好,还让他住在SPA馆,偶尔他也会接半夜的客人,或为早上预约的顾客提早开门。

他的屁股好有肉,连我这对后庭比较没有兴趣的人都会想要上他。Mark刚入行时有被他教过一次,交换练习时,Mark说Michael的屁股好好捏,不是松但也并非弹性很好,大概就是介于中间,肉肉的,水水的。我想这应该就是属于中年优菜的屁股:太软令人倒胃,太硬又觉得矫情。他的前面也很激凸,我后来才发现他是穿以前流行的子弹内裤,而不是现在名牌强调裤裆剪裁的那种。我为什么会知道?因为他住在SPA馆,内裤都晾在外面阳台,我还在想这样老派的内裤谁还穿啊?但不得不说,他穿起来还真有效果,那是一种90年代的乡愁。

Michael的FB上有放他年轻时候的照片。年轻时候的他很弟,胡渣没蔓延开来,身材也尚未走山,头发看起来挺多。我不晓得他是因为年纪长了所以变成现在这样(这不是废话,有人可是数十年如一日),还是他现在这路线比较吃香,所以刻意如此,但他跟以前相比真的老好多喔!我差点就认不出来。唯一不变的,是他那像小狗一般,水汪汪无辜的眼神。

打开他的预约纪录,熟客居多,新客真的很少。我曾劝他要不要拿掉马赛克把脸露出,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为八字奶着迷,但因他白天有别的兼差,所以仍旧维持原样。他说做旧客就好,虽然还是有基本量,但这句话听在老板耳里可不是好事。

老板曾经私下跟我抱怨,他觉得Michael不是很认真,也无法为他带来理想的收益。言谈中,隐隐透露着要请Michael搬出去的想法。我是觉得老板这样有欠公道,因为Michael已为店里服务两年,现在又不是不接客,而且晚上的SPA馆房间还是空的,多他一个人睡觉应该不会怎样吧!但毕竟我不是老板,也没有“有钱人的脑袋”,对于老板的盘算无法置喙些什么,只是觉得Michael搬走我会很难过,那代表我无法再欣赏一枚难得会让我勃起的中年男子屁股了。

老板的意思是以前Michael住在这里很勤奋,都会帮忙店里的庶务,但最近我们应征了不少新人,这些新人也会主动帮忙,所以Michael显得可有可无。再来看他的业绩,除了旧人光顾,新客少得可怜,有时推了他夜半服务,还遭过客诉,更令老板感冒。牛工作久了毕竟也会累啊,我这么想着,Michael做了两年能不职业倦怠吗?看看那些来了一个月就拍拍屁股走人的年轻师傅,资深师傅是否更该珍惜?但老板不这么想,客人更不这么想。SPA馆不是公家单位,要养一批听话不出包的员工直到退休,业绩不好你就挫咧等。

有天夜里我比较晚离开,Michael似乎是感觉他住在这里的时间不久了,和我掏心了一番。他认为老板很现实,客人也是。曾经他为老板带来多辉煌的业绩,也有客人每晚买宵夜过来讨好他,但现在他被弃之如敝屣,连老客人不点他还刻意嘱咐SPA店不要让他知道。原来,他都晓得啊──我好心疼Michael,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根本就是属于孩子的,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收留他。

过没几天他就无声无息搬走了,我早上到SPA馆,他那间的东西都已清空,只剩下SPA床。Mark说店里走了一位好师傅,因为他曾被Michael教过,那手劲很扎实,且手法还带点沧桑(有没有这么会形容?)老板碎念几句东西都没复原好之类的便没再提了。那间房间变成师傅的练习房,别间客满才会使用。有天听罗勃讲,他去按摩时碰到Michael。我们都以为他去别家男男SPA馆上班,后来才知道他仍是做这行,只是去了足体养身会馆,不再专门服务同志。

廖奕盛:台湾同志情色作家,作品多刊载于《G&L热爱杂志》、《GOODGUY杂志》。着有小说《趴场人间》(基本书坊开山之作)

查看更多男男按摩性感男男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