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与子同志小说:我和父亲

2018-09-11 19:56:58 作者: 阅读:

我说了,小的时候,父亲喜欢抱我。我经常是被他抱在怀里。不管去那里,都都抱着我。甚至我上小学了,都是他抱着我去学校,然后放学,在去学校接我,把我抱回家。我甚至走路的时候,和在父亲怀里的时间是对半分。

母亲说,我还很小的时候,父亲的抱不是抱,是用一只胳膊夹着我。他就那么一边忙别的一边把我夹在腋下。我像是他随手拿起的一件物品。

母亲就会责怪他:“你这样会把喆儿掉下来的。”父亲就说:“我有的是劲。任由他再扑腾,也不会脱离我的魔掌的。”后来我长大些了,父亲夹不动我了,就用一只胳膊抱,依旧用另一只手忙他的活。

父亲还喜欢把我架在他的肩膀上。我两腿骑在他的脖子上。他双手都不管我。因为我会用两只小手紧紧抱住他的头。后来这种高难度动作练习惯了,我都可以松开手。父亲个头很高,有1米8多。所以我长大了,从来不会恐高。如果引申开来,正因为我骑在巨人的肩膀上,所以我不知天高地厚。在学校是个超级活跃分子,当然,学习也是全年纪第一。

父亲是个络腮胡。记得爸爸的胡子总是刚刮了没几天,又长了出来。那个时候还没有电动的刮胡刀,都是用老式的刀片。每当爸爸亲我的脸,蜇到了我的细皮嫩肉。我就疼得喊:“妈妈,你看爸爸又用他的胡渣来蜇我了。”有一段时间,我甚至觉得,父亲的胡子就是我的敌人。后来,我学会了帮父亲刮胡子。每次只要敌人一出没,我就用刀片把它们统统消灭掉。所以帮父亲刮胡子,也成为了我的一大乐趣。但父亲的脸,没被我少开刀。每每把父亲的腮帮给刮破了,父亲从来都不喊疼。倒是把母亲给心疼坏了。

有时候,敌人并不是你永远的敌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喜欢父亲的胡子了。长出胡子的父亲,看上去更有味道些。那种冷冷的酷。“爸爸,我要摸你的胡子”我开始不厌其烦地和爸爸说同样的话。那年,我记得我9岁。至于我为什么开始会喜欢上父亲的胡子,是因为另一件事情。关于我和父亲裸睡的一次我的意外发现。

还是给每次发帖拍个序号。方便阅读和日后整理。这次应该是第12次发贴。就从12开始编序吧。

12父亲的心跳北方的冬天很冷。所以躲在父亲的被窝里,就成了我最最幸福的一件事情。父亲用他的身体把小小的我包裹的紧紧的,暖暖的。因为长期劳作的关系,父亲的身体很健壮。我习惯于侧着身体把头枕在他粗壮的左胳膊上臂的肱二头肌上,然后用我的小手去抠他的肩膀右侧三角肌位置上的那个凸起的红痣。同样的一块红痣,同样的位置,在我的左侧肩膀上也有一颗。所以父亲总是说,哪天如果把我弄丢了,再过二十年也会把我给找回来。经常,我就摸着父亲身体上的那颗痣睡着了,等我第二天醒来,我的小手还在父亲的那颗红痣上。父亲那么疼我,爱我,他正面会把我弄丢呢。

当然,我的小手并不是那么听话就时刻驻守在父亲身体上的那颗红痣上。当然还有父亲结实的胸部。我会把小手放在他的心脏处,数他的心跳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当父亲劝我不要再在被窝里捣乱,赶紧睡觉的时候,我就去数父亲的心跳,总是数不到500,我就睡着了。

“下次我一定要数到1千。”我还和父亲因为这个打过堵。

“哪数不到1千怎么办?”记得一次父亲说。当我还在想如果我数到了1千,父亲应该给我一个什么奖励的时候,结果父亲说:“数不到一千,我就把你的小JJ割下来喂了小猫咪。”于是他便有把他的手臂伸过来,逗得我嘎嘎的笑。(这曾经是多么美好的回忆啊。因为有时候,那只可爱的小灰猫,也会跑到我们的被窝里开。)

父亲的心跳总是要比我的慢。那时候,电子手表很流行,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一秒一秒的数字。我和父亲没事就躺在被窝里,用电子手表测量心跳。我8岁的时候,父亲的心跳是60多次,我的心跳要80多次,有一次我的心跳甚至到了95次。属于N次测算的最高记录。父亲却始终过不了70.我就问父亲,为什么我的心跳要比你的快?父亲就说,因为我的心脏已经长成“大心”了,而你的小心脏还在生长,所以要跳得快。看平时你活蹦乱跳的,你那见过爸爸这样啊?也许父亲这样的解释是有科学依据吧。

但后来父亲的一次心跳,证明了他所说的完全是缪论。那一次,他的心跳不光超越了我,甚至还是我的几倍。这也让我知道了,原来心跳和情绪激动有很大的关系。

如果是雷池的话。那次是否算是我对父亲雷池的第一次踏入?我说了,除了父亲的健壮的胸肌,还有他那颗陪伴我入睡的红痣之外,我的小手不可能永远固守于此。

那次,我是先用我不安分的小脚趾头踢到了父亲的要害。父亲一声惨叫把我吓坏了。应该是我下意识用我的小手去安抚父亲受伤的部位。结果,我的小手触摸到了一团毛茸茸的东西。

"别动。"显然我的举动把父亲吓坏了。父亲立刻把身体测到一边,同时我的小手很快收了回来。当时我也被父亲给吓了一跳。

然后就听父亲对母亲说:“这小捣蛋鬼,不光踢了我一脚,还乱动。”

现在想来,母亲当时当然是知道怎么回事了。只是当时母亲的说的话我不记得了。但在后来我确实经常听到母亲对父亲说的一句话。“老大不小的人了,也不害臊,不怕孩子笑话你。”每每这时,我就会装着什么都没有听见,把我的小身板转过去,等待笑呵呵的父亲依然如故得赤身罗体躺进我的被窝,很快每多久,我就又入父亲的怀抱了。

其实,这次,应该是我对雷池的一步毫无实质性意义的冒犯。但这一次让我知道了原来父亲的身体,某一个部位是不能让我乱碰的。而那个部位,也从此在我的心目中变得神秘起来。那里象一处茂密的丛林,在那处丛林里入住着一位非常柔软的精灵。那个精灵肯定还大过我的手掌。具体有多大,我还不得而知。

也就是从那以后,我开始对毛发有了爱好。我喜欢把手指叉开伸进父亲的头发里,我还喜欢去揪父亲腋下的腋毛。因为这些,都是丛林有关系。

与此同时,我再也不讨厌父亲的胡子了。

查看更多父子同志父子文我和父亲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