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那个让我暗恋三年的直男体育生

2019-03-21 12:04:42 作者: 阅读:

回忆哪个让我暗恋三年的直男体育生

暗恋一个人,我会离他远远的,把自己关进一个狭小、局促,却又广袤无垠、空无一物的天际。

大学里,曾经让我暗恋三年的直男体育生,那些关于他的回忆,日渐模糊,在往后的峥嵘岁月里,难辨真假。

我想我是对他一见钟情的。

我觉得他是班上最帅气俊俏的家伙,甚至更严重点,是唯一帅的。

他有线条分明的五官,狭长的眼睛笑起来有点眯眯的,鼻子挺挺,嘴唇薄薄,脖子长长,我第一次发现原来薄嘴唇是那么性感,,尤其是瘪嘴的时候,好似唐老鸭的嘴,像极了在撒娇,忍不住要冲上去吮吸几口。

他是学校招收的体育特长生,擅长的项目是跳高和跑步。

他的身材看上去很匀称,不像链球铁饼选手那么强壮、高吨位。

他没有凹凸有致的肌肉块,却照样线条分明,摸上去有点鼓鼓的,结实着呢。

我每次回想起来都会情不自禁咽口水。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还留着及肩长发。

一周后再见到他时,他已经把头发剪短了,约摸只有四五厘米长。

见到新发型的时候我突然有眼前一亮、怦然心动的触电感,这时才开始关注起他来。

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我一直记得。

他叫我班长。

然后我回头去看他的脸。

再然后我的心就怦怦跳得异常厉害了。

用粗俗的话来说,那叫一个情窦初开,他的影像,开始在我心内落地生根,发芽开花。

我开始将目光停留在他身上,有意识无意识,间或一瞥,长久凝望。

他就像一块巨大的磁铁,吸引了我的目光,抓住了我在学校的大部分注意力。

想他的时候,朝他座位望上几眼。

每次从课本堆里抬起头,都会情不自禁朝向他所在的方向。

我总会选择老师同学不注意的时候,将炙热如炬的眼神投射在他伟岸的背部,老师看向我,我就假装埋头看书。

他不知道有那么一个爱慕的灵魂,在赤裸裸地包裹他,企图将他熔化。

他不知道。

他不爱我。

班级的座次,每周换一次。

我坐在最后一排,想往哪里换就往哪里。

偶尔心血来潮了,我会挑一个能窥到他侧面的地方。

他的眉骨,他的鼻梁,他的唇线,那么令我神往。

一不留神,一堂漫长的课就飞驰而过。

下课后,他总爱跑到我这里来。

我在最后一排,他很方便地就能站到我身后,然后猛地夹住我脖子,把我整个身体往后扳,悬在半空。

这个姿势有点像警察制服歹徒。

我很明显地感觉到腹部肌肉一阵收缩紧绷,像一块被挤压的海绵,充满反弹的力量。

我试图反抗挣扎,抓凳子扶桌子,生怕他放手。

他一边放肆地欢笑,一边拦住我的手,我顺势抓住他的手或者腰、腿。

他看我快直起身了,又用劲把我往下扳,同时用那爽朗无比的笑对我说:这可以充分锻炼你的腹肌。

我承认他的笑迷住了我。

直到现在我也想不通他为何对我的腹肌寄予了如此厚望。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方法奏了效,我果然拥有了六块虽然若隐若现但也货真价实的腹肌。

遇上他之前,我到底有没有那几块小山坡已经无法考证,我似乎从来就没有在意过它们。

说不定它们是天生的。

他对这样的游戏乐此不疲。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觉得好玩。

我虽然常常觉得很吃力很难受+是也并没有直接告诉他我不喜欢他那样跟我玩,因为我已经早知早觉地暗恋上了他。

这是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动作,是我和他最亲近的机会。

我所有的挣扎只不过为了增加这场游戏的趣味性,我不想让他很快就失去了继续往下玩的兴致,就像强奸过程中,被强奸者的反抗往往会增加强奸者的征服欲望。

要是隔上一段时间他没来挑逗我,我还会失落一把。

尤其是他下课从我身边经过,不来看我的时候。

我喜欢他,不管是不是爱,都说不出口,就像无数人在青春中的那场萌动,那场暗涌。

我们只能自己知晓,不敢表白,虽然总盼望着那个人也能知道,总奢望他们能像我们爱他们一样,爱上我们。

开学不到两个月,他已经和我混熟了。

他大概觉得我很容易欺负吧,不论怎么摆布,脸上始终没有生气的表情,内心可能已经很不情愿。

于是,他常常在跟别人吹牛的结尾提到我,以证明人的身份。

他喜欢在一阵吹嘘结束后添上一句:不信你问班长,然后就大声叫我过去,用满含期待的眼神望牢我H我点头证明他说的是实话。

其实我根本就不知道他说的那些是真是假,我跟别的听众一样,都是第一次听他说。

我只能回他一个微笑,他也就满足了,认为我已经帮他完美地作了证。

这样三番几次下来,我差点就以为我和他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我对他是知根知底的,他的一切,我都了如指掌。

同时,我开始把自己当作骗子。

为了他一个人,欺骗着所有的别人,他完全取代了我的世界。

那天,他像往常一样,趁着课间十分钟的间隙,跑过来逗我。

我正埋头专心致志地写字,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依稀听得好像在说:来,亲一个。

我准备回头去看到底怎么回事,没想到一回头,嘴唇立刻碰上了什么东西。

当我回过神意识到是他那两片我日思夜想、觊觎了千遍万遍的、柔软性感的唇时,我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直红到脖子根。

我赶紧转回头M下,窃喜又愕然,好半天才清醒过来。

这可是我的初吻啊

≡趺淳驼庋草草了结了

我曾经为我的初吻设想过很多情景。

我幻想那是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坐在浅色的月光里,要么在楼顶天台,要么在大操场的台阶上,他抬起我下巴,捧起我脸颊,深情款款地注视我,看着看着就情不自禁吻了下来,然后我用百般的热情去回应。

或者,即使没有梦幻般的浪漫情节,也总该有头有尾、有始有终、高潮迭起,给我持续一阵的时间来缠绵,哪怕只有短短的几分钟。

又或者,是在一个没有月亮也不看见星星、黑漆漆的夜晚,他神神秘秘地告诉我:有话对我说,然后不等我同意,把我拉拽到小巷里,把我逼至墙角,在我翘首等他开口的惴惴不安中,一咬牙一狠心,上来堵住我的唇舌,吸咬得我全身立马瘫软,忍不住往下滑,还要被他一把拉住才能勉强站立。

计划赶不上变化。

没想到我寄予了富丽堂皇憧憬的初吻,来不及预备、上演和谢幕,只是蜻蜓点水般一擦而过,即告凋零。

我连回味的时间也失去了那么多。

原本以为我会为初吻怀念上好几个月。

在那几个月里,我每天都能闻到残留在唇边的他的气息,在一股不经意的风拂过时最为浓烈,轻轻闭上眼就能不自觉地微笑起来。

然而,事实上,我只有一周的时间来捕捉当时的快意,我快马加鞭也未能多挽留些时日于是,我扼腕遗憾了很长一段时间,代替怀念。

他喜欢在课堂上睡觉。

大概是体育训练太苦太累。

他可以趴着睡很久,久得没有人叫他,他就不会醒来。

他常常睡过头,听不到中午放学的铃声。

他的同桌又总是走得匆忙,从不将他叫醒。

每到这个时候,我都舍不得和朋友一道回家,他们唤我我就叫他们先走。

等到最后教室里只剩我们两个人,一个睡着的人和一个醒着的人。

我很喜欢并且珍惜那种感觉。

我牢牢而温柔地注视他,努力地想要倾听他的呼吸,他的心跳,似乎整个教室里充满了他的味道。

他偶尔会发出均匀的鼾声。

我默默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始终不肯走过去,离他近些,再近些。

隔了一个相当的距离就好,似乎那个距离是我们天生的干系,少一分太生疏,多一寸太唐突。

他偶尔会突然醒过来,我在他发现之前马上将目光收回桌面,继续用余光窥视。

他看看四周,除了我,人全性感**了,于是睡眼惺忪地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走掉,留下我一个人在那里饶有余味地怔怔望着他睡觉的地方,总以为他还在。

更多的情形是我看看表,时间过了十二点半他还无动于衷的话,我就蹑手蹑脚走过去。

我的动作相当轻微,生怕吵醒了他,虽然我过去的目的就是将他唤醒,就像王子唤醒沉睡的那个爱人精灵。

他不能自己醒,一定得由我唤醒。

我走到他身边,总需要短则几秒、长则几十秒的时间来平复自己动荡的心。

一方面我不希望他醒来,就这样睡到天荒地老,由我照料庇护,另一方面又害怕他突然醒来给我一个措手不及。

我举起的手常常停顿在半空,伸不出,收不回。

他有时候像有心电感应似的,在梦中抽搐一下身子,我生怕他突然醒来见到举止异常的我,只好慌乱中狠下心去触摇他的身体。

我每次下手都很轻,比抚摸还无力,这样可以多摸几下。

见他醒了,在他尚未完全抬起头之前,我故作潇洒地转身离开。

然而有一天,在一如既往地上演了把他唤醒、我欲离去的剧目后,他把我叫住了。

“班长,陪我去食堂吃饭。

”他似乎不是在征求我的意见,而是在命令。

我没有说话,他径直拉着我往食堂走。

走出教室没几步,就把我的手放开了。

我怯怯懦懦地跟在他身后,紧张而又雀跃着,似乎是初次约会的心情。

他吃了一半说不想吃了。

我问为啥,他说不好吃。

我把我的推过去,要他试试。

我满以为他会嫌不卫生而不屑一顾,没想到他重新拿起了筷子。

我原本想拿过他吃剩下的解决掉,又不好意思,只好在一边看他吃得津津有味。

他说:为什么你的会比我的好吃呢?我摇摇头,这个问题我怎么知道答案。

后来我随便找了个理由说:也许师傅看你帅就欺负你吧。

我看着他剩下的那些饭菜,咬着嘴唇想:果然是纨绔子弟。

一边想,一边肚子在咕咕叫。

吃完饭他回宿舍休息,我决定回家。

他又拉住我,说要我陪他去宿舍。

对于这个要求我想不出正大光明的理由去拒绝,也没有点头说好。

我打心眼里希望跟他多点时间相处。

我双腿不再听自己的话,丢了魂似的,自作主张跟着他往宿舍走。

寝室里还有别的同学在。

他的床有床帘。

我掀开一看,还好,不算太乱。

我坐在床沿,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他问我有没有睡午觉的习惯。

我犹豫了一下,老老实实说有。

我发誓我说的是真话,不是为了附和他,企图发生些什么才那样说。

他笑着说那我们睡吧。

语气自然得就像天真年幼的我们在玩过家家。

说得我的小心肝跳得相当诡异忙乱。

于是我慢条斯理地脱了鞋,上了他的床,和衣躺下。

不久我就假装睡着了,我怕他不停找我说话,我希望他快快睡着然后方便我靠他很近很近,让他的唇只离我一公分的距离,我可以听他的心跳,嗅他的气息。

他唤了好几声我都没应,假装已经睡死过去。

我想他应该知道我是装的吧,哪有那么快就睡着的。

这时,意想不到但对我来说又是梦寐以求的事,神奇般发生了。

他竟然毫不避讳地把我下半身脱个精光。

动作笨手笨脚,加之正值隆冬,气寒衣盛,脱了老长时间。

他不急我都急了,恨不得翻身坐起,自己动手三下五除二。

我对自己说一定要忍住

动也不能动,任由他摆布

他脱完了我然后脱自己,下半身脱得一丝不挂,上半身只剩一件衬衣。

他把我压在身下,面对面,摩擦起来。

我感觉得到他的下半身被我夹在两腿之间。

我好几次忍不住要配合他,终究害怕我的配合陡增他的尴尬,只好屹然不动,心里暗爽又紧张。

G那个时候我没读过黄书,没看过黄片,无知得还不懂两个男人如何Z爱。

后来他动累了,翻过身躺我左手边睡了。

我来不及等他睡着就小心翼翼伸出手,轻轻放上他的胸膛,白皙而又健美的胸膛。

放了片刻,见他没有明显动静,开始斗胆从胸膛一直往下摸,动作很轻很柔。

迟疑了半天,我终于鼓起勇气小小碰了一下他的下身。

我分明记得当时他一直是有反应的,记忆非常深刻。

我没有一点睡意了。

把手重新放上他的胸膛,感受他的心跳。

就这样直到他醒来,我们都没有发生更进一步的实质性内容。

我趴在他耳边,大气也不敢喘,不时端详他俊俏的脸。

时间飞快得眨眼就没了。

醒了之后,我们去上课。

他嘻皮笑脸地说:你要是住校,我肯定每天晚上都抱着你睡觉。

天知道听了这句话,我有多么后悔当初搬出宿舍,后悔了很久很久。

晚上回到家,妈妈打电话祝我生日快乐。

我才知道,那天正是我十八岁阴历生日。

然后我就想:这算不算生日的厚礼呢?越想越觉得是,这一切发生得那么神奇。

我多么想把我的身体,像我的心那般,给他。

我想:如果当初勇敢地在他小腹、胸口、背部、大腿或者随便哪个地方,用纤细的手指尖挠痒般写字,说不定就挑逗成了遂人愿了……我以为我们的关系从那日起更进了一步。

他会拿我开玩笑了。

他曾经当着我以及别人的面,说我要是个女生,肯定很丑。

说完他就用招牌似的笑对着我。

其余的人默不做声。

我也没有说话。

我想:是啊,我丑,配不上你

丑就丑吧,跟你没有关系。

但是我内心对这句话,一直耿耿于怀。

直到现在,我觉得自己丑,大概就是因了他的那句话。

临近寒假,他过生日,我在他邀请之列。

一同被邀请了好几个同学,多是女生,男生只有我。

我顿时有点洋洋得意起来。

我以为我在他心中到底还是有些特别的。

可惜最后我未能前往,因为我害怕,害怕在那么多人面前面对他。

我想我肯定会表现异常。

寒假前,他曾经跟我说,下学期他要在学校外面租房子,不住宿舍了。

问我要不要和他一起合租。

我当然是心花怒放了,可是父母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我异想天开地妄图花上一个月的假期时间说服父母支持我在校外和他合租,于是就对他说:等开学再说吧,现在还不知道。

家里的经济条件是不允许我这样奢侈。

我一直迟迟不向家里开口,开口是自讨没趣,扭转不了任何结局。

但是我依然心存幻想,开学和他同居的幻想。

我幻想着天上突然掉下很多很多的钱,我抓起一大把,兴奋地跑到他面前,嚷着:我有钱和你住一起了。

时间一天天临近开学,我却毫无进展。

开学后,他问我还要不要合租,我虽然求之不得,也只能无可奈何地拒绝。

为此,我又耿耿于怀了好长时间。

最后,他和一个跟我比较要好的朋友,在校内租了一间教师宿舍住下来。

我曾经想象过很多次他们那个宿舍,想象他们放学后在里面的日常生活。

但我从不敢提出要求,说要去看看。

查看更多直男帅哥体育生暗恋直男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