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同志小说:伙伴(推荐经典)

2013-05-31 15:37:22 作者: 阅读:

激情同志小说:伙伴(推荐经典)

他叫陈雷,他说他出生时打着雷,迷信的外婆说他是什么仙人下凡。我听后笑的都快流出泪来。他便使劲的捶我。

刚会走时我就认识了他这个魔王,总是拖着长长的鼻涕,总也提不是的裤子,看着我老远跑过来揪我的头发。

“娘娘腔,娘娘腔……”他叫着,带着院子里的孩子一起欺负我。

我哭的叫妈妈,他就和那帮孩子一哄而散,站的老远冲我做鬼脸。妈妈为这事找到了他家。

现在我还隐约记得那见好象鬼屋一样的地方,他就站在阴影里恼怒的看着我,趁着大人不注意时做着各种鬼脸吓唬我。

我只是默默的拉着妈妈的衣角。

妈妈回来后说:“林林,以后离他远点,少爹没娘的。”

他的家人是我们这最不讲理的,他爸爸是劳教犯,据说是流氓罪。当时的我并不明白这代表了什么,只知道他爸爸很坏,他妈妈也不是好人,所以他也不会是好孩子。慢慢的好象所有的孩子都和我有了一样的想法,他的身边再也没有小兵子了。

有一次我从他身边走过,他竟拉我的衣服。我看着他,有点奇怪的回头看他,怕他是又有了什么新花样。

他低着头,象要陷入身后的黑暗中。然后慢慢的抬起头,楞了住,随后扯出一个冷笑。

我快步走着。

他却跟了上来,一把扯住我的袖子。

“你看什么?还看是吧?”

我想把自己的袖子扯回来,可他使劲的揪,痛的我眼泪都要下来了。

“XXX个#……”他骂着,因为我的指甲划到了他。

“妈!”我害怕了,叫着。

他一下捂住了我的嘴,把我推到墙上。

我新穿的衣服蹭上了墙灰,我哭着摸着鼻子。

他就站在我面前,一眨不眨的看着我摸眼泪。

我想从他身边挤出去,可我的脚不听使唤的哆嗦。

“哭啊!”他大声说着,象要吃人似的。

我看着他,不知哪来的勇气,我推开他。

他楞了下,随即一把抓住我又一次把我推到墙上。

我的衣服彻底脏了,我瞪着他,又一次试着从他身边挤过去。

他一次把我推到了墙上。

我的脑子瞬间空白,然后我扑了上去,用力的咬着他脸,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使劲,使劲,当嘴里出现咸味,我被一个耳光扇倒在了地上。

他擦着脸上的血,半敞的衣服里露出吓人的血道子。

我看着他,那些血道子不是我留下我,忽然我想起妈妈说过的话,陈雷总是挨打。

“妈的,妈的……”他低咒着,气极了似的看着我。

我是我们院子里最瘦的男孩,即使我不瘦,我也打不过把打架当饭吃的陈雷。我真怕了,我没敢站起来,只是可怜的看着他,希望他能良心发现。

他却上来就是一脚,正踢在我的肚子上。

我哇的就哭出来了。

他就站在一边喘气一边看,一点不为所动。

至今我都无法想象,当时的他是以怎样的心,看着一个同龄的孩子倒在地上哭泣直到声音嘶哑。可我没问过他,因为我害怕知道答案。

从那之后他成了我心里真正的恶魔,而这个影子跟了我好久,好久。即使当时的我才六岁,他也不过是八岁。

我们相差了两岁,可还是上了同一所小学,同一个班。因为他降级了。那年我上三年级,当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装过病,可妈妈还是不顾我的哀求把我送到学校,我就坐在我的座位上,希望成为空气。可他还是看到了我,摸着脸上已经看不出的疤冲我笑。

我把头垂下,我害怕了一整天,他一直没过来找我麻烦。就当我以为危险过去时,他却忽然出现在我面前,笑的很开心似的把手放在我的背上说:“林林啊!还记得我吗?”

我低着头,咬过他之后的一段日子和他打架成了每日的课程,妈妈看着我一天一换的衣服问我,我也不说,在我心里那已经成为我的事情,隐约有了男人般的自觉。我拒绝妈妈的关照,以前妈妈的关照没有起到作用,所以我独自面对每天都会在固定地方拦我的陈雷,我和他对骂,对打,忘了自己是妈妈口中的好孩子,我把新棉袄脱了放在地上,使尽全力打他的头,咬他露在衣服外面的地方,用指甲抓他,我要他和我一样的狼狈。

他慢慢的由不屑变的吃惊,他无法相信一个全院最瘦弱的家伙敢这样对抗他,慢慢的打在我身上的拳头越来越重,可他总是会小心的不打在我大脸上,那是他的技巧。而我却不在乎那些东西,我专抓他的脸。每到那时,他就骂我娘们,可我的回复是恨恨的在他脸上留下印记。

很久以后,他对我说,曾经他真的怕了我,甚至不想再在那个地方拦我了。

我笑的很开心。

可他又告诉我,他还是去了,因为他不知道那个时间不去拦我,还有什么事情可以做。

我发怒了,看他。

他笑笑,又说:也许从那时候起,我就看上你了。

我掐他的脖子。

他没有躲,只是用那双大眼睛看着我。

可那时候他的眼睛并不大,总是眯着,从一条阴险的逢里往外看人,有时候是斜着眼似的,不怀好意的接近,忽然的给你一下。

我在担精受怕中度过了很长的时间,我的成绩由班里前三名成了第七名。

“你怕了吗?”又一次放学后他拦着我问。

我擦着鼻涕,瞪着他。

“鼻涕虫。”他恶毒的说。

“狗大便。”我回他。

“娘们!”

“野狗!”

他的拳头打在了我的肚子上,他最爱打我的肚子。我伸手就去抓他的脸,却在触上他的脸时想起自己的指甲昨天才剪过。可已经收不回来了。

“你挠痒痒呢!”他一下抓住我的手。

我伸脚就踹他的裤裆,自从和他打架我就很注意男孩子打架的招子。

他没躲开,痛的几乎俯下了身。

我趁机又跺了他几脚。

他反映过来了,抓我脚,把我一下按在地上就招呼拳头。一着急都忘了不打脸的技巧了。

当晚我就顶着一对熊猫眼回了家。妈妈吓坏了,问我,我说自己摔的。妈妈不信,第二天还跟到了学校跟老师说。结果在下课的时候老师就把我叫办公室去了。可她怎么问,我就是咬死不说是打架弄的,我是有名的乖宝宝,我不要和那滩狗屎沾上边,而且我也知道打架是不对的。

等我从老师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我看见臭狗屎在走廊边看着这边。我翻了个自认不错的白眼。

他很快跑过来,低着头就冲我淬了口吐沫。

我刚换上的衣服上一下就脏了。我楞了下,然后很快拿那脏的那块往他身上蹭。

他往后退,退的快了点,把自己给摔了。

一整天我都笑的跟得了小红花似的。

以后的日子我们就这样打打杀杀的,时不时的来点大战,可在表面上我们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好生和差生,我的成绩又稳步提高到了第三名,而他却总挂在倒数第三的位置。

有一次坐在前排的我发卷子,我故意拿着他那个单数的卷子绕着班里转,还把写着成绩的那面露在最外面。最后才发给他,用那种高高在上的眼扫过他的卷子,生怕杀伤里不够似的,我又把我那张满分的卷子在他面前晃了下。

他没吭声,只是一直目送着我的背影。

下课后,我不紧不慢的收拾着书包,眼角瞄着身后的人,我知道他在看我,说不怕是假的,可我还没怕的要服软的地步。我走了出去。他跟着也走了出去,一直跟在我后面,不近也不远的,等着机会下手。我给他机会,我转到了我们经常决战的小胡同。

他站在胡同口就把书包放下了。

我把书包放在边上,看着他挽袖子,已经夏天了,大家都穿短袖的,只有他穿长袖的。很快我看见他胳臂上的血印子。我没吭声,心里想着一会儿就冲他有伤的地方招呼。

他冲上来,力气很大。我先是躲,再来就使劲按他胳膊。他痛的裂嘴。我一看就更高兴了,全身力气都用上去了。

他啪一个耳光就甩了过来。我没躲开,眼都蒙了。他就着劲就打。

我终究是打不过他,只能忙着护脑袋。

可没打几下他就停下了。我偷眼看,他正向我书包走呢!我慌了,可他已经拿起了我的书包,一拉拉链就把里面的东西都倒出来了,眼还看着我,脚一下下恨力的跺着地上的课本什么的。

我气的直咬牙,却没有勇气冲上去。

然后他跺够了,停了下,从书里面找着我那张满分的卷子,故意抬起下巴看着我。

“不要脸,零蛋王。”意识到他要毁我的卷子,我只能气的骂他,本来想用那张卷子让妈妈高兴的!

他就当着我的面把卷子给撕了。

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我跑过去抢救我的卷子,可已经晚了。

他得意极了。

我把还没怎么出来的泪一摸,冲他就一口吐沫。

他跟着吐我。

我们就打起了口水战。

“一百分有什么了不起,我要想考也能考。”我们在对骂中他说了这么一句。

我听后,差点没笑岔气,“就你,零旦王。”我一千一万个看不起。

已经五年级了,学习慢慢紧张起来,以他的水平就算努力也考不了一百分了。

我连想都不想他考一百分的可能。

“我要是考了一百分呢?”他说。

“太阳从西边出来。”我笑着说,脸上痛的象火烧一样,心想下回也扇他耳光。

“我要是考了呢?”他又说。

“你考不了。”

“要是考了呢?”

“你肯定考不了。”

他真急了,想证明什么似的,“打赌?”

“打就打。”

“我要是考了一百分,你就做我一天的狗。”

“你要考不上,就做我一天的狗。”

然后我们拉了勾。回家后,我洗了个澡,一想起他要做我的狗,我高兴的连觉都睡不着了。

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没有再打过架,每次回头都会看见他在那埋头学习,连班主任都觉的奇怪,好几次在班会上提名表扬陈雷的进步,还让我们鼓掌激励他。只有我没有鼓掌而是用冷冷的眼光看他,他也用同样的眼光看我。

“你真以为自己能考一百分。”头一次我放学后主动和他说话。

他走在我前面回过头来,“你怕了,小狗!”

“怕你?你照过镜子吗?”我说。

“那干吗不鼓掌。”

“我呸!”

他瞪我,却没有动手,只是说:“下个礼拜就考了,到时候我让你在学校门口学狗叫。”

“不定谁呢!”我说,转身走了另一条道,即使绕远我也高兴!

考试前几天,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往后看,我最怕卷子出的简单,为此我还专门找老师打听卷子的事。

老师摸着我的头安慰我说:不难,你学习那么努力一定难不住你。

我就忙说:那老师你出难点吧!

老师吃惊的看着我。

我垂头丧气的回到班里,看着闹哄哄的教室里,臭狗屎还在那埋头学着,我的火就止不住的冒出来,真想好好打一架。

可奇怪的事,考试那天,都快打铃了,还不见臭狗屎来。难道真有天谴?我暗自高兴,心里向各路菩萨观音佛祖们叨念着,他还真就没来,那天考试我高兴的都飞到天上去了,害得老师一下课就问我:是不是题太简单了。其实我心思根本就不在考试上,我想了整整一节课怎么让陈雷当我的狗。

我是一路跑回去的。可我在路过陈雷家的时候停了下,忽然想到他家去瞧瞧他的球样。我就转身钻了小胡同,他家就在我家后面的胡同里。我凭着记忆和直觉很快找到了他家那破旧的铁门,我做贼似的从门逢往里瞧。

我恨我那时的好奇,它害了我一辈子。真的就是一辈子!

陈雷站在院子里,没穿上衣,夏天的日头很毒,他就站在太阳下,一动不动的,身上都是是汗,眼半闭不闭的。他的身后是一个男人,挺脏的打扮,坐在板凳上,手里拿着根皮带,地上是碎了一地的纸屑,其中一张大的上面写着语文两个字,好象是课本。

就在这时,那个男人忽然骂道:“你个婊子养的,我让你看,我让你看……”说着他又捡起比较大的书页撕着。然后男人的动作顿了住,我感觉他的视线定在了门上。我吓的转身就要跑,可门一下就开了,他从后揪住我。

我吓的尖叫。

“你他妈叫什么?”他发怒的看我,然后放开我。

我缩到墙角看他。

“你在这看什么?”他问。

“我……”我编着理由,然后我看到了陈雷,我马上就说:“老师让我来看他,他没来考试……”

“告诉你们老师,他不去了,以后也不去了。”他说完,就当着我的面把那扇铁门给关上了。

我定定的看着那扇门,许久,我听到里面传来的骂声,可我没有听到求饶的声音。不知过了多久我才回到家,我想起妈妈说过的一些话,还有陈雷身上总是带着的血印子。

那时我不知道在心低浮现的感觉是什么,直到以后的某一天,当我一觉醒来,我才抓住它,可那时候它已经不是它原来的样子了。

当时的我只是回了家,坐在屋里的板凳上,看着爸爸推着自行车回来,然后我走出去盯着爸爸看。

爸爸就俯下身,问我: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紧紧的抱住爸爸的脖子。

爸爸笑着把我抱回屋,和妈妈说,这小子学会撒娇了。

他还是上学来了,只是穿的衣服比以前还多。大家都说他有病,这次我没有跟着大家一起笑。他来了后总不敢抬起眼看我。我知道他在担心当小狗的事,可我也没提,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太想让他当我的狗了。

可他还是很有骨气的跑到我面前,还是那个小胡同,他看着我,有点有气无力的样子,他说:你说吧!

我楞了下,想着,半天我才想到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那你以后别和我打架了。”

他楞了下,看我。

我又重复了遍。

“就这个?”他有点怀疑的看着我。

我点了点头。

“你可不能后悔。”他说。

他的话让我有点后悔了,我又想到了一条,就说:“那你蹲下让我踹几脚。”

他一点都没犹豫就蹲下了。

不知为什么我的脚总也踢不出去,我半天没动,他急了回头看我,“你还酝酿什么啊?”

我扑哧一下笑了,“你还会用这个词啊!”上次老师让他念课文,他念到酝酿的时候居然读成了云良,事后老师告诉他,他还狡辩说自己是大舌头。

他一下脸红了,“妈的,你不踢,我可踢你了。”

我眉一皱说:“你刚答应我什么了?”

他楞了下,不吭声了。

看他这德行,我是真高兴,我的花招也多了,我说:“咱们可说好的,是做一天的狗。”

他的脸有点扭曲,可我痛快就行了。

“今天的作业你给我做了吧!”话刚说完,我就转主意了,让他做作业不找着倒霉嘛!我马上改口道:“算了,还是我自己做吧!”

他一瞥嘴,好象在说谁愿意给你做。

“我想吃冰砖。”我说。

他抄着兜的手一下伸到了我面前,我看着他把拳头又硬生生收了回去。

“我没钱。”他说。

我哼了声,“骗谁啊!”

他把手一伸,“你搜,你要搜出来,我就一辈子做你的狗。”

我立在他面前,却没有动。

他的手红红的。

“那算了。”我说,然后往前走,可他还跟在后面,我想让他回去,可我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就好象一个游戏,我才刚刚开始,根本不晓得如何将它结束。

“你常吃冰砖吗?”他问。

“我妈不让我吃,她说门口那家的不干净。”我说,回头看他一眼,他的脸红红的。

“那什么味?”他忽然问。

我看着他,他的脸更红了,然后他把头一低,恨恨的道:“妈的……”

我摸了摸我的裤兜,里面有我妈早上给的五毛钱,这五毛我打算买一块橡皮的,那是一块双色的橡皮,我想很久了,然后我又想到也许我可以买那种单色的,那样我就可以省两毛钱,两毛钱可以买那种红颜色的冰砖,桔子味的。

前面就是卖冰砖的老头,我低着头走了过去,然后又停了下,我把钱掏了出来,对身后我的狗说:“去,给我买根冰棍,要桔子的。”

他从我手里接过钱,瞪了我一眼,才去买。

查看更多激情同志小说伙伴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