暹罗假日——记一位让我首次打破原则的男孩

2017年05月26日   来源:同志故事   点击:

暹罗假日——记一位让我首次打破原则的男孩

  本人比较古板理性,喜欢对个人需求和生活分层管理。出来玩是一般目的明确:fuck。平时身边有感情很好的亦兄弟亦情人的直男,花钱出来玩只是为了发泄兽性多艹几个。反正直男兄弟毫不介意我在外面艹人,反而还偷乐这样我就少征用一些他们的身体了。我对MB也从来不留恋,因为我知道能和我不离不弃并肩作战的是我的那些兄弟,我要回到他们身边。我一直觉得这种组合是最好的。但这次旅行却截然不同,因为像《罗马假日》的剧情那样,我在旅行中意外遇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男孩,他给了我太多的意外和感动。我为他第一次放弃了出来玩的原则,以他男友的身份和他的家人度过了一段短暂的美好时光。尽管我一直明白很可能最终并不会有结果,他只是转瞬即逝的流星,但这段一闪而过的绚烂本身已经足够我永远珍藏在记忆里,这是我的《暹罗假日》。

  他叫Moon,因为他小麦色的皮肤上有一对大眼睛,就像深空中的full moon。

  “你能*0吗?多少钱”

  第一次遇到Moon是在芭提雅的酒吧,我对站台的男孩都没什么兴趣,大多是在和朋友聊天。表演开始后,我留意到了一个跳舞的男孩,因为其他dancer要么不怎么会跳,要么就在敷衍,要么忙着和客户调情。唯独他非常投入的在自high。其实他也跳的不那么专业,和Tiffany's Show里男孩差距还是很大的。但是他似乎在做一件自己很喜欢的事情,那种投入感让我很喜欢,就请他下来喝酒了。Moon的身材是我很喜欢的精瘦型,比游泳员略瘦,有腹肌,我最喜欢操这个类型的了。“你能*0吗?多少钱”,确认好后我们简单地聊了下,他是从曼谷过来玩的,晚上在酒吧赚钱。

  我们走出bar不久他主动问了我的情况,还分享了他的一些生活。我问他为什么这么久没有找男友,他说I'm not ready. 我们聊得意外投缘。尽管那是我脑子里主要还是他在床上对我张开腿的样子,但大家能聊到一起去那就更好了。

  回到酒店,他先冲了澡后上了床,我背对着他整理东西,突然听到一句“饿了吗?”惊讶的回头,看到他坏坏的对我笑,好像是故意要捉弄我下(他会讲一些常用中文,但之前一直没让我知道)。我怎么可能被小弟调戏,果断反击:I'm not hungry for food, but desperately hungry for you. (后来我们一直保持了这种相互调戏的习惯,和他家人吃饭时他姐姐都听不下去了,幸亏他爸妈听不懂英文啊哈哈)我冲澡上床后他说有点sleepy,昏昏沉沉的赖在我怀里,说冷,想我暖暖他,我竟有种想宠他,而不是艹他的感觉。但是很快他开始动手动嘴了。我们的sex比我想象的好多了,他用迷离的大眼看着我喊我名字时我come了,然后发现他其实也come了。我突然觉得今天这笔钱给的真太超值了!

  走时他把头从门后探出,给了我几个飞吻。一小时后收到一条feeling miss u.我回了个me 2. 睡了。

  “如果我们在一起上大学,也许我们早就是很好的朋友”

  第二天晚上我原本是要和朋友去另一个bar的。但是昨晚Moon让我太爽,今晚我想换个姿势再艹射次他,就问他今晚兼不兼职。他说今晚不去了,要看Tiffany's Show。他建议我也看看。我想正好,看完带回家艹。他找朋友帮我以泰国人的价格买了张票。果然很精彩,全程我都没去撩骚Moon,聚精会神的欣赏了。表演结束后我们去剧场外的广场和演员合影,看到Moon兴奋的样子,很天真灿烂,突然有点对自己的肮脏思想有点不好意思了。离开剧场时一只老鼠从我们脚下留过,我说我好久没看过老鼠了,他说nonono,it's not rat. 正当我在认真思考这究竟是什么泰国物种时,他很认真地用大眼睛看着我说:it's mickeymouse. 感觉又被他捉弄了……以后的几天他的各种小调皮一直暖心着我。

  那时才10点多,我就带他去了去roof bar。远离地上的喧嚣灯红酒绿,我们躺在一个圆沙发床上喝酒聊天,他也不避嫌的往我身边一滚,说hug me。我的心都被暖化了,我最喜欢抱别人了,尤其是他这种粘人小受。我们聊得很开心,有很多共鸣,现在想想我的笑声是不是太大了都打扰到其他客人了。但当他告诉我在芭提雅有个解救儿童慈善组织,他有时会去那里做义工,他特别喜欢小孩子时,我沉默了,心里突然有点复杂。我早就发现Moon在很多时候说的话都像是从我嘴里说出来的,他的很多小细节也都是我喜欢的,it's too good to be true. 我一直有点怀疑他是不是在观察分析我,投我所好的说话。但是他绝不可能知道我也特别喜欢小孩,而也很一样偏爱小男孩,我大学时、毕业后也经常为儿童慈善组织做义工。他拿出他手给我看今天白天他做义工的照片时,肯定不会知道我的手机里也有今天白天我陪一个本地小男孩在海滩上堆城堡的照片。后来见我逐渐发现了越来越多我们的共同点(比如我们都喜欢看AV,我们各自放的歌经常会让对方惊讶“你怎么会也经常听这个”)。在roof bar的星空下,我第一次真正相信我们在MB和client的关系之外,可能真的有一些简单纯真的默契。

  “如果我们在一起上大学,也许我们早就是很好的朋友”,我没有抱紧他,也没有吻他,只是很平淡自然地告诉他。

  [page]

  “为什么你认为我是在找借口?”

  原本想让他带我次日去那个儿童慈善组织看看的,但他一早就回曼谷了。他说他在曼谷时跳的是一种不同的舞,让我有时间去看看。我说我想看,但是我知道他不喜欢他的工作,我不想把我的快乐建立在他的痛苦上。他说他只是不喜欢自己被众人挑选出售的感觉,但跳舞本身还是喜欢的。我说那好,等我去曼谷后就看他跳舞,跳完后跟我回去,这样他就不必被展示出售了。昨晚他被我换个体位艹射后,走之前还想要我口暴他,把我的sperm都吞了。我是个对MB的感觉很不保鲜的人,但是diminishing law这次竟然对Moon不起作用了。我想到曼谷时再找他。后来想想也许是因为他也是个很容易bored的人,他也会不断尝试各种新花样,于是就和我一拍即合狼狈为奸啦哈哈。

  他走后我又在芭提雅玩了两天,也约了两个人,样貌态度都挺好的。但是就是找不到和Moon做*时的那种激情和融入感。我想Moon了。我突然发现,我对他同时产生了精神上的心有灵犀和肉体上的炙热渴望。这种感觉是我在外玩乐时极少遇到的。我问我约的一个大学生泰语里如何表达强烈的爱和保护欲,他告诉了我一句泰国谚语,直译过来就是“眼镜蛇王的爱”,我学了下发音,准备等去曼谷时给Moon一个惊喜。

  两天后回到曼谷,我去了一家顶级餐厅学了烹饪。可惜当天的课程不包括Moon喜欢的家乡菜。但命运眷顾,我在厨房里七手八脚制造灾难时,看到一位雍容华贵的夫人走进了厨房,后面跟着仆人般的侍从。我偷偷问老师她是谁,老师说是为泰国王室掌勺的大厨。我找了个机会凑上去问他能不能教我做一道菜,我想亲手做给一位很重要的朋友。她欣然同意,指派侍从取来了那道菜的试样,给我一一解释,反正我是没听懂。但她直接把菜送我啦!还带我尝了好多其他菜,开心。

  傍晚发消息叮嘱Moon上台前号牌都不要带,今晚他不出售。他回了个开心。晚上演出时,他的小脸一露出台幕,果然在东张西望找我。看到我后就立即挪开了暮光。跳舞时他背对我跳的可欢了,但是一转到我面前,就像白痴一样手足无措,晚上那个骚浪贱劲到哪里去了!笑死我了,准备他一下台就取笑他。但心里还是有些异样,今天他是怎么了?

  表演一结束,他就穿好衣服跑到我身边了,我们很快离开了bar去吃我做的菜。他说别打车了,去停车场吧,他开车带我走。我面色沉重的告诉他I'm really sorry,他紧张的问我怎么了。我说你之前告诉我你是poor boy,今天我才知道你有多poor。他笑得我真想当场就猥亵他。过马路时,我在马路中间被难以置信的一幕惊呆了!他大步走到我前面,一边左顾右看,一边向!后!伸!出!了!手!想!牵!我!韩剧中的场景出现了,但是角色不对啊!他不是一直喜欢我照顾他的弱受吗?!以前我们走路他不是都喜欢半瘫痪的靠在我身边吗?!今天竟然想反攻!我肯定是不会做韩剧蠢痴萌女主角的,我没有伸出手,但仿佛在街中间愣了10秒钟,触动。从来没有人为我这么做过。小时候游戏厅老板骗我们,老师来网吧抓人,高年级学长来抢场地时,同学都是把我推出来的,因为他们知道我会保护他们绝不退步。我记忆中最近一次被别人保护的温暖是五六岁出车祸时爷爷托住我的大手。20多年了,没想到我还会体会到这种温暖,竟然还是被一个自不量力的弱受。

  我们走到他的车前,他竟然先给我开门,让我进去后才绕过去进驾驶座,他告诉我他之前从来没有把客户带上过车。一路上我们说说笑笑,后来他high起来都边开车边唱歌扭腰了,但我却逐渐点沉默,我不禁在想,他为什么今天会这么反常?如果他真的也对我产生了感情,我应该纵容这种非常不合适的关系吗?我不怕我单方多付出一些,反正我玩的开心,收放自如。但如果感情是双向的,那么就对我morally binding了,这真的对我们双方好吗?愈加忧虑。

  回到酒店,我找room service帮我们加热食物。他半裸躺在床上,我把餐盘端到他身前,他说感觉自己像病人,而我是医生。太好了!我就知道今晚带他回来肯定又有新花样的,今晚就让我扮演邪恶医生吧哈哈哈!!他打开手机放音乐,我们吃饭。音乐一首接一首,基本都是周杰伦的歌,还都是我高中时喜欢的那几首。我再次感觉到我们之间的那种小默契。他果然最喜欢我特意给他准备的家乡菜,像个孩子一样笑。吃完饭他说又有点sleepy了,我摸摸他的头让它先睡。我还有点事忙完就上床给他检查身体。半小时后我忙完了,这时他已经睡得像孩子一样了。我跪在床边凝视着他的俊美的面庞,这几天来和他的点点滴滴在我脑海快速回放,心里越来越乱。他对我而言究竟是什么人?我感觉到了奔涌交错的复杂感受。而我一开始就说过了,我是一个喜欢将自己的需求和生活分层管理的人,特别不喜欢看到秩序被打破。我感觉自己在失控,于是轻轻的起身离开房间,一人出去静一静。

  直到街上的花红酒绿都开始暗淡,我才意识到我已经走了很长时间了,于是往回走,几乎是我进门的同一时间收到了他的消息 where r u。开门一看他已经穿好衣服准备去找我了。他看我有心事的样子,抱着我问我还好吗?我说没什么,只是头脑里有点乱,所以独自出去吹吹风而已。他突然说他想带我出去逛逛,我有点意外,已经2点多了了能去哪儿?他说,任何地方。和喜爱的人一起来场说走就走,没有目的旅行,真不错,我行动了。凌晨的曼谷宁静而空荡,他开得很快,路灯从我们两侧接连掠过,也带走了我的很多烦恼。突然好像世界上只剩下我们两人,我们在一场没有目的地,但每一分钟都很美好的旅行。正当我有点沉醉时,他握住了我的手,在城市中心开始80码单手驾驶了。我本能的想检查下安全带有没有系好,但是实际却忍不住将另外一只手放在他的手之上。很凉,我把他握的更紧了。三只手交叠在一起,这种交织的关爱在寂静的夜的反衬下特别温暖。

  他见我还是比较沉默,就是自言自语念叨去哪里好。选了好几个地方都关门了,最后我们来到了一家bar,他说这是泰国本地男孩喜欢去的,外国人一般都不知道。他说我不是想体验本地人的日常生活吗,那里很合适。原来他还记得我几天前说的话,感动。我们走到酒吧门口,就有好几个人很高兴的来和他打招呼,看来他在这里还挺受欢迎的。他带我走进bar,那种非常昏暗、拥挤、疯狂的Bar。一些男孩在舞台上,桌上狂野的舞动,其他人在三五成群的喝酒聊天。我从来都不知道在如此震耳欲聋的环境中是如何能交流的。我喝着啤酒,看着台上很多人舞都跳的惨不忍睹还很high,也被他们那种简单的快乐有点感染。不断有男人、女人、ladyboy热情来敬酒打招呼,邀请我们一起跳。这种我从未有任何兴趣的地方竟然也越来越让我有点开始享受了。这时收到一条消息:“如果你无聊了,告诉我,我们走”。感动。我刚才就有点奇怪,我知道他很喜欢也在这种场景下自high,但今天却站得比我还僵硬。原来他是在照顾我(后来我无意中还发现他同时还在偷拍我)。我回给他消息:“我很喜欢,谢谢你”。过了一个多小时后我们才走。路上,他说在我去上厕所时,bar里有好几个人都来问他我是不是他BF。我说那你怎么回答呢,他说他回答是的。我大笑,说你是用这个借口让他们不要纠缠你吧,长的帅的人不容易啊。他问我,为什么你认为我是在找借口?为什么?我沉默了一会儿,说because everything is too good to be true. 他又问我现在开心吗,我说挺开心的。他把车停到路边,头靠到我的我的胸前,轻轻的说I just want you happy. 然后有点困意的似乎睡着了。为什么?他本可以在酒店自己睡个安稳觉,其实我散步时就决定我晚上睡另外一张床,遏制住和他不断蔓延的关系,早上他醒来时照样给他3000铢。但是此时此刻,他正疲惫的带我在凌晨曼谷闲逛想哄我开心。那一刻,我相信 there must be something true. 几天后我问过他为什么那天这么反常,他说他也不知道,也许是

  I'm ready for a boyfriend.

  回酒店的路上车里放着音乐:爱就爱,错就错,面对真实的自我……我问他为什么放这首,他说在这是他常用歌单里的,轮到了就自动放了啊。我又问,你知道这首歌是什么意思吗?他说不懂。我这无神论者非常厌恶这种命运般巧合,但是我一直试图用理性维持的人际关系秩序还是大坝决堤了,对Moon的爱如洪水一样淹没了我的心。我对他说,我有对你有“眼镜蛇王的爱”,我不想再做你的client了。

  “我不会再给你一分钱”

  我们回到酒店时天已经亮了。他已经很累很困了,我本能地想用性去表达我对他的“眼镜蛇王的爱”(泰国谚语,比喻极为强烈的占有欲和保护欲),但又不忍心让他累到,于是让他静静躺着,我从他的额头吻到了脚趾,射在他的中段身体上,抹匀……感觉覆盖到的地方都属于我的了。他起身说我应该累了,快睡吧,他去洗个澡就来陪我。我拉住他,说“我现在是你bf了,以后每一次我们做*后我都会亲手为你洗干净,因为你是我的,走吧"。我为他洗完澡,像爸爸对儿子一样用浴巾擦干,抱到了床上。他又开始他经典的融化式赖在我怀里了。好幸福,但是现在我的心态和以前不同了,我还有嫉妒。我问他为什么和前任分手。他说了个笼统的理由。我尽管很不满意但是不想给他压力,也就没再说什么。沉默,我以为他睡着了我也在考虑怎样才能搂着他睡一晚第二天手臂还能动,听到他轻轻的跟我说……,是关于他前bf的。很简单的几句话,但每一个字里都浸透痛。突然我很后悔我问了他这个问题,感觉自己很自私。

  睡到中午我们就起床了,我俩都没睡好,眼睛都肿了……主要怪我像龙虾一样的搂着他不想放手,其实我俩都不喜欢睡觉时有人碰自己的。我从保险箱里取出钱,告诉他,“你是我遇到的最完美的男孩,但我很羞愧,我们第一次相遇时我却是想像买手机一样买你。我很后悔,你对我是无价的。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会给你一分钱。但我会像男友一样保护你免于匮乏的恐惧。这里差不多是你下月的房租、贷款和你母亲的贷款,这样如果你愿意在我离开泰国前的最后几天都陪我,你也不必有经济上的担忧。我无法许诺你豪宅游艇,但至少希望让你能感到安心。”

  他收下钱时没说什么,但我能看出他挺意外,在思考什么,我没问。后来我和他在一起时还是为他不断花钱的,我只是不想像交易一样而已。我有朋友问我他会不会想要我的钱,我说这不是废话吗?肯定想要啊。而且我觉得他有权想要。男人对女人在物质上的支持从原始社会就开始了,这是生物学因素决定的。进入文明社会后,婚姻作为一种社会契约,最早也是为解决财产分配而创造出来的。追求脱离物质因素的爱,就像建造没有地基的房子一样不切实际。我看中的是,除了物质基础,这段感情里还有没有更高层次的美好?他能否在物质之外的其他地方多为我付出,两人形成互补循环?如果有,花钱就是我的义务。再说了,我前男友开口就像我要LV,而我让Moon找个好餐馆我请他全家吃饭时,他把我们带到了人均30元的餐馆!我给他买双UNIQLO的袜子他好开心了。这种小攻对小受的花钱不是天经地义天造地设的嘛!

  5.“我找不到配得上你的花,但有配得上你的诗”

  Moon喜欢游泳,我终于知道他游泳运动员的小腹从哪里来得了。我决定搬到一家有不错roof pool的酒店,在水下猥亵他。Moon说朋友有毕业典礼要他去帮忙,白天不能陪我。我当然自己本来就有一大堆有趣的事可以做,不需要他陪。但现在我还是感觉有点失落,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在骗我?甚至是因为知道我再也不会给他钱后就逐渐远离我了?我感觉到我和他之间是有一些真的东西,但我不知道的是还有多少假的。从嫖客切换到男友,我摆脱不掉这种烦恼了。

  我觉得不能在胡思乱想了,就去朱拉隆功大学找朋友带我campus tour。泰国的大学比我想象的好多了,设施现代化,学生们很热情但英语实在不太好,只有一个英国混血小帅哥还能比较正常的交流,但我有我家Moon了,再帅的男孩我都不想勾搭了。我问朋友学校里的痴男怨女们在哪里买花?Moon喜欢花,我想给他买。我带着花回到了酒店,感觉自己又像回到了青涩的大学时代。

  晚上8点多时,Moon来找我了,我当时在roof pool边上的躺椅上看书,其实是在等看他游泳的样子,嘿嘿嘿……他从水中浮现的那一刻,月光洒在他tanned后背上,反射出黑珍珠般色光泽。他的双眼大得足以汇聚整个泳池水面的粼粼波光。我都看呆了。我问他能不能一口气从那头游到这头,他说可以。我说你这么弱,我不相信。他就赌气过去准备游给我看。正好中了我的套路嘿嘿。我乘他在闷头邮过来的时候,拿出了我事先藏好的花。当他游到岸边一抬头,看到的是我单膝跪地举着一束白玫瑰,轻轻的和他说:“宝贝,我很抱歉,我实在找不到配得上你美貌的花”。

  我回到了躺椅上,原本想让他和我在芭提雅roof bar一样躺在我怀里的,但是躺椅太小。他就跪着伏在我的腹部,很快一边舔我的肚脐一边手伸进了我的内裤。那时我突然想起GV里看过了泳池激艹,全身血液沸腾,但毕竟公开场合,我还不想被以流氓罪逮捕。我得赶紧抢夺主动权。我摸着Moon的头,说中国古代有个天才诗人,他是国王的儿子,能在七步之内写一首诗。他为一位美女写过《洛神赋》,其中有一句叫:“……,……”。宝贝,我找不到配得上你的花,但知道配的上你的诗,以后我就叫你XXX吧。他很开心的问我怎么写。我叫服务员拿来纸笔给他一一解释。他拍照了,说他很喜欢。

  我们回到房间,我已经忍不住要艹他了。这时他接到电话,泰语我听不懂,烦人。他挂了电话说有几个朋友一起要庆祝某人毕业,他要走了。我正有点失望,甚至愤怒,他说:“我告诉他们我要带我的男友一起去”。

  我们开到海鲜夜市时他朋友们还堵在路上。Moon就带我在四周逛逛,其实曼谷的老城区还挺像上海的。Moon说他累了,我们就准备回车里坐坐。但他出乎意料的打开了后备箱,放下了后排座位,制造出了一个较大的空间。他就这样抱着一个可笑的幼儿玩具(一捏会响的那种),躺在我怀里睡着了。这就是为什么我对Moon的感觉一点都没有褪色的原因之一,他总是有很创意的做一些让我暖心的事情。外面就是人来人往的夜市,但是在他的车里,准确的说是后备箱里,只有我们。我之前还在嫉妒和疑心地想我他说我是他第一个带上车的客人是不是真的,但那一刻我突然感觉who cares. 重要的是此时此刻是如此真实。

  过了一会儿他朋友们一个个到了。其中有个人带了他的小妹妹,我本能的跑去旁边的超市给她买零食。回来时发现Moon已经抱着为她选食物了,Moon看她的眼神比看我的温柔100倍,但我完全没有嫉妒,只是感动,因为我再一次感觉到了我们之间真实的默契。Moon的朋友们对我很热情,我也尝试尽力融入。语言障碍还是很大的,只有一个石油交易员能和我缓慢的真正聊上几句。但其他语言不通的朋友我都为他们亲手烤了中式扇贝,我希望让他们感觉到我也会在乎Moon在乎的人,因为我爱他。回到我的座位上时,看到我的盘子里已经堆满了虾,都是Moon帮我拨的。

  晚上回去后,Moon又在放Jay的歌,我让他关掉音乐,听我我放一首。我打开东风破,就去洗澡了。等我出来时他果然从床上蹦起来说他好喜欢这首歌。我说我就知道会是这样,因为他放的歌都是我喜欢的,唯独缺了我最喜欢的一首,我相信他也会喜欢,所以才放给他听的。

  睡觉时他都放着东风破,曲声悠扬,我也找到了和他亲密接触又能一起睡个好觉的姿势(秘诀是牵手靠头,不碰身体)。我们需要睡个好觉,因为明天是我们的大日子,我要去见他的家人了。

  [page]

  我可爱的小情敌

  10点左右他妈来电话问我们怎么还没到,我们就起床了。路上我让他去朱拉隆功大学门口停一下,我让朋友帮忙买了个礼物给他小外甥。一个baby bag。我准备背着他小外甥去动物园嘿嘿嘿。这是我长久以来的幸福奶爸梦想。Moon看到bag后连连摇头,说小外甥太重了背不动啊。我笑他弱不禁风,只有叫床和吞精的力气,我来背,他省着力气晚上用吧。

  去他家的路上,我一直在考虑怎么样才能让他家人感觉到尊重和关心,在国内我有泰国朋友,但他们出身很西化的家庭。我从来没有和一个泰国本地人家庭近距离接触过。但我相信真诚和热情总是四海通用的。实际上我们的初次见面比我想象的融洽自然多了,主要要感谢他在大企业做助理的妹妹,一口流利的英语,灿烂的笑容,热情中又不失分寸。很多我们的谈话涉及他的家庭隐私,我就一笔带过了。

  Moon坐在地上为他的小外甥Levi念书,眼神中流露出的爱倾泻一地。如果不是我需要和他家人尽量热情的沟通,我真想只是静静的看着Moon的双眸,听他念书。

  12点时我们出发去吃饭,车里放着我们最喜欢的东风破,我和他的家人挤在一起,感觉很好。我让Moon带我们去家好点的餐馆,也不知道他听了没有。反正那家店看起来很不错,大厅里还有青花瓷的摆设,但竟然人均才30。吃饭时Moon的饭比我先上,然后他就开始…喂…我…吃…了,还特意让服务员拿来了筷子。我悄悄问他怎么向他家人介绍我的。他说他们都猜到了。是的,瞎子都能看出来了。

  根据我的观察,对Moon来我属于第二顺位,他会优先照顾Levi,如果Levi已经有人照顾了,他就会开始照顾我。后来很多方面都是这样,最“过分”的一次是我一直背着Levi在下午3点的烈日下逛动物园,好不容易把他放下来,我自己扇扇风,他就从我手里拿走了扇子给Levi遮阳去了!但我却很喜欢他的这种责任感,而且Levi也是我的第一顺位保护对象,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吃完饭后他的朋友们加入我们,一起去动物园。我也如愿做成了幸福奶爸,对Levi的保护欲让我充满了力量,但是力量挡不住热量……好不容易熬到了有冷气的爬行动物馆,感觉捡了一条命。这时Moon悄悄走过来,跳到我身上让我背他。我们走着走着,他突然抓紧我的手说快看那是งูจงอาง,也就是“眼镜蛇王的爱”里的“眼镜蛇王”啦。我吻了Moon,告诉他晚上会再让他体验下“眼镜蛇王的爱”的嘿嘿。

  快离开动物园时,也不知道谁带的头大家玩起一个橡皮球了,Levi跑到这里跑到那里,就是追不上球,很像我朋友家的短腿柯基想上床但跳不上来哈哈。Moon总能最敏锐的感受到Levi的心情,一发现他有点焦急沮丧,Moon就吹泡泡逗他。Levi在五彩斑斓的泡泡中斗呆住了,似乎不知道该抓哪个好。而一旁的我也不知道我该看谁,是惊奇可爱的Levi,还是温暖微笑但又给人一种可靠感的Moon。他们两个我都想要。Levi终于被逗累睡着了后,Moon拉着我的手说我之前不是问老虎狮子在哪里吗,他带我去。终于现在轮到他关爱名单上第二顺位的人了。我说他傻啊,我问老虎狮子是想带Levi去的,现在他已经睡了,我们走吧。

  晚餐我们去吃泰式火锅,和我天朝相比实在差了太多了。但好的地方是Moon的家人都看到了我对Levi的真心,似乎也更加接纳了我。他爸之前从来没和我说话,我感觉都没有正眼看我一眼,但是居然和我说了几句中文了。Moon还是一直不停的帮我盛菜,问我喜不喜欢这个,喜不喜欢那个。反正Levi只能喝奶,吃火锅时我就独享Moon了。我们吃的差不多时,我让服务员拿来菜单,加了一道菜。Moon问我是没有吃饱吗?我说饱了,但我特别喜欢这道菜,你知道为什么吗?他想了一会儿,眼睛一亮说因为这道菜的名字和他的小名发音很类似!没等我吻他,她姐姐发出了怪声,然后说抱歉,她是在忍不住听到了这么甜蜜的对话。哈哈。

  回到Moon家,我真的很累了,但还是想强打精神陪他家人。Moon则直接进了卧室,不一会儿就探出头来喊我进去,原来他早只知道我已经累了,准备房间让我先睡会儿。感动。我那时还很渴,就自己走去冰箱了。之前我和他视频通话时他给我展示过他家,我知道冰箱里有很多饮料。我打开冰箱,一束白玫瑰占了整整一层。我呆住了。Moon靠过来说他不想让我送他的花凋谢。那时我的眼睛和心都一热。我可以把Moon对我的好大部分都解释成刻意的表演。但是他总不能预见到我会自己去翻他冰箱吧?难道他给我设下了多处陷阱,期望我总能踩到一两个?这个屋子里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我感觉自己的脑子越来越有毛病了。在这段以金钱肉体交易为起点的关系中,我越感觉到什么东西是真实的,我就越本能去抵制它。也许是我这个人本来就有冷血的理,也许是我怕一旦确认这么好的事是真的,我会难以面对失去,我自己会变成我不喜欢的优柔寡断的人。

  我心乱如麻的躺到了Moon的床上,他关了灯,躺在了我的身边,靠在了我的肩上。很快睡着了。突然心里特别难过。我想起我们刚认识的那段时间,有次他说晚餐不能跟我一起吃,因为他每天这个时间要睡觉,我当时怀疑他在找借口,哪有人晚上六七点会睡一两个小时的?自己只想晚上来赚快钱就直说呗,难道我会玻璃心的祈求他跟我吃饭?但现在,我能感受到他如此疲惫的呼吸,我明白原来他一直没有骗我。是我不仅没有保护好他,还恶意揣测他。我似乎流泪了,很想把他搂在怀里,但怕我身上的汗渍弄脏他,所以只是牵住了他的手。他的家人在客厅看电视,而他的卧室里只能隐约看到星光。这又让我想起了昨天我们在闹市中汽车后备箱里的两人世界。我曾和他说过我好想在他的床上艹他,但此时此刻我我只想就这么牵着他的手,感受他在我肩上的依靠。

  “我看到了你撒谎的理由”

  大约1小时候,Moon醒了,他亲了我一口就出去陪Levi玩了,当我走出去时,很看到他再和Levi捉迷藏,扮鬼脸。他看到我也出来了,问我饿不饿,想去夜市吗?那里有家餐馆是他之前打工的地方。好,我们出发了。夜市的东西很便宜,他带我一家家的描述过当初他很穷的时候,会经常来看这里的哪些东西,想买却舍不得买。我认真地聆听着看他,想象着一个三年前一个柔弱的男孩在这里瞪着大眼睛看着一双山寨的adidas,心中很酸痛。他买了一双拖鞋,一看就是挺劣质的,居然才20株,但他还挺开心的。尽管他现在的收入已经高于大部分中国人了,但是他的心中的一部分并没有变。我当时很想说我带你去买个真的adidas吧,但是我忍住了。因为我太想继续在他的人生轨迹中了解他,像乘坐时光机一样补回那段我们缺失的岁月。他拿着一堆碎钱买了一样又一样吃的,像小孩子那样开心。我跟他说够了吧,我们怎么吃的完呢?他说这是给他们全家吃的啊。突然我感觉很惭愧,想想我自己从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现在只想着和他的两人世界,而他想的却是全家人是不是饿了。Moon赢得了我尊敬。

  我们回到他家,一家人吃了夜宵。还没吃完Moon就开始在房间里打球了,差点砸到盛满汤的大碗,要在中国肯定被父母骂死,但在他们家,只有欢笑。感动。今天一天就足以让我看出他的家庭其实是隐忧重重,任何一个问题拿出来恐怕很多中国人父母都会睡不着觉。但是在他们家,似乎每个人都沉浸在简单的快乐中,都是想着如何尽力为对方多做一些。而Moon,就是这个家庭的长子,是他挣钱把家人带来了曼谷,为父亲提供了医疗,为妹妹找到了工作,为小外甥将来能送去一个好的学校。

  Moon把Levi哄睡了,说他很难受,冲个澡就跟我回酒店。我就走到了他家的阳台上,我需要静静思考。三天前我答应Moon走进了一场没有目的地的神奇之旅,我此生从未奢求如此幸福。所有的一切都美得像梦,但却又真实的像冰箱里的玫瑰。尽管我有一万个理由想改签机票,把这种美好延续下去,但我明白,月盈则亏,水满则溢。而且被感情驱使也不是我的本性。是时候我从副驾位上移到方向盘前,为我们的旅程设定目的地了。我初步构想了三个目的地,即三个目标,如果前一个顺利抵达,那么可以考虑前往往下一个。

  我要将这几天的幸福封存,就像水晶球里的天鹅堡一样,只要轻轻晃动记忆的底座,那个梦幻的雪夜就会完美重现。为此我需要控制双方的期望,真诚的表达自己的感受,笑着说再见。我知道我能做到;

  如果一切顺利,我还想继续做Moon的朋友,或者说是彼此信赖的兄弟。这几天我们的磨合足以让我看到我们做兄弟的性格、兴趣基础,这个目标具备可行性,我在飞机上思考下计划就行;

  如果我们能以朋友或兄弟身份相处下去,我就会评估他转变人生轨迹的决心和行动,他主动付出多少努力,我就会提供多少支持。在最理想的状态下,他能够实现转型。这个最高目标的可行性需要谨慎的连续性评估,而且我今晚就必须开始铺垫。Sorry , honey. 我可能要做一些伤到你的事了。

  Moon来找我了,他发现了我在沉思,问我在想什么。我说,everything about you, about us。我亲吻了熟睡中的Levi,再一次向他的家人逐一告别,表达了我的感动和祝福。他的妹妹问我会很快再来吗?我犹豫了一会儿,说maybe。

  车刚启动,Moon就兴奋地问我开心吗。看他的样子我就知道他是明知故问,就是想听我亲口说我有多开心而已。等着,今晚我会用“你喜欢被我在书桌上艹吗?”来回敬你的。然后Moon告诉我 他feel great我能和他的家人在一起。这是我听过的他第一次使用great这个词。我握住他的手,说

  “我很喜欢你们家的那种简单快乐和相互支持,我很感动。但这并不是我今天最大的收获。我知道你经常撒谎,大部分是你主动告诉我的,其他是我自己发现的。你也对我撒过一些。我接受你,只是不太理解为什么你要这么做。而今天,我看到了你的理由。我知道早年你全家的窘迫,对比现在的一切,我可以想象你付出了多少努力和代价。我也明白世事艰难,很多时候势单力薄的你没有办法,只能用一些特别的手段才能得到你需要的东西。久而久之,有些做法已经成为了你的一些习惯。但我明白你的初衷从来没有变过。今天我真正的看到了所有你的努力都结出了成果,尤其在Levi的欢笑中。”

  Moon很激动,想说很多话但几次都卡住组织不出合适的英语。大意是他小时候家里实在太穷,父母是在太苦了,他一定要拼命给他们好的。他做了这个,又做了那个……我认真地聆听着,我希望他一直倾诉下去,部分原因是他需要这种倾诉,部分原因是我需要等他暴露靶子,这样我就能攻其不备。Sorry, honey. 你哪怕受到一点委屈我都会难过。但我是一个会为长远目标毫不犹豫的牺牲当下的人,只要有可能偏移你的人生轨迹1°,我现在也要尽力试试。

  “真的吗?你真的是……?”我抓住Moon刚说的话去质疑他。他大吃一惊,问我什么意思,因为他讲的东西从表面上来看是明摆着的,他根本没想到有人会质疑他。我要的就是这种震惊后的头脑空白,因为我需要Moon腾出头脑中的所有空间去接受我要讲的话。 “如果你是真的……,那么我问你几个问题:……。我主要是使用了一些技巧让Moon陷入了自相矛盾的窘迫和羞愧中。Moon沉默了,或者说是呆住了。我可以想象他心中的冲击,甚至伤痛。他可能会被感觉到被背叛,我进入他生活后却出其不意的给他一击。但对不起,honey,也许有一天你能明白我现在心里的不舍和本意,但现在我还要继续,“你说你要转行,你说你要来中国找我。都是谎言!我相信你本意如此,你没有骗我。只是你根本就没发现你一直在骗你自己。你不是警告过XXX人不能骗自己吗?但你真的知道什么叫做骗自己吗?”

  其实那晚我们不是直接回宾馆,而是先去一个bar见我朋友一面。Moon基本是沉默,眼神有些呆滞。中途还跑去外面抽烟。我忍住没有去哄他,因为我希望他能重新审视自己和评估自己的个人发展计划,哪怕只是考虑5分钟,哪怕只是多正视了一个现实。

  [page]

  “我的小万花筒,请让我以朋友的身份告别”

  夜,没什么比两个人同时come的sex更能抚平我们之前感情上的小皱褶了,但我最享受的还是我时候亲手把他洗干净,感觉他是我的,我会为他负责。Moon又是经典式的赖在我怀里,轻轻的问我:“为什么你对我还没有bored?”突然很心痛,因为我能感受到这个问题背后的故事。也许,他也和我一样问了自己很多次我们之前有多少真实的东西。我问他,你知道万花筒吗?他摇头。我说我那是一种神奇的艺术品,只要轻轻的转动一点,就会出现一种全新的美丽,而且永远不会重复。小时候我特别着迷。而现在,你就是我的万花筒,你永远在给我最美的惊喜,但可惜我没有足够的时间看够你的美丽。

  次日,我要走了,Moon说送我。上车前,Moon又问我我们在一起多久了,我只是说not enough.

  但如果我真的再待下去,我们的感情还会这么好吗?等我走了,我们的故事还能继续吗?我并不确定。Moon启动了车,开始放歌,When You believe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只要你相信 奇迹就会实现.

  Though hope is frail 尽管希望渺茫

  It's hard to kill 却难以抹杀

  我到现在还感觉他这辆车,他那间房,他整个人就是对我量身定做的陷阱!怎么每次都那么恰如其分,像电视连续剧那样呢!我昨天还自以为是的想给他点引导,但说不定真人不露相,他才是那个巧妙谋划改变我人生轨迹的人!算了,就算是那样,有个在相貌和智商上都碾压我的帅哥却处心积虑想得到我,我就从了吧。

  不行!我怎么能被弱受操纵!我把我的手机连上车载音响,放See You Again

  Good things we've been through

  我們一起經歷的美好事物

  That I'd be standing right here talking to you

  讓我站在這裡跟你說話

  Bout another path

  關於人生的道路

  I know we loved to hit the road and laugh

  我知道我們喜歡在路途上一起歡笑

  But something told me that it wouldn't last

  但有些事告訴我這並不會持續很久

  Had to switch up look at things different see the bigger picture

  因此不得不換個角度,將這些事看得更遠

  Those were the days hard work forever pays

  那些要付出艱辛努力的日子

  Now I see you in a better place

  現在,我看到你已經在一個更好的地方

  First you both go out your way

  起初,我們各走各的路

  And the vibe is feeling strong

  之後感情越來越好

  And what's small turn to a friendship

  爾後我們的友誼加溫

  A friendship turned into a bond

  最後變成密不可分的夥伴

  And that bond will never be broken

  而這個情誼將永遠不會消失

  And the love will never get lost

  這份愛也不會遺失

  And when brotherhood come first

  兄弟情誼也放在第一位置

  Then the line will never be crossed

  這條界線將永遠不會被跨越

  Established it on our own

  這一切都長存在我們彼此

  When that line had to be drawn

  當這條線不得不被改變

  And that line is what we reached

  它就是我們一起經歷的成就

  So remember me when I'm gone

  當我走後 請記起我

  我们一起跟着歌轻唱。我放之前就相信,Moon也会听过这首歌,也会喜欢这首歌,也能感受到我感受到的东西。这就是我们的小默契。

  机场到了,Moon把车靠边,把头埋在我胸前,然后咬了我的手臂一口。但是这个弱受实在太弱了,咬得太轻了我一点都不爽,拍的照片竟然要增加对比度才能看出咬痕。

  我屏蔽掉心中的不舍,毅然下了车。他也下来帮我取下了行李。他抱住我,轻轻说“我们会再见面的”。看似平淡,但我完全感受到了这句话里我们作为朋友、兄弟所经历的那种平凡却真实的快乐。我说:“我也有这种感觉,只是不知道何时,何地,何种关系。”

  我伸出手,“我的小万花镜,请让我以朋友的身份与你告别”。他楞了一下,也握住了我的手。

  我拖走行李,没有回头,心情比我想象的轻松很多。但竟然很快看到他这个没良心的飞速把车开走了,也不深情目送下我。让你再去吃罚单吧!这次我不会给你交了!

  飞机腾空而起的那一瞬间,我并没有感觉到对脚下土地的留念。因为我知道我们已经完美实现了第一个目标,将雪夜的天鹅堡封在了永恒的水晶球中。现在我们正在往第二个目标前进。尽管我还是想提醒自己目前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第二、第三目标能也能如此顺利的实现。但此时此刻,我宁愿只是闭起眼,将记忆倒带到的Moon为我们放第一首歌时。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只要你相信 奇迹就会实现.

  Though hope is frail 尽管希望渺茫

  It's hard to kill 却难以抹杀

  后记——“如果我不喜欢你的什么,我也一定会让你知道的”

  Moon打来电话,说他接到我的朋友了。我那个朋友这段时间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去泰国散散心。Moon在他最痛苦的那段时间就给他打过几次电话安慰他,并跟我说他会在泰国照顾好我朋友的。我很感动,也很自豪。Moon身上是有些常见不足,但他的责任感,甚至是自不量力的过度责任感一直是我尊敬的。我很荣幸把他介绍给我的朋友们。

  昨天,我问Moon,“我那朋友心情不好我直接给了他2000让他不要亏待自己,而我明知你最近花了一大笔钱现在正在为钱担忧却不给你一分钱,你能理解我为什么这么做吗?”“我理解。”Moon回答得很干脆。其实我能猜到Moon会这么回答,但当他真的说出来时,我还是会感觉到发自内心的温暖。

  自从回国后,我们都在适应个探索一种双方能接受的关系,这个过程有幸福,也有悲伤。

  一方面,我真没想到,距离和时间并没有削弱我们之间的纽带。我经常会想他,尤其是我看到了大眼睛的男孩时,看到他喜欢的花时,看到他喜欢的食物时,看到他带我凌晨穿越曼谷大街小巷时的那种车时……Moon说如果可能,他想每天睡觉前都能看到我,但他明白自己回到家时一般我都已经睡了。但所幸我们还是能找到时间相互陪伴的。每天都一次以上的视频通话,如果我太忙或他很困,我们就会把手机立在一边,自己做自己的事。有时我会瞄一眼屏幕对过的他,经常也能看到他瞪着大眼睛看着我。在我生日那晚,Moon并没有给我任何祝福,他在陪客人,他知道我一直理解他的。我在凌晨4点突然醒来,心中莫名的难受。我忍不住给他发了条消息问他睡了吗,他立即回电,说他正在想我,问我知道为什么吗?我看到屏幕对面,他正在一本小本子上写歪歪斜斜的英语,主题是“让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的五个瞬间”。

  他说,“我英语不太好,边查字典边写,但我会尽力的”。

  那天下午,Moon给我发来了迟到的生日祝福,并许下了他对我们的愿望。

  我告诉他,这里每一个字都是我自己的感受,也是我想对他说的话。

  另一方面,我们也如之前预期的一样经历了一些艰难的时刻。我们相互坦诚的说出了我们不喜欢或不赞同对方做的事。当然,这些话题主要是我挑起的。我尤其坚决的拒绝迁就他的一些短期化的决策和基于本能冲动的行为。尽管我心里一千次一万次想宠着他,但我还是狠心忍住了。因为当Moon在我生日次日对我许下愿望后,我是全心全意要实现它的。如果我们的关系要一直维持下去,我就必须展现出我真实的价值观和生活,和他共同探索我们都感觉舒服的相处方式。如果我们有任何一方接受不了,那只能好聚好散,而且越早越好。我总是抱着最好的期望,同时做最坏的打算。令我欣慰和感动的是Moon的两句话,“我理解这是你爱我的方式”“如果我不喜欢你的什么,我也一定会让你知道的”。

  Moon的母亲回到了老家后,有次问起我怎样了,他告诉她我们很好,下次我去泰国会把我带回老家陪她的。我也很期待和他父亲一起伐木,Moon说太危险了,他总是躲得远远的。我笑他胆小,难怪只能做弱受。但是事后想想,他真的胆小吗?我是否有勇气去陪各种陌生人睡觉,把挣来的钱绝大部分都给家人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当Moon在视频通话中兴奋地向我展示他家新建的五星级卫生间时,我身边的朋友都很惊讶在泰国农村竟然有如此高逼格的卫生间。但我心中却涌出酸痛,因为我知道这是Moon付出了多少代价才能造起来的。如果是我,我肯定不愿自己背负如此沉重去给我父母提供非必要的享受。Moon做的不少事都是我不赞同的,但我真的理解他身后的故事吗?我真的有资格去给他建议吗?我不确定。但我确定的是,我愿意接受他的一切,包括他的所有缺点和错误。我爱他,他是我的感情世界中缺失的最后一片拼图,我的世界因为他而完整。如果他也能接受我各种的缺点和错误,那我们应该都能守住永远关心和支持对方的承诺,无论以哪种关系。

  本帖停止更新,我可能也会停止回复了。也许一些我个人的观点可以算对后面评论的部分回应吧。

  我从不相信“XX人都是XX样的”这种绝对化、一刀切的评价,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我从不相信从自己以往的经验或者别人的经历里就能判断一个站在我面前的活生生的人,我相信只有我自己用心去聆听才能真正懂得他

  我从不相信感情是可以不对等交换的(尤其不是钱能买到的),我相信我如果期望从某人那里得到一些对我特别的东西,那我要首先给他一些对他特别的、在一个层面上的东西

  我从不相信感情有个必须采用的标准模板,我相信真正美好的感情很多都是高度定制化的,是两人个性、目标和共同努力的协调融合

  我从不相信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Hang发过那么多帅哥我看的很开心但都是过目即忘,只有他的一句话我至今印象深刻,“我就是喜欢挑战下不可能”,这也是我一直相信的。

  我不是想反驳和我观点看似不同的朋友,我在之前的回复中已经说明我们在某些观点上其实是一致的。我只是想指出尽管这个世界对gay是很苛刻,MB们真的大多都是想榨干我们的钱包,圈子里真的很多朝三暮四尔虞我诈,但我们总有选择的权利,总有幸福的机会,总有人会命定的人在等我们。我唯一问自己的问题是“我是想在别人的经验、公认的不可能、或自己的伤心回忆里(我有很多)画地为牢,还是起程去下一站亲眼看看那个一直等我的人在不在那里?”

  ————终,祝愿大家都能找到自己世界所有的拼图————

关键词阅读: 泰国同志 同志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