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岁那年和直男帅警的销魂夜

2013-05-17 14:31:58 作者: 阅读:

 

十五岁那年和直男帅警的销魂夜

小时候,因为父母经常调动工作,我跟着他们穿梭在不同的城市之间。作为一个在南方出生,却在北方长大的男人,我兼具北方汉子的体格和南方人吃苦耐劳的个性。

15岁那一年,我来到山西太原。由于那时候的北方住宅一般没有浴室,所以都去澡堂里洗澡。第一次去的时候,吓呆了,那么多赤身果体的男人,体型不一,各有特色。打小的时候,就隐约对男人有种好奇感。刚去澡堂,自己都不敢脱得精光,穿个裤衩,急急忙忙得冲一下便了事,后来才发现,北方人洗澡起码都要1小时左右,从泡澡,到搓身,到打肥皂,耗时很长。多去几次后 ,便慢慢习惯,敢脱得精光,也敢在人多的时候左右随意的看。

记得一次去澡堂,是一个雨天,时间较晚,去时里面差不多没人了。我很开心自己在一个空荡荡的澡塘里 ,肆无忌弹的没有人管。过不多久,从外面来了个人,我看到他在外面换衣服,是一警察,吹着口哨,逍遥自得的样子。然后,他走了进来,在我旁边不远处洗。我当时还不太敢表露自己的心态,所以,装得专心的洗澡,只是不时得将余光抛向那边。他真是很帅气,白净的皮肤,结实的腹肌和大腿,臀部很紧。他洗头时,我看到了他诱人的××,圆鼓鼓,毛茸茸的,像个骄傲的将军,随着他晃动的身体一颤一颤。我看得血脉喷张,赶紧不好意思地转过身,许久不敢再将目光投向那边。

过了许久,他关上了水龙头,我以为他洗完了,便扭头过去看,只见他正看我这边,然后对我微微的笑了。我心里一阵悸动,却装作没有看见的样子。过了一阵,他向我走来,而我涨红了脸,不知道将发生什么。他开口了,低沉浑厚的声音,说,搓背的人已经下班了,我可不可以帮他搓背?我一时不明状况,平时只是看到别人搓背,至于怎么搓,对于南方长大的我而言,完全是不知道的。我很老实的回答,是从外地来的,不知道怎么搓,他很疑惑的看看我,笑笑,和蔼的说,没关系的,随便搓下就可。我心里是很乐意的,既然他无所谓,我更是巴不得。于是,他背对我弯下腰,叉开两腿,双手撑在墙上,白花花的摆在我的面前,我全身都有种炽热的感觉,脑里完全失去了意识,眼睛不知放在那里好。我模仿从前看别人搓背的架势,胡乱地在他背上乱搓,随后很迟疑要不要连大腿和臀部一起搓。但这么问起来,想必他也觉得不要意思,于是我主动说:下面我也搓了吧?他听了几秒,回答,好啊,麻烦你了。于是,我侧身下来,为了保持平衡,我一手撑在他腰部,手触碰的一刻,真的有种触电的感觉。我的脸近距离的靠近他的××,看到里面那层厚密的小毛。在我大力的搓动下,他全身也有点晃悠,两个蛋蛋左右不停地摆来摆去。我多么渴望那两个肉球就在我的脸上,在我的嘴边,然后,我就毫不犹豫地将它们一口吞下。

顷刻,打理完毕,我将澡巾还给他,他笑着向我表示感谢,说我的手法很地道。过后,我们天南地北地开始聊天。从他口中得知,他是河西区的警察,家就在附近。我说,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家里父母又忙,有事没事的可否找他?他很乐意地答应了,说把他当大哥就好。后来,我们就散了。

那一夜,我为他疯狂了整整一晚上,满脑子都是他的肉体,直到东方破晓时才倦倦地入睡。

此后,我时常找借口往他家里跑,渐渐熟悉起来。他有自己的房子,因为离异,他一直单身,所以,平时的时间,除了和他的同事们喝酒,一般就是呆在家里看书。他家的书很多,正好成了我来来往往的借口,周末的时候,几乎时间都在他的家里度过。我和他相处很愉快,熟了后,时常打打闹闹,他喜欢拿我开玩笑,逗我生气,我喜欢他逗我,他一逗我,我就可以生气,然后找他打架,自然,我如何打得过他,但每次我需要的,就是被他降服,让他健壮的身体压在我的身上……

然而,他是个直男,对我,只是觉得是个有意思的小弟弟,并没有别的想法,这是在我试探了几次后,终于得出的结论。于是,一切都变得烦躁起来,他的粗心和无心,往往成了我心头的一把刀子,冷不防就会割上一刀,我痛苦的泪流满面,他却浑然不知,这是不公平的,但我却如飞蛾扑火,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同异性恋者的情感,往往如此,地位相差的如此悬殊,一个已经苟延残喘,另一个却毫不知情。感情的压抑和伤害,必定造成相处的龃龉,共处的负担。大哥仿佛也知道,只是装作不知道罢了,而对我,也渐渐的疏远和回避。

慢慢失去他的日子,生活变得无聊,节奏变得缓慢,音乐变得低沉。15岁的时候,充满了忧伤和孤寂。一如生活所在的城市,终日灰蒙蒙的。后来,父母又要调离工作,到别的城市发展,我也即将离开这伤感的城市。

临行前,我去到大哥家里,他正赶出去,让我在他家里等着。我等着,等着,一直等着,直到,睡了过去。午夜,被一阵嘈杂声闹醒,是大哥被抬回来了,喝得一身的酒气,他的同事见我在,就把他交给我了。大哥喝得不省人事的样子,我艰难得把他抗回房间里,到了床边,我把他慢慢的放下去,没想到,他身子一沉,反倒把我也拉了下去,我压在他的身上。时间瞬间静止,我静静躺在他怀里,他也没有任何反应。

我们,就这么重叠着,我的脸,就在他的脸旁,他重重的呼吸全都打在我的脸上。我爬在他雄伟的身上,伴着他的呼吸,上下起伏,我仿佛蜷在一只大船里,仍他将我带到远方的远方。我已经不能控制自己了,我浑身骚动、热血沸腾、心情澎湃。他是我的宝贝,他是我的所有,他是我的生命,我不愿失去他,我不能失去他。

我缓缓得伸出我的手,滑过他的脸庞,他的眉毛、鼻子、嘴唇……我紧紧搂住他的脖子,轻轻地伸出舌头在他的胸口舔拭。忽然,他猛烈抽动了一下,嘴里喃喃得不知所云,然后一个转身,将我完全压在身下。他的脸贴在我的脸旁,他得嘴也碰到了我的脸,温温的、滑滑的。他沉沉的身体那么温暖,就像一张被子,将我包得严严实实。

我紧紧抱着我的男人,我们的肌肤在磨擦,我们的呼吸在交换,我们的温度在渗透。我忽然觉得,这份亲昵是我长久以来所追寻的。不仅仅是肉体的,更是灵魂上的碰撞。我需要的,其实很简单,就是与我爱的人紧紧相拥,哪怕没有X爱也没有关系,只要两人相依相偎就够了。

大哥在我身上沉沉睡去,我在他的身下幸福地陶醉着。在这无尽的夜里,我幻想着他进入我的身体,占据我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神经……让我慢慢融化。

第二天,我离开了那个城市,离开了我的初恋。分别的时候,我没有多说什么。还是把这份情感藏在心底,让它慢慢发酵吧。

转眼间,我也到了大哥的年龄。走过风风雨雨十来年,经历了不少事情,却再也体验不到和大哥在一起的销魂快感。虽然那一夜我们并没有发生任何关系,但自始至终都是我刻骨铭心的回忆。

查看更多直男帅警销魂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