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与子同志小说:我和父亲

2018-09-11 19:56:58 作者: 阅读:

田尊来我们家后首要的事情就是我父母对他洗心革面。母亲把他所以的衣服全部扔掉换上了我穿旧的棉袄棉裤。虽然他比我大一岁,但因为先天营养不良,个头还没有我高。父亲给他剔了个小光头。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身上的虱子。

一连几天,田尊一言不发。也许他还沉静在失去母亲的悲痛中。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我对他的不友善,加上本来就是寄人篱下,自然快乐不起来。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吃饭,睡觉,发呆,我从来没见他笑过,也将他哭过,更没见他张口说过一句话。

因为家庭的缘故,田尊11岁还没有上学。一天我放学回家,我看到父亲正坐在田尊的身边,教他认字。用的正是我小学一年级的数学课本,还有我的铅笔和旧的练习本。我冲上去就把属于我的东西统统夺过来。“这是我的铅笔我的本,我的书。”我冲着父亲吼道。

父亲又开始对我苦口婆心的再教育了。类似与“如果你失去了爸爸 ,又失去了妈妈,你没人疼,没有钱上学,没有衣服穿,你会怎么样?”此类的话。

我怎么可能会失去爸爸妈妈呢。也只有田尊这个倒霉蛋才会如此的悲惨。但我还是被父亲说服了。因为父亲举的这个例子让我泪如雨下。但我也和父亲提出了一个条件,以后田尊的学习我来教,不用劳他大驾。父亲欣然接受。

其实就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如果是我丢弃的东西,田尊可以享用,前提是我没有丢弃的东西,田尊动都不能动。包括我的父亲。

从此,倒霉的田尊便开始接收我这个误人子弟的“老师”的教育了。起先,我什么都没有教他。我只是让他给我当学习助理,如削铅笔啊,帮我翻书啊,整理书包啊诸如此类的打杂活。每每他也听话,对我逆来顺受,惟命是从。

不过,我也不辱父命,我必须履行我当老师的职责。所以我教了他一生中的第一个字“上”。

我指着“上”字对他说:“记住了,这个字念XIA,就是上下的下。”

“下,上下的下。”田尊学我的口气念着,并照着“上”认认真真地字写了一遍,我乐得哈哈大笑,心里在嘲笑他,你这个笨蛋。

他确实很笨,连铅笔都握不好,“上”字写完了,纸上也同时被他用握着铅笔的指甲划了深深的印记。

“笨蛋。铅笔应该这么握。” 准确意义上讲,田尊在我这里学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怎样握铅笔。那天田尊就按照我教他的握铅笔的方法,一边写着上,一遍念着XIA,写满了一整张纸。(天啊,我有罪)写完后他就拿给我看。当时他的表情在来我们家那么多天唯一一次发生了变化。有点欢喜和小得意,也许是因为他也终于会写字了吧。我对他大将赞赏,不错不错。好学生,写的很好,孺子可教也。我这一夸,非常见效。他终于开口说了来我们家的第一句话。

“那上字怎么写?”(后来我知道,田尊和我一个德行,也是喜欢问父亲为什么)

于是我就很慷慨地告诉他,你把纸翻过来,然后再倒过来,再然后对着太阳看,那个字,就是上。

可爱的田尊就按照我的方法跑到太阳底下把一张纸比划过来,比划过去。然后又跑回来,左手举着纸,右手在照着样子写我教他的“上”。

那天,田尊把我教他的字写在纸上给父亲看的时候,父亲就问他,你怎么把下的那一点写成了一横?

田尊几乎毫不思索就对父亲说:“那是上。”

我上就就夺过纸,指着田尊说:“你这个笨蛋,文盲。上和下都不分。你一辈子就只配给我翻书削铅笔打杂。”

父亲当时也没有明白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有我知道,我戏弄了田尊。但目不识丁的田尊却没有再说话,他明明知道我骗了他,他却默默地选择了承受,低下了他的头。但我又何止一次的这么戏弄他啊。

查看更多父子同志父子文我和父亲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