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少年的刺激同性Gay经历

2019-05-14 15:23:49 作者: 阅读:

在初夏的一个清晨,我忽然接到强的电话,他说他要来我所居住的小镇出差,有两天的空闲时间,想顺路来看我,问我有没有时间。强是我以前的战友,但我们住在相距近千公理的两个不同的地方。听强说完话,我几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我们有5、6年的时间没有在一起了,我有些激动,以至于一二分钟的时间没有任何反应。强见我没有回答,便说如果不方便就算了。我想强一定是误解了,赶紧忙不迭的说方便方便。

在等待强的日子里,我一直处于一种高度的亢奋中,思絮又不由的回到十几年前年轻的年代。十几年前我和强做为同年入伍的新兵,从不同的军营走到一起,在黄土高原上晋中地区的一个教导大队集训。强很帅,无法用语句描述的那种,大概算是男人的气质吧,“国”字型的脸上凌角分明,身材匀均,属于很男人的那种,强的阳刚是从年少时就显示出来的那种。所以,很自然的强被分在了队列示范班,所有能表现的时候都有他。同样是新兵,才十几天的时间,强所在的班就给我们上千名新兵做示范。说不上为什么,示范班一上场,我就注意到了中间的强(知道他的名子是几天后的事),就有了一种想亲近他的冲动。

一个偶然的机会,好象是一次劳动的间隙,无意中我知道了强的父亲在我住的小镇上班,这个话题一下拉近了我们的距离,让我们有了更多的话题。或许是从未出过远门的缘故,或许是军营单调、艰苦的生活,或许别的什么原因,让我对强有一种说不出的依赖感,我把强视为知已,总想和他在一起说话,后来想想那大概应该算是少年情蔻初开的时候,无意间遇到了强,在特殊的环境中才有了我们错位的感情。

随着时间的延伸,我发现强并不象我对他一对我,强对我好象总是若有若无的感觉,因为他总是和他一起入伍的同乡在一起玩。也难怪,同乡必竞话题要多一些的,而我所在的新兵连却没有老乡,这也就更加激发了我想亲近他的那种强烈的渴望,于是我就找一切可能的机会和强亲近。由于我契而不舍的努力,慢慢的,强和我的话多了起来,强说喜欢我的真诚和坦率。一个晚末的晚上,强主动约我到军营外散步,正是从那晚,我们的关系有了近一步的发展,从普通的战友成为好哥们,也是从那晚我知道了强的一些家事。强的父亲在我所生活的小镇上班,一年回不了几天家。强的母亲是位典型的农村妇女,比强的父亲大好多岁。强的父亲不在的时候,强的母亲忍辱负重既要拉扯强兄弟姐妹,又要服侍强的爷爷、奶奶,日子过的虽说艰苦但也苦中有乐,用强的话说就是“日子虽苦但家中充满了笑声”。但强的父亲一回来就不行了,本就有几分大男子主义的父亲,自持自己是“挣工资吃商品粮,月月寄钱回家的国家人”,在当时的家庭有着绝对的威严。而对于大父亲几岁的母亲在父亲面前总显的有些委琐,既想讨好父亲又不知怎么办,总是处处小心。强说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对于自己,父亲陌生的只是一个符号,他狠劲的吸了一口烟(强的烟瘾很大),稍稍停顿一下说,都不知道父母之间是否有过“性”。那时听到强这么说我的脸一下就红了,对于刚从学校走入军营的我来说,这样直白的谈论“性”还是第一次。中学时的卫生课也只是嘻嘻哈哈的一堂自习课而已,尤其是谈论父母的“性”对于当时的我更是件不可能的事。所以当时我感觉到了强的叛逆,后来想想也许正是强的这种叛逆性格深深的吸引着我。

强根本不管我的反映,他说他长这么大了父亲从没有好好的和他说过话,强说好想让他的父亲抱抱他,他做梦都想那种感觉,强说能躺进父亲的怀抱撒撒娇对于他来说是人生最大的幸福。那时我没有想到外表帅气阳刚的强内心竞有如此的多情,强见我无语便说,让你见笑了。我忽然很激动的抓住强的手说,强让我们做好兄弟吧,强笑了笑说,好啊小弟。谁知一说出生年月,我到比强大几个月,强很不情愿做小弟,但还是很高兴的叫了我一声大哥。那一晚我们都很兴奋,聊了很多,直到熄灯号响过后我们才返回营房。那晚我做了一个很激情的梦,我想我和强之间一定会有故事发生的。

从那晚以后,我和强在一起的时间多了起来,训练间隙休息时、劳动看电影等集体活动、饭后自由时间等,我们总是寻找一切可能的理由在一起,和强在一起我感到快乐,强说他也是,我们就那样在紧张单调的训练中“苦并快乐着”。惹的战友们都说你俩可真是“五湖四海的好榜样啊”。尤其是强的同乡都说强冷落老乡却和一个外乡人打的火热,但倔脾气的强却不管不顾,只要有空就找我。有时只要强在我们班宿舍门口一露头,班长就喊,你兄弟来了!一个巧的不能再巧的晚上,我和强居然排在了同一个岗,晚上12:00一接岗,我们俩就笑了,也就是在那一晚,在岗楼里,我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说不上是谁主动,好象是彼此都需要一样,两个血气方刚正年少的小伙子,滚烫的唇吻在一起,舌头快速的进入对方的嘴中,那一刻,我们彼此感受着对方的热情,在强紧紧的拥抱和亲吻中我感觉到了一种温暖和幸福,但仅此而已。那时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是同志,强说那是好哥们间友谊的升华,我们相处的这些年强一直这么说。我想那时大概是军营中特殊的环境,加之过剩的精力和情感需要渲泄的缘故才造成了我们用那种特殊的方式表达我们的友谊。我那时很不解,虽说比强大几个月、差几分没能进入大学,我反而却比只有小学文化的强懂的少,后来我总想,真不知是强带我认识了另一种生活,还是我影响了强。

从那天晚上后,我一直寻找和强近一步亲近的机会和可能,我感觉我被强的拥抱和亲吻深深的吸引着。我喜欢被强充满年轻的雄性热血的胸膛紧紧拥抱的那种感觉,尤其是强用他那与自己年龄不太相称的长满浓密胡须的唇深深的亲吻我时,缠绕在我口中的舌让我强烈的感觉到来自他体内深处的那股充满野性的冲动,我既不知所措又强烈的渴望。但军营特殊的生活使我们再并不容易找到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一直到我们新训结束而分手。

在充满绿色军装和年轻笑脸的站台,我和强相视无语,从强的脸上我感觉到强眼中的期盼与失落交织在一起的复杂表情,那一刻我忽然感觉到了初恋的情人就要分离的情景,尽管之前我并没有恋爱过。我分明感觉到了强眼中的湿润,这个倔强而帅气的兄弟再次让我感觉到他内心的多情,我被我们的纯朴所感动。强说给我写信,那是他上车前对我说的唯一一句话。强在后来给我的信中说,其实那天他想紧紧的拥抱我,他说怕以后没有机会了,可又担心对我不好,因为我的领导就在旁边。

直到一年后,我们才有了第二次亲蜜接触。

火车站分手后,我们很快就收到了彼此的信,以后的日子,我们基本是每月一封,真的如热恋中的情人一样,尽管我们从没有说过什么爱呀之类的词。那时战友们都说军营的日子单调无聊,总数着退伍的日子,而我却因强的存在而快乐的生活着,那段日子,不仅成为我人生中最美好的记忆,也成为我人生的转折,正是在那样一种快乐的心情中,我努力的工作,很快便从上百名新兵中脱颖而出,成为同年兵中的佼佼者,为自己日后的发展打下了基础。

我和强分手一年后的夏天,强因为参加一个集训班来到了我所在的单位,又恰好分住在我所在的班,而对于已有一年军龄的我来说,找个借口让强和我睡在同一张床的上下铺就是再容易不过的事了。晚饭后,我和强来到了营区外的小树林,一年的分别让我们有太多的话要说,但又不知从何说起,从强的眼神中我能感觉到他的激动。所以一进入树林,我们就迫不及待的拥抱在一起,彼此寻找着对方的唇,我们忘情的吸吮着,舌缠绕在一起,我感觉到一种来自体内深处的幸福和满足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我们被对方吻的喘不过气的时候才分开,强大口的喘息着说哥我很兴奋你呢?我忽然说强让我摸摸你的“小弟弟”行吗?强没有如我想的那样痛快的答应,而是犹豫的说那不好吧,而恰在这时,又有几个人向小树林方向走来,我们便往回走,但一路无语。

回到宿舍,已过了熄灯时间,我们悄悄的进入宿舍时,战友们都已睡了,寝室内鼾声如雷呜一般,而我和强的床铺也已被值日的战友收拾好了。看着床铺上放下的蚊帐,我忽然一阵激动,悄悄伏在强耳边说和我睡一起吧,强不置可否的向自己的上铺爬,我拉住他的胳膊一起进入了我的床铺。接下就是在我的步步进攻中,强步步退却,他的衣服被我一件件的脱掉,直到一个强健的少年的裸体完全呈现在我面前,强一边看我急促的脱衣服一边说你呀你,你可真能折腾。

皎浩的月光透过蚊帐洒在床上,朦胧的月光下,强已发育成健壮小伙子的胴体完全呈现在我面前。隆起的胸大肌,小腹上线条明显的六块腹肌,经过一年军营的体能强化训练,强的身体尤如健美运动员一样近呼完美。在月光的照射中,衬托着薄薄的尼龙蚊帐,这样一个如此健美的年轻男性裸体,让我有一种恍惚进入梦境般的幻觉,那种美伦美唤的感觉让我眩晕。强见我呆呆的样子悄悄的拉我躺在他的身边说你怎么了,我根本没有回答,而是用我的唇封住了强的嘴,我们滚烫的唇再一次紧紧的缠绕在一起。最该感谢夏日的蚊帐,由于它的存在,床成为我和强激情的世界,而不必担心被战友发觉。两个年轻的冲满雄性的胴体紧紧的拥抱着,我感觉自己飘荡在空中就要被来自强体内的热情熔化一样,因为我明显的感觉到了来自强下体的巨大冲击和我自己的澎涨。

终于我的手颤抖着向强的生命之根探去,当我实实在在的握住强的“小弟弟”时,我和强的身体都不由自主的颤栗的抖动了一下。我的激动是因为第一次如此真实的触摸到了另一个男性的生命之根,而这个男人和我又是如此不同寻常的关系。握着强的命根,我感觉到它是如此的巨大和坚硬。而强离开我的吻在我耳边悄悄的说大哥,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别人摸我的鸡鸡,感觉好极了。我如同受到强的鼓励一样,把唇从他的嘴边挪开,在他的胸膛上寻找,然后吸吮着他早已发硬的乳头,它饱满的如同花生米粒一般,强的胸脯刚在我的吸吮下上下剧烈的起伏着,让我感觉到强同我一样的激动。顺着强六块坚硬的腹肌,划过浓浓的柔软的黑森林,我的嘴终于找到了我向往已久的东西,我没有丝毫的犹豫,一下子就用嘴含住了强的鸡鸡,那一刻分明我听到强低沉的呻吟声,那是一种压抑后的释放,带着幸福、满足和快乐。我用嘴和手在强的鸡鸡上兴奋的忙碌着,强翻转我的身体,在强的示意下,我们成头脚相向(那时我们不知道什么是69)。强用他那长满硬胡须的嘴一下子就含住了我同样巨大的老二,和强一样的感觉,我的小弟弟也是第一次被别人动用,而且它进入的是一个帅哥的嘴巴。在强嘴巴的吸吮和撸动中,我感觉自己有一种腾飞的感觉,一种巨大的满足感、幸福感、充实感快乐的包围了我,我感觉自己在燃烧。很久很久,我感觉不到任何东西,只有快乐的腾飞,直到山的顶峰又快速的下落,真是说不出的刺激和激动,直到少年的第一次喷射而出……。激情渲泄后我们就那样紧紧的拥抱着入睡,直到早操前强才悄悄的回到上铺。那晚成为我和强最好的回忆,直到我们都成家结婚。

第三年我考入了南方的一所院校,强年底退伍回到了老家,这期间只要有机会我们就会在一起。在强军营的集体宿舍,在强老家破旧的小屋,在我集训的野战帐篷,在我老家的卧室,在我分配工作后的单身宿舍,在我们一起游玩的海边旅馆,几年的时间,到处都留下了我们相拥激情的美好时光,直到有一天强结婚成家。那时由于我工作较忙,也许别的原因我没有参加强的婚礼,当强再一次站在我面前时,他已是孩子的父亲。那晚我们虽说仍和过去一样睡在一起,但我感到了强的变化,没有了过去的那种激情和急切,而强仍然只是说过去的一切都是好哥们间友谊的升华,我是他一生的好哥们,但我们都要面对家庭的责任。我知道强对于我可能已成为过去,强之于我就象生命的一部分,我不能失去这个哥们,而勉强让强做他不喜欢做的事可能就会失去他,强的倔劲我是知道的,所以从那时起我就和强就把过去的一切封存进了记忆中,而此生强是我唯一的好哥们。

现在我也成家了,也成为了人之父,我的工作小有成就,家庭也还行。但是隐隐的,总感觉有一种失落,是对过去的留恋,对强的不舍,我说不明白,在一个网站我曾写下如此的留言:如同总喝白天水一样,虽说能解渴,但时间久了,也想饮点绿茶什么的,男人总是需要一些激情的。但因囊中羞涩,又不能去这屋那房的,所以我一直寻找,寻找和我一样的哥们。而几天后强的到来会如何呢?我在梦中带着微笑醉醒。

查看更多军营Gay军营搞基同性经历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