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好》影评:成功描绘青少年对爱与性的懵懂

2018-09-20 21:56:14 作者:乔治镑 阅读:

日本漫画家冈崎京子的作品《恶女罗曼史》曾被拍成电影,她在1993到1994年连载发表的生涯代表作《我很好》(リバーズ·エッジ (River’s Edge))也终于在相隔24年后登上大银幕,由以擅长表现青少年和边缘人的日本名导行定勋执导。

《我很好》影评:成功描绘青少年对爱与性的懵懂

《我很好》叙述高中生若草春名(二阶堂富美 饰)保护被男友观音崎(上杉柊平 饰)霸凌的同学山田一郎(吉泽亮 饰),两人因而成为好友。山田带春名去河边草丛中看他和名模学妹吉川梢(Sumire 饰)的秘密宝藏地-一具无人知晓的尸体,因为看着尸体莫名令他们感觉良好。山田也向春名出柜,他秘密身为男同志却有个学妹女友田岛神奈(森川葵 饰),并暗恋另一名男同学。性欲旺盛的观音崎因向春名求欢不成而找上春名的淫荡闺密留美(土居志央梨 饰),因不戴套而被怀孕的留美索求堕胎费。认识春名后的吉川对春名怀有好感,神奈则在被山田怒斥并发觉他与春名亲近后心生嫉妒,导致她做出疯狂的举动。

《我很好》影评:成功描绘青少年对爱与性的懵懂

这个带有浓厚黑色幽默的故事,表面上如一般青少年电影呈现青少年成长时因家庭问题而感到苦闷和造成偏差。观音崎把殴打山田当作乐趣、把留美当成无所不做的泄欲工具,以发泄父亲出轨造成家庭裂痕的不满;身为名模的吉川藉由大吃来排解受到母亲冷落的空虚,却必须在进食后催吐以维持身材;留美有个令她羞耻的肥胖宅女姊姊,因而不惜援交来令自己光鲜亮丽、以性滥交来证明自己受欢迎,好令自己与姊姊截然不同。

《我很好》影评:成功描绘青少年对爱与性的懵懂

此故事也毫不避讳同志之间的爱与性。山田身为男同志,暗恋男同学却和中年大叔约炮;吉川则是在后来约春名到家里、向她告白并吻了她,才被揭晓为女同志;打扮中性并对观音崎毫无性趣的春名也很可能是尚不自知的女同志。本片成功描绘青少年对爱与性的懵懂,以及性倾向游移不定的暧昧。

《我很好》影评:成功描绘青少年对爱与性的懵懂

电影维持原著的年份,除了以4:3电视画面比例呈现增加复古感,片中的场景和服装都能看出90年代。故事中也提到日本泡沫经济时代的特定描述,而也只有维持原来的年份,才能令观众理解主角们在父母因不安而失去权威的状态下,自己也对人生无所适从,甚至用自欺欺人来令自己好过。故事中(或片中)的父亲角色完全缺席,似乎也象征父权崩塌的残缺和解放。

《我很好》影评:成功描绘青少年对爱与性的懵懂

除了青少年、同志、时代影响和黑色幽默,本片更深一层提出对存在的疑问。行定勋穿插主角的仿纪录片访问(不知道是否也出自原著),除了令叙事和电影型式更特别,也藉以清楚表现每个主角的背景或个性,这些访问内容为剧情发展埋下伏笔。此外,三个主角共享尸体秘密的情节,点出人们感受不到自己存在时的麻木情感,以及对死亡病态却又合理的向往。但当死者从与自己毫无关联变成息息相关时,反而因激动情绪令自己感到存在而喜悦。

《我很好》影评:成功描绘青少年对爱与性的懵懂

本片(或以及原著中)引用了美国作家威廉吉布森(William Gibson,他的短篇故事曾被拍成电影《捍卫机密》(Johnny Mnemonic,1995)并由他自己改编成剧本)的诗 〈The Beloved〉,精准地对应主角们的处境──一种想要感受自己的存在却无能为力的状态。

查看更多我很好爱与性日本同志电影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