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同志小说 幸福悄悄走来

2015年06月23日   来源:男男小说   点击:

中年同志小说 幸福悄悄走来

  第一章

  周夏从来没想过有再见到林子新的一天,也没想到这种方式。

  周夏趴在地上,暗恼自己贪便宜买了个地摊闹钟,该响的时候不响,不该坏的时候偏坏了。

  周夏正决定忽略周围的眼光站起来,眼前出现一双闪亮的皮鞋。

  “摔疼了没?快起来。”听到这个声音,周夏恨不得缩在地底下。

  一双修长的手伸到周夏面前,周夏实在没胆子视而不见,只好攀住那双手站起来,又接过公文包,低头道声谢就想开溜。一步还没迈出就被人按住肩膀,听到那个低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一起进去”。正想找个理由开溜。旁边响起一道声音:“周特助,这是咱们新来的经理林子新,以后你们就要好好合作了,这还真是特殊的见面方式呢,呵呵。”周夏不用抬头就知道是自以为笑得像弥勒佛其实像狐狸的老经理张德福。

  周夏一个月前就被张老经理告知他要退休,新来的经理就要到来,希望周夏与新经理好好配合云云。

  虽然说这些话时张老经理满面悲凄、双目含泪、满口里舍不得周夏,但周夏与他共事两年来的经验推出,他肯定在心里笑开了花。果然最后一句泄了底,“小夏夏,最后一个月你一定要好好干,我老婆还等着我去环球之旅呢。”

  周夏跟着他们进了电梯,尽力把自己缩成一团,抬头偷瞄了一眼站在前面的人,正巧前面的人回头冲他一笑,周夏马上浑身一抖低下头。“笑什么笑?牙齿白呀?”周夏腹诽。

  这一天周夏担忧了半天的事情并没发生,慢慢地放下了心事,专注地与新老经理做好交接。

  交接工作进行的很顺利,新经理很快进入状况,这一点周夏也极佩服林子新的一点……头脑灵活、专心致志。

  送走了老经理,周夏坐在休息室喝口茶舒了一口气,疲劳慢慢袭上。

  自从张老经理昨天说新经理叫林子新,周夏就一直在心底祈祷不是那个林子新,担忧了一整晚没睡好,早上闹钟都没听见,才导致慌张跑来还在门前拌倒。没想到好的不灵坏的灵,现在又忙了一上午,渐渐感到困倦。

  周夏快沉入梦乡时,感觉有人从他手里抽走茶杯,一只手在他颈窝处轻按,周夏挣扎一下还是敌不过周公的号召。

  周夏被一阵说话声惊醒,眨了几次眼突然坐起来,墙上的挂钟已经显示三点,隔壁林子新正在低声讲电话。低头瞅瞅身上盖着的衣服,犹豫了一下站起来,走到林子新身边。

  林子新看他一眼,伸直了一只手臂。周夏把西装套在林子新伸直的胳膊上,套了一半,突然停下来把西装搭在他手上回自己的办公桌,桌子上一份午餐一杯奶茶。抬头往林子新那看看,听到林子新低声道:“行了,我知道了,住的地方找到了。”说完挂了电话,穿上衣服,走到假装很忙的周夏身边。

  周夏马上站起来,退了两步,一脸防备地看着他,心道:来了来了。

  林子新露齿一笑,看在周夏眼里直逼大灰狼要吃小白兔时的表情。在周夏的心跳呈指数加速时,林子新说:“周特助,星海公司的合作案在什么地方?”

  周夏加速的心跳突然停了一下,回过神找出合作案给他,全力无视他脸上恶作剧式的笑容。

  好容易到了下班时间,周夏收拾了东西轻手轻脚往门口走,边走边瞄了一眼仍低头工作的林子新。拉开门,一脚已经跨出门外,还差一点就安全的时候,恶魔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周特助,下班陪我去酒店搬行礼。”

  周夏像机器人一样转过头,好像看到恶魔的触角已经伸到自己面前,问道:“什么行礼?”

  林子新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走到周夏面前,笑道:“我的行礼呀,来的匆忙,还没找到地方住,只好先住酒店了。”说着越过他走出去。

  “周特助,还有事吗?”林子新站在电梯里看着他,周夏无奈只好走进电梯,看着恶魔的手指在按钮上移动。

  平时即刻就过的时间,今天好像特别慢,平时拥挤的人周夏一个也盼不到,电梯里静到不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周夏发誓还能听到恶魔的心跳,因为恶魔正饶有兴味地打量他,好像研究从哪儿下口比较好。

  “铃”一声,周夏从来没觉得电梯的声音这么好听过,马上率先走出去。林子新看着他逃跑一样的脚步,跟着出去,拉着周夏的胳膊走到车子旁边,塞到副驾驶的位置。

  一路上,周夏不时偷瞄一下林子新的侧脸。瘦削的面孔,挺直的鼻梁,正看侧看都很好看。不对、不对,我在想什么,恶魔总会有一张好看的皮相来诓骗无知的世人。周夏甩甩头把乱七八糟的想法清出去。

  林子新眼角瞄到周夏的样子,不禁一笑。让周夏浑身又一抖。

  周夏把几件大行礼放入后备箱,抹抹额头道:“地址在哪?”

  林子新笑道:“梧桐道36号18楼。”

  周夏哦了一声,突然跳起来,指着他:“你……你……”

  “怎么,你认识屋主?”

  周夏涨红了脸,下定决心说:“我,我不租给你。”

  “你是屋主?多多指教。”说完还一鞠躬。

  周夏大声说:“租我房子的人不是你。”

  林子新把周夏推上车,帮他系好安全带,“是我一个亲戚帮我租的,原来是你的,行了,这回好办了,回去再说吧。”说完不给周夏反对的机会就开车出去。

  周夏坐在沙发上,看着林子新收拾行礼,心里后悔的简直连肠子都青了。

  周夏认为房子是家的基础,所以从在这市工作就供了一套房,但是月供太高,老经理就建议他把房子租出去一段时间,还帮他介绍了一个人。当时那个叫秦云的温柔男子说给他表弟租的,且付出的租金能缓解一下他的压力,他立刻就答应了,主要是他非常欣赏那个叫秦云的人。

  趁着林子新进屋时,周夏立刻给秦云打电话。“周周,是不是我表弟到了?”秦云温柔的声音让周夏的呼吸缓和一些。

  “你表弟叫什么?”

  “林子新,他为人正派,不吸烟不嗜酒,也不会随便带女孩子回家,我可以保证。”

  “可是,可是……”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周夏感觉到前途一片黑暗,不知道林子新这个恶魔怎么骗得秦云这么相信他,真是一个超级恶魔。实在不忍心让秦云知道他表弟私下恶劣的样子,只好说:“没事,他已经到了。”

  “周周,怎么没精神,是不是工作太累?这个周末一起出来吃饭吧。”

  “好”周夏很喜欢秦云一身恬淡的气质。

  “那周六早上九点,我去接你。”秦云温和地说。

  周夏赶紧说:“不用了,秦大哥,你说地方我去就行了。”

  “周周,你安心等着就行了,好了,就这样,拜拜。”

  周夏放下电话,看着一屋子行礼发呆。林子新从浴室出来,头发还滴着水,身上一层雾气弥漫,全身上下只围了一块浴巾,水珠从锁骨处滑下来,经过结实的胸膛滑入浴巾。

  “周周,好看吗?”林子新向周夏走来。

  周夏涨红脸说:“你……你出来也不穿衣服!还有,不要叫我周周。你这么有钱干嘛还租我的房子呢?”

  林子新把刚想站起来的周夏重新压倒在沙发上,两手撑在他身侧说:“你做过什么事情忘了吗?”

  周夏脸色一白,推拒的双手停在林子新的肩上,怯懦说:“我做过什……什么事?”

  “怎么?忘了?要不要我帮你回想?”

  “不要,不要,那次……那次我是被陷害的,我……我不知道。”

  林子新说:“可是你占了便宜不是吗?还说马上要还的,没想到一转眼就不见了,这笔账该怎么跟你算?”

  周夏心一横,看着他闪闪发亮的狼眼道:“你要怎么样?”

  林子新森森一笑,说:“答应还我五次的,中途逃跑拖欠了三年,是不是要加倍呢?那五十次好了。”

  周夏担忧了一天的事终于发生了,老天呀,我是招惹谁了?回头一想这样担惊受怕也不是办法,把心一横眼一闭,赴刑场般说;“好,我还你,但不能这么多。最多十次。”

  林子新看他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低声笑道:“你这逃兵还敢讨价还价?还有其他方法,你要不要选择?”

  周夏眼一睁,按住伸进他衣服里的手,问道:“什么方法?我选。”

  林子新放开他,坐在一边的沙发上,说:“第一,握住在这里我做主,洗衣做饭打扫房间你负责,一个月抵销一次。很快的五十个月就到了。”

  周夏抗议道:“你奸商,十个月,十个月。”

  林子新打断他说:“不同意?咱们开始,五十次,你放心,我保证一个月就完了。”

  周夏马上躲开他的手,叫道:“不要,不要,最多十五次,拿家政服务来抵。要不然……要不然我告诉秦大哥。”

  林子新退回沙发坐好,说:“怎么,你以为拿我表哥就能抵赖?你别忘了你做过的事。不过吗?十五次也行。但是,我要加点利息。”

  “什么利息?”周夏防备地看着他。

  “以后完全听我的,我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你放心,我不会故意为难你的。”

  周夏虽完全不信他说的话,但现时也没办法,打又打不过……林子新是打驾高手,况且周夏完全清楚他那些整死人不偿命的手段。只好答应。

  林子新吩咐道:“你去做饭,我还没吃晚饭。”

  周夏一想自己午饭3点多才吃,所以现在才感到有点饿,只好去做饭。周夏从学校开始就已经家务全包,所以这些也难不倒他,而且以前被林子新命令惯了,除了那件事,其它都可以接受。

  周夏一直服侍了林子新吃饱喝足上床睡觉才得以回房休息,躺在床上还一直想自己到底是哪路神仙没拜到才被这个恶魔缠身。不禁想到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

关键词阅读: 周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