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我把手伸向直男兄弟的私处!

2013-03-15 15:50:56 作者: 阅读:

那晚我把手伸向直男兄弟的私处!

05年大学毕业后,我先是在一家私企跑业务,公司有个西安财经学院毕业的男孩海涛,虽然都是做业务的会互相竞争,但我俩都觉得这个公司管理混乱,没什么发展前途,均有做不长久之意,所以每次出去跑业务时我俩都会一起出去,跑上一两家公司后就找个地方乘凉。那时最常做的事就是我在包里带个吊床,他塞上收音机,一起骑着自行车到曲江春晓园或者大庆路绿化带躺在吊床上听着西安音乐台,日子也满惬意。时间久了俩人关系也比较要好,无话不谈。

我们住在公司的二楼,有次晚上他洗澡时我无意间从没关好的门缝里看见了他修长健硕的身体,最要命的是他的那一团茂密森林中伸出来一根东西,虽然只是一眼,却让我心跳不已,之后的日子里没事时就满脑子是他那根黑褐色没有勃起的阴茎,好想摸摸但一直没有机会,因为他和我没在一个宿舍住。

没过多久,家人在老家给我找了份工作,派我表哥把我从西安押了回来。回来后没过多久,海涛给我打电话说他也辞职了,在西高新找了份工作,还给我留了他的住址和电话。10月份,我办好了在新单位的所有手续,正式上班,单位是个大型国企,给了一个月的学生假,我就又回到了西安,一是带着老妈去西安旅游,然后就是原来的公司还没辞职,回公司办一下手续。

到西安后在莲湖路找了家离原公司不远的军区招待所住下,办完手续,拿了自己的一些东西后就陪老妈到大雁塔、华清池、钟楼等一些景点玩了几天。离开西安前一天,心里还在想着海涛,知道自己这次离开西安,估计以后很难再有机会见到他,吃过晚饭,我给老妈撒谎说要去找个同学,晚上就住同学那,老妈很放心的让我走了。

从招待所出来时已经8点多,我没给海涛打电话,直接坐了公交车到了西工大西门,海涛就在西工大对面的村子里租的房子,这里离西安高新区不远,在村里子拐来拐去问了好几个人终于找到了海涛租住的民房,当我敲开房门海涛见到我时异常的兴奋:“你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我去接你啊?!”海涛在我胸口轻轻打了一拳。

“想给你个惊喜啊!”我也给他回了一拳。

坐下来后我才好好环视了一下海涛的房间,房子不太大也就二十来平米,里面几乎什么都没有,简单的一点行李,然后就是一张很窄的单人钢丝床,所以显得空荡荡的。我俩就坐在那张单人钢丝床上聊着天,这时我也在细细的品味着这个可能是见最后一面的男孩,说实话,海涛长的并不帅,他是宝鸡人,关中男人的皮肤都不太好,有些粗糙,不过海涛的身材很不错,1米78的身高,宽肩窄腰翘臀呈倒三角,肚子上平平的没有一点赘肉,一边聊着我在心里一边盘算着晚上怎么样得手,好好摸摸他那个诱惑我的宝贝。

聊了会儿我俩都累了,准备睡觉,海涛说这张床实在太窄了,让我睡床上他打地铺,这样的话我的计划企不是泡汤了?我死活不答应,说让他睡地上太不好意思了,凑合挤一晚上就是了,海涛见我很坚决就同意了,我心中一张窃喜,没想到睡的时候海涛竟然要和我分两头睡,我心里那叫失落啊!睡到床上我又继续找话题和海涛聊,聊了会儿我说这样子睡咱俩说话太不方便还是睡一头吧,也没等他同意我把枕头拿上就换了个头和他并排躺下,我这才体会到这张床真的是够窄,并排睡根本就无法两个人都平躺下来。

为了实施我的计划,我只好忍受着不舒服侧着身子躺下,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海涛说话,十月份西安还不太凉,两人都是脱的只穿了条内裤在睡,身子虽然是没办法被逼的挨在了一起,可是我却不敢有一点过分的举动,尽量让自己和他不接触身体。也许是那天陪老妈跑了好多地方,真的是很累了,不一会儿我自己竟然睡着了。等一觉醒来窗外已经泛了白光,我在后悔昨晚上怎么一下就睡着了,还睡的那么死,要是等会儿海涛醒来自己就没机会摸他了。

我看看海涛还在熟睡,呼吸很均匀,因为两个人挤在一起有些热,被子早掉到了床下,海涛的两手放在胸口,在他的米黄色三角内裤下因为勃起使本来就不太大的内裤绷的更紧,阴茎的轮廓也很清晰,从被撑开了一条缝的内裤中蔓延出一条黑色的毛丛一直到了肚脐下,这一幕看的我真觉得口干,大气都不敢出,几乎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我侧躺着把右手轻轻放在了他的阴茎上,感受着那热热的温度,一动也不敢动,过了一会儿,我看海涛的呼吸还是很均匀,估计他应该没有察觉,我慢慢的把手从微微撑开的内裤缝中伸了进去,他的东西被我抓在了手中,我轻轻用手套弄着,说实话他的弟弟真的是够粗,我要满把手才能握住,套弄了一会儿他的东西已经流出了一些液体,想想天一亮我就要离开这里了,以后说不定再也不会见到海涛,管不了那么多了,即使他发现大不了大家撕破脸皮而已,也不会见面尴尬。想到这些,我胆子大了,用双手轻轻的把他的内裤褪到了大腿处,开始抚摸它,这时海涛的呼吸声已经没了,我知道他可能醒了,但是仍在装睡,我也在想我这么大的动静,就是死人也会被折腾醒。

海涛可能是也没经历过这种事,有些害怕,但又很享受,所以干脆一闭眼什么也不管了,任由我摆布了。最后在我的折腾下我们都高潮了,我看身边也没有卫生纸,就拿了枕巾给他擦干净,然后把褪到大腿处的内裤又给他穿上,这时的海涛还是一动不动在那装睡,我算了一下前后折腾了也有一个多小时,他竟然也能沉得住气。我又睡了一会儿,外面已经天大亮了,我推了推海涛说我得起来走了,海涛睁开眼睛后我明显感觉到他很不自在,不敢看我,气氛有些尴尬,他也没有留我,我俩的感觉和昨天晚上明显有些不同,我不禁有些后悔自己放纵的冲动了,穿好衣服后赶紧匆匆走了。

当天晚上我就离开了西安,之后我和海涛再也没有联系过,当时他只给我了他公司的电话,没有家里电话和地址,现在已经过去七年了,我估计他也不会在那家公司干这么长时间,再也没办法和他取得联系了。不知道海涛现在生活的好不好,是不是也有了同性恋情结,或者是不是也已经结婚成家当爸爸了呢?

查看更多直男兄弟私处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