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校园同志小说 我的哥哥

2015年05月08日   来源:男男小说   点击:

大学校园同志小说 我的哥哥

  雨里的伤

  陈别骑自行车撞到了一个人。

  大学。新生报道的第一天。晚上九点。下着不大不小的雨。自行车的毂辘转的无辜。

  被撞到的人坐在地上捂着腿,指缝间有雨水冲淡的红。身体有轻微的颤抖,看起来是在忍耐。

  惹到麻烦了。这个是陈别的第一念头,没有丝毫愧疚感。但是在那个“伤者”抬起目光的第一瞬间这个念头就消散了。

  平静的目光。从来没有疼屯受惊的平静的目光。是陈辞,陈别的哥哥。

  “我靠,是你啊。”陈别轻蔑的口气,“怎么哪都能碰上你,真TMD的霉……”

  陈辞看见是陈别,就把目光垂下去,刘海遮住了表情,从陈别的角度。陈别是不屑于关心他的表情的,因为知道不会有什么表情。

  也不会有什么回答。

  “不过也幸亏撞的是你,撞上别人了说不好多麻烦啊。”陈别长舒了口气,之前的烦躁少点了,看上去是幸灾乐。“别指望送你去医院,你自己看着办吧。”边说,边从钱包里拿出两张一百的,团成团,扔在地上。

  然后并没有多看一眼,陈别扶起自行车,蹬上去,消失在雨里。

  留陈辞一个人,定定地看两个淡红的纸团,沾了雨水,慢慢展开,在随着水流留走之前,伸手捉住了它们。

  不知过了多久,陈辞已经在雨里湿透了,再去够那把被撞到很远的伞也没什么意义了。试图站起来,但是没有成功。小腿被划开一道口子,血还在流,捂也捂不住。不过没有看起来那么疼,从小到大,大概已经不会疼了……这么想着,陈辞的意识也模糊了。

  陈别回到寝室的时候也湿了大半个身子,被刚刚熟识的室友笑骂倒霉。陈别跟他们打了两句哈哈,拿着洗漱用具去了水房。初秋的雨其实很凉的,陈别盛了些热水,冲了身,熄灯,睡觉。

  室友们在做着大多数大一新生会做的事情:为了增进相互的了解,彼此谈着高考之前的过去。有的人讲兴奋了,会一直讲到小学,讲到童年。这并不是陈别喜欢的话题。即使善谈如他,也讨厌这个话题。

  成长,对于陈别来说,有个难以抹灭的影子……陈辞的影子。从有记忆开始,到上大学以来,陈辞陪在他身边,一成不变地存在于他的生活之中。爸爸离开了,陈辞还在,妈妈离开了,陈辞还在,一拨一拨的朋友散了,陈辞还在。陈别的生活里,陈辞无处不在。

  有那么一陈别把积聚的气愤和悲伤发泄在了陈辞身上,然后把陈辞关在卫生间里一。隔着一道薄薄的门板,他听见陈辞自言自语的声音:

  “我答应他们了,会好好照顾唯一的弟弟。”

  那一,他们的妈妈在去往异国他乡的飞机上。

  陈别不是一个习惯回忆的人,但是那晚他在室友们关于过去的畅谈中失眠在回忆里。准确的说,是很多画面涌现在脑海里。当然也包括几十分钟之前,那个人在雨里颤抖的样子。

  该死的……陈别在心里骂陈辞。

  张扬

  大学很没意思,室友也很没意思。这是张扬在大学报道当天的结论,推论是生活很无聊很没意义很空虚很废物很人渣很败类……

  张扬是杂无法忍受室友们关于高考之类的话题,从上下来,重新穿好衣服,换上鞋,拎着伞,正好赶在宿舍楼锁上前的十分钟溜出去了。计划去网吧包宿。

  然后走不多远,在某个偏僻的转弯路口,遇见昏倒在雨里的陈辞。

  陈辞的身材较一般男生纤细,骨架也不大,肤苍白。张扬从远处看见有个人倒在路上的时候,还以为是个生。所以他是抱着有可能是的心思走近陈辞的。但是看清陈辞的样子的时候不小的吃了一惊:怎么是陈辞,他在这个大学的同班同学,住隔壁寝室。

  事实上张扬栋人类”没什么兴趣,对他来说,与人打交道是件不但无聊而且惹麻烦的事。因此他更多把时间精力消磨在上网游戏电影电视剧之类只是无聊的事情上了。他对交朋友兴趣缺缺,对交朋友也没抱什么希望。很自然,下午班级那个自我介绍班会开了两个小时,让他记得住名字对得上脸的人,没几个。

  其中有个陈辞他是记住脸也记住名字了。

  当时陈辞走上讲台,他穿白T恤,米宽松七分裤,简单又干净的样子。但是没什么表情,有点冷,至少不象其他同学温和而礼貌;他的目光也没什么焦距没什么神采,像有点疲惫的下垂,声音淡淡的:

  “我叫陈辞,辞别的辞。”

  说完就慢慢走下讲台,回到座位上。台下同学一脸的惊讶没有带给他丝毫的动容。

  张扬听见身后两个男生小声议论:

  “靠,这么牛逼!”

  “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少爷,哪能看的上咱们这些穷读书的……”

  确定自己没有记错,张扬确实比较奇怪为什么这个“有钱人家的少爷”会倒在这里。看见小腿上的伤口想大概是走不了了昏在这的。那么为什么受伤了?重点是自己应该怎么办?

  送回寝室?宿舍楼已经锁门了,而且自己是溜出来的……

  送医院去?伤势看起来也比较重,都昏了……

  要不当没看见吧。妈的那样也太不是人了,怎么说也是同学一场,虽然可能没被人家“看的上”……

  张扬蹲在陈辞身边一手撑伞一手抓烂了鸟巢一样的发型。

  陈别一早在室友的摇晃中醒来,习惯的先打开手机,然后去刷牙洗脸。等再回来看手机,5未读信息。而且全是陈辞的:

  “你好,我是陈辞的同学,发现他昏倒在路上送他到医院来了。如果你方便的话请尽快赶来**医院,×××房间。”

  “请你尽快,他伤得不轻。他手机里除了定茬话就你这么一个人名了。”

  “快点吧兄弟……你再不来,他就发烧烧死啦!”

  “多带点钱来,医生说可能得办理住院。”

  “大哥啊,我们早上集合还得点名啊,我可是昨晚跑出来的。”

  陈别知道那一下撞得不轻,但是没想到会到住院的地步,一时也有点蒙。

关键词阅读: 同志小说 哥哥 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