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与子同志小说:我和父亲

2018-09-11 19:56:58 作者: 阅读:

就是这个田尊,从此闯入了我的家庭和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甚至在我以后成长的岁月中,他就这么肆无忌惮地剥夺着我唯一的父亲对我唯一的全部的爱。

我自然是想不通的。为什么一场大雪之后家里就突然多了个和争夺父爱的父亲的干儿子,我的干哥哥,他是那门子哥哥。而且父亲是用那么严肃语气来告诉我:“他以后就和我们一起过。”(苍天啊)

就是这个突然而至的田尊,让我那天和父亲论战了一场。母亲显然是支持我的。

面对晚上怎么睡,父亲和母亲还有我展开了讨论。(可怜的我妹只有当听众的份)

“让喆儿和尊儿一起睡吧。”母亲为难的说。

“我不干,我要和我爸睡。”我坚持我的观点。

“今年新收的棉花还没卖,明天你进城买匹布,这两天赶出一双被子出来。今晚就让尊儿和我们挤挤,让他倒过去睡我和喆人的脚后头。”这是父亲综合考虑我和母亲的因素做出的决定。

“我不干,我不要田尊睡我们的被子。”我坚持我的立场不动摇。

“喆儿。”父亲一改往常的语气,象是给我发出了一个命令式的警告。

“他身上虱子。”我不将思索夺口而出。

田尊的身上真的有虱子。虽然平时父亲是让我和田尊一起玩,但母亲总是会警告我,不许离得他太近,以免虱子爬过来。

我指着母亲说:“你明明知道他身上有虱子,你还让他和我睡。”

父亲立刻用严厉的眼神瞪着我:“平时都怎么教你的,要与人为善,要知其荣,守其辱,要为天下谷。”

“与人为善?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而与不善人居,如入鲍鱼之肆。是以君子必慎其所处者焉。”我也不示弱,用父亲的孜孜教诲理直气壮地回应道。

“谁为不善?你曲解其意,无理狡辩。”

如果说田尊的出现给我和父亲带来了战争的话,那么当晚就算是打响了我和父亲革命战争炮火的第一枪。是的,革命才刚刚开始。我苦难的日子即将拉开帷幕。

“好了好了,我先帮尊儿清洗**子,你们爷儿俩先睡吧。”

这就是我的母亲。如果说我从来没有在帖子里赞美过我的母亲,那么通过如上的对话我母亲的优点就显露了出来。她明明嫌田尊身上有虱子,在心里明明不愿意接纳田尊进我们的家,但迫于父亲的决定,母亲只好委曲求全,并且用最巧妙的方法化解了我和父亲的第一次对峙。

母亲帮田尊洗澡到什么时候我已经不记得了。只是当我清晨醒来,田尊已经坐在灶台旁边的板凳上在看书了。第二天我问母亲,田尊难道一晚都坐在凳子上吗?母亲说对,今晚轮到你。

显然我是不会干的。连续几个早晨,当我醒来,第一眼就是看田尊到底在那里。可每次醒来田尊都坐在板凳上。直到母亲赶制出一双属于田尊一个人享用的棉被后,我才知道,那几晚,田尊都是在我睡稳了之后,在母亲的安排下,田尊才偷偷地躺在我和父亲的被窝脚后。小小的我,在我脚下,刚好给他留出了那个一个位置,又在一大早,田尊在我醒来之前,早早的穿好衣服坐在了板凳上。

母亲用她的智慧,将这场戏编排的滴水不漏。

查看更多父子同志父子文我和父亲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