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志小说 今生只想要你

2015年06月09日   来源:男男小说   点击:

男同志小说 今生只想要你

  李维信一直认为,自己在看到白晓明第一眼的时候,就已经爱上他了。尽管李维信从来不相信一见钟情,而且当时,他并没有察觉那一抹心动。

  李维信对这个好友杜辉成介绍来的人,其实没有多大感觉,除了照片上可以称为漂亮的脸。但漂亮的人,他见得多了去了。妖娆的、野性的、清纯的、成熟的……随便一抓就是一大把。他有钱,有地位,有身份,事实上并不缺少“伴儿”。

  哦,我并不是说李维信这个人很花,尽管他有花的资本。事实上,李维信处理问题很谨慎。他从不给自己找多余的麻烦。杜辉成是个非常可靠的朋友,由他介绍来的不会差到哪里去。更何况自己最近确实有点寂寞,自从上次那个演艺明星突然红了之后,他就再也没找过其他人。

  “试试他吧。”杜辉成随手扔给李维信几页纸,上面工工整整一色钢笔小楷,姓名、性别、年龄、学历、身高、体重、爱好、性格描述,附上一张生活照,后面甚至还有近期体检表。李维信喷笑:“这是你弄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招聘酒店员工呢。”

  “他自己写的,说大家还是先了解一下比较好。他做事总是很有计划,和你差不多。”杜辉成凑到李维信跟前,神神秘秘:“真正的处,和女人都没做过。”

  “多少钱?”李维信点根烟,开着玩笑。

  杜辉成一脚踹了过去:“你TMD以为我皮条客啊?他说了,就是玩玩,别弄得跟被你包养似的。他有正式工作,不过你别多问。他有要求,就玩一个月,过后谁也不认识谁。别问职业、别问过去,只享受现在。”

  “哦?”李维信挑眉,“欲擒故纵,就怕沾上就甩不掉。你老兄看人水平不行,我自己见见吧。”杜辉成笑:“你别以为自己了不起,人家没准看不上你呢。”

  两个人来到约好的咖啡厅,李维信老远就看到了白晓明。那时,白晓明坐在靠窗的咖啡桌旁,望着窗外都市单调的车水马龙。头发不长,黑而柔顺。睫毛很浓密,使得眼睛有一种很媚然的神采。普通的白色衬衫,深色裤子。记得资料上写的是身高183,就算是在东北,也不低了。

  他很静,这是李维信对白晓明的第一感觉。他就坐在那里,似乎身边的一切都淡然起来。落地大玻璃窗透过的来来往往熙熙攘攘,却愈发衬托白晓明那种从容悠远的味道。

  杜辉成冲着李维信睒睒眼,意思是:“怎么样?还不错吧。”

  李维信没理他,径直走过去。

  白晓明转过头来,看到他们,忙站起身。有些拘谨,有点不太自在,但这种情绪很淡,不过转瞬即逝。

  “你好,我是李维信。”李维信伸出手。

  “你好,我是白晓明。”李维信发现他的嗓音很有磁性,声线不高不低,恰到好处。他说话有点慢,让人觉得沉稳而不浮躁。

  李维信在心里吹了声口哨,这次杜辉成可真找到个极品。

  往下的节目已不用多说,杜辉成喝杯咖啡,借口有事先溜了,桌上只剩下他们两个。李维信看着白晓明修长的手指端起咖啡杯,一点一点地轻抿。

  “去你那里好吗?”白晓明笑得温和,黑白分明的眼睛中露出些许期盼的神色。他的眸子总是很润泽,带着一点无辜和清纯。看样子脾气好得很,而且没有太多主见。可以说,李维信一开始就被白晓明“骗”了。谁能想到,外表这么与世无争的人,会有那样冷硬而固执的性格。

  李维信没有把白晓明带回自己真正的住所,不过是一个月的伴儿,当然不配登堂入室。李维信在S城有三处房子,他把白晓明带到浑南新区。那里早上车少,离酒店近,上班也方便一些。

  照例喝了点酒,但白晓明只肯喝饮料,他说他酒精过敏,李维信笑着没有强求。S城这边和南方不一样,能喝酒的爷们总是更容易交上朋友。李维信看出来白晓明不是那种常出去应酬的人,他没有世故的圆滑,身上还有点书卷气,很温文儒雅。这种气质骗不了人的,有些东西想装都装不出来。

  照例是洗澡,李维信先进了洗手间,匆匆冲个凉便围着浴巾出来了,换成白晓明进去。

  李维信点了根烟,做好长时间等待的准备。第一次总是很需要勇气的,何况大家认识还不超过一个小时。哪怕白晓明下一秒钟突然冲出来反悔走人,他也可以理解。

  可李维信似乎有点低估了白晓明。还不到二十分钟,他就已经洗好走出来,而且居然是全身赤裸。

  “不好意思,没有找到浴巾。”白晓明笑,水滴从头发上落下,划过性感的锁骨,一直到小腹。

  TMD,明显是故意的。李维信一把扯过他,狠狠甩在床上,劈头盖脸地吻了下去。

  第一次李维信很小心。只顾自己快活,而忽视对方感受,那绝不是优秀的top。他希望两个人是愉快的,至少别让白晓明太过难受。

  效果很好,白晓明在李维信的帮助下达到了高潮。脸上红晕满布,那一瞬间的失神和迷茫异常地诱人,李维信忍不住低头轻轻亲了亲他的唇。

  第二次,白晓明主动跪下为李维信K交。李维信躺在床上,眼看着自己硕大的欲望在白晓明口中来回吞吐。真没想到,他能做到这种地步。白晓明眼睛上挑,媚惑至极,惹得李维信低吼一声,又把他按在身下做了一回。

  第三次,却是白晓明在上面,让自己后穴一点一点地包裹住李维信的分身,然后缓慢地律动。情欲迷离的双眸、因为吮吸而红艳的唇、低低的近乎呢喃的呻吟、热汗淋漓的胸膛、早已挺立的乳尖,还有小腹处淫靡的点点白浊……无一不在刺激着李维信心底最深处的欲望。

  这人哪是什么清纯的处,简直就是一妖精!李维信将白晓明从身上拽下,让他跪在床上,用力从背后贯穿进去。

  两个人折腾了一宿,一觉直到第二天中午。李维信醒来的时候,就看到白晓明乖乖地睡在身旁,恬静得像个婴儿,仿佛昨夜的狂野和激情不过是南柯一梦。该先让他吃点东西吗?李维信看着白晓明睡得很沉,犹豫了一下,还是舍不得叫醒他,自己起床洗漱。

  还要到酒店看看。李维信穿上西装,从抽屉里翻出把备用钥匙。写张字条交代几句,留下手机号码,和钥匙一起放在床头。

  到了楼下快餐店,预订快餐一个小时之后送到,然后自己开车去酒店。

  下午三点,李维信接到了白晓明的电话。

  “怎么样?吃饭了吗?”李维信对伴儿好得真是没得说,温柔体贴出手大方,不过一旦断开,就是形同陌路。

  “还好,谢谢。”白晓明的声音仍是低而慢,然后问了句:“你晚上回来吃饭吗?”

  怎么听着像等丈夫回家的媳妇,李维信心里笑,想一想下班后没什么事,就说:“好,回去吃。”

  “嗯,那我等你。”白晓明说得及其自然,就好像他们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好久。李维信直到放下电话,仍有些怪异的感觉。那种滋味形容不了,似乎很安定,又很舒服,反正不坏。

  这个白晓明,有点意思。李维信嘴角扬起笑意,忽然很想早些回去。

关键词阅读: 男同志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