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同志小说:往左看,向右走

2013-05-23 13:06:09 作者: 阅读:

经典同志小说:往左看,向右走

记忆中,虽然我爹妈总是在吵架,但动手的情况还是比较罕见的。看着他们用肢体语言进行交流,是件令我兴奋的事。两个人先像猫似的弓起身子,没准汗毛也如猫一样竖了起来,然后扑向对方,扭打在一起。不过,我的兴奋持续不了多久,随之而来的是恐惧,因为我看到血了,嚎啕大哭。

我爹抛下我妈,转过那张被我妈抓得一道道血印子的脸,扑向我,一把将我抱出门外。我还哭,我爸说他要带我走,我立刻理解为我再也见不到我妈了,于是拼命挣脱开他的束缚,往家跑。我爸跟我追进屋,两人开始撕扯着我,六岁的我被他们拽地很疼,我象杀猪一样地嚎,打着滚儿在地上叫,最后我爸夺门而出,估计他是怕了我。

别看我爹娘打架这么没风度,其实他们都是教师,区别在于,我爸教中学,我妈给小学生上课。

我十岁前一直在农村生活,因为我爹妈还没调回城里。那地方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冷,真他妈冷。一次晚间,爹妈忙着学校的事,我按他们的吩咐,蹲在外面等着拉土豆的汽车经过我家。我很想有个手套,我爸说男人带什么手套,男孩子不能娇气,他要对我进行意志品质的训练。

因为爹妈脸上鲜见笑容,所以我喜欢与其他孩子整天野跑,打架,到了晚上累得连饭也吃不上几口,倒头便睡,六七岁了还偶尔尿炕。我有几个要好的小夥伴,跟我最铁的是旗川。他爹也是老师,我们比起农村的孩子算牛逼了。他比较听我话,很随和。我曾带他,将某位老师刚买的一包粉条全部放到炉子里烧,边吃边玩。又为了小孩间打架泄愤,将那家菜园子里成熟的黄瓜西红柿全摘光,然后花也打掉,甚至将秧子都拔了。记得我们得手后,跑到一片开满黄色小花的野地里,打滚地笑了很久。

那时为争脸,我常打架,输赢各半。一次,有个被我揍了的小子,名叫二勇的将他18岁的哥哥叫来,他哥扇了我几个嘴巴,然后将我扔到一个大土坑里扬长而去。我拼命往上爬,但因个子不够高,从下午直爬到天黑也没能上来,后来还是旗川带着我爸、他爸找到我,我在坑里睡得正香。我爸问我怎么回事,我说自己掉进去的。我从不对父母讲我在外面打架的事情,因为他们说无论怎样事出有因,打架都是不对的,都要受到他们的惩罚。

第二天我带着几个人拦下二勇,我先骑在他身上猛揍,最后我们一起扒下他的裤子,还摸他的卵子、P股,我对他说如果再敢告诉他哥,我们就让村子里所有小孩知道他被我们象娘们一样的给摸了。二勇真的没敢再让他哥找我的麻烦。

事后,我总想起二勇被我扒裤子的情景,有种兴奋难以言表,我手摸着自己的东西,然后将它搞得很硬,不过最终也没能搞出传说中的白汤来。

每次看到小说里提起农村人用到朴实二字,我忍不住好笑。确实质朴。想起一个老笑话,记者问村子里老百姓的业余生活是什么,他们笑着回答:不就是搞点破鞋啥的。

性在乡下人心目中不是啥大事。

还是六七岁的时候,我常听大些的孩子讲“婆娘的舌头辣汁肉--那个香啊!”然后他们就讲昨晚听到某人家里有啥动静,男的怎么把那女的干得嗷嗷乱叫,张三将李四的姐姐给摸了之类的新闻。我一旁插嘴说我也见过女人的P股,是村南头老葛家媳妇的。他们问我怎么看见的,我不回答,他们骂我吹牛。

我真的是看见了,是在她拉屎的时候,当时天刚黑,我看到那娘们在野地里的一颗大树后面解裤子,我猫腰藏在草丛中,只见一个白哗哗的P股一闪,然后就没了。我不能对大孩子讲这些,怕他们嘲笑我。

葛家媳妇的白P股也能令我回味,不过比起扒二勇裤子那事儿,还是后者更刺激。

十岁时,因贵人相助,我随父母定居A市。也就是临离开乡下那年,我跟着一帮十五六岁的孩子摸了一个女孩。那女孩她爹是村里有名的傻子,而这十二岁女孩也好像有点痴呆,他们家穷得很,在村里没有一点势力,所以众人才敢为所欲为。老董的大小子把那女孩给奸了,其他人不过是占了些小便宜。当时小,还没有是非观,只是想女的原来就是这个样子。

那时教师这职业不如现在,属于公害一类,还是挺穷的,加上我们全家刚刚上城里,一无所有,要从第一口炒菜锅,第一个喝水的杯子买起。我爹娘因回到A市的喜悦而缓和的关系又因贫困变得紧张起来。他们消停了两年又开打了,我漠然旁观。

我不喜欢我的新学校,更讨厌那些同学。我难听的农村口音,土气的衣着总给他们嘲笑我的机会,自那时起我的个性由开朗逐渐变得内向。起初我学习很好,没有能难倒我的应用题,读起课文遇不到一个生字,这些是我爸的功劳,他对我的学习抓得很紧,他还说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不过第二年我的成绩直线下滑,而且再没上去过,而我爸也没多余的精力管我了。

别看那些同学瞧不起我,其实我才鄙视他们呢。我发现城里的孩子真的是狗屁不懂,我给他们吹嘘摸女孩子下身怎么得劲儿,我看到他们个个听得面红耳赤,口干舌燥。为这事,班主任找到我爹妈,我爸用教鞭打我,结果他的教鞭折了,我也不承认摸过女孩子,因为我已经懂了羞耻。

回城第二年的除夕之夜,我倦意十足,却坚持等待新年钟声并燃放鞭炮。我昏沉着听大人们八卦某个新闻,当他们兴趣盎然地讲到故事主人公死得很难看时,电视里众人欢呼新年的到来。我莫名地涌动些沮丧情绪,心想:今年真晦气!果然那年我父母理所当然地离了婚。

大年三十清晨,我躺在雯姐温暖舒适的床上,将脸埋在她丰润的双乳间,陶醉着淡淡的脂粉味道混合一丝奶香,我吸吮雯姐的R头,抚摸她细嫩的皮肤。姐真的很棒,我虽然真人见得不多,但A片上的女人还是看了不少,雯姐模样中等偏上,但身条超赞,高佻而丰满,又不臃肿,不亚于屏幕上那些亚洲娘们。

“周航……航……别……坏蛋……”雯姐被弄得服贴了,微笑着喃喃自语。

关键时刻到了,我提枪上阵,先以教会式向阵地发起冲锋。虽然在师傅面前我是没遮没掩的,用不着显示自己多勇猛多么所向披靡,可怎么也不能这时候掉链子,否则让姐笑我。

雯姐真算得上我师傅。

好几年前,本人高考以难以启齿的成绩落榜后,又胡混了两年,在我妈的催促下去五湖饭店应聘。他们面试后说我外型好,充分发挥我的优势“特长”,可以当门童。我立刻回答不做,考官轻蔑地笑笑说让我回去等通知。一个星期后,他们电话里问我要不要去客房部行李房,我想着五湖是老牌合资饭店,比较正规,想着可以赚点踏实钱,想到能够阻止我妈喋喋不休地口沫横飞,于是说:行。

雯姐是五湖饭店的客房部经理。我是在五湖工作半年后与姐勾搭上的。那句老话怎么说:要想会,和师傅睡,待我熟悉了饭店的运作,便开始与餐饮部的经理套近乎,再有雯姐从中帮忙,我顺利调到餐饮部的宴会厅。姐说我真是机灵,哪儿清闲往哪儿去,可我说我去宴会厅是为了雯姐,我留在客房部,以后她会为难。姐听后笑得很真诚,还有一丁点激动。

可以说在与雯姐好之前,我信心十足地以为自己经验丰富,手段老道,因为我在爱慕成熟女人饱满的R房,窥视健壮男人胯下硕物的同时,开始与女孩互摸。那时还上初一,最难忘的记忆是寒风以及废弃工棚的肮脏。但雯姐教我另外一套:以眉目互送秋波,在幽雅的餐厅彼此挑逗,欲火难耐之时,从容又热烈地进入一间整洁温馨的房间,跪在宽大柔软、散发幽香的床上撕碎对方的衣物。

在雯姐对我初授技艺那阵,令我一度心理失衡,感觉她是老手,我是玩物,甚至她是个敬业的老鸨,我是个初出茅庐的小鸭。因为姐说:爱都是做出来的,一夜情做得好才新鲜刺激,一世情做得巧才可与子携老,都是做出来的。渐渐地我真当雯姐是我情人,不过如今她更象我姐。

雨收云散,雯姐擦拭好下身,用一团纸拿起被我扔在床头柜上的避孕套,她伸出白嫩的手指,将套内的液体往下撸,笑道:“就这么点东西。”

我一扑上前,将头又埋在她的乳间,用力抱了抱她的腰肢,回答:“姐你什么时候变榨汁机了。”

雯姐一边用手轻抚我的头发,一边说:“你这两次后劲不足,是不是都在其他地方消耗了?”她说话时依然笑。

我也笑答:“有了姐,我还能看上别的女人?”

姐一撇嘴:“哪有猫不吃腥的,哪有男人不乱搞的。”

“天下男人都乱搞?总有个例外的吧。”

“有例外,不会搞的,不敢搞的,不能搞的。”

“不能搞?阳萎啊。”我用舌尖挑逗雯姐的R头,继续和她调笑。

“是没资本,男人没钱没势,再身材矮小形貌丑陋,他搞谁去?搞鸡?日‘本人’?”姐说着笑了。

我听着也笑。雯姐渐渐收敛笑容凝视我。此时我眼中的赵雯真够丑的,微肿的眼泡,细碎的鱼尾纹,下巴是松懈的肥肉……我正欣赏着,姐突然开口:“帅死了,让姐亲一个……”

在雯姐送上肥唇之际,我伸手捏住她的两腮,让她的脸变了形,两片嘴巴可笑的噘起,我揪了揪她的双唇,在她准备打我之前迅速从床上站起,钻进卫生间。我边悠然地吹着口哨边尿尿,听见姐在屋里嚷嚷:“周航你个小王八蛋……”当我开始冲洗下身时,又听姐在喊“别洗了,周航,大冬天的水烧不热,小心感冒了。”

等我哆嗦着来到卧室内,见雯姐已经穿戴得差不多,我很喜欢她着正装,透出职业女性的智慧与端庄,更喜欢她穿上工装后那种雍容大方的仪态。在饭店工作时,不要说王八蛋、这类粗口,姐说话的音调都是细声细气且用词典雅,与赤身裸体后风骚、豪迈的她相比又是另外一款。

“其实今天应该早点去,现在是越到除夕越忙。你今天不去饭店吧?”雯姐边套丝袜子边问我。

“在宴会厅就这点好,前一阵忙,现在一个人也没有。”

“等一会回家?”

“那还能去哪?”我笑着反问。

“外面下雪路那么滑,你骑车小心点!”姐嘱咐我。

查看更多经典同志小说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