掰弯直男:我用八天把直男帅哥搞上床!

2013-07-02 09:15:21 作者: 阅读:

 

掰弯直男:我用八天把直男帅哥搞上床!

我不是那种很色的男人,是啊,转眼我就成男人了,失去做男孩的权力。可象绝大多数的同性恋异性恋一样,我也喜欢看帅哥,我常用“帅得流油”来形容那些帅哥,后来有朋友纠正为“帅得流水”,让我很有些讲不出口的色情,也证明了我不是那种裸露性色情的人。

但我也碰到过一个帅哥拒绝我用流油来形容他,说很让人想起烤鸭。烤鸭怎么啦?不是很好吃吗?可他说烤什么不好非要烤鸭?我的妈呀,原来鸭字犯了大忌。也是啊,现在鸡都不是指家禽了,鸭虽也只是两脚,却指收钱上床的男人了。

因为本份,所以老实,象很多中国大地上的GAY一样,我在一拖再拖,拖到没法再自圆其说时,我结婚了。而令我无法想象的是,我竟然也能跟女人弄出个人来,我惊叹乎造物主的神奇,却不惊叹我自认为自己不是双性恋,我唯一爱的还是男人,不,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爱的是男孩了,说从喜欢比自己小的男人那一天开始,你就老了。得知这一结局时,我恨不得撕掉那本书,可我却仍是没法不只喜欢男孩。

说起我的一拖再拖,恐怕GAY界里没有人有我如此的做法。我不跟家里云里雾里说什么不合适没碰到缘分没来什么的。我直说,我那方面有问题。在姐姐的一再逼问下,才告诉她,是不能跟女人上床做那事,我也看了很多医生,这不,这两年的钱大多用在看病上了,只给家里寄了那么十几万,心里很过不去呀。

本以为姐姐可以在家里给我打个圆场,却不想,不到半个小时就接到了家里的电话。讲话的自然不是母亲,还是姐姐,可我听到了母亲一旁抽泣的声音。没说两句电话被母亲抢过去了,声泪具下的——

“孩子,你怎么啦?怎么都不跟我们说呢,害我们还整天追逼你结婚。回来吧,我们给你找个医生,好好休息。家里你都安排得很好啦,房子不都起了五层嘛,现在除了那些官员和暴发户,就算我们家的房子好啦。你寄回来的钱,我跟你爸,下辈子都花不完的啦,你不用那么拼命了……”

我的天哪,我还第一次听到母亲的哭声,长这么大。我一直感觉自己的父母都是农村人那种只会死死干活存钱,只会逆来顺受的人,跟他们的聊天总也不是特别多,而且中国农村人的含蓄让外人看来都很平淡的。可母亲一下子说出一筐的话,句句掏心,我还真的不知说什么呢。可我没哭,只是感觉自己很温暖,从来没有如此感觉过。

正是如此感觉,我决心结婚,象很多的“孝顺”GAY一样,把结婚当成礼物送给我的父母。我也知道,结婚面临很多,甚至包括我后半生的幸福,可我认了。父母百年之后,我就跟妻子离婚,过回我的GAY样生活,把GAY样年华重拾。这样的想法,一度让我恨不能马上告诉母亲我要马上就结婚。

查看更多掰弯直男帅哥上床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