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抗艾历程 一名HIV感染者的倾诉

2018-09-11 20:12:16 作者: 阅读:

我的抗艾历程 一名HIV感染者的倾诉

刚刚看到一位艾友记录的抗艾经过,同样作为一个艾滋病患者,其实很早我就想写一些什么,但是后来因为各种原因,都不了了之了。

或许,是应该留下些什么。不管是能够帮助到一些艾友唤起生活的勇气,亦或是让那些在恐艾的人脱离恐惧,亦或是真的有一天我离开了这个世界,让我的亲人、朋友,能够翻出来这些文字,给他们补全关于我这段人生他们未曾经历的这一段。

在正式写我的这段经历前,有几件事,需要和各位说一下:

第一:艾滋病离我们很近!

是的,我曾经总觉得艾滋病离我很远,但是换个角度,当我行走在人群中的时候,谁又能分辨出我是一个艾滋病患者?我想没有人能够分辨出来。自从确诊之后,走在路上,经常会莫名其妙的想,那些擦肩而过的行人,他们身上都有我们永远不会知道的秘密。他们有人富可敌国,也或许像我一样,罹患绝症。所以,请那些还在心存侥幸的,希望通过所谓的观察,就能判断谁有艾滋病和谁是安全的人,趁早放弃这个想法。没有任何一种表象能够让你确定,以身试法,最终的结果智能是悔之晚矣。

第二:艾滋病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

这是一个常识,艾滋病有它特定的传染途径,不要接触到患者的血液、精液,因为这些是作为能看懂我这些文字的人来说仅有的两种能够感染的途径,还有一种是母婴。不用过分的恐惧,日常的接触,共餐,拥抱,握手,这些都不会传染。试想,这样一种绝症,如果那么轻易的就能感染,像感冒一样,那么这个世界就不是现在的这个样子了。如前所述,你没法分辨你任何的一个朋友、同事、亲人、客户携带着这种聪明得显得狡猾的病毒,如果握握手、吃吃饭就感染了,那么或许人类就已经在灭亡的边缘了。

第三:艾滋病不会立即死亡!

我不想安慰别人、安慰自己说,这种疾病并不会影响人的正常寿命。试想,要吃那么多的药对人体的损害,毕竟是药三分毒,试想一下就像一台没有任何杀毒软件的电脑,当机是迟早的事。但是,毫无疑问的是,这不是一种立时三刻就会让人去跟马克思喝茶的病。从感染到人体的免疫系统全部都被攻陷,进而发生恶性肿瘤,还需要一段时间。虽然,每一个心存希望的艾滋病患者都希望能够等到像青霉素一样治愈了肺炎这样的特效药,我们也都在等待着,或许明天,或许明年,或许根本不在我们的有生之年。但是,如果你明白,人总会死,你会释然很多。谁的命都不比别人的命更加贵重,不要说我们这些芸芸众生,就是再伟大的人,也终究会有这样的一天,是吧?再想想那些生活在战火下的,那些死于非命的,那些患有更严重疾病而去世的人,我们,并不值得同情,也不用。可能,这就是宿命。

第四:生命只有一次,请好好珍惜!

相比那些已经死于战火、死于疾病、死于车祸、死于空难,等等,已经死亡的人来说,我们是幸运的,因为我们还在享受着这个世界的美好。而那些只是恐惧着艾滋病而看到我这篇文字的人,你比我们更加幸运,因为你还是一个健康的人。确诊之后,我想这个疾病给我带来的除了需要终生服药以外,最大的改变就是让我深深的思考:如果,时间能够重来,我要怎么样过我的人生?如果,没有得这个病,我在怎么样过我的人生?某种程度上,我感谢它。我感谢它让我明白了,生命终有尽头,明白人生的无常,让我更加珍惜我的人生,更加的努力,过好我所拥有的每一天,更加珍惜我眼下拥有的这一切。我想,很多艾友都应该有过和我相似的感觉,经历过痛苦与挣扎,开始接受并认同了自己的这个身份之后,都会更加悲悯,更加珍惜,更加努力。因为那些曾经听起来神乎其神的心灵鸡汤真的抵达了内心的深处——生命只有一次,而且,很短。

第五:如果你是一个患者,请好好服药,定期检查;如果你只是在寻找信息的恐艾者,脱恐了之后,请好好的生活。

还是那句话,我不想给任何人灌鸡汤,我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能够出现特效药,我甚至不敢确定我一定能够等到,但是,我仍然心存希望,我希望我能够等到,然后我会把余下的生命,全部用来做公益事业,我要感谢这个社会救了我,给了我新的生命,我要把这段生命、这些希望、这些爱,延续下去。如果,不幸,我没有等到那一天,我希望能够看到我这些文字的人,不管是艾友,你有幸等到了,或者你只是一个路人看到了,都能试着去尝试,尝试感谢这个人生,感谢你所拥有的一切,并把他们传递下去。也要忠告那些有过高危行为,正在恐惧着的人:你们是幸运的,当你再次被自己的欲望冲撞的失去理智的时候,回想一下自己今天承受的这些恐惧,然后它会教你怎么样去做。

查看更多HIV感染者抗艾历程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