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与子同志小说:我和父亲

2018-09-11 19:56:58 作者: 阅读:

我原以为,父亲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不是吗?每当父亲把我抱在怀里亲吻我的时候,妹妹也只能躲在妈妈的背后干瞪眼,连母亲都不能和我争。我就像是父亲的影子,如影随行。对父亲身体的熟知程度,我更是可以拿出一串极具说服力的数值来举证。父亲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在他的身体上,没有一处是我的死角。我与父亲,形同一人。任何人不可以替代我的父亲,也任何人不可以占有我的父亲。

然而,我自信过了头。

就在我11岁的那年冬天,父亲把田尊带回了家。

25还是26啊,不记得了,那依旧是个寒风凛冽大雪纷飞的冬日的早晨。父亲在天还没有亮就不见了(我以为父亲违约了呢。呵呵)。直到我和妹妹还有母亲吃过早饭,父亲才从外面回来。一进屋,母亲就问:“人找着没?”

“找着了,尸体刚从东门外的井里捞上来,身体都僵硬了。”

掉井里淹死的人,正是田尊的亲娘。田尊的母亲并非自杀。她根本不懂得什么叫自杀。因为,田尊娘是个疯子。

这还要从田尊的父亲说起。田尊的父亲也就是我的伯父,跟着建筑施工队常年在外地施工作业,几年都回不来。由于田尊的母亲常年思念丈夫之苦,加上伯父在外地另起家室,田尊娘和伯父原本就是无法律保障的事实婚姻也就摇摇欲坠了。中间还发生过一件事,不不细说。在天尊只有5岁的时候,他母亲竟然做了惊天动地的举动——披头散发光这身体满大街跑。随后,就听说他母亲疯了。

在我的记忆里,田尊和他的母亲,常年就生活在一个破败不堪的老房子里,连窗户都是用纸糊上去的。我记得很几次,我和母亲还有田尊一起给窗户上糊上纸,然而疯疯癫癫的田尊娘,没过几日就把窗户给弄破了。可怜的田尊,就那样长期和他的疯子母亲过着及其悲惨的生活。

田尊的父亲连回来安葬自己妻子的勇气都没有。好心的父亲只好收留了他。大我一岁的田尊就这样突然闯入了我的家庭,闯入了我和父亲的幸福生活。甚至于田尊开始剥夺我的父亲对我全部的爱。我的生活,开始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变。

查看更多父子同志父子文我和父亲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