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同志小说 激爱之夜

2013年06月30日   来源:男男小说   点击:

警察同志小说 激爱之夜

  “跑!再让你跑!”

  从天而降的一声怒吼,吸引住了大街上来往的无数行人。

  从马路另一头一前一后飞奔过来两个人影,跑在前面的是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长相猥琐的中年男人,最终体力不支,被赶上来的人抓住了衣领。身材高挑的男人抓着的衣领,像拎小鸡一样拎到半空中,后者不停地挣扎扭动着。

  “哎!放手!大街上这么多人,给我留点面子啊……“猥琐男人大叫着,结果却引来了更多路人的关注。

  “面子?你还有那东西么?”

  呸了一声,抓着他的男人一抬头,一张漂亮却又不失英气的脸,五官线条异常精致,一双眼睛特别吸引人,整个人清爽的气质像朝阳一样……如果他脸上的表情不是那么恐怖的话……

  “看屁看啊?没见过警察抓贼啊?”

  男人向四周的行人吼了一声,顿时形像全毁!

  等围观人群稍稍散去之后,男人拽着猥琐男人到了路边的胡同里,垃圾一样把后者扔到墙角。

  “哎……痛痛痛……长官下手轻点啦!”猥琐男人活动着脖子,乖乖!差点被折断啊!

  冷哼一声,被称为“长官”的男人双手环在胸前瞪着他。

  “想我轻点你TMD还去当龟公?”

  “叶警官!叶长官!”猥琐男人委屈地大叫,“我只是去帮几个朋友介绍了点生意而已啊!”

  他是个“生意人”,“龟公”这两个字是对他人格的侮辱。

  “我卖白粉你不让我卖,我卖碟你不让我卖,我卖成人杂志你不让我卖,你还让不让我活了啊?你不见得让我搬家吧?”

  “你TMD还有脸说!”男人狠狠敲了一下他的头,“你除了这些勾当就不会干别的了是不是?我这星期都逮到你几回了你说!”

  “我数数的……”

  今天,仍然被气得咬牙切齿的男人叫叶路行,今年27岁,是本市警察署东部分署扫黄组的一名警员。

  刚成立没几年的扫黄组,是警界的一支“新生力量。”主要工作就是专门负责扫黄打非的。

  叶路行警校刚毕业被分到警局的时候,成绩还算不错的他本来很有远大抱负地想加入重案组,可上级一纸任命书他就被派到了扫黄组。并且署长还亲自讲话,说“打黄打非”可是个艰巨的任务,

  叶路行嘴一撇,心里想:不就是抓个妓女嫖客么!

  表面上人模人样的叶路行,不开口时候能被人误认成偶像明星,但只要他一开口,那形象能毁到“崩溃”。

  不管有什么意见,进扫黄组已经是铁板钉钉了,万般无奈之下,叶路行只好走马上任,在扫黄组一呆就是三年!

  三年了,足够把一个对未来充满梦想的正直青年变成一根能混就混的“老油条”。

  “不是我说你,赵三胖,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么?”叶路行押着赵三胖,边走边说。因为是“老熟人“了,两人就跟散步似得。

  “老大不小的人了,就不能正经找份工作好好过日子,一星期得逮你三回!你不累我都累!”

  “长官,不是我不挣气,你也知道我老大不小了,到哪都没人要啊!我要是有个家,有个妻儿老小的还能出来干这个?”赵三胖不满地往地上吐了口唾沫。他又不像身边这位叶警官,年轻长得帅,还是个威风的警察,就算不当警察了下海肯定有一帮富婆等着包养他。

  “就你这个熊样还能有女人愿意嫁给你?“叶路行推了他一把让他走快些,“你再这样下去迟早进牢里,这辈子也别想娶老婆!”

  “长官你又咒我!”

  两人在路上晃着,叶路行看了看表,还有一个小时就下班了,从这里慢慢走到署里再帮赵三胖做个笔录时间刚好!回家之前再去喝一杯,太完美了!

  想好了,他故意放慢脚步,闭起眼对低着头走路的赵三胖说:“赵三胖,不是长官我打击你,你这样的人,想一本正经混黑社会也晚了,杀人犯法的事你又不敢干,不如老老实实的到工地什么的去找个工作,养活自己肯定不成问题,你……哎?”人呢?

  旁边没了赵三胖的人影,叶路行回头一看,只见赵三胖正在一根电线杆下面看着上面贴的什么东西。

  皱皱眉,叶路行走了过去,靠近了之后一看,电线杆上贴了几张小广告,无非是“祖传秘方”什么的。

  叶路行气得照着赵三胖P股上就是一脚。

  “你TMD还想去找他给你治治病是不是?”

  “不是不是!”赵三胖左躲右闪,挥着手否认,“我在想我是不是也印点广告贴贴……”

  押着赵三胖到了警局,直上三楼的扫黄组。一路上所有人看到这他们都已经见怪不怪了,赵三胖算是“常客”,来警察局的次数仅次于他们些在这里上班的。

  扫黄组被安排在警署三楼的一个走廊尽头的房间,这个房间的地理位置有些奇特,不远处是一个厕所,出厕所走几步拐个弯就是扫黄组,但警察署的墙都是一抹白,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走廊那里有个弯,而其他又急于解决三急之一,所以对扫黄组的兴趣自然不会比厕所大。因此,知道扫黄组具体位置的人屈指可数。偶尔有新人问起,人们就会拍拍他们的肩膀说:“你一直与扫黄组擦肩而过。”

  “进去!“一脚踹开了大门,叶路行又踹了一脚赵三胖的P股把他踹进了门。

  “进去就进去,踹什么嘛!”赵三胖揉了揉P股走到屋子里。

  “哟?赵三胖你又来啦?这么想我们啊?“一个满脸胡渣的中年男人正在看报纸,看到叶路行他们露出玩味的笑脸。此人姓李,真名早已被人遗忘,大家都叫他老胡!此胡乃胡子的“胡”!据他自己说他每天早上都有刮胡子,这句话被评为当年T市警局最大的谎话!至今无人能超过!

  三十多岁的老胡身上穿着皱巴巴的格子衬衫,嘴上叼着一根烟,皮鞋上的灰尘足有一毫米厚,看上去像四十多的大叔,不过倒还真是单身警察的典型代表。

  “这星期你来第三回了吧?“说这话的是一个带眼镜的青年,青年姓江名洋,从普通警校以普通成绩毕业长相普通的普通警察!一切都很普通,普通到是所有电视剧和小说里都有的普通配角。他唯一不普通的地方也许就是那个经常会反光的黑边框眼镜。

关键词阅读: 警察 同志小说 一夜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