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小宇和项杨——从学生到职员 我俩的青春手札

2015-06-27 15:13:41 作者: 阅读:

魏小宇和项杨——从学生到职员 我俩的青春手札

在爱男孩上看了很多故事,像《我们的十二年》、《小虎》、《我在警校的那些事儿》等等。因为自己的玻璃心,常常看到泪流满面不能自已。今天下班归来,一身疲惫,突然有了一种想将自己这几年的经历用纸笔倾诉出来的冲动,双手发痒。经电话征询了本剧第二男猪脚意见,他表示近来我状态不佳,找件事做也好,免得一天无所事事胡思乱想。

于是今天立志开贴码字。因为楼主作为苦逼的上班族,加班是常事,更新可能不太规律,您愿意看我就继续写。谢绝污言秽语、对家人的攻击问候及人肉等等。楼主现在也没有出柜,近期也没有出柜的计划,自己倒还无所谓,但不想周边我在意承受无谓的压力。

本文计划跨度为八年。不涉及高富帅,没发生在北上广,没出现宝马奔驰,未提及圈子、419等事情。就普普通通两大学生,现在两上班族的故事。主场在成都,因为想将过往的痕迹描述的清晰点,所以觉得没必要将地点遮遮掩掩的。

谢绝人肉搜索、恶言相向者退散、地域攻击者请移步……

以下为正文部分,期待您捧场,先行谢过。

1、

我叫项杨,2005年时十七岁,高中毕业后收到了省会成都一所高校录取通知书。

在成都周边玩了两天后,一家人一起到了学校。虽然老妈一直认为她宝贝儿子该趁年纪小复读一年,但当车开进校园,一家人看见崭新整齐的住宿楼旁一棵棵翠绿的银杏树、高耸的图书馆上整面的玻璃墙、及教学楼前鱼贯而出的脸面上浮现出的青春气息时,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貌似这里条件也还算不错。

排队办完入学手续,领完军训用品后,一家人坐车打道回府。临走前,老爸给了我几百块现金,提醒道“银行卡放好,平时花钱要有计划,这么大人了我也不啰嗦了,有事打电话,反正从家里开车过来也就几个小时,记着至少每周打个电话回家报平安…”。

看着家人走了,回想起刚才奶奶和老妈眼睛里的隐隐水光,我反而突然松下一口气,高兴地一脚踢飞路旁的一颗小石子,太好了,洒家终于算是个大男人了,现在可算是没人管了。

把床铺好,开始挂蚊帐,完了感觉躺床上像是生活在小棺材里一样,看外面一片模糊。这时陆陆续续室友们也回来了,原来我算是最后到校的。不知在谁的提议下,大家便开始陆陆续续介绍自己,原来只有我是四川本地人,其他五位兄弟都是北方的。当然从个子上也能看出来,我不幸最矮,年龄比其他人至少小一岁以上,于是义不容辞的当上了宿舍的老六。让高中时每每自居为“老大”的本人不禁无语。

“老六,这样叫你有点不好听,以后叫你小杨吧”,老大笑眯眯说道。

“小杨就小杨,无所谓,反正我妈就姓杨,但你们得注意发音啊,可别叫我小样啊”,我暗自吁了一口气,看来伴随我中学六年“向阳花”的外号可算是到头了。

晚上躺在自己的上铺,摸了好几遍扶栏,发现足够高,貌似半夜掉下去的可能性不大。然后从枕下摸出手机玩了会小游戏,感觉眼皮有点发沉,闭眼睡了。

第二天仍是报名时间,很早被旁边床位的老三叫起来,说是一起去吃饭。然后全宿舍浩浩荡荡一行人一起走向去餐厅,两两挨着相对坐着。大一上学期那段时间感觉6人似乎做啥事都是全宿舍一起行动,就差一起洗澡了。甚至于我对米饭的热爱都少了些,中午也常买上两馒头就着菜吃。

查看更多魏小宇项杨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