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与子同志小说:我和父亲

2018-09-11 19:56:58 作者: 阅读:

在我10岁那年,帖子开头提到的“烂到肚子里”的事件发生了。因为我到看了不该看到的事情,导致我的左脸给表哥用铲刀横扫一刀。如今那道伤疤依稀可见。只是没有小时候那么明显了。我遵照了母亲的指示,决定将其在我的脑海中腐烂掉。然而此事却并非因此而真正腐烂掉,并且还引发了一场血案。

从小对玩沙子有浓厚的兴趣。我喜欢流动的沙子从我小手中滑落的感觉,沙子滑落时发出的沙沙的声响,就像是我的小手在抚摸父亲瑟瑟得胡渣。

(我还记得从小喜欢问为什么的我,向父亲问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不能把一把沙子牢牢的握在我的手心?我越是用力,手心的沙子就流动的越快?父亲就给我变了另一个魔术,他将一颗鸡蛋握在他厚实的掌心,手指用尽全身力鸡蛋却依旧完好无损。诸如此类的神奇的力学原理在我还没有接触初中物理课本的时候,父亲就已经给出了答案。这也导致我后来高中选择攻读理科的缘故。)

扯远了,继续说沙子。那天下着雨,我和我妹,还有表哥、田尊(他祖父和我祖父是亲兄弟。为什么直呼起名,是因为后面有他的大量篇幅)一起在田尊家的院子里玩沙子“过家家”游戏。“耿耿于怀”的表哥为了争夺我手中的一个破裂玻璃罐头瓶子,惨无人道地一脚向我握着的罐头瓶子的小手踩下去,玻璃片刺入了我的掌心,将我左手掌心的无名指的筋脉割断了。

当时我疼得嗷嗷叫,哭得泣不成声。妹妹跑回家喊来了父亲。当时鲜血几乎是从我的掌心往外冒。那天父亲真的是发怒了,狠狠地踹了一脚表哥的*,抱起我就往村里的医护室跑。我隐约听到表哥说了一句“谁叫他说我姐的坏话。”随后哇的一声,也哭起来了。

当医护人员把我的伤口做了清洗,上了止血药物包扎好后,我疼得再没有哭得力气。只是听到抱我在怀的父亲急切地不停地说道:“喆儿,都怪爸爸没把你看好。”

“喆儿不哭,喆儿最勇敢……”

“爸爸的好儿子,爸爸再不会让别人欺负你了。”

极度委屈的我,眼泪就像滚落的黄豆般滴答滴答往下掉。我看着旁边同样着急的母亲,一边哽咽着,一边委屈得说:“我什么都没说,我真的什么都没说,我向妈妈保证过的……”

“我什么都没说,我真的什么都没说……

直到次日,父亲才来问我:“你表哥为什么要欺负你?为什么你昨晚梦里不听地说梦话,说什么‘你什么都没说’?”

我答应过母亲的事,即便是我最亲最爱的父亲,我依旧保守着我对母亲的承诺。却在后来我住进了县城医院,做了无名指筋脉连接手术之后,我问了父亲一个及其让父亲哑口无言、抓狂的话。

“为什么你总是在我睡着后,跑进妈妈的被窝里?”

父亲被我突如其来的问题给考住了,楞在那里半天接不上话。

22父亲被我突如其来的问题给考住了,楞在那里半天接不上话。

“因为啊,因为……”父亲嘟嘟囔囔得一边挠挠他的头发,一边像是做了贼一样得左顾右盼,生怕医院的病号给听见。

“这,这个我没办法回答你。” 父亲皱起眉头,撅起他的嘴巴,一脸既无奈又调皮的样。现在想来,父亲当时的表情真的是可“爱”死了。父亲那天的样子就象我平时犯错了父亲的质问:“为什么同样的错误又发生了?”,我也同样是挠挠我的头发,撅起我的小嘴,嘟嘟囔囔地说着:“我也不知道为是什么,反正就是老出错。”

在我懵懵懂懂的认知里,虽然我不清楚父亲到底和母亲做了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表姐和光*男人所做的事情,父亲和母亲也在做。因为几次都是等我睡熟了父亲就跑进母亲的被窝里,而且父亲在母亲的被窝里并不像他和我睡在一个被窝里一样老老实实地躺着。

“我不管为什么,以后不许你在我睡着了就溜到妈妈的被窝。”(可见我当时的嫉妒心理和霸占父亲的欲望是多么的强。)

“好,我答应你。”

“那你向我保证。”

(提前抒发一下情怀:直到我上了初中,我终于明白了男女是怎么一回事情了,我也才真正意识到,儿时我与父亲生活的点滴回忆,已经使我对父亲的爱,彻彻底底地深入到我的灵魂里。这种爱也在我上了高中后变得错综复杂,识辨不清,并且终生都挥之不去。)

查看更多父子同志父子文我和父亲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